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序章.故事开始于世界的尽头

序章.故事开始于世界的尽头

  “老杰克,你今天还有什么故事可讲吗?”

  在波克镇的蜜酒与诗酒馆里,有一群人兴致勃勃围着酒馆柜台,一双双好奇到发亮的眼睛热切地注视着站在柜台后酒馆老板。

  然而面对众人的目光,老杰克依旧慢条斯理的用白布擦拭着手上的玻璃酒杯,显然这场面他已经习以为常。

  由于柜台这边过于热闹,就算是新进门的客人也不由得向这边看来,想着这里是不是又来了西域的舞娘,但踮脚一看是一脸大胡子的老杰克被围着却也是见怪不怪,甚至连忙去找个靠近的位置坐等下面的好戏。

  而在这间酒馆的客人里除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外,他们的服饰也是各异。

  有人一身盔甲腰挂宝剑,有人一身长袍背负木杖,还有人仅穿着简陋朴素的布衣或许这些人们彼此并不相识,但现在他们作为陌生人摩肩接踵相互举杯,宛如亲朋好友。

  由于酒馆老板老杰克要讲故事,平日喧闹的他们都环绕着柜台坐下,没有位置便按规矩点一杯招牌波克蜜酒去附近的酒桌旁坐着,不妨碍旁人点餐。

  “刚刚我已经讲完了‘金钱鼠与白月桂’的故事,你们还想听什么?”

  壮硕像一座塔的老杰克说话的声音也宛如洪钟。哪怕坐在较远处同样能听清的他声音,但是坐在近处却也不觉得刺耳,反而会因为老杰克清晰沧桑的声音,更加沉溺在老杰克的故事里。

  一位坐在柜台前的高脚凳上的普通镇民举手说道:

  “那个女骑士长和恶魔之王的故事呢?他们俩亲上了,然后呢?上回我被老婆叫回去了,没听完啊!”

  “嘿!我们听过了,还有你耳朵现在还红着呢?是不是被你老婆拧的。”

  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结果满堂哄笑起来。

  这镇民红着脸不甘心地辩解道:“呵!我家花猫拧的。”

  有人笑问道:“你家花猫会拧耳朵啊?”

  “我家花猫还会拧瓶盖呢!”

  话音刚落,该镇民突然感觉酒馆门口有极其熟悉的视线投来,用余光看去似见一年轻妇女抱着孩子的身影,立刻酒醒了大半,连忙高声喊道:

  “嘿!她不仅会拧瓶盖,炒菜,带娃都行哩!既美丽又贤惠,简直不要太好了。”

  “少贫嘴!给我滚回家干活!”

  女人气势汹汹的朝这心虚的镇民走了过来,周边的客人们都识趣的让出道来,然后笑看着这女人如何熟练的拧着男人的耳朵,将他从众人渴望的位置上拽下。

  “不赌了,改来这里听故事,可真有你的!”

  说罢,女人就将自家男人麻利地拖出了酒馆。

  全场保持了安静,那个空缺位置由一位背着弓箭的精灵游侠抢下,但不知怎的整个酒馆依旧一直没人说话,最终老杰克打破了沉默,他说道:

  “好了,那我就讲一个新的故事吧!”

  老杰克显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他还补充了一句:

  “一个你们没有听过的全新的故事。”

  “什么故事啊?老杰克。”

  众人好奇起来,显然老杰克很少会这么评价一个故事。

  老杰克不急着回答,反问道:“你们知道善良之龙巴哈姆特吗?”

  “那个白金龙王吗?他可是人类的守护神啊!他的故事我听得多了。”

  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看众人的反应,显然这个名号不仅是波克镇的镇民,连来自各地的冒险者们也同样有所听闻。

  “是啊!我们都听过了,不是还有那首《北风之龙》吗?弗里斯,你会弹吗?”

  一名身穿皮甲腰系弯刀的女冒险者将话题引向了一位坐在角落位置的棕发青年。

  意识到自己正成为人群的焦点,这位本不起眼的青年得意洋洋地拨弄着怀里的木琴说道:

  “当然!这是我在音律学院的必修曲目。”

  老杰克看向这位年轻的乐师说道:

  “那好,弗里斯。现在请你演奏《北风之龙》,要是弹得不错,今天你的酒饭钱免了。”

  “好嘞!”

