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讲题

讲题

        以前在私立学校的时候,老师也不管他们的成绩,很多学生都是去混日子的,都等着到时间就出国去。

        江然和他们格格不入。

        他很努力地想学,刚开学的时候,同学们还会调侃:“我们之间混入了一个好学生。”

        等第一次考试下来后,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这是个装学霸的学渣。

        江然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那么认真,结果考的比别人还差,别人也会在背后说他装样子,后来就习惯了。

        “怎么,不想听?”耳边响起谈野的声音。

        江然回过神,摇了摇头,有点纠结地陈述事实:“你的试卷一题没写。”

        他肯定是个学渣。

        江然在心里给他定了个标签。

        谈野面露凶光:“不写我就不会做了?”

        说的也是。

        江然离他远一点:“那、那——”

        前面的孟白日听到动静,偷偷偏过头,不可置信问:“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谈哥居然会给人讲题。”

        谈野冷冷扫他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孟白日嘿嘿笑,“那不是觉得稀奇嘛。”

        话音刚落,就见谈野扬高了声音:“老师,孟白日上课打扰我和同桌学习。”

        孟白日:“……”

        数学老师:“……”

        要说谈野说这话,他都觉得惊讶。

        全班同学顺着谈野的话,全都好奇地回头看,毕竟以前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

        孟白日实在是被惊到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挤出几个字来:“哥你这也……太过分了吧,都是兄弟……”

        见到谈野又想举手,他连忙说:“不说了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

        今天是抽风了吗?

        孟白日在心里腹诽,幸好数学老师知道他们这是在开玩笑,直接就没搭理。

        江然在一旁只觉得好玩。

        他从高中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知心朋友,就连转学也只有当初的同桌问了下,再没有后续。像孟白日和谈野他们这样的相处方式的,说不羡慕是不可能的。

        过了会儿,江然憋不住好奇,问:“你平时不给别人讲题目吗?”

        谈野转了转笔,“有啊。”

        江然哦了一声,复又听到他的话:“你不是人吗?”

        谈野看他呆呆的样子,愈发觉得好玩,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带了点笑意。

        最后一排通常如果动作不明显,老师都不会关注,更别提是谈野了,关注到了不过分也不会说什么。

        空调的扇叶上下摇动,窗台上的含羞草时不时地闭合叶子又舒展开来。

        江然感觉自己脑子不笨,但是每次碰到学习上的事,最后往往是出乎他的意料,就像每次好好学习都考了倒数一样。

        认真写试卷还能这样,那能怪谁呢。

        谈野性子懒,讲题目也是,捡挑着重点讲,写的步骤也是龙飞凤舞,比医院里医生开的药方还难认。

        江然努力辨认半天才看懂。

        哦,原来这是个“解”字。

        江然:“……”

        幸好他刚刚没有问谈野这个是什么。

        一道选择题没多么困难,谈野说了一遍后就扔了笔,“听懂没?”

        江然慢吞吞地点点头:“嗯。”

        的确是听懂了,谈野讲题目的时候会让人不自觉地去认真听,顺着他的思路。

        慢得像只蜗牛似的。

        谈野又想去碰他的触角,才碰到额头,就见面前人脸色变了,眼睛里俱是小心,往后退的时候撞上了椅子,发出不小的声音。

        在此刻的教室里十分突兀。

        -

        刚刚到教室后门来巡视的班主任张德胜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当即就觉得不妙,敲了敲窗户。

        坐在窗边的陈一一连忙开窗。

        张德胜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陈一一摇摇头,就听见班主任开口:“让谈野晚自习前去我办公室一趟。”

        这节课下课就是放学时间,他也不可能打扰同学们去吃饭,只能等快上晚自习的时候了。

        教室里没多少人发现这一段插曲。

        谈野语气不怎么好,“躲什么?”

        江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太大,他喉咙空了空,低下头,闷声道:“我不是故意的。”

        他实在是没想到谈野的动作,下意识地就躲开。

        谈野若有所思,视线在他苍白的脸色上定格了几秒,将试卷推过去,“睡了。”

        江然松了口气。

        他每次最怕别人逼问,问到后面还要刨根问底,他不想去解释,也不想让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自己。

        前面的孟白日和袁丁自然是能听到全程,十分默契地对视一眼,然后看到了对方眼里的不敢置信和吃惊。

        孟白日拿出手机,发消息过去:“谈哥认识这个转学生?”

        袁丁回道:“不知道啊,看起来像是不熟,转学生今天还是我科普的。”

        孟白日动了动,想往后看又忍住:“那居然会讲题,真稀奇,谈哥以前不是最懒的吗,女生都不会讲的。”

        以前刚开学时,女生们都不知道谈野的成绩,等第一次月考过后,纷纷忍不住,带着各种各样的卷子资料想问题目,没一个成功的,反而还要被嘲讽不会写就回家。

        谁能忍得住。

        孟白日平时都只能在心情好的时候才能问问,至于解题思路是别想要详细的了,能得到个简略步骤就不错了。

        他真想知道转学生哪里魅力这么大。

        -

        距离下课,也就是放学还有十几分钟的时候,教室里就开始毛躁起来,互相传纸条的,还有交头接耳的。

        孟白日问:“今晚吃什么?”

        对面过道上的王犇晃了晃手机,招了招手,压低声音道:“刚刚我得到消息,隔壁的程建想和谈哥约球,就在这周末。”

        孟白日扭过上半身,“程建?”

