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轰动全球后祖宗摊牌了 > 137:出来混,谁没点靠山?高仿名媛

137:出来混,谁没点靠山?高仿名媛

  那条裙子名为云祥蔷薇。

  作为风格改革的标志,礼服当然不能随便出售。

  这个权蓉懂。

  【我是敛夏的铂金会员,每年在你们店铺里消费的上百万,没有资格购买吗?】

  那边没有回应了。

  权蓉知道,刚才跟自己对话的只是一个小职员。

  等消息传上去,这件礼服肯定会给她的。

  权家虽然不像何家那么富可敌国,区区一条高定礼服,咬咬牙,还是买得起。

  就这么等了一天多,敛夏还没消息。

  权蓉有点不耐烦了,打电话给客户经理,“这怎么回事?到底卖不卖?”

  对方支支吾吾,在对方威逼之下,才透露些消息,“此前有位姓盛的女士说要买云祥蔷薇。”

  姓盛的女士。

  权蓉脑子里晃过一张脸,有些激动,“是不是鹅蛋脸,丹凤眼,看着很清冷的女人?”

  得到肯定回答,她坚定表示,“这礼服我要了,她给多少钱,我就涨她一千。”

  说完,也不给对方回答,挂了电话。

  权家虽然从政,可哪个从政的,家里不偷偷做点生意,赚钱维持高质量的生活?

  铂金会员和普通客户,她用膝盖都能想到敛夏选谁。

  不知从何开始,她将争抢盛一南的东西,变成了一种目标。

  做完这一切,她犹如飞入花丛的蝴蝶,乐呵。

  粉头是加了权蓉的V信。

  她特别喜欢权蓉,实在是忍不住,她私下联系,询问权蓉时装周会穿什么服装。

  他们打算到时候去门口应援,要做一些宣传海报。

  权蓉:【云祥蔷薇。】

  粉头惊呼:【啊啊啊,蓉蓉你也太宠粉了,迫不及待想要看见您的美照。】

  权蓉:【这事暂时别说出去。】

  还是得低调些才稳妥。

  很多追星族都藏不住事。

  粉头这边答应下来,退出聊天软件便忘了承诺,在粉丝群里公布这个好消息。

  以前权蓉也是待在粉丝群的,后来粉丝为了让她全心全意制竹细工作品,狠心将她剔出群里。

  第三天,权蓉接到敛夏桃苑分店的电话。

  她信心满满,“礼服什么时候寄给我?”

  势在必得。

  “抱歉,这条礼服,实在是不能出售给您……不是价格的问题,为您带来困扰真的很抱歉。”

  “有钱不赚你们是傻吗?”

  对方先是说了一通生气对身体不好的措辞,可不行就是不行,“您看这样子行吗,以后您来我们店铺消费,在铂金会员的基础上再打九折……”

  “我缺你们九折的钱吗?我以后再也不会去你们店铺里消费,绝不!”

