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二章.女巫克丽丝

第二章.女巫克丽丝

  在人迹罕至的森林之中,往往藏匿着不少神怪之事。

  如:吃人的恶兽、哭啼的亡灵或是丑陋的巫婆......尤其是巫婆们,她们总被说是一切怪异的起源。

  传说总这样描述巫婆:她们苍老的脸上长着像癞蛤蟆一样的脓包,有着一根长度到夸张而且下垂,形似某种不明物体的鼻子,一张涂着油脂唇膏的大嘴里时不时发出癫狂的笑声,刺耳的就像是野兽的爪子划过玻璃,她们还会将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丢在一口大锅里熬煮不明意义可能具有散播疾病或者诅咒效果的浓汤,有的巫婆甚至会在晚上用糖果诱拐孩童,让其成为邪恶浓汤的配料。

  而在传说里,巫婆们除了有根拐杖兼汤勺作用的法杖外,她们还有着飞天扫帚,以及一座...神秘的古堡。

  在人类领地西南部一个叫做洛卡的小镇边上,就有一座茂密又人迹罕至的森林,顺着一条猎户和农民们踏出的小道一直走去,人们就能在一处空地上眺望一座古堡。

  那座古堡在阳光下的剪影透露着历史的沉重,缺损的塔尖好像亡灵的断肢。

  然而接下来,不管你怎么朝着古堡的方向前进,你都会失去方向,最终距离古堡越来越远。

  住在森林附近的居民们都说:

  “要想进入这座古堡得需要古堡主人的邀请,否则就算你是只飞鸟也无法抵达那里。”

  是的,那座看似荒废的古堡是有主人的。

  而且居民们说,这座古堡的主人是位女巫,一位年轻的,如同花季少女般的女巫......

  当然也别的说法,还有人说城堡主人就是一位苍老的巫婆,也有人说是“她”其实是一具可以口吐人言的枯骨亡灵。

  其实所谓的巫婆和女巫都是指同一类的存在。

  显然因为城堡之主...那位少女样貌的女巫与传说中可怖的巫婆相去甚远,见过那位女巫的居民们才坚称其为女巫,甚至有人会尊称她为女巫大人。

  然而其他说法似乎也不是毫无依据,毕竟这些言论来自于曾被城堡主人雇佣过的佣人之口。

  这就让本就神秘的古堡又戴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那现在我们就去看看这面纱背后,古堡内居住者们的真容......

  兰叶尔堡,地下修炼室内。

  “卓玛,我今天的魔力增长了多少?”

  刻满符文的修炼室的石门在沉闷的轰鸣声里从中间裂开两半,等一位少女从走出后,两扇石门又自动闭合。

  站在修炼室门外的魔法傀儡用着毫无情绪变化的女性语音说道:

  “小姐,今日您的魔力增长为零,与昨日零增长相比,增长了零倍,总结您近月来的测试数据,您一直发挥稳定,魔力提升为零。”

  这个魔法傀儡的话就像大巫师的冰刃刺在了它面前那名少女的心头。

  这名少女颤抖着问道:

  “也就是说,我、我这一个月魔力一丁点提升都没吗?”

  魔法傀儡毫不犹豫的回道:“是的。”

  这位年纪不过十四岁的黑发少女穿着一身起皱的灰色女巫袍,披散着微卷的长发,一张原本俏丽的脸上现在布满尘垢,再加上双眼旁那两个清晰深厚的黑眼圈便更显颓唐。

  “啊!可恶!”

  愤懑不满的少女用右脚的鞋跟使劲踢着脚下那块凹凸不平的石砖。

  我明明喝了增魔剂的,怎么魔力还是没有变化?

  难道...菲尔德那该死的奸商又卖给我假货?!

  克丽丝在心中愤懑地思考着。

  一想到刚才自己捏着鼻子喝下的那瓶黑不溜秋、倒出来像是一滩烂泥的增魔剂,克丽丝的眉头不由得抽搐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肚子正翻江倒海,怪不得自己买下它的时候那个奸商的表情如此古怪。

  但克丽丝还是强忍着腹痛继续向魔法傀儡询问道:

  “那精神力水平呢?我冥想苦修了三天了,总该涨了一级吧?”