  老杰克可从未食言。

  面对可以白吃白喝的奖励,弗里斯高兴的移动长凳,翘起了二郎腿,并将怀里的木琴架在垫高的大腿上,开始演奏舒缓又有几分欢悦的《北风之龙》开头曲。

  “好,我现在要给你们讲述的,是一个和以往你们所听过的任何版本都不一样的白金龙王。”

  在诗人悦耳的琴声中,本喧闹的酒馆平静了下来,人们纷纷闭上了嘴,虽然保持着安静,但手里微颤的酒杯暴露了他们兴奋的心情。

  不一会儿,飘满蜜酒的香气的酒馆里就剩下了诗人的琴声以及老杰克洪亮沧桑的话语。

  “这个故事是我从一位落魄的年轻诗人口中听得的,当时我听完后也感慨万千,今天正好和各位分享一下。”

  这时老杰克放下了手里被擦得晶亮的酒杯,环视着酒馆里众人说道:

  “废话不多说,让我们的故事开始吧!”

  请问诞生在伟大而神奇的波姆塔大陆的你,在你那充满幻想的童年里是否想过这么一个问题:

  如果广袤无垠的大地真有个尽头,那该是什么样子?

  一提到世界尽头,大人总会说是无边无际的海水,然而这个回答既枯燥又单调,也没有任何故事可讲。

  但在最古老的诺亚传说里,就曾这样描述世界尽头之地:

  那是一片被神灵遗忘的土地,赤红的大地寸草不生,阴霾的天幕电闪雷鸣。

  有一座支撑天幕的火山伫立于这世界的尽头,世人眼中高挂于天幕之上的太阳在每日终结之时都会坠入这座不断喷吐万丈熔岩的火山口中,化作滚滚熔浆。

  与此同时一颗新生且虚弱的太阳也将会在这里诞生,它会缓缓升上天幕并照亮星辰,在这时它名字便是“月”。

  随着时间的推移,月的力量也会慢慢成长,渐渐便可以照亮世间万物,之后便成了“日”,也就是我们白天所见的太阳。

  到了最后它将会燃尽所有的力量,再次坠入尽头之地的火山之中。

  如此周而复始,世界便有了白昼和黑夜。

  而这座火山也就被称之为“终焉之山”。

  在这个传说中,有个不老不死且英勇无畏的勇者意图攀登此山,他还去祈求神灵赐予他能抵抗山上轻易将钢铁化作汁水的炽热的神力。

  神应许了,于是获得神力加护的他便开启了这个几乎异想天开的旅程。

  但是得到攀登的资格也只是第一步而已。

  在下面的旅程中,勇者不眠不休的花上数千年才翻越庞大的终焉之山,而费尽千辛万苦翻越了终焉之山的勇者,最终看到了一片无尽的深渊。

  这片处于终焉之山另一面的没有边际和底部的深渊,便是世界真正的尽头。

  而这位不老不死的勇者则因一时不慎坠入其中,便在这无底的深渊中迷失,最终陷入永久的长眠

  当然这可不仅仅只是个传说,尽头之地的终焉之山是真实存在的。

  虽说那里并没有太阳坠落,月亮也不在此地升起,那位离谱的勇者恐怕也并不存在,但正如传说中所描述的那样,现世没有一个生灵能够活着抵达那里。

  绵延万里的尽头之地都是炽热且毫无生机的红色沙土,少有的能在这种恶劣环境下生存的生物都是极其可怕的怪物,它们会疯狂攻击踏入此地的一切外来者。

  就算有人插上翅膀飞跃无数障碍抵达终焉之山,山头上喷涌的熔浆也能将他烧成灰烬,所以那片代表世界尽头的深渊并无人亲眼验证。

  然而不管是哪一个神话传说中都没有有描述过终焉之山内部的场景,就算是最荒诞的传说似乎也不敢随意叙述这里的事物。

  现在我们就借用神之眼来看看这个世界最为神秘的地方究竟是一番怎样的光景。

  处于尽头之地最极点的终焉之山的山顶,不仅仅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而已,这里也被称为世界最深之井,即“终焉之井”,“井”中充斥着能将万物焚为灰烬的岩浆。

