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试卷

试卷

        江然回神的时候,面前已经没人了。

        刚才揉头发的动作很快,他心里虽然不舒服,但比平时的反应好很多,而且是没等他反应就收回去了。

        而且因为他受伤是什么情况?

        江然仔仔细细地想了好几分钟,也没想明白这之间的关联,皱眉看着桌上的白纸。

        检讨其实他从来都没写过。

        在以前的学校老师们都很照顾他,他也从不做出格的事情,更别说会有人威胁他帮忙写了。

        现如今实行的是夏季时间表,下午有四节课,两点开始上课,等晚上放学已经是五点四十。

        因为大部分是住宿的,所有都上四节晚自习,结束之后是十点四十,走读生可以提前两节晚自习走。

        江然还没搬进宿舍,所以晚自习可以只上两节。

        袁丁回来的时候看江然写个不停,叼着棒棒糖凑过去,“写什么东西呢。”

        只见检讨二字写在上方。

        “你刚来就写检讨啊。”袁丁有点不敢相信,将新搞来的一盆多肉放在窗台上,细心地摆好位置,“犯什么事了?”

        江然囫囵道:“帮别人写的。”

        虽然做题目正确率对他来说很难,但是检讨就像写作文,算是简单的一项了。

        江然又拿出一张试卷。

        袁丁看到上面的题目,“这试卷我们也做过,老师说可难了,比平时的提高了百分之十。”

        江然当然知道。

        来之前他就打听过,他看了眼题目,比之前学校的难度高很多,对他的进度而言是有点不行。

        袁丁见他写题,想明白怎么回事,语重心长道:“谈野脾气就这样,但是人其实很好的,你别硬着来。”

        江然说:“你之前说我晚上会换座位。”

        “……”袁丁碰了碰含羞草,“那不是看往常情况嘛,现在是特殊情况。”

        他哪知道两个人认识。

        袁丁闲来无事,给新的多肉起了个小花的名字,用胶带将纸条贴在花盆上,然后给江然科普了一下谈野的大事记。

        “刚开始大家都看到的是脸,那追的女生一个接一个,统统都折戟沉沙了。”

        “后来高一下学期,隔壁高职知道吧,乱,来闹事,动不动就堵晚自习下课回去的走读生,后来谈野和他们打架,就没事就过去打架,没事就过去,上上学期最后那边一群混混实在招架不住了,居然主动报警了。”

        说着,袁丁摸出一袋瓜子。

        “嗑吗?”

        “不了。后来呢?”

        “后来就休学了呗。”袁丁嗑瓜子的啪啪响,又吐出去:“这什么辣鸡瓜子,十个里九个是空的,买亏了,不是说恰恰瓜子好吃吗?”

        江然瞥了眼,“你手里拿的是哈哈瓜子。”

        袁丁:“……”

        这等买到高仿零食的情况,让他想到以前买“康.师傅”,结果买了“康帅傅”回来。买蒙牛酸酸乳,结果买成了豪牛酸酸乳。

        现在的商家太无良了。

        -

        这节课是数学课。

        谈野和孟白日踩着铃回来的,后面紧跟着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也没发现多了个新同学,敲敲黑板,“先把昨天晚上的试卷拿出来,这节课讲错题,错的少的题目我就不说了,自己找别的同学问问,错的多的我再说一下。”

        这已经是他的教学习惯了。

        孟白日坐在位置上动来动去,忍不住回头道:“待会放学去哪儿玩啊哥。”

        谈野头也不抬,“不玩。”

        孟白日被堵了下也不气,正要再说就看见窗外班主任的死亡注视,悻悻地转回去听课。

        “……这次有些人考的很差,我不说你们自己心里明白,平时都干什么去了,这么简单的题目都能错。”数学老师还在说话。

        谈野的桌子又恢复成了一开始的模样,江然将检讨扔给他。

        “你真写了?”谈野有些惊讶。

        他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修长的手指接过那张写了几行字的白纸,工工整整的,措辞也是十分恳切,一看就是个三好学生。

        江然想的是他今天下午帮了自己。

        谈野挑眉问:“平时写过很多次?”

        江然说:“没有,我从没写过检讨。”

        他说的很快又急促,下一秒,就听到了谈野刻意压低的轻笑。

        江然绷紧了脸,坐正,目不斜视,一本正经地转移话题:“老师要讲题目了,你也认真听。”

        谈野嗤笑一声,什么小傻瓜。

        -

        数学老师正在说着这次试卷的一些情况,絮絮叨叨地说了将近十分钟。

        江然听了会儿,见他准备开始讲试卷,这才举手道:“老师,我还没有试卷。”

        数学老师觉得这学生眼生。

        半天他才想起来什么,说:“哦,你是新同学是吧,没试卷没事,和旁边人共用一下。”

        全班人的视线齐刷刷地转到后面。

        “旁边人”谈野趴在桌上睡觉。

        江然沉默了几秒,拿起桌上的笔,戳了一下,压低声音道:“谈野,试卷借我用用。”

        大家伙都屏住呼吸。

        上一个这么做的同学已经转班了,眼前这个才转学的同学不会再次转学吧。

        没动静。

        大概是被众多人注视,谈野动了动,从桌上慢慢抬起头,语气淡定:“都看我干什么?”

