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一章.神秘的蛋

第一章.神秘的蛋

  我永远都会是主角,这个世界必然是围绕我来转动。

  身为陶诺瓦王国的王子,王位第二继承人的安德烈王子,从出生起就这么认为着。

  就算在充满他人视线的拍卖大会场上,他依然毫不忌讳地伸手在自己喜爱的侍女身上抚摸着,一边粗糙的指尖感受着女人腹部肌肤的温润丝滑,一边品尝着美酒的香醇。

  “殿下,您真的是......”

  在他娴熟的手法中,身经百战的貌美侍女也是俏脸微红,轻笑着将柔软的臂膀环绕在这位青年的脖颈边。

  然而安德烈的视线并不在美人身上,他的双眼一直盯着在贵宾席远处的高台上的“货物”。

  “贵宾1号,出价30万金盾,这只极品人面妖鸟,还有人要加价的吗?”

  在戴着白色面具身着黑色礼服的拍卖主持身边,有一位关在铁笼中的少女。

  尽管她有着少女的面孔,但她并不是人类,而是人面妖鸟。

  除了身形看着比同年的人类少女要娇小一圈外,她还有一双强健的翅膀,虽未穿衣物,但她的胸口、腹部等肌肤上也都布满灰黑色羽毛,双手和双脚上则长有让人生畏的利爪。

  这只本是凶悍的女妖物的雌性人面妖鸟,现在双瞳涣散,精神萎靡,其背上的双翼则被铁线捆死,除了脖颈上套有笨重的项圈外,其四肢上也都戴着镣铐,确保打开了铁笼她也无法行动。

  “35万金盾,极品人面妖鸟,又有人出价35万金盾了,还有人要加价的吗?”

  就在主持人要敲下木锤时,安德烈摁下了椅子扶手上的加价按钮。

  “40万金盾,1号贵宾又出价了,来自波尔高地的极品雌性人面妖鸟,还有人要加价的吗?”

  “40万一次。”

  “40万两次。”

  “40万三次,好成交!恭喜1号贵宾购得这只人面妖鸟。”

  在主持人的示意下,四名身着钢甲的武卫走上台来,将装有人面妖鸟的笼子搬上推车,带入了后台中,做好交付顾客的准备。

  站在安德烈座位身后的衣着庄重的老人提醒道:“殿下,花40万购买这只人面妖鸟未免有点......”

  “我想要,就是这么简单。”

  刚刚购得新玩物的安德烈现在心情不错,他一把将侍女揽入怀中,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再与之玩闹,

  “这只人面妖鸟还有前面的女海妖,都是宫中的稀罕物,这薄暮城拍卖行的高档货与那帮愚民进贡的垃圾可没有可比性。”

  面对任性的青年,老人也只能苦笑道:“还请殿下莫要忘记我们此行的最终目的。”

  安德烈不满的皱起眉头,他瞪着老人说道:“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教我做事。”

  “是......”

  在女人的笑声里,老人无奈地闭上了嘴。

  接下来拍卖行又展出了一堆稀奇古怪的异族奴隶以及奇珍异宝,安德烈看着顺眼便高价买下,毫不心疼。而他身后的老人一直在默默摇头,这可是用陶诺瓦的国库黄金来买的,这王子确实不心疼,缴纳税金为之买单的民众就未必了。

  “下面就是我们的重头戏之一,高等魔兽蛋。”

  主持人拍了拍手,后台的帘布后走出四名貌美女子,她们一同推着一颗半人大小的巨蛋来到台上。

  同时席位上人们也开始骚动起来,显然这颗巨蛋有不小的来头。

  安德烈皱眉思索道:“这颗蛋好像不是我们要的那颗吧?巨龙蛋没有这么小的。”

  老人应道:“是的,殿下,这颗蛋应该就是那颗弄晕了各大学者的那颗神秘魔兽蛋。”

  在美人们一字排开站在巨蛋后方时,主持人也开始了对巨蛋的介绍:“这颗巨蛋,想必来者都有所听闻,蛋壳坚硬无比,曾有高级武士用铁锤全力敲击,也未能在上面留下一个白点。”

  “一般魔兽蛋不该有此硬度,不然幼年魔兽会被困死在蛋壳中。可是蛋内却还有着生命气息,但因为蛋壳有着相当强烈的干扰能力,我们请了多名精神系大师也未能看透蛋壳中的生物本貌。”

  说罢,在主持人的抬手示意下,四名女侍者各拿出一块晶片,环绕在巨蛋四周。

  然后大拍卖场的墙壁上悬挂的巨大布帘上就出现了巨蛋的投影。

  “蛋壳上还有着神秘的铭文,根据有关学者的鉴定,这些是失传已久的龙文,但具体内容无法解密。因为和龙族有关,所以经诸位大学者的讨论认为这颗蛋也很可能是高等龙族的蛋,但是具体是那一种龙,无法断定。”