  “正在分析测算......”

  魔法傀儡举起两只刻满符文的石木手臂,生锈的金属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

  两只机关手掌在张开伸直后便停在克丽丝的头顶上,而克丽丝也闭上双眼将自己的精神力输入到傀儡掌心的晶体中。

  “叮!结果出炉!”

  在掌心的微光消失后,魔法傀儡发出呆板的提示音。

  “怎么样!怎么样!提升了多少?”

  在克丽丝满怀期待的注视下,魔法傀儡说道:

  “您的精神力水平从级增长到了级,可喜可贺。”

  说完它还鼓起了掌,坚硬的指节发出“哒哒”的声音。

  而瞪着琥珀色双瞳的克丽丝则垫起脚尖,一把抓住魔法傀儡的双肩,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

  “卓玛!我平均一天才提升0.01?!你的测试装置坏了吧?”

  魔法傀儡的双眼动了动,它继续毫无情绪的说道:“小姐,卓玛的测试装置是内置的三星高等测试水晶,沃尔炼金工房出品,使用寿命为500年,至今仍可使用时间为291年。”

  “呃啊啊啊!!”

  彻底崩溃的克丽丝放开了傀儡,转而抓起了自己蓬松微卷的长发。

  “我祖奶奶她们怎么这么喜欢把经费花在奇怪的地方啊!一个测试水晶有必要买这么好的吗?”

  而魔法傀儡不急不缓的说道:“小姐,卓玛认为卓玛的制造者普拉玛大人很有远见。毕竟以您如今的进步水平,以低等测试水晶的感应度是无法进行测算的。”

  “唔!你、你想说我进步太慢吗?”

  冷冷的刀又在往她的心窝乱捅,克丽丝感觉自己更难受了,便抓着头发蹲在了地上。

  “卓玛想用委婉的说辞来表达,但确实如此。”

  见眼前的少女如此失落,魔法傀儡的语气终于有了些变化,它也蹲下来并僵硬地伸出双手为克丽丝打理乱糟糟的头发。

  “照您现在的进步速度,大概还需要四十年才有能力通过初级女巫考核。”

  “但是女巫大会五年后就要召开,到时候要是我还没有通过中级女巫考核,就......唔!卓玛!你的指头又卡着我头发了!”

  “很抱歉,小姐。”

  说罢卓玛就要将手从少女头上移开,然而少女的头发可是缠在了卓玛手指关节上,它这一动,克丽丝想起了拔萝卜的小兔子们。

  为了保住自己的头发,克丽丝慌忙喊道:“啊!疼!疼!你先别动!”

  “好的,小姐。”

  卓玛立刻像尊雕像般停在原地,而克丽丝则默默将那几缕发丝慢慢解下来。

  “小姐?”

  然后在卓玛不解的视线中,刚刚解开发丝的克丽丝突然抱住了卓玛冰冷纤细的腰部,这位少女一脸悲伤的说道:

  “如果我没把你的人造皮弄坏就好了,都怪我让你现在难看死了,做什么都不方便。”

  原来的卓玛有一副皱巴巴的人类女性外皮,尽管看着还是与普通人类很是不同,可好歹有副人样。

  而现在的卓玛因为失去了外皮,它也变成了一具人形的机械骨架,虽然其外壳是由各种合金与贵重的木料以及稀有宝石制造的,但它的外表依然十分狰狞可怖,就如同一具金属质感的干尸。

  城堡里的佣人们白天撞见它总会一脸煞白,而晚上撞见它时更是会被吓得失声尖叫,胆小点的甚至会昏死过去。

  但对此卓玛仍平淡的说道:

  “卓玛原先装配的人造皮肤使用时间已经过了六十三年,肌肤弹性和自动恢复效果已经失去,就算没有被您配制的强酸破坏,也会因为其他自然原因损坏。”