        全班同学再度齐刷刷转回去面对黑板,如同一个个被吓到的小鹌鹑。

        数学老师也知道谈野什么性格,干脆解围说:“孟白日,你和袁丁看一份,匀一张给江——”

        话还没说完,啪嗒一声。

        江然的桌上被拍了张皱巴巴的试卷。

        谈野收回手,偏头看向江然,懒洋洋道:“试卷儿没写,同桌帮我改改。”

        他的声音里还带着起床气的余韵,有些冷,有些沉。

        教室里安安静静的。

        江然被这么多人看着,抬眼又撞上谈野漆黑的眼睛,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变成了一个字:“哦。”

        “大佬脾气今天还挺好。”

        “我也想改谈野的试卷,你说可能吗?”

        “醒醒吧。”

        数学老师在上面听不到下面的声音,又扣了扣讲桌:“先把试卷看看,十分钟后我再开始讲错题。”

        试卷一道题没写,很皱,好歹还算干净,江然将试卷展平,放在两个人桌子中间,虽然估计谈野不看。

        他学习的时候一向很认真,今天是转学第一天,自然就更加动力十足,翻出来新买的草稿纸就开始算。

        毕竟他今天还做对了几道题。

        -

        谈野昏昏欲睡了会儿,睁开眼。

        瞥见江然写得忘我,一会咬着笔,一会奋笔疾书,比班上的书呆子还勤奋,用力的时候手背骨头都鼓起一道道。

        他凑过去一看,第一题就错了。

        江然已经开始做第二题,没多久又得出一个错误的答案,但依旧兴致勃勃,继续奋斗第三题。

        谈野:“……”

        谈野终于看不下去了,屈指敲敲桌子。

        江然正沉迷做题打草稿,听到声音才反应过来,歪过头看他,“有事吗?”

        谈野靠在椅子上,“你算错了。”

        也没回答江然的问题。

        江然歪着头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自己错在哪,有点别扭:“……哪里错了?”

        就连错在哪都要问别人,他有点受挫。

        好在谈野没为难他,骨节分明的手指点在其中一道公式上,“从这里开始,都错了。”

        江然视线顺着转过去,划掉错误的公式,拿出一张干净的草稿纸顺着重新计算。

        教室最后排一向是被老师遗忘的地方。

        孟白日专注手机好久,然后抬头将椅子往后拖了拖,背靠在谈野的桌子上,放低声音说:“谈哥,晚上出去啊,可是都约好了。”

        谈野嗯了声,随手翻了翻桌上崭新的课本,眼尾瞥到江然的侧脸,轻轻“啧”了声。

        一道题算这么久,还没写完。

        前面的孟白日拿着本书挡在嘴边,“他们说那边新开了一家台球室,里面妹子贼多,前两天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好几个。”

        旁边的袁丁吐槽道:“说得好像你见到了似的。”

        孟白日不以为意:“晚上去就见到了。那不然你跟我说去哪,找个比我说的更好的地方呗,不然你没有说话的权利。”

        两个人当即你一句我一句地辩论起来。

        谈野压根就没回应他们的话题,歪着头看江然做题,扫了眼小同桌新算出来的步骤,轻笑出声。

        天啊,这题都不会。

        听到同桌的笑声,江然偷偷摸摸看了眼,见他盯着自己的草稿纸,心想以及肯定是又算错了。

        他有点窘迫,耳后根都开始发热,握着笔不知道是继续重写还是干脆不写了。

        唉,学习真累。

        以前老师就觉得他也是,这么热爱学习为什么还成绩差,但他就是在学习上反应慢一拍。

        江然怀疑自己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父母虽然离婚了,但是两个人都是名校博士,卢敏以前也带他去医院检查过,但是检查结果没给他看。

        等了几秒,江然划掉刚刚计算的内容,又重新认认真真地下笔。

        谈野又笑了声。

        怎么会有这么笨的人啊?

        连续两次,江然再傻也忍不住,抬眼看他,面色不虞:“你别笑了。”

        谈野睁眼说瞎话:“没笑。”

        江然有点懊恼,嘴上硬道:“我只是做错了而已,你难道没有做错题目的时候吗?”

        面前的男生认真地思索了几秒,“没有。”

        江然:“……你好好听课。”

        谈野双手搭在脑后,靠在椅子上,狭长眼尾带了点玩世不恭,“哎,你说你是不是小管家?”

        “……”

        “在家管多了,上学也要管同学?”

        “……”

        刚刚都指出来哪里有问题了,结果他仔细算了半天,又写上了一个错的。

        江然干脆扭过头去不说话,反正老师待会也会讲到这题的的,总会知道到底怎么写的。

        虽然这么想,心情还是有点低落。

        “看完了吧。”数学老师出声问:“我喊到哪道题,不会的就举手,我再说哪道题。”

        江然准备举手。

        数学老师继续说:“选择题前五题基础题我看过,就几个人错了,我就不说了,第六题哪些人错了?”

        “……”

        江然慢吞吞举到一半的手停住。

        只有几个人错了……老师都已经准备说第六题了,他自然是不可能再去问第一题。

        谈野从一开始就没将视线移开,见他这样,心里觉得好笑,有意逗他:“怎么办,老师不讲解这题。”

        江然嘴一抿:“我下课去问。”

        谈野当即表情就顿住了。

        他一这样就有点凶神恶煞,江然有点发怵,毕竟同桌这人高马大的,要真动手还打不过。

        江然小声问:“你想干什么?”

        谈野看到他的表情,又忽然笑了。

        突然想吓他,但是他胆子又小,不惊吓,像袁丁的那只小乌龟,被碰了半天才缩回头。

        教室前方回荡着数学老师浑厚的男高音,他拽走江然手中的笔,说:“拿过来。”

        笔在他手中灵活地转了两下。

        江然想拿回来,没听清:“什么?”

        “什么什么。”

        “……”

        谈野干脆自己伸手拿走了他的草稿纸,恶狠狠地说:“还想不想听讲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