        袁丁也加入讨论:“他配吗?”

        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江然半天才听懂。

        虽然他们说话有点不礼貌,但是却没有让他厌恶的感觉,不像有的同学,脏话说起来都不堪入耳。

        “谈哥还在睡觉呢,让他滚一边去。”王犇附和道:“上次他大哥在家里躺了三天,他还没听说吗?”

        江然的注意力被他们吸引走。

        袁丁搓了搓手,鄙夷道:“我看他是想上位吧,毕竟大哥受伤没面子,他要是找回面子,岂不是就牛批了。”

        江然问:“打球也会这么严重?”

        孟白日吃惊道:“你不会真以为是约球吧?”

        隔壁是指距离一中不远的高职,约球刚开始是打球,至于到后面是打球还是打架就是个问题了。

        “其实就是约架了。”袁丁解释道:“毕竟万一被老师听到还可以强行解释一波。”

        江然默默点头。

        孟白日好奇问:“你以前在哪个学校啊?”

        江然想了想,说:“嘉学私立。”

        孟白日想了想,从记忆里翻出来这个学校,惊了两下,说:“我听说有马术课,还可以打高尔夫是不是?”

        江然点头:“有……”

        里面的很多课程都是向国外学校看齐的,可以自己选课,课余生活十分丰富。

        他之前有选过一节插花的,里面大部分都是女生,剩下的都是想追女生的男生。

        孟白日咋舌,砸吧砸吧嘴,仔仔细细地打量起江然来。

        他之前没怎么仔细看,现在一看好像的确是很符合富家子弟,干干净净,秀气轻柔,一双眼睛看着就生不出坏心思,俨然一个小少爷形象,估计也没经历过什么大事。

        “这种学校很贵吧。”袁丁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我估计我是一辈子就进不去的了。”

        孟白日也心生好奇,“你们一年交多少学费啊?”

        江然说:“也不是很贵。”

        他掰着手指头算了算。

        江然其实自己也记不清了,就说了一个大概的数字,“就这么多。”

        袁丁:“……”

        孟白日:“……”

        这都百万了还不叫贵,什么才叫贵?

        江然完全没想过这个问题,也不知道这个对他们而言的意义,故而没有隐瞒。

        有钱真好。孟白日叹了口气。

        他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决定转移话题,问:“哎,你那个学校听起来挺好的,你怎么转学到一中来了?”

        江然抿着嘴巴,片刻说:“就这么转了。”

        半天没听到后面的内容,孟白日开始自说自话:“是不是那里上课太累了,还是没意思,要体验平民生活——”

        就在这时,一本书砸到他头上。

        孟白日下意识就要骂人,“谁他妈”都到了嘴边还是被吞回了肚子里,对上了谈野漆黑的眼睛。

        原本睡觉的他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

        谈野眯着眼,“问什么问。”

        孟白日有点委屈,“我这不是关爱同学吗?”

        谈野淡淡瞥他一眼,“你现在转回去听课就是最好的关爱,哪来这么多废话。”

        孟白日:“……”

        谈野又说:“不要打扰我同桌听课。”

        听到动静,数学老师往这边看了眼,说:“孟白日,现在还没放学,后面这么好看,不如以后的数学课,你就看着后面的黑板上课好不好?”

        孟白日连忙转回去。

        全班就他一个看着后面的黑板这个惩罚有点吓人,到时候全班瞩目,他再怎么皮也是觉得会尴尬的。

        谈野偏过头,看到小同桌惊讶又无措的表情。

        他本想说别和孟白日瞎扯,最后到了嘴边又变成了硬巴巴的警告:“上课再和别人讲话就打你!”

        “……”

        江然一听,脸也跟着皱成一团,严肃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试卷,不敢再开小差。

        同桌太凶了……

        等过了一会儿,他偷偷用眼角看,发现同桌又趴在桌上闭眼了,如同睡神。

        这个脾气有点凶的同桌长得实在是很好看,睫毛很长,鼻梁高挺,要是在他以前的学校,肯定很多女生追,当然现在恐怕也不少。

        江然犹豫了一下,伸手将谈野桌上堆得乱乱的东西整理了一下,这样空隙地方就多了,趴着睡不至于碰到脸。

        他动作轻,也没碰到谈野。

        只是江然刚准备收回手,谈野就睁开了眼,他吓了一跳,小声说:“你、你醒了……”

        他皮肤很白,染上红色后有些微妙的感觉。

        谈野凝视了侧脸半天,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别人问你什么都说,你是问答机器人吗?”

        江然有点茫然。

        半晌,他才意识到什么,瞪大眼,第一次被人这么比喻,反驳说:“我没有。”

        谈野仔细看江然的表情,发现这位新同桌的反应偶尔会慢半拍,真的很神奇。

        他又问:“刚刚碰我东西想干什么?”

        江然实话实说:“你桌子太乱了,这样睡觉脸会被碰到。”说完又伸手指了指。

        谈野眉峰一皱:“声音跟蚊子哼似的,没吃饱?”

        江然瞥到他吓人的表情,连连摇头,憋了老半天,提高了点音量,就又重复一遍。

        巧的是教室里刚好安静下去。

        不少同学都回头,眼神诧异地看着这里,江然竟然从中读出了一丝敬佩的感觉。

        过了会儿,江然才懵懂反应,脸也跟着红了。

        莫名的,谈野嘴角勾起一点弧度:“这么大声,全班都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