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对话

对话

        对方手上拿了个墨镜,看起来非常温婉的模样,应该是谈野的母亲了。

        和谈野相像度不是很高。

        江然估计谈野肯定像爸爸多一些。

        “他应该还在宿舍里。”江然回过神,说:“刚刚我出来之前他还在。”

        林心媛听到他声音后笑了笑,然后有些苦恼地开口:“我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你们的宿舍区是在哪里,可不可以帮忙带一下路?”

        江然当然可以。

        谈野平时帮了他这么多忙,现在就只是给他的妈妈带一下路而已。

        江然:“那您跟我一起。”

        他本来是想来见卢敏的,但是刚刚听孟白日说被班主任留下来了,估计还要过一会儿才能结束。

        江然给卢敏发了一条消息,然后才带林心媛去宿舍区。

        和谈野平时很少说话不一样,他妈妈好像十分健谈,看到什么新鲜的就会问两句,说话的时候给人的感觉特别舒服。

        他们从大路走的,路上人不多。

        林心媛问了一些学校的问题后,就开始往深入问:“你和谈野一个宿舍吗?”

        江然说:“对,而且他是我同桌。”

        “那今天我旁边的那个大美人就是你妈妈了?”林心媛眨眼,“怪不得你生得也这么帅。”

        虽然平时有人说他帅,但江然从她的口中听到,莫名觉得不好意思。

        他乖巧道谢:“谢谢。”

        林心媛觉得他这个害羞的样子特别可爱,哪像自己的儿子,天生就不知道害羞是什么情绪,反正她是没见到他脸红过。

        不过她倒是惊奇,江然母子俩的性格几乎是完全相反,她见多了卢敏那样强势的性格,江然这样的反而是少数。

        快到宿舍楼时,林心媛问:“谈野脾气不怎么好,平时有没有欺负你?”

        江然摇头,“没有。”

        过了几秒,他又补充:“其实他不欺负同学的,只不过看起来凶了点。”

        林心媛微微一笑:“真的吗?”

        她以前听自家婆婆说的,儿子在学校可是凶名远扬,而且休学也是因为打架。

        江然以为他们母子俩关系一般,有心给谈野刷点好感度:“真的!而且他平时也经常助人为乐。”

        林心媛这么听起来,差点以为是别人。

        第一次有人这么夸谈野的,以前谈野帝都的那些圈子里的朋友也没这么说过。

        “原来是这样。”林心媛点点头,看着宿舍楼到了,“小同学你要是有事就先去忙吧,阿姨自己上去就可以了。”

        “没事的。”江然开口。

        他把人送到楼梯口,然后又说了宿舍号。

        林心媛一个人上楼的,今天开家长会,不少家长都直接来了宿舍楼,所以里面还挺吵。

        她一推开门就看到谈野在宿舍里做俯卧撑,胳膊上还有浮现的肌肉。

        这哪有人家小同学看着舒服。

        “我刚刚看到你同桌了。”林心媛直接坐在他的椅子上,“你也真好意思。”

        “我又没骗他。”谈野从旁边抽了一瓶水递给她,“说得你儿子好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难道不是?”

        “你是我妈吗?”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最后林心媛哼了一声:“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谈野坐在对面江然的椅子上,“不准备回去了,今年过年在这儿。”

        林心媛:“你爸知道非打你。”

        谈野咧嘴:“他得打得过我才行。”

        林心媛一想也是,然后又重新转回来了刚才的话题,“你同桌夸你助人为乐,真的假的?”

        助人为乐?

        谈野听到就觉得这四个字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别人的事他才懒得管。

        不过放到江然身上的话,也算是助人了,谈野随口回答:“就是这样。”

        “真好意思。”林心媛评价,“他刚刚送我过来的,真是一个乖巧的孩子。”

        谈野扬唇:“那当然。”

        林心媛又瞥了眼对方:“你要是没决定好,就别随便祸害人家孩子,省得出事。”

        谈野说:“我比谁都清楚。”

        恰好袁丁带着他妈妈回宿舍来,两个人这才止住了这个话题。

        -

        路员参加完家长会后,气得要死。

        这次路清徐的考试成绩有些差,虽然之前也不是太好,但是比起江然好很多,就可以用来刺激一下。

        结果这次考的比江然还差。

        这岂不是说连一个傻子都比不过?

