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回家

回家

        谈野飞快地松开了江然的手,故作镇定:“看到没,小同桌?”

        江然点头,想了想就明白为什么了。

        之前袁丁说过谈野休学了,而且回来好像是和他转学过来是同一天,所以没有参加开学考。

        江然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心想有谈野在,他肯定会好好考的。

        不过江然还是好奇,“你以前是不是都在第一考场?”

        谈野吊儿郎当的,“对啊。”

        他虽然成绩好,但也不是什么都不学的,那得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天才,他上课会听,但是和别人不同,他会捡着听。

        谈野高中之前并不在这里,上的少年班,自己跑到这里来上高中,高中的知识对他而言难度并不高。

        只是除了他和老师都没人知道而已。

        谈野忽然叫:“小同桌。”

        江然转头,“怎么了?”

        他现在习惯这个叫法了。

        谈野勾了勾手指,眉梢一扬,倾身过去,低声说:“你考好了有奖励。”

        江然眼睛一亮,“真的吗?”

        “我会言而无信?”谈野转了转笔,目光从他身上掠过,“好好考。”

        江然抿唇笑,“你也加油。”

        他鼓励人的时候很认真,听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谈野囫囵嗯了声。

        没等多久,监考老师就过来了。

        月考的试卷都是学校里出的,难度和平时学的没有什么差距,江然来一中一个月,也略微有点习惯了。

        他先看了眼作文,要写一篇散文。

        一中喜欢出散文题,之前语文老师就提过,所以还专门给他们列了拿分的点,比如多用修辞手法,段落里用,段落间用,文章首尾呼应之类的。

        江然深呼吸一口气。

        这是他在一中的第一次正式考试,再加上上次离家前和卢敏的争吵,他也必须要考好。

        江然写试卷很慢,每道题都要努力思考,又怕不对,所以往往最后只来得及检查一遍。

        涂答题卡前他下意识往右边看了眼。

        谈野的姿势就很随意,拿支铅笔正在涂答题卡,看上去就和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一样。

        谁也不知道那张试卷会是年级第一。

        虽然成绩没出,但江然就这么想的。

        监考老师在上面咳嗽了一声,他赶紧回过神,低头认真涂自己的答题卡。

        -

        一整天的考试很快过去。

        第二天理综时,江然发现宿舍里人全都起来了,而且还要一起出去。

        “我们要向你学习。”孟白日比了个姿势,“我要回去跟我妈说,我妈准会说太阳从西边出来。”

        “主要是我早上醒了也不想起床。”袁丁吐槽道,他有时候比江然醒的还早,就在那玩手机。

        太堕落了,和江然一比。

        三个人又齐齐看向谈野。

        谈野眼皮子一掀,“关我屁事。”

        孟白日、袁丁:“……”

        江然看着他们的反应忍不住笑起来。

        月考只有两天,一晃而过,周五下午英语考完后就结束了,可以算放假了。

        周五晚上本身没有晚自习,但是因为考试结束时间比较早,所以到了放学时间才能离开。

        因为需要把书搬回教室里,所以路上很多人都在对答案,到了教室就更夸张。

        宋桥那边已经被同学们围住,时不时能听到“这题怎么会选c”“答案居然是-1”的哀嚎声。

        “江然,怎么样,考得如何?”袁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我感觉我错了好多。”

        江然说:“没有对答案。”

        怕提前受打击。

        “不对也好,过个好周末。”袁丁长叹一口气,“我这周要回家的,你这周回家吗?”

        江然犹豫了一下,“回去。”

        他已经半个多月没回去了,也差不多要回去了,而且月考后的学校里留下的人不会多。

        袁丁一指角落,“你看我把行李箱都拿过来了,就等着下课铃声响直接走了。”

        和他这样做的不是少数人。教室的后面已经被各种各样的行李箱占据了。

        因为从教学楼到校门的距离远远小于宿舍楼到校门。

        江然倒是没什么行李,他给周叔打了个电话,让他过半个小时来接自己。

        几分钟后,班主任出现在教室里。

        立刻有同学叫起来:“老张,我们能不能不上自习啊?”

        张德胜面无表情:“想得美。”

        又有人问:“答案什么时候出来,还是等星期一过来就直接发试卷啊?”

        张德胜阴涔涔地笑了一下,问:“当然是星期一,答案你们确定今天就要?”

        这话一出,大家立刻全都摇头,“算了算了,答案还是不要了,星期一再给吧。”

        “不不不别给别给,我还想好好玩玩的。”

        “还是就这样吧,最好下星期也别出成绩,让我活在幻想里好了。”

        现在真给答案,一个周末都别想好好过了。

        张德胜十分了解自己的学生,“待会自习上完,你们今天的值日生把卫生打扫完记得锁上门窗,其他人宿舍也是,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到家了可以群里报个信。”

        他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今天晚上所有的老师都还得留在学校改试卷,这样才能周一周二尽快就把成绩发下来。

