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第743章 哭得像无助的小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辰寒的身子一僵,脑海里划过戴狗头帽子的男人吻她的那一幕,心狠狠抽痛,脸上却没有表情,说:“开什么玩笑?”

    “我害怕,”邹轻羽哽咽着说:“辰寒哥,如果你不娶我,我害怕我们以后不能在一起了。”

    苏辰寒默然片刻,说:“你心里真正想要的是跟我结婚?”

    “我……”邹轻羽迟疑了,她的眼前晃过岑海痞痞的脸。

    她的迟疑让苏辰寒心里有了答案。

    在苏辰寒看来,邹轻羽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懂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既然她拿不定主意,他这个当哥哥的自然应该帮她下决心。

    他推开她,看着她的脸说:“我说过,我一直拿你当妹妹,你为什么还对我纠缠不休?”

    邹轻羽呆呆地看着他,过了半晌说:“辰寒哥,如果我嫁给了别人,你怎么办?”

    苏辰寒回答:“我早就说过了,我不会结婚!”

    他转头看着电视,邹轻羽看着他。

    这张脸那么熟悉,虽然总是一脸冷漠,但她知道他是外冷内热,不管平时他对她有多不待见,只要她难过,他都会默默关心她。

    她只要不开心就拿他出气,他任由她发火凶他、推他、踢他,每次她不高兴的时候,他都亲自开车送她回家。

    他对她的宠,总是让她以为自己距离幸福更近了一步。

    但只要她提到结婚,他就翻脸。

    “辰寒哥,”她轻声问:“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苏辰寒仿佛没有听见,良久不作声。

    邹轻羽也不催问,就那么坐在他旁边,默默地看着她。

    过了很久,苏辰寒转过头来,说:“轻羽,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不管你嫁给谁,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邹轻羽楞楞地看着他,眼泪又流了下来。

    苏辰寒看着她脸上流淌的晶莹的泪滴,心仿如被一只大手揪住了一般,缩得很紧,却终就没有动,脸上更是没有一点表情。

    这样的冷漠让邹轻羽伤心不已,她起身,哭着离开了客厅。

    听见那熟悉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外,苏辰寒又坐了片刻,起身来到了窗边。

    邹轻羽一路哭下楼,只见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路道上堆满了积雪。

    她一边哭一边往前走,眼泪模糊了视线,看不清脚下的路,不知不觉走偏了,踩在路边已经结成了硬冰块的路面上,脚一滑,砰地摔了下去。

    站在窗边的苏辰寒腿一抖,本能地就想往楼下跑,但没等跨出去,他又站住了,依然站在那里看着邹轻羽。

    邹轻羽没有起来,她趴在雪地上,呜呜呜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

    苏辰寒再也看不下去了,他转身下楼,很快来到邹轻羽身边,将她抱了起来。

    邹轻羽泪眼看着他,捂着嘴大哭。

    苏辰寒的脸依然冷冷的没有表情,他帮邹轻羽拍打了身上的雪,又扯了纸巾帮她擦干眼泪,说:“我送你回去吧。”

    他在前面走,邹轻羽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号啕大哭。

    这哭声催人泪下,苏辰寒的心明明很疼,脚步却丝毫没有停。

    他没有开车,来到邹轻羽的车边,转身从她包里拿出钥匙打开车门,把她推到副驾驶座上。

    关好门后,他来到驾驶座上坐下,把邹轻羽的安全带系好,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邹轻羽靠在座位上,头偏过来看着苏辰寒,哭得满脸都是眼泪。

    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成这样,如果说是爱而不得,那她追苏辰寒几年了,她早就尝到了爱而不得的痛苦,可以前她只冲着他发火,从来没有哭过。

    今天倒底怎么了, 她这么想哭,而且控制不住。

    哭了半路,她才停下来,一直没有安慰她一句的苏辰寒,递过来一张纸巾。

    邹轻羽接过来,如果是以前,她会骂他狠心,而现在,她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他的狠心,她早已经知道,也早就抱怨过无数次,但又有什么用?

    擦干眼泪,又用湿巾抹抹脸,她拿出镜子补妆。

    妆化得美美的,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眉毛如黛,眼似秋水,脸若桃花,唇红齿白,长成这样不丑吧?为什么辰寒哥不肯爱她娶她?

    心一抽,她的眼泪又漫了出来。

    到邹家了,苏辰寒停下车,邹轻羽看看他,想说点什么,终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便开门下车了。

    她埋头往回走,听见身后车门打开,苏辰寒从车上下来了。

    她咬了咬嘴唇,忽然回头向苏辰寒跑过去,抱着他的腰说:“如果你现在向我求婚,我马上就嫁。”

    苏辰寒摸了摸她的头,低沉地说:“好好恋爱,结了婚好好过日子,别再乱发脾气。”

    他知道,没有哪个男人能像他这样容忍邹轻羽的作,那个毒舌男人更不能。

    但她既然爱那人,他只能帮她成全。

    邹轻羽仰头看着他的冷静和淡定,说:“辰寒哥,如果你不放心,为什么不把我娶回家好好照顾我?”

    默然片刻,他低声说:“我不会结婚。”

    他不会结婚,也不希望邹轻羽嫁给他后后悔,因为她心里已经装进了别的男人的影子。

    邹轻羽往后退,一字一顿地说:“辰寒哥,我恨你!”

    她转身跑了。

    苏辰寒没有动,他看着她的背影跑进邹家,眸光变得深沉了。

    邹轻羽跑进大门,却又忍不住再次回头,看见苏辰寒站在皑皑白雪中,如冰冻的雕塑般,冷得让她的心透凉。

    她再次大哭起来。

    邹家的门卫出来,把邹轻羽的车开了进去。

    苏辰寒转身,大步离开。

    扑克的车跟在后面,他上了车,扑克将车调头,很快开走了。

    邹轻羽的哭声惊动了父母,也惊动了家里所有佣人,当厉金鸣跑出来的时候,只看见苏辰寒上了一辆车,那车很快远去,知道她女儿一定被苏辰寒拒绝了。

    她第一次看到女儿哭得如此伤心,心痛地抱着邹轻羽说:“轻羽啊,放下他吧!”

    “妈!我放不下……”邹轻羽将头埋在母亲怀里,痛哭失声。

    厉金鸣拍着轻羽的背,看着女儿的爱情如此艰难,她自然心痛。

    ——内容来自【咪咕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