  权蓉狠狠挂了电话,咬牙切齿。

  就在权蓉安慰好自己,穿别的礼服去参加时装周时。

  只有两人知道的事,走漏了风声,内部粉丝群全都知道了。

  传播度十分广泛。

  权蓉得知这个消息时,有种做梦的错觉。

  她当即开除了粉头的粉籍,哪怕粉头的初衷是好的。

  她需要解气。

  就算处置了粉头,已经为时已晚。

  如果时装周不穿云祥蔷薇的服装,有些粉丝们肯定会嘲笑她,说她连一条礼服都买不下来。

  那可是名媛千金们的面子问题。

  可敛夏不将这服装给她。

  思考一番,她给邢知打了个电话。

  离时装周还有五天。

  吾优品牌的设计师全部集中在一起,赶制了一条仙女裙,还量身打造了一件小斗篷。

  权蓉全程监看着,质量很好。

  *

  时装周这天,权蓉穿上这条仙女裙。

  举办时装周的体育场里,灯光璀璨,大咖云集。

  纵然权蓉不是坐在C位,美貌和蹁跹仙女裙,让记者们的镜头偏爱她。

  甚至想要专门给她录制一个片段。

  权蓉喜欢被关注,可作为一名热爱竹细工的人,还是不要表现得太世俗化,端好沉稳矜持的人设。

  她委婉拒绝,转身与一些时尚主编和博主们聊天。

  塔歌的设计师水平不低,短短几天,将礼服做得很精致,不显半点粗糙。

  当然,权蓉身上穿的礼服,改动比较大。

  有娱乐圈小花心生羡慕。

  之前她们联系过敛夏,想要借云祥蔷薇,最后都被拒绝。

  按理来说,明星借高定,无形中算是给品牌打广告,双方受益。

  可有的品牌很挑,明星咖位不够,是不会外借的。

  更加不是有钱就能买到。

  不愧是权家大小姐。

  时装周这种高级场合,可不是菜市场,随便出口问“怎么买的”“花了多少钱”“真的是敛夏牌子吗”。

  有时尚主编真心赞叹,“不愧是老牌子,推陈出新后甩其他牌子几条街。”

  没有提哪个具体的牌子,权蓉也不刻意解释,态度暧昧。

  无形中蹭了敛夏的光。

  时装周一结束,权蓉将照片制成九宫格,放在自己的V博上。

  图片引起了轰动。

  粉丝们在点赞转发评论一条龙服务,说换壁纸头像的时刻到了。

  权蓉“美妍高贵”的标签被打得更牢固。

  敛夏粉丝也表示:

  【有的人一辈子都见不了龙卷风,但她能遇见爱情。】

  【果然,敛夏就没让我失望过,想看看新加入的设计师长什么模样。】

  【仙女就该穿仙女裙。】

  直到塔歌官方点赞权蓉的博文,并转发回复:【@权蓉,感谢选择塔歌,也感谢我们的设计师XX……】

  塔歌这波操作,瞬间将敛夏牌子的粉丝们整懵了。

  这不是敛夏出的牌子?

  敛夏后台私信快被撑爆了。

  立马发博文表示:【我们没有将新品云祥蔷薇出售或者借出。】

  敛夏粉丝愤怒起来,敢情这是在溜她们?

  【这分明就是抄袭,塔歌不要脸!】

  她们讲理地贴出对比图,指出塔歌微调的部位。

  塔歌和权蓉的粉丝出来维护:

  【别张口闭口抄袭,就你家能做长裙,你家能用紫外光颜色,你家会编制刺绣?没铁证别乱说话。】

  这可是无理取闹了。

  敛夏那边如何发声,还得要总部领导们的指示。

  盛一南的初衷是收买几个粉丝,让她们在福利投票里搅混水,怂恿权蓉购买云祥蔷薇。

  她压根没打算将礼服给权蓉,再拿出自己的名号,激起权蓉的胜负欲,让她夸下海口最后无法收场。

  没想到权蓉自己作死,敢找塔歌抄袭。

  敛夏跟塔歌是竞争对手,敛夏不会助长这股抄袭风气。

  盛一南挺幸灾乐祸的,作为董事,她有权发言处置,“联系权蓉,让她删了九宫格照片。”

  赵斐然从商几十年,见过的人如过江之鲫,敏锐地察觉出两人有点恩怨。

  他知道同行好些强劲的对手在打探盛一南的资料,想要挖墙角。

  他对盛一南的才华是非常满意,不介意给个人情。

  “只不过,权家在官场的权势,不容小觑。”

  “出来混,谁没点靠山?”

  权蓉是因为何玄白才针对自己的。

  何玄白知道她目前在官场的资源有点薄弱,前些日子就说了,会处理这方面的问题。

  小祖宗声音不轻不重,却掷地有声,身上是浑然天成的王者威仪。

  赵斐然暗自咂舌。

  这话里的信息量有些大啊。

  外面的风言风语真是越来越离谱了。

  盛一南的话传达到下面。

  敛夏立马私信权蓉,“权小姐,请立马删除你的九宫格照片。”

  权蓉自诩小心敬慎,没想到还是翻车了。

  她知道网上因为那礼服在大吵大闹,也犹豫着要不要删除照片,敛夏就找上门来了。

  她可是权家大小姐,不要面子吗?