  所以这里不仅是恐怖的熔岩炼狱,更是当之无愧的生命禁区。

  但是在这种理应不存在任何活物的地方,却有十三名人形生物手持着巨大的镰刀型武器,在岩浆的边缘以极其迟缓的脚步行走着。

  其实说是行走也不恰当,这些“人”是漂浮在空中,并不踩在这些翻腾的岩浆上。但就凭它们可以忍受足以融化支撑世界的基岩的高温这一点,就足以打破世人常规的认知。

  当然它们也不是什么正常的生命,这些身上并无一块血肉,仅有灰暗干瘪的皮肤紧贴在十余米高的人形骨架上的怪物,在大陆上的其他地方并没有任何出没的记录。

  而且它们还各自拥有一把由未知生物的脊骨做成的镰刀武器,显然不是什么一般怪物。

  事实也确实如此,它们有一个共同名字——“引渡人”,正是那帮在传说中替死神勾魂索命的死亡使者。

  死神赐予引渡人不老不死的生命,同时又给了它们可以屠戮苍生的死神之镰,是死神最得力的部下。

  终焉之井中的这些引渡人们既不知疲倦亦不觉枯燥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在此地游荡。

  一双双空洞死寂的灰色眼珠紧盯着本该灭绝一切生机的岩浆,似乎在这滚烫的岩浆之下还有什么东西,需要它们保持警惕。

  忽然这些恐怖的岩浆剧烈沸腾起来,原来是终焉之山又要向世界宣泄自己的怒火了。

  习以为常的引渡人们开始向边缘靠近,毕竟就算是作为不死生物,它们直接沾染上这些熔岩也会痛苦不已。

  然而一股股凶悍的气息就藏在熔岩之中,这些气息的拥有者们正努力隐藏着自己。

  但是这些看似笨拙呆板的引渡人们的感知能力其实极为敏锐,它们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氛围,就不约而同的将骨镰紧握在枯瘦的双手中,那一双双本毫无生气的眼睛纷纷冒出一团团跳动的黑色火焰,死死的盯着汹涌的岩浆。

  “吼!!”

  意识到自己的行动已经暴露,那些隐藏在熔岩下的存在向正在聚拢的引渡人们发出筹备已久的雷霆一击。

  而它们是巨龙,是在世间消失了数千年之久的上古巨龙。

  在这些数十米长的巨龙们眼中,看似高大的引渡人也十分瘦小,它们喷出恐怖的龙之吐息,口中吼叫出一个个足以引发地动山摇的龙语魔法,顷刻间就将十三名引渡人吞没。

  接下来它们也没有管这些引渡人是否已被足以引发空间坍陷的魔法波动撕成碎片,或被涌上来的岩浆烧成灰烬,便顺着火山喷发的热浪直接冲向了终焉之井的出口。

  咯、咯、咯

  下方的熔岩中传来了尖锐而阴森的笑声,令这座炽热无比的终焉之井也蒙上一层寒意。

  十三名引渡人完好无损的从岩浆中冲出,现在它们全身都被黑雾包裹,一张张咧开的大嘴在发出恐怖的笑声。

  刚刚还笨拙无比的躯体也变得如同鬼魅般,一瞬间就出现在这些已经飞出一段距离的巨龙身边。

  “吼!”

  被这些可怕的死神使者近身的巨龙们想要回击防御,面对破空的龙爪和可以轻松扫断巨岩的龙尾,十三名引渡人只是大笑着挥动骨镰,不做任何闪避。

  在死亡的镰刀下,一头头身上还附着一套坚固无比的熔岩护甲的巨龙竟连皮带甲的被镰刀切开,本应坚不可摧的龙骨也像是易碎的玻璃一般被镰刃斩断。

  不一会儿,一头头翅膀和身体都被切成数段的巨龙便纷纷悲戚的吼叫,坠入下方正不断上涌的岩浆中。

  由于没有了熔岩护甲的保护,这些重伤的巨龙立刻被高温融化。

  然而引渡人们还在发出瘆人的笑声,它们继续对着剩余的巨龙们疯狂挥舞双手中的骨镰。

  巨龙们的反击似乎无法对它们造成半点伤害,而引渡人们的攻击却是刀刀见骨,被引渡人近身的巨龙不论做出怎样的反抗,最终都只能被烈火吞噬。

  而引渡人在结果了面前的巨龙后又会瞬间移动到下一头巨龙身边,挥舞着镰刀的它们就像勤劳的农民在收割麦子,这些死神的使者肆意收割着这些意图逃离“终焉之井”的上古巨龙们的性命。

  但是巨龙之中仍有数头体型格外庞大的巨龙飞到了井口附近,身为龙族长老的它们并没有回头救助自己的族人们,显然它们很清楚任何试图击败摆渡人的行动都是徒劳的。

  不过如果目的仅仅只是拖住这些不死守卫的话,也并不是不能办到。

  在几十头壮年巨龙的以肉躯和生命的保护下,四头巨龙长老终于冲到井口,自由的天空就在眼前。

  然而它们却无法继续上升,巨大的“井口”有一个由无数真言符文组成的“井盖”封印,尽管肉眼难以察觉,但它却有着让本为空中霸主的巨龙也无法飞行的恐怖约束力。

  引渡人们癫狂的笑声越发刺耳,一头头遍体鳞伤的巨龙不断坠入岩浆,高温将它们的皮肤和血肉烤焦蒸发,只有一块块被高温烘烤成玉质的龙骨还在岩浆上扑腾。

  “吼!!”

