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小同桌在线阅读 - 晚会

晚会

        也许是期中考的鼓励,江然对于未来更加充满期待,对谈野也更为信任。

        他比谁都在期待着第三次月考的到来。

        江然想证明,期中考的成绩并不是终点,他想让这次考试成为所有的起点。

        他想的很简单,就是继续学。

        但是几天过去,谈野就不愿意时时刻刻回答他的问题了,而是有时候直接让他别看书。

        他有些生气,因为江然太激进了。

        江然最后听了谈野的话,仿佛身上紧绷的那根弦也跟着松了松,没那么担忧了。

        第三次月考还没来,圣诞节就到了。

        今年的圣诞节天气有点冷,但是越临近,学校里的气氛也就越来越浮躁。

        因为圣诞节过后就是元旦节,在寒假到来前的最后一个假期,而且元旦晚会就可以少上一下午和晚自习的课程。

        圣诞节前一天,不少同学都买了苹果,谈奶奶的小超市也摆上了一些包装好的苹果。

        不知不觉一个学期就快过去了。

        江然柜子里有好几个苹果,不是从学校里买的,而是让周叔从外面送过来的。

        学校里的早就被抢完了。

        “元旦晚会你想表演吗?”袁丁凑过来问:“说是让咱们每个宿舍至少出一个。”

        “你们不表演吗?”江然反问。

        “实在没有那不就只能我和孟白日上了?”袁丁表情有点一言难尽,“你知道我们去年表演的是什么吗?”

        江然想了想:“唱歌?”

        他现在只能想到这个。

        “你说得可真简单。”袁丁摆摆手,“去年他非要表演二人转,我是服了,最后我们全校出名了。”

        江然一脸震惊。

        袁丁一看到他的表情就知道了。

        因为晚会老师是不会参加的,所以就比较放飞自我,只要报上去,一般都会同意的。

        “别这样看着我。”袁丁捂脸,“我知道,这听起来不咋样,但是我们当时还是非常成功的。”

        江然忍不住笑:“没有,只是第一次听说,我没看到有点遗憾。”

        袁丁:“害,就跟网上的差不多。”

        只不过因为他们是平常天天见的同学,所以又自带了搞笑效果。

        晚会当天,班上同学开始装扮教室。

        江然插不上手,就站在走廊上看,不止一班,隔壁的班级和对面的班级全都在装扮,气球爆破声不绝于耳。

        袁丁冷哼:“今天我们肯定比二班早。”

        江然问:“去年谁早?”

        袁丁说:“二班,他们班几个人还来我们班炫耀,气死我了。”

        二班和一班大多数科目的老师是相同的,而且又是相邻的班级,所以非常熟悉。

        江然鼓励道:“这次不会的。”

        袁丁十分受用,又问:“今天下午都没看见谈哥,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江然摇头:“不知道。”

        他一向不过问谈野的私事,但是很多时候谈野会主动勾着他问,有时候也直接说。

        袁丁想起来什么,偷偷凑过去问:“哎,江然,你这次表演什么?班上同学都有点期待。”

        江然说:“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袁丁心想这有什么好瞒的。

        只是名单那里被扣着,他想知道也没办法,没想到江然自己也保密着。

        冬天天黑得早,不到六七点,很多教室就直接关了门,开始晚会。

        一班也是,教室里的桌椅都被搬到了四周,中间留有很大的空地,还有彩灯一直在炫。

        今年的主持人是孟白日和陈一一。

        谈野姗姗来迟,本来座位在好位置的,后来被他弄到了角落的位置,也不影响看节目,就是别人不回头的话一般注意不到角落。

        教室里又没开主灯,所以对面的压根就看不清这里是什么情况。

        谈野看江然还拿着本书,直接抽走,“今天就不要看书了。”

        江然说:“好。”

        教室里吵吵闹闹的,他说话声音很轻,谈野半天也没听见,歪了歪半边身子过去,“说什么?”

        江然对着他耳朵说:“我刚刚说好。”

        两个人偷偷咬耳朵聊天。

        他们正交头接耳的时候,晚会已经开始,先出来的就是唱歌,而且还是平常比较闹的同学。

        教室里开了空调,暖洋洋的。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很快孟白日就念出了江然的名字。

        齐刷刷的目光全都看了过来。

        原来隐藏这么久的节目居然是演奏!