  “这颗巨蛋本身是某位大巫的收藏品,不违反《克洛山协定》,属于可以被合法买卖的商品,起拍价五十万金盾。”

  主持人将面前桌上的沙漏倒转过来说道:

  “诸位有十分钟的准备时间,到了时间,我们立刻开拍。”

  这下人们喧哗起来,然而安德烈却淡定无比。

  “这颗巨蛋据说三百年前就被发现了,但在三百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任何孵化的迹象,很可能里面只是个永远不能孵化的死胎而已。”

  安德烈可是知道不少内幕消息,龙蛋固然都是无价之宝,但这颗“龙”蛋很可能只能作为一个收藏品。

  “也亏他们敢用这么高的底价。”

  而老人也说道:“殿下,这颗蛋陛下没有交代过要拿下,所以我们不用争抢。”

  “没事,反正应该没什么人会要,我买一个回去看看有没有惊喜也好。”

  但是安德烈可没想着放弃,这种拥有一定传说色彩的玩意儿,怎能不买一个回去玩玩?

  沙漏到了尽头,主持人一敲木锤说道:“好了,现在起拍,五十万金盾底价,有人出价吗?”

  安德烈漫不经心的动着指头,在显示牌上打上一串数字。

  “六十万,1号贵宾出价六十万,还有人出价吗?”

  “六十万一次。”

  “六十万两次。”

  呵,我就知道这种玩意儿会轻松到手的。

  安德烈接过怀中侍女递过来的美酒,看着即将主持人手中即将下落的木锤,将美酒一饮而尽。

  “六十五万!六十五万!有人加价了!神秘龙蛋!六十五万,还有人加价吗?”

  “噗!!”

  主持人突然高昂的声音,让安德烈将嘴里的美酒喷了出来,惹得侍女一脸幽怨的用手帕擦拭脸上的酒水。

  怎么回事?这种东西居然有人和我抢?

  安德烈不明白了,这种东西作为收藏品,他的出价已经比得上知名画师高凡的遗作《看着太阳的花了》,怎会还有人和他叫板?

  不服心的安德烈按下了加价键。

  “七十五万,1号贵宾出价七十五万。”

  安德烈本以为就这样搞定时,主持人还未敲下木锤,就喊道:

  “八十万!166号出价八十万。”

  该死的!是托吗?

  安德烈转头看向166号的座位,那边全是戴着面具穿着黑袍的神秘人,他们往往都是一些术士巫师,身份保密。

  然而尊贵的自己怎能有得不到的东西?

  安德烈继续摁下加价键,而弄得旁边的老人面色铁青。

  “殿下您......”

  “闭嘴!”

  “九十万!1号贵宾出价九十万!”

  主持人的声音越发激动,拍卖场上的氛围也变得极为焦灼。

  “九十五万!166号出价九十五万!”

  然而166号依然继续跟进,这让安德烈愤怒无比,于是他最后一次加价。

  “一百万!神秘龙蛋,1号贵宾出价一百万金盾!”

  这一次全场哗然,就算是偌大的薄暮城拍卖行也很少有超过百万交易额的拍卖品。

  拍出这个价格的安德烈也是一身冷汗,他很清楚这个价格已经威胁到自己后面拍下此行的最终目的。

  “一百万一次......”

  主持人的声音放缓了不少,落锤的速度也明显下降,显然他很希望有出价更高的买家出现。

  “一百万两次......”

  安德烈的手心满是汗水,他已经不能再出更高的价了,从小到大,除了王座外,他还没有这么惶恐紧张的去期待一样东西。

  “一百万三......”

  难道没有出价者了吗?

  主持人略有些失望,当然这个价格也已经远远超过了预期,本来就做好了因为拍卖者执意设置的高定价导致流拍的心理准备,结果这颗不被看好的魔兽蛋竟如此抢手,这是拍卖场方面都没有想到的。

  “一百零五万!166号买主出价一百零五万!”

  在第三锤即将落下时,那个不起眼的席位上的加价提醒又亮了。

  “什么?”

  安德烈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和自己竞争的家伙,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

  究竟是哪个腰缠万贯的富商或者大贵族?

  老人又提醒道:“殿下,您要记得陛下的任务啊!”

  “下来!”

  恼怒无比的安德烈将腿上不知所措的侍女轰了下来,然后一拳砸在扶手上,但也未敢继续加价。

  看来这个世界并未围绕他转动。

  166号买主向贵宾席位上的青年投来了鄙夷的目光,但面具下紧抿的双唇,也说明了她本身并不轻松。

  “一百零五万一次。”

  “一百零五万两次。”

  感受到对方视线,安德烈气急败坏地想要再加价时,突然附近的贵宾席上传来了加价的提示音。

  “一百三十万!8号贵宾出价一百三十万!”

