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对比

对比

        江然拍开谈野的手,嘴里的棒棒糖吐也不是,吃也不是,最后还是没丢掉。

        他对着货架,指了几样东西,谈野就非常不上心地拿下来,堆在台子上,“欸,昨晚去哪儿了?”

        江然一顿。

        谈野直勾勾地看着他,“可别想撒谎。”

        江然纠结了一小会儿,放轻声音:“想出去找东西,没带钥匙,又下雨了,然后就来学校了。”

        谈野看他刚刚又纠结又犹豫,情绪全都表现在脸上,他屈指在台子上轻扣,发出一阵有节奏的敲击声:“找什么?”

        江然说:“一张照片。”

        他抱着东西结账,准备吃完饭重新出去找。

        谈野很是熟练地扫着码。

        江然好奇问:“这家店是你的吗?”

        “当然不是。”谈野随口一答,看到他懵逼的小眼神,又补充道:“我奶奶的。”

        江然点点头。

        他刚刚差点以为,自己是遭遇电视上那种小偷趁店主不在,假装店主的桥段了。

        “47块5。”

        好便宜,江然差点脱口而出,付完账后拎着袋子心清气爽地直奔宿舍而去。

        他把东西放好,然后又带着宿舍门的钥匙离开了学校。

        才走到半路,就接到了周叔的电话。

        “少爷,照片找到了!”周叔大声说:“我现在在过来的路上,你就在学校不要出去。”

        江然眼睛一亮,“那我去学校门口。”

        周叔原本想自己送进去的,但还是应道:“好,我十分钟后就到一中了。”

        他和小区那边打过招呼,查了监控,就请人去找,最后在今天早上有人传信过来说找到了。

        十分钟后,江然看到了周叔。

        周叔已经把照片擦干净了,放在一个纸盒子里,“被雨水浸泡了,我拿出去修复了才送过来的。”

        江然接过来,看到了完整的一张照片。

        他伸手碰了碰,大概是因为照片外面包裹了一层,所以损伤并不严重。

        江然对周叔笑:“真好,谢谢周叔。”

        周叔在江家待了快二十年,可以说是看着江然长大的,摸了摸他的头,心灵通透的人在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希望小少爷能好好长大吧。

        两个人聊了会儿,他还有事,江然就带着照片自己回宿舍。

        周末的校园很安静。

        唯一热闹的便是篮球场,几个男孩子正在打球。

        正聚精会神的江然走到一半,被谈野挡住。

        谈野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一圈,问:“找到了?”

        江然点头,一边往宿舍里走:“找到了,我要回去放好,不能再弄丢了。”

        清瘦的身影消失在尽头。

        “谈哥,这才打了多长时间就不来了?”球场上的人看到谈野起身离开,问道。

        谈野头也不回摆手离开。

        宿舍里,江然刚放好照片。

        想到谈野昨天还借他衣服穿,怎么着也要好好谢谢,干脆去送瓶水好了。

        宿舍区空荡荡的。

        江然才刚好篮球场边上,前面就传来孟白日的叫声:“江然!”

        “你不是回家了吗?”江然纳闷。

        “有事,又回来了。”孟白日喘着气,他是从学校外面一路跑进来的,一脸急切:“谈哥呢?”

        江然看了眼篮球场,没看到谈野,猜测说:“不知道,可能在小超市。”

        孟白日点头,转身跑着离开。

        江然摇摇头,也跟着转了方向。

        才刚到小超市门口,就看到孟白日和谈野在说什么。

        “……谈哥你是不是忘了之前答应的事了?”

        “记得啊。”

        江然一脸疑惑地看着两个人,本来准备去送水的,现在这里也没必要送了。

        谈野只是和他对视了一眼就转身进了里面。

        孟白日本来要进去的,看到江然,“哎你怎么也来了,买东西吗?那你快买。”

        江然问:“你们要出去?”

        孟白日点头,随口一说:“去打球。”

        江然没继续问。

        没等多久,谈野推着摩托车从小超市里出来。

        江然之前来这里就看到了,和他以前见过的不一样,用同学的话来说,应该是改造过的,虽然不懂这方面,但看起来还是非常帅气的。

        谈野眯眼偏过头,“上来。”

        孟白日一愣,转而十分惊喜:“谈哥你终于肯让我们上你的宝贝了车了啊。”

        没曾想谈野瞥他一眼:“没说你。”

        孟白日:“……?”

        那不然你让谁上车?

        谈野看向江然。

        江然拒绝:“我不坐。”

        “让他也去啊?”孟白日回过神,纠结问:“这样不好吧,那么乱万一……”

        谈野没说话。

        他直接取下另一个头盔,很轻松就给江然套上了。

        江然反应一向没他快,声音从里面瓮声瓮气地传出来:“谈野,你干什么!”

        谈野推下他的护目镜,唇角一勾:“干什么?当然是带你去好玩的地方。”

        他拍了拍后座:“上来。”

        江然又问:“你要去哪儿?”

        谈野说:“老子又不会卖了你。”

        江然:“……”

        他想摘下头盔,谈野偏偏不让,僵持了一两分钟,他还是抿着唇坐了上去。

        孟白日站在原地,视线在他们身上来回打转,只觉得莫名其妙之余又夹杂着一丝震惊。

        他问:“你们坐,那我怎么办?”

        谈野重新戴上头盔,“我管你怎么办。”

        孟白日:“……”

        一点兄弟情都没有吗谈哥。

        他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飞快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苦逼地出学校去打车,还没上车就开始心疼车费。

        江然一点也不清楚谈野去什么地方,刚出学校时谈野速度并不快,大概是顾忌着交通规则。

        没多久,谈野就停了。

        江然松了口气:“到了?”