  眼看其他巨龙都已倒下,其中两头巨龙长老冲向了这些死神的使者,引渡人手中无往不利的镰刀终于在破开它们的鳞甲上时出现了迟缓的迹象。

  而另外两头长老龙则不断的通过吼叫释放龙语魔法,试图破解出口的封印。

  然而在出口打开前,两头对抗十三名引渡人的巨龙长老已经到了极限,它们庞大的身躯上有着成千上百道刀口,引渡人们集中破坏它们的翅膀和熔岩盔甲,意图让它们也和之前的青年巨龙们一起坠入熔浆之中。

  “昆图!阿乌隆!你们一定带着我们一族的希望离开!”

  这两头巨龙长老愤怒的咆哮着,它们全身的血液从无数伤口中爆出,然后飞溅在这些不死不灭的死神守卫身上,而被长老们粘稠的龙血黏住的引渡人们暂时失去了瞬移能力,无法移动到井口的两头巨龙长老身边。

  “我们巨龙终将重新降临于世间!长者之血永不凋零!”

  在两声响彻整个终焉之井的龙吼中,两头存在上万年的巨龙长老引爆了自己。

  在这样恐怖的冲击下,一直上涌的岩浆都往下降了几分。十三名引渡人都没能逃出爆炸范围,它们纷纷被狂暴的能量风暴吞噬,满是龙血的身躯也被搅成粉末。

  然而仍有两名引渡人未被摧毁,它们就算身体已经残缺了大半依然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正要解开禁制的两名巨龙长老。

  就在死亡之镰将要割断两位长老的咽喉时,底下涌动的岩浆中突然喷出一道巨大的光柱,两名引渡人在被光柱吞没前只来得及将手中的镰刀刺入两名长老后背。

  刺穿后背的镰刀让两头巨龙发出痛苦的嘶吼声,正在施展的龙语魔法也被打断,但在光柱的冲击下,已经脆弱无比的井口封印也被彻底击破。

  “吼!!”

  在响彻云霄的龙吼声中,两头巨龙长老在熔浆喷出山口前振翅而飞,在呼啸的狂风中飞离了这座恐怖的囚笼。

  而就在终焉之井那如同大地般厚重的岩浆之下,有一头体型大到一眼看不到边际的巨龙,它仰头望着头顶炽热无比的岩浆低吼道:

  “混沌的世界即将终结,新世界将会被光明与黑暗分割。”

  “诸神黄昏将至,自誉无上的尔等将一品吾族之痛。”

  然而回应这头高傲的龙族之王是天际的一道惊雷,似乎那些至高的存在们对它的预言十分不屑。

  那些死去的巨龙们在岩浆退去时便彻底没了踪迹,而那些本应化作粉末的十三名引渡人却又出现在平静的熔浆之上,它们继续扛着巨型骨镰,继续呆板迟钝地在这禁区漫无目的的游荡。

  刚才的一切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就连井口那道由无数的真言组成的封印也像未曾被触动过般完好无损。

  而成功逃离终焉之井的两头巨龙长老则在久违的天空中翱翔着,但它们眼中并无任何欣喜。

  等它们小心的动着舌头,将各自压在舌下的龙蛋翻了出来,并确认这两枚刻满龙文的龙蛋都没有一丝损伤后,这两头老龙湿润的双眼中才充满欣慰。

  也不知飞多久,疲惫和困倦涌了上来,一头巨龙突然倒下了,而失去同伴的另一头巨龙在坚持一段时间后也倒在了漫长的路途上。

  这两头逃出囚笼的巨龙并没有活下来,刺在它们背上的死神之镰吸光了它们的生命力,再加上昼夜不停,不眠不休的飞行,让它们最终变作了两具不可思议的巨大尸骸。

  但它们的使命还是达成了,两颗代表上古龙族希望的龙蛋,成功离开了尽头之地,来到这个世界上。

  而关于这两颗龙蛋的故事,就此展开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