  直接无视。

  就在这时,刑知打电话过来,“蓉蓉你别怕,我会处理好这件事,只不过这些天得委屈你了。”

  这些话,无疑是一个强心剂。

  权蓉点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到,她嗯了声,“改天请你吃饭。”

  刑知犹如发情期的狗,整个人都荡漾起来。

  另外一边。

  敛夏公关部不是吃干饭的,不到一个小时,发出有史以来最刚硬的律师声明。

  这声明可不是闹着玩的。

  同一时间,塔歌收到了律师函。

  敛夏平日比较低调,塔歌素来欺软怕硬。

  这种抄袭的事情,最难判定了。

  拖久了,谁还会记得。

  塔歌的行事风格,在时尚界树敌不少。

  看大牌子发话了,其他品牌不介意踩一脚。

  要么点赞敛夏,评论区评论表示精神支持,无形表明自己的立场;

  要么直接发博文,阴阳怪调嘲讽塔歌不要脸。

  塔歌见惯不怪,高层表示,“赶紧发布新品,那群贱民们,一边骂着我们,等我们发布新品了,又立马化成舔狗,舔到最后,兜里的钱还是倒入咱们兜里。”

  这是他们一贯的作风。

  哪知新推出的产品,又被指责抄袭一家小众牌子。

  陆续有的小品牌爆料:【塔歌抄袭了我家三件单品,越抄越嚣张……】

  网友们吃瓜不嫌大,为塔歌总结了一句话。

  //抄袭哪家强,时尚服装找塔歌//

  重点是,这话还成功出圈了。

  墙倒众人推。

  这下子激怒众人,众人表示抵制塔歌。

  塔歌新发出的新品,就像个笑话般,连铁粉都不出来发生,更加别说是互动问购买渠道的。

  他们开始慌了,迫于无奈,只能开招待会道歉。

  敛夏没心软,表示该打官司还得打。

  塔歌可能不会输,但绝对不会赢。

  如果坚持,名声只跌不涨。

  赔本的买卖,他们不干,立马贴出手写道歉函。

  网友不买账,抵制跟塔歌一切合作的对象。

  没有办法,塔歌的董事长发长文道歉,说自己管理不到位,态度认真。

  塔歌董事长就是刑知他爸,回家将刑知抽了一顿,顺便罚了几个月的零花钱。

  这对于无业游民富二代来说,简直就是致命打击。

  挡在前面的大树被雷批了,权蓉不安起来。

  与其被逼着删除照片,还不如主动来得体面。

  虽然心有不甘,权蓉还是删除了九宫格照片。

  何玄白下班回去时,发现盛一南在厨房里打桃子汁。

  还哼着小曲。

  她站在流理台面前,身材婀娜高挑,轻摇的后脑勺都透着一股高兴。

  他走过去,“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你上网看八卦吗?”盛一南洗干净玻璃杯,将桃子汁倒出来,“网友们都叫权蓉高仿名媛。”

  高仿和名媛搭配在一起,之前爬得多高,现在跌得多惨。

  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权蓉差点没崩溃。

  她苦心经营的人设,竟然被打上了高仿。

  孔芳华的土味标签可以升华,变得有格调品味。

  高仿就不一样,会一直受人唾弃的。

  权父很心疼权蓉,安慰,“蓉儿别伤心,我待会让人查一下,看看赵氏集团有没有不良经营操作。”

  结果很令他失望,赵氏集团的财务正常得不行。

  他想要在一些项目里给赵氏集团下绊子,偏偏有比势均力敌的官员在护着。

  可将他郁闷得不行。

  何玄白在京城的人脉关系,外人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可以说,京城在他掌心里翻转着。

  尤姒听到这消息时,不大高兴。

  虽然自己平日做事比较高调,那也是在手工界里面。

  她不希望自己的徒弟在其他圈子里混,心思容易受到影响。

  三秋园内。

  “你要桃子汁不?”