  “而且外形或者这具身体,对于卓玛这个魔法傀儡而言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卓玛用自己那双用猫眼石制作的眼球来回扫视着它这副已经腐朽老化的躯体。

  尽管这副毫无生机的躯体确实已经锈迹斑斑,但它自己并没有感到任何不适,或者说不适这种感觉本身就是它无法感知到的。

  “小姐,您是卓玛最重要的主人,您的生命安全一直是最优事项,况且您本来就能随意处置卓玛,更无需为这种小事自责。”

  最后卓玛的视线停留在这位依然青涩稚嫩的少女身上,它很清楚照顾好这位少女便是自己被制造于这世间的使命,为之牺牲所有它也毫不犹豫。

  “况且卓玛的身体机能只要维持到您能完全独当一面的那一天就足够了,之后卓玛就算......”

  “卓玛,你在说什么啊?”

  克丽丝鼻子一酸,声音里也带着哭腔。

  “你可是我最重要的家人,你敢离开我,我会生气的!”

  卓玛是为了救下实验事故中的自己才损坏了外皮的。

  克丽丝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而且由于外皮的损坏,卓玛的部件老化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克丽丝虽不清楚什么时候卓玛会完全无法运作,但看着卓玛目前的情况,它距离这一天恐怕不会太遥远。

  而这个看似冰冷的魔法造物或许是这世界上唯一会珍视自己的存在,克丽丝也从未想象过没有卓玛陪伴的生活。她更没有将卓玛当成死物,而是作为自己的养母或姐姐般的存在。

  然而克丽丝已经询问过很多炼金术师,可他们那边并没有任何可以保护卓玛内部组件的皮套,甚至他们都不理解为什么这种本就是坏了就丢的魔法傀儡居然要修修补补,而且还得穿上昂贵的近似活人的皮套。

  想到这里,克丽丝湿润的双眼中充满坚决,她紧抱着卓玛说道:

  “等我升上初级女巫,就去打开祖奶奶的实验室,弄一套全新的、最好的人造皮给你。”

  卓玛眨了眨眼说道:“预计目标达成时间为四十年,而卓玛的合金外壳寿命预计剩余时间为十四年,您在卓玛的构造体仍具有装配功能前达成的几率为零。”

  “啊!啊!你别破坏气氛啊!”

  气呼呼的克丽丝挥起一双娇嫩的拳头在卓玛的后背轻敲了几拳,显然她并没有真的很生气。

  “很抱歉,小姐。”

  卓玛则小心又笨拙的伸出双臂拥抱克丽丝,但臂弯距离她还是有一段距离,以免自己那已经难以控制的肢体伤害到这个女孩。

  感受到卓玛的细微动作的克丽丝将卓玛抱得更紧了,在少女紧紧的怀抱中甚至连卓玛冰冷的身躯都有了温度。

  “吃饭吧?小姐,您应该饿了。”

  卓玛搀扶着闹了一阵腿脚已经酸麻的克丽丝起身。

  “好的,不过......”

  克丽丝捂着肚子,脸色已经发青。

  “我得先去趟厕所。”

  片刻后,依旧在内心咒骂某个无良奸商并发誓要算账的克丽丝来到餐厅,而拿着洁白的餐巾的卓玛已经站在餐桌旁等待了。

  “奇怪了。”

  偌大的餐厅里已经整理好仪容的克丽丝却只看到卓玛,显得很是的空旷。

  “卓玛,其他佣人呢?我不是交代过他们可以来餐桌上一起用餐吗?”