        教室里吵了十几分钟后就安静了下来。

        江然把书整理好,旁边谈野不在,估计是被男生们叫去打球了,他这个同桌很喜欢打球。

        果然他猜的没错,前面袁丁他们就讨论到了这事。

        自习也没多长时间,二十分钟后就结束了,行李箱拖动的声音回荡在整个高三教学区内。

        江然一身轻松地走在一群人中,有点感慨。

        他先回了宿舍。

        宿舍里开着灯,浴室里还有水声,应该是谈野打完球回来正在洗澡。

        刚想着,浴室门突然被打开。

        谈野围着浴巾出来,看到门口的江然吓了一跳,“我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刚刚幸好没有直接出来。

        江然说:“刚回来。”

        谈野又想起自己上半身还没穿衣服,随手就从床上扯了件衣服套上,直接背了过去。

        江然不知道他突然怎么了。

        之前又不是没有看过。

        不过谈野的身材是真的好,每次袁丁看到有女生在教室外面徘徊的时候就要说上几句。

        谈野转回来,看江然在收拾东西,面无表情地过去,“刚才看到……什么反应?”

        江然不解:“什么反应?”

        谈野当然不能直接说,干脆挠了挠头发,粗暴地踢了下自己的板凳。

        “你怎么了?打球输了吗?”江然好奇地问:“输一次没有关系的。”

        谈野憋着,只能承认:“……嗯。”

        江然又安慰了几句,第一次感觉谈野还有这样的一面,“我待会要回家了,你要回家吗?”

        谈野:“老子家又不在这里。”

        江然哦了一声:“那你就住在学校吗?”

        他好像从来没见谈野去别的地方住,要么在宿舍,要么就是去小超市和他奶奶住一块。

        好像也很少听到他提父母,难道是和自己一样,家里关系不太好吗?

        江然的眼神瞬间就变了。

        谈野见他突然这么看自己,一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回了一句:“无家可归!”

        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毛病。

        江然想了一下,犹豫着问出口:“那你……”

        谈野眉眼一瞪,“我怎么了?”

        “不是,我是问你。”江然停顿一下,“你要不要去我家,我妈妈今晚不在家里。”

        周叔之前打电话和他提了这事,估计卢敏又是和路员约会去了,晚上住别的房子。

        谈野嗤笑:“都多大了还叫妈妈。”

        江然问:“有什么问题吗?”

        “要是你当然没问题。”谈野低笑了声。

        “……”江然被他笑得莫名其妙,但又觉得的确哪里不太好意思。

        谈野觉得这也讨论不出什么来,又想到刚才的提议,第一反应当然是拒绝。

        不过看到江然清亮的眼眸,话到了嘴边突然改了口:“去你家?”

        江然点头:“要是不想去那就算了吧。”

        “……”谈野立马说:“去!”

        为什么不去!

        他还没去过江然的家。

        江然呆了呆,笑了一下:“好啊,那你赶紧换衣服,我怕周叔在外面等时间久了。”

        谈野这才想起来下面还围着浴巾。

        他赶紧转过身拿着衣服进了浴室,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眼,转了一圈,有腹肌有型,现在的同龄学生压根就比不上自己。

        谈野心想还真是信了他的邪。

        趁他换衣服的时候,江然这次没把照片带回去,而是就放在学校宿舍里。

        两个人从宿舍离开,天色渐晚,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路过操场时,还有男生在打球。

        回家的女生们路过这里,看到谈野的衣服,随性慵懒,再加上那张脸,刚洗过的头发还有点凌乱。

        女生们嘀嘀咕咕:“谈野今天不穿校服好帅啊。”

        “他旁边是他同桌吧,看起来也帅啊,两个真的完全不一样的款。”

        “我还是喜欢谈野这样的。”

        听到夸奖声,谈野笑容便大了些,手插在兜里,又看了眼身旁的江然,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跟没听到似的。

        谈野:“……”

        就知道这个同桌是个小傻子。

        现在在学校的学生已经不多了,只有零散的还在往外走,临出校门时,谈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我去你家睡哪?”

        他对江然家里并没什么了解,只有偶尔听他提过,不过看起来就知道有钱,住的地方估计也不差。

        谈野忽然想到一个可能性,轻笑了一声:“难道要和你一起住?”

        江然当然实话实说:“家里有客房。”

        怎么会让别人和自己挤一个房间,他还没有不礼貌到这种程度。

        谈野顿了一下,盯着他的脸,心痒痒的,“……你家客房以前有人住过没?”

        江然点头:“有。”

        而且还是路员和路清徐,想到这里他就想到路清徐之前威胁他,还有进他画室的事情了。

        这栋别墅的房间不多,当初刚买的时候有不少,后来就被改造了,比如他的画室等等。

        谈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几乎紧跟着回了句:“我有洁癖,陌生人睡的我不住。”

        “……”江然和他当同桌兼室友超过半个月,还是第一次知道他有这毛病,“那怎么办?”

        谈野理直气壮:“反正不住客房。”

        他眼尾觑了眼纠结的江然。

        江然仔仔细细地想了一下,还真没别的房间了,有点不好意思地开口:“那你要不睡我房间?”

        他去睡客房也可以。

        谈野不知道江然的心理,顺着这话就想到了一张床,脑袋就已经想的非常远,一会想江然的房间什么样的,一会想江然的床睡起来什么感觉……

        周围吹过一阵凉风。

        谈野感觉火气差点就飘起来了,微微低头,忍不住低声问:“小同桌,你床够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