        谈野回头看他,透明的镜片后是一双清亮的眼眸,还带着点劫后余生的庆幸。

        他语气有点揶揄:“没到,只是提醒你,要提速了,不想被甩出去就抓紧了。”

        “……”

        江然刚放下去的心又提了上去。

        瞧他可怜兮兮的模样,谈野习惯性地开嘲:“你要是掉下去,我可不救你。”

        江然:“……”

        这人怎么就老吓人。

        他两只手都攥紧了谈野的衣服,心跳得飞快,不住地想待会到底速度有多快。

        “走什么神?”

        谈野抓住他的手,往前一带,“准备好。”

        江然还没说出一声“好了”,就已经冲了出去,迎头而来的风吹动着他们身上的衣服,发出奇怪的声音。

        “……你慢点!”

        江然忍不住叫了声。

        回答他的是更快的速度。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化,不再是市中心的闹市吵闹声,一路到头基本没有红绿灯,路上也没有其他车。

        谈野将摩托车停下,“傻了?”

        江然蒙蒙地下车,任由他取下自己的头盔,呼吸到清冽的空气才清醒了点,“这是哪?”

        谈野说:“打高尔夫的地方。”

        江然哦了声,打量了一下周围,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来过这里一次。

        他们学校有高尔夫的课程,不过那个是学校里自己带的球场,在学校外他自己是还从来没去过,后来他生日,没想到去哪,就请客也来这里。

        那还是高一的时候。

        时间隔了一两年,江然都快忘了。

        张立华也在门口:“你室友也来了啊?”

        江然不认识他,但宿舍是对面的,教室走廊上也看见过,打招呼:“你们都是来打球的吗?”

        张立华说:“对啊。”

        登记的人在一群人中看到谈野和江然两个还愣了一下,很聪明地没有问什么。

        球场上早站了一群人,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男男女女都有,活像是彩虹队。

        红头发率先发问:“你们这是被老师看管啦?”

        江然的乖巧几乎是摆在面上的,他们坏学生当久了,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混社会的差生最讨厌的就是老师口中的好学生,而江然在他们眼里就是。

        见张立华对江然态度很好,他们就出声嘲讽。

        江然听了几句:“我成绩很差的。”

        对面人以为他在嘲讽他们,怒目而视。

        江然被瞪得不明所以,眨眼看向谈野:“他们说的话……是以为我是好学生?”

        谈野轻笑:“夸你聪明。”

        江然也习惯被陌生人当做好学生了,比如之前的袁丁就是,事后还不可置信地问了好多遍。

        没多久,对面中心的男生走出来:“我还以为你不来嘞,我成虎的面子看来还是可以的。”

        谈野冷着脸:“废话真多。”

        “等了几个星期到现在,可终于开场了。”成虎笑了笑,指指脚下的草地。

        他和一中原本井水不犯河水,之前一中不远的职高那事他听过,打架厉害,心狠,他心里还是有点怕的,但地盘还是要抢的。

        打架容易出事,那就不打架呗。

        谈野挑眉:“就你还会打高尔夫?”

        “……”

        对面立刻叫嚣起来:“虎哥别跟他讲道理了,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这么嚣张!”

        成虎能管一片地,自然不是个随便两句话就跳脚的普通混混,“怕你们不懂这规则,我就先说说。”

        谈野打断他的话:“不用。”

        成虎僵硬着脸,气极反笑:“行啊,既然你不怕我怕什么,咱们今天来个大的,赢了你说,输了我说。”

        他挥了挥手中的球杆。

        孟白日打车速度慢,姗姗来迟,从外面跑了进来:“我都差点让司机超速了!”

        他抹了抹额头。

        江然小声问:“比打高尔夫?”

        张立华脸色也不好看,点点头,“不然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很多都没打过,成虎故意的。”

        一中的学生平时都在学校,就算放假了也是去唱歌一类的,没那个钱不说,哪里想得到去打高尔夫。

        江然低声问:“他们会打吗?”

        张立华想了想:“应该平时也不会,但是这事显然是做了很久的套,肯定私底下练过,不然不可能赌这个,不管怎么说,肯定比我们好。”

        江然想想也是,又问:“那谈野会吗?”

        这个张立华没回答,孟白日摇摇头,小声回答:“不知道,反正我高中两年没见他打过,应该是不会吧……”

        听他这么一说,江然也跟着担忧。

        高尔夫的比赛规则分种类,学校当初请的老师还拿过国际奖,他自己学了两年都不觉得自己打得好,更别提没打过的了。

        谈野嗤笑:“可以啊。”

        他话锋一转:“不过……你们确定会打?”

        成虎脸色一冷:“看看不就知道了。”

        江然偏头望着身边的谈野,他身后背景是一片青山绿地,下巴微微抬起,丝毫看不出紧张的神色。

        谈野说:“想问就问。”

        江然没想到他突然转头,放轻声音询问:“你真的要跟他们比这个?”

        谈野觉得他比自己还紧张,唇角不禁轻轻勾起,故意问:“害怕?”

        江然摇头,“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想问你们是必须要求自己上场吗?”

        谈野歪头,扫了眼对面。

        对面的成虎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们今天来个几个人,随便你们谁上,反正谁来都一样!”

        江然了然点头。

        谈野见他伸手指了指成虎手中的球杆,似乎是下定决心了——

        “谈野,我可以帮你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