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开局被朱元璋模拟国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小爷苦,小爷没法说啊

第二十四章 小爷苦,小爷没法说啊

        “既然有些人不守规矩,那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朱元璋眼中闪过一丝杀气,对着蒋瓛淡淡的说道。

        蒋瓛面色一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见朱元璋没有别的吩咐后,这才缓缓的退了出去。

        远在京都郊外皇家猎场的朱高煦还不知道。

        他心心念念的江湖,会因为他而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但和朱元璋相同的是,朱高煦也打算让一些人付出代价。

        不得不说老朱家的腹黑是真的遗传。

        朱高煦表面正带着毛骧一行人在猎场中瞎转。

        实际上内心一直在想到底是谁派出的刺客来刺杀他。

        “锦衣卫肯定知道是谁,这说明老朱肯定也是知道的,毛骧应该也知道。”

        但是没有人告诉他。

        说白了,锦衣卫只是朱元璋派来保护他的,可能还加点其他因素,但有一点不可否认。

        锦衣卫始终是朱元璋的锦衣卫。

        朱元璋想让他知道的事情,就算他闭着眼捂着耳朵,终归也会知道。

        朱元璋不想让他知道的事情,要不自己猜,要不就自己想。

        至于那种绝密的事情,就是他猜破脑子也猜不到。

        而关于谁要刺杀自己这件事情,其实就算没人告诉他,他心里也有人选了。

        能轻易派人进入皇家猎场的,本身就不多。

        而他最近得罪的两人,胡惟庸和吕本都有这个能力。

        吕本本身也勉强算是皇亲国戚,他的妹妹就是太子朱标的老婆。

        加上吕家也是大户,他吕本自身也有些本事,找两个江湖人带进皇家猎场根本不叫事儿。

        另一个就更不用说了,当朝相国胡惟庸啊!

        淮西党的龙头老大,权倾朝堂。

        别说找俩人送进皇家猎场了,估计就是派个几百人的军队进来对人家来说都是毛毛雨。

        虽说两个人都有实力做到这一点,但朱高煦更倾向于胡惟庸。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吕本不可能派人杀他。

        他和吕本的过节无非就是小孩子不懂事,不爱读书所以和教书先生吵了一架罢了。

        根本闹不到杀人的地步。

        更何况他也不是普通人,毕竟是皇子皇孙,一旦死伤根本不是小事儿,必须会严查到底。

        而且吕本是朱标那边的人,一旦查出他对自己出手,必然会连累朱标,对于自己这么一个小屁孩儿来说根本犯不上。

        但是胡惟庸就不同了。

        自己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胡惟庸难堪,关键自己还只是一个四岁小孩子。

        这口气胡惟庸要是不出,不说他顺不顺心,其他大臣私底下也会嘲讽他。

        而且胡惟庸势大,就算东窗事发他也不怕。

        其实在某些方面来讲,胡惟庸此时的势力要比太子朱标还要大!

        毕竟胡惟庸代表的是淮西勋贵的利益,而朱标归根结底代表的还是皇家利益。

        这也就导致有时候胡惟庸说话是真的好使。

        相同了这点,朱高煦嘴角不由得一扬。

        “如果真是这样,这胡惟庸怕是活不久了!”

        胡惟庸如此嚣张,几乎明示着要杀一名刚刚得宠的皇孙,这种权臣老朱怎么可能会留着!

        所以现在朱高煦只希望自己能在外面多浪几天,最好是城里该死完的全死完了,再让他回去。

        那就再好不过了。

        “京城里有信儿吗?”

        不远草丛出跑出一只野兔,朱高煦张弓搭箭将其射杀,随后淡淡的向身旁毛骧问了一嘴。

        “宫里面没信儿,倒是燕王府有些热闹。”

        听到是自己家里的消息,朱高煦心中也有些好奇,连忙追问道:“怎么回事?”

        看着朱高煦那一脸天真的样子,毛骧饱含意的看了他一眼,这才回道。

        “有消息说燕王不日就要回京,算算日子明日就该到了。如今燕王妃一直在燕王府内张罗各项事宜。

        而且...臣还听说,前些日子因为咱们在京都各种采购,不少老板要账都要到了燕王府,当时您要求什么都要最好的,什么都要最全的...所以价格属实不菲,这让燕王妃大怒,听说还把此事告知了燕王殿下...而如今燕王就要回京......”

        接下来毛骧就识趣的闭嘴了,但朱高煦听到这儿这么可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妈的这下装大了!”

        看样子他是有点过了。

        现在朱高煦终于看明白刚刚毛骧那饱含深意的眼神了。

        那明明就是七分同情,两分无能为力,还有一分幸灾乐祸。

        想着他那老子回来以后看着那一大堆的账单,朱高煦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我容易吗我?

        为了立住这纨绔的人设,我下了多大血本?

        虽然这个血本是燕王府给埋单......

        但我表演也很辛苦的好吧,这些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咱们一家人,但凡你朱棣以后不谋反安安心心的当个藩王,但凡朱允炆那小子不削藩,但凡......

        小爷也不会这么累了。

        但是小爷苦,小爷没法说啊!

        wap.

        /93/93971/20737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