        看到他脸色不佳,路清徐说:“我早就说过了,你应该清楚。”

        “你还有脸说。”路员心情差到极点,“下次月考如果还有这样的成绩,生活费减半。”

        提到生活费,路清徐脸色陡然变差。

        路员站在班级外面的走廊上,准备给卢敏打电话,结果才想了几声就被直接挂了。

        连接都没接。

        路员这下子坐不住了。

        自从前两天江然的成绩出来后,卢敏心思就转到了江然身上,对他也不是太热络了。

        路员虽然知道原因,但他还是不喜欢。

        江家那么多财产,卢敏必然是全留给她儿子的,之前江然烂泥扶不上墙,他有把握让他被厌弃,到时候婚后再生一个,卢敏必然就会直接忘了江然。

        结果现在出了意外。

        明明当了这么多年的傻子,都快尘埃落定了,怎么就突然成绩转好了?

        路清徐看到他被挂断电话也有点吃惊。

        虽然他知道自己父亲意图不轨,但是卢敏之前和路员关系非常好,如同热恋期。

        江然成绩好就有这么大作用?

        到时候如果再说出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岂不是直接就将他打入冷宫。

        “我看你们干脆分手算了。”路清徐深吸一口气。

        “分手?”路员转过头看他,“你是傻子吗?这时候分手?”

        他浪费的时间不都打水漂了?

        哪个白富美愿意再和一个有了快成年的儿子的男人在一起?

        像卢敏这样儿子不成器,自己钱很多的,简直就是少数,他不可能放弃的。

        路员气不过,又打了一个电话。

        这次接通了。

        他才刚刚露出一抹微笑,就听见对面劈头盖脸一顿责怪:“我正在和班主任说话,你怎么一直打电话,什么事回去再说,路员你懂事一点。”

        路员还没说话电话又挂了。

        路员:“……”

        他原本刚刚熄灭的怒火又燃烧了起来。

        要是待会不回电话,他这次非要说说。

        对于卢敏而言,老师是很重要的,这也和她的受教育经历有关,男朋友当然往后排。

        从办公室出来后,卢敏看到江然的信息,原本准备给路员回电话的,这下又往后排了。

        江然接到卢敏电话,“我在教室里。”

        办公室离教室不远,卢敏直接过去,看到他在看书,心情又好了不少。

        “之前你没和我说你同桌年级第一。”卢敏语气很好,“你班主任说了,你的成绩进步多亏了人家帮助,有没有想好怎么谢人家?”

        说到这个,江然就顿了顿。

        那种记账的事情当然是不能给家长知道的。

        看他不说话,卢敏以为他没准备,直接安排:“这周末请人家吃饭,到时候你带你同桌去。”

        江然抿唇:“不用这样。”

        卢敏说:“不然你准备怎么谢?还是你压根就没想?”

        江然说不过她,直接默认了,反正到时候谈野去不去还是另外说的。

        卢敏又说了几句,然后才离开。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班主任说的话,之前答应的和路员回电话,也给忘了,而且还开车离开了学校。

        至于路员,被她遗忘了。

        路员去一班的时候没看到卢敏,想着可能还在办公室,就直接去了学校外面。

        结果卢敏的车也不见了。

        路员在校外站了几分钟,一脸懵逼,只能打电话给卢敏:“你还在学校吗?”

        卢敏这才想起来自己把男朋友给忘了,“我现在已经快到家了。”

        路员:“……那我呢?”

        卢敏说:“我准备去公司了,要不你打个车?”

        路员嘴唇都气得哆嗦起来,但是语气里却半点不显:“好,我知道了。你上班也不要太累。”

        对于他的关心卢敏已经习惯了,她嗯了一声,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然后才说:“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快到公司了,先挂了。”

        挂断电话后,路员气得踢了下绿化带。

        结果气没消,反而脚尖都被踢疼了。

        刚刚没有回电话也就算了,结果还不声不响地开车走了,卢敏是准备结束了吗?

        路员思来想去觉得不安全。

        当初卢敏提出结婚被江然反对,卢敏还和江然吵了一架,虽然最后江然还是不同意,卢敏嘴上说着他同桌才会结婚,但心里的想法却在慢慢改变。

        现在江然发生改变,卢敏肯定会重新思量。

        起码高考之前恐怕是没可能了。

        这么多天的努力可不能白费,眼见着直接快要成功了,功亏一篑他不允许。

        -

        孟白日今天一直在帮班主任的忙,出入办公室的次数比较多,也听到了卢敏和路员的对话。

        他回班上的时候和江然说话:“你妈妈今天在办公室的时候有人一直打电话,然后被说了一下让他懂事一点,你妈妈也太强势了吧。”

        江然抬头,“你知道和谁通话吗?”

        孟白日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一个叫路员的人,是是你妈妈的下属吗?你妈妈说话好有气势。”

        听到答案江然诧异了一下。

        今天路员来参加家长会,两个人一起来他都能猜到,路员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虽然和卢敏关系仍旧那样,但他还没听过卢敏对路员如此说话,以前“懂事”两个字都是说他的。

        现在轮到路员也试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