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从炮灰到王者 > 第六百五十章
  “司马大叔,欢迎您来到中兴城。”李东生走过去拉住司马错的手说道。

  李乾虽没来得及介绍,但与风无相一起的几人中,只有司马错年龄与风无相相仿,不用介绍李东生也能猜到。

  “啊,你是?”司马错不知李东生身份,突然被李东生拉住手,有些茫然失措。

  “晚辈李东生!”

  “啊!原来是中兴城之主,久仰!久仰!”司马错很吃惊,他与司马雁翎一样以为中兴城之主应该是与他年纪差不多的小老头。

  “司马大叔过誉,晚辈舔为家主,却一事无成,愧对族人的信任。”李东生谦虚的说道。

  “李乾公子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人物,而这位李东生公子,无论谈吐,还是气度似乎都在李乾公子之上,难怪李乾公子会说在族中他排不上号。”司马错上下打量李东生,暗自下了结论。

  “老朽阅人无数,像东生公子这样,仪表不俗,谈吐不凡,气宇轩昂的年轻后生可不多见。”司马错思量过后说道。

  “前辈过誉,与前辈同来的几位公子,相烦前辈介绍则过。”李东生谦虚过后,见与司马错同来的年轻人气度不凡,便请他介绍。

  本来介绍之事,应由李乾代劳,只是李东生先与司马错搭上了线,李乾再多事不但不妥,还有僭越之嫌,是以他只好闷不作声,任李东生自己去问。

  “他们都是老朽的不肖子。”

  “长子司马长天。”

  “次子司马长空。”

  “三子司马长风。”

  “四子司马长云。”

  “老幺是一姑娘司马雁翎,东生公子想必已经认识。”

  司马错将五个子女介绍给李东生认识,见女儿与李东生同来,猜测他们已经相识。

  “四位司马兄,幸会。”李东生拱手施礼说道。

  “李兄,久仰!”司马四兄弟一起拱手回礼。

  “哟,怎么如此热闹?”李东生与司马兄弟见礼之时,又一华贵的妇人走过来问道。

  “夫人,你来得正好,快来认识一下中兴城之主李东生李公子。”司马错借招呼夫人之名,将夫人介绍给大家认识。

  “晚辈李东生见过婶母。”已知妇人身份,李东生抢先见礼。

  “哎哟,李家儿郎个个生得俊朗,又知书达礼,可惜老身只生了一个女儿,若是多有几个定纳东生公子为婿。”司马夫人夸人的工夫一流,没用多少华丽的词澡便将李东生夸上天。

  “哈哈!老太婆东生已有主,您别打他主意。”司马夫人只是一句夸人的玩笑,风无相却当了真,生怕乘龙快婿被抢,站出来宣示主权。

  “哈哈!您这老头……”司马夫人从风无相的言行中大致猜到他与李东生的关系。

  一路行来,相处两月,她知道风无相有一女,已进了中兴城。她没说完的后半句是“怕人抢了您女婿。”

  因为拿不准,才没说,怕搞错了对象,大家都尴尬。

  “风伯、司马大叔、婶母、司马兄,这是我族中的长老。”

  “这位是大长老。”

  “李仁,见过风先生、司马先生、司马夫人。”

  “这位是二长老。”

  “李义给风先生、司马先生、司马夫人问好。”

  “……”

  李东生将十长老一一介绍给风无相、司马错等人认识。在十长老与风无相、司马错、司马夫人见过礼后,司马四兄弟主动走上前,给十长老施礼问好。

  他们是晚辈,这是应有的礼数,若不如此不但失礼还显得司马家没教养。

  十长老已与风无相、司马错等人见过礼,李东生又将铁如山介绍给他们认识,双方又是一翻客套。

  “东生公子,我们这些人,你要如何安排。”客套完后,司马错切入正题。

  他们一共来了三千多人,住宿是个大问题。

  “原本为了迎接风氏一族的圣医鉴神医,我们已赶工建了不少居舍。只是没想到乾哥会将司马大叔一族也带回来,建的居舍有些不够用,眼下只能委屈大家挤挤。等新的居舍建好再分开。”李东生说道。

  “未雨绸缪,事在机先,李氏一族新任家主的确不凡,难怪李氏会将复兴的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司马错听完李东生的回答,心中暗赞。

  广个告,【 换源神器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东生,先带大家入城,风餐露宿两个月,都想找个地方安顿下来洗个澡,美美睡上一觉。”李乾说道。

  “风伯、司马大叔,请大家随我入城,从此以后中兴城就是你们的家,我们是一家人,永远是一家人。”李东生高声说道。

  “好!”风无相与司马错应完安排人去传话立刻进城。

  一行三千余人,跟在李东生等人身后浩浩荡荡开进中兴城。

  进城之后,先将大家带到居舍,安排好后,天已黑定,想摆接风洗尘宴已来不及,只好延后一天。

  安排好众人,李东生准备回家休息,在走之前他叫上风无相,让风无相先住自己家。

  这可是他未来的泰山大人,迟早会住一起,不如现在带回家,先磨合磨合,窥视一下老泰山大人的嗜好,以后好拍马屁。

  把风无相带到家中,他又让人去通知风飞雪。

  正在吃晚饭的风飞雪听说父亲到了,扔下碗飞也似的跑来李东生住处,还未进门便喊道:“阿爹。”

  正在洗脚的风无相,听到女儿的叫声,全身一震差点将木盆踢翻,盆中的水浪出不少,将地板打湿。

  “阿爹,我好想你!”第二声阿爹叫出口,风飞雪已冲进房中,扑到洗脚的风无相怀里。

  “好几年不见,阿爹也很想你。”风无相轻抚着风飞雪柔滑的秀发轻声说道,老泪顺着眼角缓缓淌下。

  “阿爹,您怎么哭了?”抬起头的风飞雪看到风无相的眼泪。

  “阿爹是开心,是高兴,今后再也不用和你分开。”风无相用手背拭去眼角的泪水说道。

  “都是女儿不孝,离家三年多,都没回去看您老人家。”

  “阿爹不怪你,你是要干大事的人,事事难两全。”

  “阿爹,让女儿给您洗脚可好?女儿已好久没为您洗过脚。”

看过《从炮灰到王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