八二小说

第184章我的杀手锏该使出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184章 我的杀手锏该使出来了

    我和谷雨手挽的手离开了,谷雨一直跟我咬耳朵:“那个前凸后翘的女人是谁呀?”

    “霍佳,桑时西的前妻。”

    “哦,那两个前妻见面很有搞头啊。”

    “搞你的鬼。”

    我走进电影院,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了,因为剧情很紧凑,所以十多分钟过去之后就有些看不懂,还得问桑旗。

    他贴着我的耳边告诉我刚才发生的剧情,我真恨不得一脚把谷雨给踢死。

    不是她懒驴上磨屎尿多我会少看十分钟?

    我很恼火,桑旗告诉我:“你如果喜欢的话改天我们再来看一遍。”

    这个可以有,电影的结局实在是出乎意料,我第一次没有猜中结局,所以很是郁闷。

    人都走光了,我还坐在空旷的电影院里面发呆。

    谷雨踢踢我:“你是魂被吓没了还是怎的?”

    也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她我也不至于看得不完整。

    “怎么了?”桑旗问我。

    “第一次猜中了开头猜不中结局。”我叹着气。

    “没有什么是那么通透,让你一眼看到结局的。”

    “我们呀!”我站起身挽着他的手臂说我们俩的未来就是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他只是笑,然后点头:“没错。”

    谷雨又在边上打寒战:“真是防不胜防,冷。”

    我们一行人走出电影院却在门口看到了霍佳,她还没走好像是刻意的在等着我们,确切的说她应该是在等桑旗。

    霍佳强势的拦住我们对桑旗说:“有一点事情跟你谈。”

    “现在不是谈公事的时候。”桑旗虽然脸上是很好脾气的笑着,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不可置疑的坚决:“你也知道我在休闲的时间绝对是不谈公事的,如果霍小姐有什么要跟我谈的话,后天早上去我的公司。”

    桑旗的态度霍佳也不生气,估计对待帅哥霍佳才是最宽容的。

    “我就几句话,不至于让我来回奔波。”

    桑旗停住:“我给你两分钟的时间,霍小姐应该能把你想说的给说完了吧?”

    “桑时西开始接洽华生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如果这个项目被桑时西给拿走的话,那锦城的经济就是桑时西只手遮天了,到时候桑旗,我想他第一个对付的就是你的公司了。”

    “什么时候霍小姐这么关心我的安危?”

    “老实说我是准备想和桑时西合作的,可是他的为人你知道,专吃独食,不带我。那么在锦城能够拿得下这个案子的也只有你了,我们两个合作拿下华生的那个案子,我们三七开,你七我三,我不算贪心对不对?”

    我不知道他们所说的那个项目到底值多少钱,但想必十分惊人,在电影院的门口谈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好像办家家酒一样。

    桑旗捏了捏我的手对霍佳说:“我没有霍小姐你这样的顾虑,或许你跟桑时西再谈一谈,你们合作的可能性比我们俩更大一些。”

    说完桑旗便拖着我的手从霍佳面前走过去,霍佳的表情很恼火,我看出来了,估计她也只有在桑家兄弟的面前才这么有挫败感。

    南怀瑾和我们不是同一条路,他住酒店,桑旗让司机送他,然后他自己开车带我们回去。

    我们一起回家在路上,我问桑旗:“你不担心霍佳恼羞成怒找你的麻烦?”

    “黑社会是不敢碰商人的,他们的手没那么长,现在作奸犯科也不是那那好混的,霍家现在也在拼命的洗白想做正行生意。”

    霍佳的事情很快就被我丢到九霄云外去了,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个精明而跋扈的女人,处处都想讨便宜罢了。

    关于桑旗想不想拿下华生的那个案子由他自己做主,生意上的事情他比我在行多了,他既然不想趟这个浑水那就由他好了。

    我等于是桑旗的另外一个秘书,只不过我的工作很是清闲,而且我做事情又很快,所以上班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打游戏和打屁,然后就吃东西。

    公司有明文规定,不允许在办公室吃味道重的食物。

    在我一连三天在办公室里吃韭菜包子之后,同办公室的其他两个秘书实在是忍无可忍,去跟桑旗打个小报告。

    我被传唤到他的办公室的时候,牙齿上还有残留的韭菜。

    他招手让我过去,两个秘书处在一边一脸苦大仇深,他指指我的牙齿,我从牙齿上拔下韭菜然后又丢进嘴里,旁边的两个秘书看了一脸要吐不吐的样子。

    我笑嘻嘻的:“桑总你什么时候闲到管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

    “桑总,昨天在接待室夏至也吃韭菜包子,客户都被熏得不行。”

    沈秘书居然当着我的面打小报告,我冲她瞪眼睛。

    她不知道我和桑旗之间的关系,因为我们在公司里还是比较收敛的。

    桑旗蹙眉:“那客户有没有被熏得怎样,去医院了?”

    “那倒没有。”沈秘书搔搔头皮:“可这样实在影响我们公司的形象。”

    “是啊,的确很影响。”桑旗赞同地点点头。然后用手点了点我:“夏至,以后再吃韭菜味的包子就到我的办公室来吃。”

    “哦。”我点头。

    其他的两个秘书瞪大眼睛,呆若木鸡的看着我。

    桑旗挥挥手让她们出去,我说这样包庇我是不是太明显了。

    谁知两秘书刚出去关上门,他就虎起脸来凶我:“每天早餐都吃那么多,还没有把你喂饱吗?居然在接待室里吃韭菜味的包子这么离谱。”

    “我们的话题能不能不要总是围绕着包子?”

    “那你想围绕什么?”

    我哼哼唧唧不吭声,其实我也不用说话我想什么桑旗肯定知道,他看着我:“孩子的事情我已经找了律师,只能走法律途径,跟桑时西谈那是肯定没有效果的,他不会把孩子交给你。”

    “那律师有说从哪一点上面来打?”

    “只能从桑时西还没时间陪孩子这一点上来打,其他的一筹莫展。”

    我知道我给桑旗出了一个大难题,我觉得是时候跟他说那天我在桑时西的车上偷听到了那个秘密。

    我两只手撑在桑旗办公桌的桌面上,舔了舔嘴唇寻思着该怎样开口。

    桑旗屈起手指敲了敲桌面:“这可是办公室,不要随便诱惑我。”

    呸,谁诱惑他?

    我是在跟他谈很正经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