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纹龙快婿 > 第五百五十章 逼供与刑房

第五百五十章 逼供与刑房

  千痕讷讷地跟在后面,听到龙君尘这般安心的宽慰,千痕略放了些心,脚步踩在潮湿的地面上,发出了一阵沙沙声,在那些幽暗灯光的衬映下,继续往前行进,走了一会儿,龙君尘停下了脚步,千痕很识趣地停了下来,眼睛没有乱晃,身体很自然地潜行在龙君尘身后的阴影里面,宛若一团鬼魅g。

  室内灯光宁静动凝火,昏暗映照着有些逼仄的房间,地上潮乎乎的,铺着的稻草和麦杆不知道多少年没换,摸一把似乎能捏出水来,看上去很是恶心,老鼠跳蚤之类的东西四处乱窜,发出了一些窸窸窣窣地声音,在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血液和屎尿粪便以及馊饭馊水混杂在一起的味道,令人作呕,千痕的脸上,无来由得涌起一抹惨白,不大的房间里面生着一炉炭火,两把烙铁,烙铁烤得通红,不时有蚊蝇落在上面,发出滋滋的声音,升起腾腾白烟,几盒药物,几把长凳,十几枝或长或短、形状各异地金属尖锐物,脚手架,铁刺鞭,上面都沾染着淋漓的鲜血,正在往下滴落的淋漓鲜血。

  这种种一切,正是逼供的标准配制,尤其是配上刑架上面那位皮肤开裂、奄奄一息、血肉模糊、呼吸几不可闻的人,更是清楚无比。

  龙君尘颇为享受地嗅了嗅,嗅着这股让人作呕却又有些令人陶醉的气息,忍不住抽了抽鼻子,身后的千痕瞳孔微微一缩,故意干咳了两声,看样子是想要快些离开这处是非之地,他有些受不了这等血腥的味道。

  正在逼供的是一名彪形大汉,正在挥舞着手中的铁刺鞭,用力地抽打在像个死鱼一般一动不动的犯人,龙君尘眯起了眼睛,对着其中一名刑房大吏问道:“这个人怎么样,有交代出什么细节吗?”

  一名刑房大吏一看是大人来了,很利索地放下了铁刺鞭,用抹布胡乱擦了擦手上的鲜血,信步走到屋角的桌子上,小心翼翼地拿了几张纸过来,黄色的羊皮纸,有些古朴,上面沾染了不少的血迹,正是逼供所得。

  龙君尘拿着,大概浏览了一遍上面逼供所得的内容,看完之后,哼了哼鼻子,有些恼火地将黄皮纸丢到一旁,皱起了眉头,目光冷冷地看着脚手架上奄奄一息的犯人,这个人他们军情六处已经提审了好几天了,该用的刑也已经用了,今天他是亲自来看审问的情况,没料到已经是好几天过去了,依然没有太大的进展,这个人依然只是招供了些无关痛痒的事情。

  龙君尘抓获的这个人,是根据一名神秘司官员的口供顺藤摸瓜抓到的。神秘司官员就是通过和此人暗通款曲,才将黑噬出没在印天岛附近的消息给放了出去,此人,自然就是殒龙会的人。

  龙君尘在得到了消息之后,雷厉风行地便派人将这个家伙抓获,虽然不知道这个人在殒龙会这边担任什么职司,但总归是殒龙会的人,龙君尘这一次的抓捕行动,没有动用护龙者的力量,主要是因为他不想过多使用护龙者的人,毕竟护龙者还不能完全听自己的话,而自己是军情六处的大都督,军情六处使起来自然会顺手许多。

  在这个人被抓获之后,军情六处立马将其押入就近的刑房,开始对这个人立刻严刑逼供,就是想知道一点殒龙会的内情,对于军情六处或者护龙者们来说,这个殒龙会实在有些神秘,而连军情六处都没能掌握的势力,不得不让龙君尘担心。

  天下第一刀易刀刑,天下第一剑楚流云,这两位宗师都被这殒龙会当成棋子用,这个组织,究竟有多么可怕。

  龙君尘眯了眯眼,皱眉看着下属们逼供的成果,这个家伙好像是西北天山流亡过来的,武功高强,行事阴辣,尤其是一手隐秘身形的本事,几次躲过军情六处的追捕,不过,这个家伙对殒龙会的了解不多,按照这个人自己招供的说法,这个家伙只是被殒龙会用钱买来行事,就跟易刀刑和楚流云一样,这些宗师级别的高手同样是因为银两或者丹药亦或者是功法这才屈尊来帮殒龙会办事,本身对于殒龙会的内幕,不算太知情,唯一一个可能算是殒龙会高官的就是被龙君尘斩杀在远古遗迹里面的井天了。

  “这个家伙是不是在糊弄你们,丫的,快,弄醒他。”龙君尘将那些招供的纸张愤怒地揉成一团,有些无奈地摇摇头,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捏紧了,若是现在不能顺藤摸瓜将殒龙会弄得个不得安宁,日后要想抓到这个神出鬼没组织的尾巴,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听到龙君尘的命令,以及后者那出离愤怒的脸色,一名刑房大吏根本不敢耽误,迅速拿了一个小瓶子凑到刑架上的那人鼻端,让他嗅了嗅,这是军情六处独有的药物,只见那人吸入了气体之后,先是一阵无力的挣扎,肌肉一阵扭曲,身上伤口中的鲜血再次渗了出来,本来愈合的伤口也重新裂开,鲜血汩汩地流着。

  伴随着几声剧烈的咳嗽,人也醒了过来。因为疼痛,那名殒龙会的成员强行睁开眼眸,迷离地眼神中透着恐惧,早已不复最开始被擒获时的硬气,看来这几天被军情六处的刑房大吏们折磨的不善。

  龙君尘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匕首,轻轻刮了刮那人的伤口,那人疼得倒吸了两口凉气,龙君尘拿着手中被揉成一团的纸,凑到那人的耳边,宛若恶魔低语一般轻声问道:“我说,我的耐心真的有限,你要继续在这里打马虎眼,我不介意,直接送你上路。”

  说完,龙君尘拿起匕首,在那些刑房大吏都有些变脸色的注视下,直接生生割掉了那人的耳朵,那人惨叫一声,险些痛昏了过去,龙君尘一脚踹在那人的肚子上,冷声喝道:“最后再问你一次,你还知道哪些人跟殒龙会有关系,把你知道的名字都报给我,我可以留你一条命。”。。

看过《纹龙快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