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舞台之王 > 200 失控边缘
  罗南只觉得胸口被闷闷地捶打了一下,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却是——

  还好,爱丽丝没有跟着过来。

  因为庆功宴是私人派对,爱丽丝不能扛着摄像机进入其中拍摄,虽然布鲁诺也同样邀请了爱丽丝一起参加,但爱丽丝还是选择在酒店里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她对派对始终没有什么兴趣,这也避免了爱丽丝跟着他们一起站在街头受辱。

  前方,那双平静的眼睛里带着一抹轻蔑和奚落,因为奥利怒不可遏的动作而越发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黑西装的眼神越发坚定起来,发自骨子里的鄙夷和嘲讽,就好像当初,他失聪之后依旧倔强而顽固地表示自己依旧想要唱歌、依旧想要创作、依旧想要追逐梦想的时候,那些陌生人的视线。

  亲近朋友是不忍的怜悯,而疏远路人则是鄙夷和嘲讽,就好像正在看着不自量力准备撼动大象的蚂蚁的眼神,微微刺痛皮肤。

  但是,现在的罗南已经足够强大也足够坚韧,他不会因为那些眼神那些视线而受伤,因为他们不值得。幸好,爱丽丝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过来参加派对,不需要面对这样的视线,也不需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正在注视着罗南的奥利和马克西姆都能够察觉到,罗南的气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平时总是带着温暖笑容的罗南,此时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弧度,眼神却变得锋利尖锐起来,爆发出一股无法撼动的力量。

  面对着黑西装,罗南嘴角的弧度轻轻上扬起来,没有回应奥利的眼神示意,因为他知道武力从来就不是解决类似局面的最佳选择,“你依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到底是真的需要邀请函,还是你的个人行为?如果你不屑回答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致电布鲁诺或者阿伦,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淡风轻的话语却彰显出隐藏其中的风骨,坚定而强硬,明亮眼神之中隐藏的力量让人无法轻视。

  但黑西装并不买帐,似乎早就看透了罗南的行动,嗤笑了一声,鄙夷的眼神渐渐没有了遮掩完全暴露出来,“你以为自己很聪明,对吧?你以为自己能够蒙骗所有人,对吧?但是,无名小卒就是无名小卒,不会因为你的镇定和自信就发生任何改变。”

  黑西装的面具,也已经剥落,展露出原本的模样。

  “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们任何人,我没有听说过一日国王的名字,现在随随便便从角落里冒出来的什么人都能够自称是乐队自称是音乐人,然后自以为生活在聚光灯底下,所有人都需要围绕着你们转,但其实你们不过是小丑而已。”

  话语,就这样演变成为了刀刃,朝着罗南等人发起了无情的攻击,那双眼睛里带着源自骨子里的轻蔑。

  黑西装的眼神轻轻扫视过其他三个人,最后再次落在罗南的身上,“你们就是无名氏,不是化上妆穿上衣服就能够成为人的,就好像站在四十二街外面的那些风尘女子一样,永远都改不掉你们的本质。”

  箭矢,狠狠地扎在心窝上,克里夫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惨白,看不到一丝血色;奥利张开嘴巴试图发出一些声音,却终究还是失败了;马克西姆隐藏在奥利的身影背后,此时看不到具体是什么表情。

  即使愤怒,他们也无法反驳。

  更准确一点来说,越是愤怒就越是羞耻,越是愤怒就越是狼狈——因为他们都知道,愤怒是因为痛处被真正地戳中了:

  他们,的确是无名小卒。

  罗南是唯一例外。

  这样的攻击,比起上一世他所经历的痛苦来说,根本就是洒洒水而已。

  黑西装不喜欢罗南的眼神,因为这就好像猫戏老鼠的时候,明明已经将老鼠摁在了爪子下,结果却发现老鼠一点都不害怕,趣味也就没有了,“如果你可以打电话给马尔斯先生,那么我建议你尽快。”

  黑西装认定了眼前就是一群骗子,笃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于是开门见山地直指关键,就好像棋局的收官一样:

  将军!

  罗南注视着得意洋洋的黑西装,眼神不仅没有暗淡而且还越来越明亮,就好像黑夜之中的北极星一样,“先生,你应该知道,你所了解的世界并不是世界的全部,只有蹲在井底的青蛙才会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天空就是整个世界。你不认识我们,不代表我们不能成为布鲁诺派对的座上宾。”

  黑西装的表情愣了愣,随后眼神就再次暴露出愤怒,就好像他才是受到羞辱的一方。

  但罗南却没有再继续争论下去的打算,面对这样的偏见和鄙视,言语的争论是没有任何意义和效果的,他需要釜底抽薪地从根源上解决问题,于是罗南退后了两步,掏出手机,就准备给阿伦打电话,询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黑西装注意到罗南的动作,似乎察觉了什么,在大脑思考出一个所以然之前,恼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滚开,从这里直接滚开……”

  粗暴的话语濒临失控边缘,抬手、上步,准备直接推开罗南,结果奥利一眼就瞥到了那个家伙的动作,一个箭步上前就拉起了架势,快速遮挡在了罗南审签,同时右手拳头高高举起,眼看着一场肢体冲突就要在所难免。

  “这里发生了什么?”

  旁边响起一个充满诧异和错愕的声音,从空间感还能够感受到迟疑的脚步稍稍退后,拉开距离以避免自己被卷入冲突之中。

  视线纷纷朝着声音来源方向转移了过去,奥利的动作有些失去控制,马克西姆没有来得及抓住奥利,还是罗南及时抱住了奥利,这才避免奥利的拳头直接砸向黑西装的下颌——否则庆功派对就要演变成为流血意外事件了。

  “罗南?”

  “一日国王乐队的罗南-库珀?”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连串的提问重叠式地涌现出来,只有奥利依旧在挣扎着,“罗南,你不要拦我,我要好好教训一个这个家伙,他不能这样羞辱我们”,而其他视线都已经被全新登场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包括黑西装在内。

  “坎摩尔先生?”

  那是黑西装的声音。

看过《舞台之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