  这个季节,院子的桃树结满了桃子,压根吃不完。

  盛一南吃不腻,每天都会吃。

  以至于何玄白担心她胀气,索性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自打找到她,何玄白吃了不少的桃子,有些腻,“不要。”

  “正好,我没打你的果汁。”

  榨果机里面的果汁全部倒在一个玻璃杯上,刚刚好。

  何玄白:“……”

  舌尖顶了顶后牙槽,他双手抵在流理台上,将她禁锢在怀里。

  “敷衍我,嗯?”

  果汁倒得有点满,刚才被推了一下,溢出了些。

  盛一南挺心疼的,赶紧喝了一口。

  喝得有点急,果汁从嘴角溢出来。

  还没来得及擦,何玄白就低头亲过来。

  嘴角和下巴痒痒的。

  “好吃。”

  盛一南心脏搏动有点快,“你猥琐。”

  “我说的是果汁,你想什么?”

  榨果机为了让果汁的口感更加原汁原味,特意留了些果肉。

  果肉被打碎,可能沾到嘴角处。

  何玄白邪笑,往她耳畔处呵气,“阿南,是你变颜色了。”

  盛一南缩了缩脖子:“……”

  周末。

  何玄白和盛一南一起吃饭。

  盛一南学着做了罐桃子酱,她往寿司涂桃子酱。

  何玄白等待投喂,像极了狗狗等待美味骨头。

  本来温馨的气氛,被许教教一个电话打碎了。

  “盛小姐不好了。”

  话筒里一咋一呼的,本人丝毫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个威风凛凛的保镖。

  何玄白喝了口牛奶,压下不耐烦。

  盛一南停下涂桃子酱的动作,“怎么了?”

  “福桃生病了。”

  又是它,一天天的真的很不让人省心。

  冷不丁插话,“病了你不会带去兽医院看?”

  盛一南瞟了他一眼,何玄白闭嘴了。

  “好端端地怎么病了?”

  “它好像得了相思病。”

  何玄白嘴角抽了抽,“许教教!”

  那边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想到最近看了个关于狗狗独白的纪录片,“真的老板,最近一段时间,福桃茶饭不思,我只有给它看照片时,它精神才稍微好些。”

  “这是想我了?”

  何玄白微微心软,好歹也是他养大的,感情肯定不浅。

  “不是,它看您的单人照没反应,我寻思着不对劲,就去康姨那里要了张盛小姐的照片,”

  许教教觉得自己特别有当兽医的天赋,骄傲道:“果然被我猜中了,福桃想盛小姐了。”

  何玄白:“……”

  何玄白想砸手机。

  盛一南从他手里拿过手机,“我跟它视频一下。”

  福桃已经有了视频的经验,镜头一打开,它整条狗兴奋起来,甩着尾巴,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

  盛一南喜欢宠物,将手里的吐司塞到何玄白手里,“你自个涂,我跟福桃说会话。”

  它、听、得、懂、吗?

  何玄白好不容易熬到挂了视频,还没高兴太久,袁野来了。

  袁野终于盼来了烧烤。

  一大早就过来吆喝。

  烧烤是他提出来的,食材也是他找人空运过来。

  正在运送过来。

  袁野进来,在玄关处一阵翻箱倒柜,问管家,“我拖鞋哪去了?”

  “这个,呃,因为您许久没来,拖鞋有些脏,先生让我扔了。”

  其实,何玄白的原话是“阿南会搬来三秋园住,将袁野的东西扔出去,别让阿南误会了”。

  袁野还没进娱乐资本圈,经济不独立时,偶尔会来这边的客房住。

  管家是个会说话的人,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袁野换了一双新拖鞋,走进来。

  他忙着烧烤的事情,都没吃早餐。

  “何哥儿,嫂子,吃早餐啊?”

  “你不是看见了?”

  袁野:“……”

  那张嘴,就不能对他好两分?

  盛一南打了声招呼,“吃早餐没?没有的话一起吃。”

  袁野丝毫不客套,刚坐下来,厨房的人已经拿了碗筷过来。

  烧烤没那么快。

  就去园子里摘桃子。

  ------题外话------

  ps:我明天休假,会将前面没修改错别字的章节全部修改好,有点多,如果宝宝们阅读时弹出加载提示,记得加载一下哈~下一章十二点前~

  :。:

看过《轰动全球后祖宗摊牌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