  卓玛汇报道:

  “在小姐您闭关冥想的这三天里,您新雇佣的六名仆人有试图窃取城堡内第4代家主的镀金画像,并对花园里的两座侍女石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以及消极怠工等行为。”

  “考虑到他们信誉低下,且继续放任不管会威胁到城堡乃至您的安全,卓玛就将他们驱逐了。”

  卓玛低头向神情失落的克丽丝致歉。

  “这是卓玛擅自的行动,如果小姐您有不满,卓玛可以将他们重新请回来。”

  城堡现在已经很难聘请到佣人了,就算克丽丝还没过考核,她也是个女巫。虽然女巫是受人敬畏的,但普通人对女巫的畏惧远大于尊敬。

  有关她们有不少糟糕的传闻,很多平民都对与女巫有关的事物敬而远之,更别提要到女巫的破旧城堡里工作了。

  “哼!没事的,卓玛,那些小偷和懒虫走就走吧!我有卓玛你在就好。”

  心烦的克丽丝发出一声满不在乎的冷哼,然后一屁股坐在长方餐桌的主座位上,而这把已经有些年头的椅子立刻发出“咯叽”的响声。

  “那今天我们吃的是什么?”

  克丽丝皱着眉头打量起自己面前的古怪菜肴。

  “土豆炖牛肉,水果沙拉,白面包片以及蔬菜汤。”

  卓玛报出了一串很正常的菜名,然而克丽丝都盯着餐桌愣了半天了,仍没怎么看懂。

  克丽丝颤巍巍的指着一个盘子问道:“呃,这团和泥巴一样的是......?”

  “是土豆炖牛肉,小姐。”

  克丽丝的眉头动了动,然后她的手指换过了一个目标。

  “那这些个大坨的浆糊还有鱼骨头的是?”

  “水果沙拉,小姐。”

  说罢,卓玛继续补充道:

  “考虑到小姐您最近摄入养分不足,消耗精力过大,所以卓玛特地在里面加入了今早抓的鲜鱼。”

  “呃?!不是,首先我讨厌吃鱼,而且把剁碎的鱼直接放沙拉里也太过分了吧?”

  这是什么天才的做法?而且鱼肉完全被捣烂到水果酱汁里。

  这是给人吃的吗?

  克丽丝光看着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又疼起来了。

  “根据第6代家主撰写的食谱,这种做法可以很好的保存鱼类的养分,并使其与果蔬的味道完美融合。”

  介绍完后卓玛还认真的提醒道:

  “而且挑食并不是好习惯,小姐。”

  “呃?我记得她是以擅长配制炼金药剂而闻名吧?你不要总用她的菜谱啊!”

  犹豫再三后,克丽丝选择将勺子伸向了看着还算正常的蔬菜汤,结果发现盐放多了,多到什么地步呢?大概一勺汤半勺盐,到了根本没法下咽的地步。

  这样一来所谓的三菜一汤,也就从镇上的面包房买的白面包片还属于食物范围。

  唔!可恶,看来厨师还是得请一个,我不能每顿都只能嚼面包片。

  克丽丝一边往面包片上抹蓝莓酱,一边在心里苦恼的嘀咕着。

  其实以前卓玛制作的食物还是可以下咽的,但随着卓玛的行动性能下降后,她所制作的料理味道也急转直下,逐渐向非人类的美食发展。

  由于克丽丝一脸苦闷,卓玛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她问道:“小姐,卓玛的料理您不满意吗?”

  “唉...也不是不满意,总之以后我亲自下厨。”

  克丽丝叹了口气,心里明白卓玛究竟是魔法傀儡,不食用人类的食物,让她准备饭菜也只是按照菜谱照本宣科,现在肢体控制能力又远不如以往,当然是做不出什么真正可口的佳肴。

  “呃?您确定吗?小姐?”

  听到这话后半段的卓玛一直平淡无比的语气突然出现了波动。

  克丽丝从座位上站起,双手插起小蛮腰,自信满满地说道:

  “呵!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克丽丝·兰叶尔,全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智慧之女巫,兰叶尔家族现任的第12代家主,同时还是未来最伟大的女巫的我怎么可能会被简单的烹饪难倒?”

  “好的,小姐,那您还记得厨房的路怎么走吗?”

  “呃?你、你带路吧!”

  克丽丝的底气不足了起来......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