        江然被这么看着还有点紧张。

        这次孟白日是主持人,袁丁死都不表演,他们宿舍又必须出节目,就只能他上台了。

        本来想表演的是钢琴,但是带钢琴来学校不方便,干脆就改成了大提琴。

        谈野都不知道江然表演这事儿。

        班上同学似乎是有意隐瞒着,江然更是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声,他眯了眯眼。

        江然这次自己带的大提琴,坐在讲台下的时候,教室里慢慢地安静了下来。

        他从小被卢敏送着学了很多,画画是父亲教的,乐器是卢敏想要他学的,种类还不少。

        自从高中过后,江然碰乐器的次数就比较少了,如果不是这次说要表演,他恐怕等到大学都不会碰。

        袁丁手里抓着一个小手电筒,灯光对准了江然。

        不过他没把灯照在江然脸上,而是对准了他的手和大提琴的中央。

        一中很多学生的家境都是普通的,学大提琴的更是寥寥无几,一班就连学乐器的也很少。

        江然除了小时候,这还是第一次公开表演。

        他一开始几秒还有点生疏,后来就越来越熟练,逐渐忘了自己还在教室里。

        “江然好厉害!”

        “现在成绩又好,又会大提琴,这说出去咱班外面都会被女生围住了吧?”

        “那得看看敢不敢啊。”

        几个女生偷偷讨论着,又看向了角落。

        因为教室不吵,谈野听得一清二楚,手搁在唇边,心里十分受用。

        江然挺直着背,手上动作并不慢,一举一动中都透着优雅和斯文,十分符合他平时的气质。

        他没有拉高深的曲子,而是选了平常同学们最爱看的美剧的主题曲,很多人都听出来了。

        等结束时,江然才睁眼。

        袁丁鼓掌比谁都大声:“江然!江然!”

        男生们也跟着叫起来。

        太热情了江然反而受不住,赶紧回了自己的位置,把大提琴装好放在角落里。

        他问谈野:“我拉得怎么样?”

        谈野笑说:“好。”

        “谢谢。”江然又跟着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是想给你听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谈野问。

        “怎么了?”江然没觉得自己说的有问题,今天算是感谢谈野对他的帮助。

        虽然第三次月考还没到来,他却是有信心。

        如果是以往,恐怕江然早就知道自己成绩,只有对于考差的忐忑。

        谈野按住他肩膀,“先别动。”

        江然问:“怎么了?”

        大概是在教室里闷了许久,他的脸色有些热出来的红,眼睛星星亮亮的。

        谈野低声说:“收利息。”

        刚说完,他也没等江然反应过来,就将他压了下去吻住,有些隐忍克制。

        教室里此刻还在表演双簧。

        江然反应过来时,已经被谈野侵略,吞没了他所有的声音,连带着酥麻起来。

        让他清楚,他们在接吻。

        -

        双簧结束时,教室里掌声四起。

        江然终于被谈野放开,刚刚的缺氧让他眼睛里带了点水意,整个人都懵懵的。

        他一被放开就赶紧推谈野。

        这可是在教室里!

        和上次晚自习不一样,这次是所有同学都在,而且还可以转头看的,只要随便一看就能看到。

        隔了许久,江然还记得第一次接吻的时候。

        “没人看到。”谈野悄声说。

        “……”江然嗯了声。

        “记了多少账,你打算什么时候还?”谈野又说了一句:“我要忍不住了。”

        虽然是很普通的一句话,江然愣是听出来里面的语气,脸又红了。

        刚才谈野说收利息他就知道了,之前一直被他自己拖着,所以就一直没面对。

        黑暗环境下,感官也跟着清晰。

        他听到谈野问:“谈恋爱吗?”

        江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什么?”

        谈野说:“别装没听懂。”

        江然:“……”

        谈野伸手摸他的下巴,“你是想又被亲,还是想还账,还是想和我谈恋爱?”

        江然半天才问:“没有别的选择吗?”

        这三个看起来哪个都不好。

        比起第二个,反而第一个更好,因为第二个实在是记了太多账了,他想起来就觉得后悔。

        自己当初怎么同意的?!

        “有。”谈野忽然笑,然后在江然期待的目光下开口:“你想直接结婚?”

        “……”江然觉得自己不该问的。

        他以前的生活中从来没有谈野这样强势的人,虽然强势,但很多时候也会询问他的看法。

        当然这时候不包括在内。

        江然抿紧嘴唇。

        谈野瞧着又蠢蠢欲动,凑上去不怀好意说:“再不回答我就亲你了。”

        前面孟白日的声音通过话筒传出来,再加上有人捏爆了气球的声音。

        和他们这里似乎是隔绝了空间。

        不知道谁开了窗户,有冷风吹进来,下一刻又关上,江然脑袋清明了一瞬。

        他觉得自己现在不傻了。

        江然知道他和谈野之间的事情属于什么情况,起码孟白日和袁丁就不会这样。

        这段时间更为明显。

        谈野微眯着眼,眼尾下垂。

        看他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江然喉咙口动了动,张开嘴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最后只说:“你过来一点。”

        谈野依言靠过去。

        江然偏过头,对着他耳朵小声说:“……好。”

        谈野唇角一勾,“没听清。”

        江然怎么也不肯再说了,“没听见就算了。”

        谈野趁江然还没退回去,又飞快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那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