  “呃?!”

  不管是166号还是安德烈都看向了那名8号贵宾,那是一位戴着蝴蝶面具,嘴角挂着高贵轻佻的笑容的女人,在她席位边站着四名戴着不同面具但身形都十分高大的仆从。

  老人说道:“殿下,那位‘夫人’出手了。”

  “行,反正不让那个166把东西拿到手就行。”

  一颗应该只有收藏价值的魔兽蛋,有必要这么认真的去抢吗?

  安德烈虽然困惑,但已经服气了。

  同样是压轴商品的竞争者,前面没怎么见这个女人出手,这次若是让她拿下这颗神秘龙蛋,后面自己拿下巨龙蛋也有了更多的把握。

  然而本以为尘埃落定之时,166号又一次加价。

  “一百四十万!166号出价一百四十万!”

  主持人开始懵了,他可没想到这个商品居然能被拍到这个价格,然而他的锤子还未落下,8号贵宾那边提示音便响起了。

  “一百五十万!8号贵宾出价一百五十万!”

  安德烈清楚自己已经无法加入这种水平的较量,他也只能成为正在竞争的两人的众多旁观者之一。

  “一百六十万!166号出价一百六十万!”

  “一百八十万!8号贵宾出价一百八十万!”

  气氛变得异常火热,不管是主持人还是买家们手心和额头都流出汗水,这是要破往届拍卖记录的节奏啊!

  难道他们要见证历史了吗?

  可恶!只能这样了!

  在8号贵宾给予的巨大压力下,166号一咬牙,打出了一串长长的数字。

  “两百万!166号出价两百万金盾!还有更高的价的吗?”

  这个数额,已经可以买下一座庞大的城堡了,往届拍卖行压轴商品也就这个价格而已。

  这个166号究竟是谁?TA怎么会有如此雄厚的财富?又为何不在贵宾席位上?

  安德烈和全场的人都十分困惑。

  而那位“夫人”也摇头轻笑一声,向看向自己的166号,做出了“请”的手势。

  显然面对如此高昂的价格,她也不打算继续跟进。

  “请诸位稍等,我们需要验明166号客人的正身,以判断交易是否有效。”

  主持人以及拍卖行都对166号产生了好奇,当然如果是刻意挑事者,那可是得将这个人轰出拍卖场并永久拉黑了。

  几名全副武装的武卫以及两名女侍者走到166号的席位边,对方没有任何异常的举动,很平静的跟着这些人去了后台。

  这段时间里不需要主持人强调,全场都保持安静,等待最终的结果。

  直到一位女侍者在主持人耳语一番后,主持人点了点头终于说道:

  “好,交易确认成功,让我们看看下一个商品。”

  安德烈本以为166号会被轰出去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他只能用不甘的视线注视着那群女侍者们将巨蛋推入后台中。

  之后166号也没有再出现在拍卖场上,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那位神秘的买主会不会是个有收藏癖的大贵族或者低调的商人时。

  依旧披着斗篷戴着面具的166号,正在拍卖场外的广场上指挥拍卖场的武卫们将巨蛋装入一辆朴素甚至有些破旧的载货马车上。

  “剩下的我们自己会处理,你们回去吧!”

  166号站在这些高大的武卫身边显得十分瘦小,声音也是女人的声音,甚至还有些稚嫩。

  “是的,大人。”

  武卫向166号恭敬地行礼,然后武卫队长询问道:

  “您需要雇佣护卫队吗?我们这边可以提供保卫工作,只要您再支付一些费用......”

  “不、不必了。”

  166号的声音有点紧张,她在给了武卫们一点小费后,就将他们打发走了。

  “小姐,您准备好了吗?”

  166号的马车夫是个全身盔甲的骑士,但听声音也是个女人。

  “嗯,我们回去吧!越快越好!”

  在将挡板挂上,并给巨蛋套上防水油布后,166号一屁股坐下巨蛋边的座位上,然后将闷热的面具和斗篷都摘了下来。

  这是个年纪最多不过15岁的少女,有一头微卷的黑色长发,琥珀般的双瞳,她那光洁白皙的面颊因为紧张已经有些红晕,额前也全是细密的汗珠。

  刚才的那些大场面,她能忍住不颤抖已经很不错了,和这些看着凶悍又陌生的成人交涉更是让她双腿发软。

  但是她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只要弄到这颗蛋,她不管付出了多少都是值得的。

  哪怕这两百万金盾的高价,将会耗尽兰叶尔家族最后的资本,这也依然是值得的。

  而这一切都得从两周前的一天说起......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