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九章.女人影响我拔剑

第九章.女人影响我拔剑

  之后,我们因为工作节奏的加快,见面说话的时间越来越少。

  好不容易一起吃顿午餐,她在用餐时和我说自己被台长看中,可以主持台内的招牌节目,收入比以往高了不少。

  我笑道不愧是你,而因为加班而疲倦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她那飘忽不定的眼神。

  但是我也确实感觉到了不安,我和她好像出现了以往不曾有的隔阂,而现在的我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跨过。

  时间继续推移,我们开始变得像陌生人,见面说话莫名的客气,就算一起躺在床上也背对着对方,没谁愿意多说一句话。

  明明我们从未发生过争吵,就算有过争执,总有一方会很快让步,这是我们之间的默契。

  但是这次没有争执,甚至没有言语,我们依旧渐行渐远。

  “今天有时间出来见面吗?”

  “嗯,我今天没什么项目,不过你不是还有工作吗?”

  “我请假了。”

  “你们领导居然肯给你这个知名主播假期?难得啊!”

  “花不了什么时间的,我们见一面吧?”

  “好”

  这是当天的聊天记录,我现在还保留着,而那个时候我已经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果不其然,我和她约在城市里一家高档餐厅门口见面,我到时,她已经在等我了。

  我开玩笑似的问她是发了奖金吗?

  她只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但不作回答,然后她将我引到预定好的席位上,而在那个席位上已经有人在坐着了。

  我还以为是有谁占了他不该占的位置,结果汝嫣向我介绍道:“他是我们的台长,一直照顾我的前辈。”

  “哈哈!见外了!这就是贤弟吧?”

  这个看着比我爹要年轻十岁,戴着古雅的金边眼镜,身上透着一股儒雅随和的风度的男人微笑着起身走来,一把握住我的手。

  “真是一表人才啊!”

  “我也是久仰前辈的大名,感谢您这些年对汝嫣的照顾。”

  我其实并没有记过这个男人的名字,我也不认为我真的有什么外露的“才气”,所有的这些都是虚假的客套而已。

  汝嫣略显紧张,她说道:“菜都上好了,坐下来吃饭吧!”

  “好!”

  我们同意了,然后一起围着丰富的菜肴坐了下来。

  但是她没有理所当然的坐在我身边,而是端坐在那个男人身边。

  “呃?”

  我瞪着眼,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

  “不吃饭吗?”她问道。

  “解释一下吧?”我当然没有胃口,反而有种恶心感,在胃部翻涌着。

  “看来必须”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想要说什么。

  “我来说。”

  汝嫣打断了他,她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说道:

  “如乔,我们”

  “离婚吧!”

  这个发言,如晴天霹雳,我的思考变为了空白。

  我默默倾听这对面两人开诚布公的话语,听着他们述说一切的原委,但是大部分话我都没有记住。

  不过一些关键点我还是记下来,这位台长月收入轻松过两万,家里有三套房,两辆车,他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而他也没有再娶过,汝嫣很像他那年轻时的妻子,所以他一直很在乎她,许多工作上的机会也尽量给她,所以汝嫣短短两年很快就从新人变成了台内的招牌。

  而他本人也四十多了,但仍然算是壮年,经济条件良好,没什么不良嗜好,有个博士学位,在工作单位里名誉良好。

  而汝嫣本来也喜欢成熟稳重的人,显然这位结过婚的男人确乎有不小魅力。

  经历、经济、学历,我和这个人差距,在纸面上赤裸裸的摆着。

  几十年,不是一眨眼的时间。这是我拼尽所有也无法弥补的。

  林汝嫣也累了,我没有给她幸福,但我给不了的这个男人可以给,她家庭的问题,有这个男人在很快就能迎刃而解。

  “虽然很遗憾,但我想你应该清楚,你们俩一起压力很大。”

  男人保持温和谦逊笑容继续说道:

  “你也应该清楚,你们并不合适。”

  我看着这个男人儒雅的笑容,突然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

  “额!!”

  苍白的拳头停在那个男人冒着冷汗的额前,我停下了不是因为我突然恢复了理性,而是有人拦住了我。

  “别做傻事了,没有意义。”

  汝嫣抓住了我的手臂,人也挡在这个男人身前,她用悲伤的神情看着我说:

  “你说过,你一直会尊重我的选择的,不是吗?”

  “我们俩都累了,该放手了”

  我从未见过她如此悲伤,就算是她的父亲出事那天,她也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

  夫妻之间摊牌到这一地步,日子已经过不下去了。

  汝嫣说的没错,我们都累了。

  既然她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再怎么挽留也不过是跳梁小丑,过激的行为只会让双方都陷入尴尬的局面。

  我强行压住了心中涌动的情绪,我盯着男人的双眼说道:

  “你会好好对她的,是吧?”

  我此时的眼神估计有点可怕,这个看着沉稳的男人也吞吞吐吐回答道:

  “是、是的。”

  “好,我们离婚,我现在就回去准备手续和资料。”

  我看了一眼汝嫣,发现她已经坐回原位,低着头,保持沉默。

  我很想将面前这个男人摁在桌上暴打一顿,但这样做只会让事情越发不可收拾。

  而且不管怎样,那个本属于我的汝嫣也都回不来了。

  我们的感情结束了。

  “”

  “祝你幸福!”

  视线在两人身上扫过后,我就像是战场上的逃兵,背后有尖啸着的子弹在追赶一般快步离开了餐厅。

  来时我是打车来的,回去时我选择挤公交。

  明明被人群环绕着,我却越发孤独,我的心头有个空缺,在呼呼的漏着什么。

  一下车,还没到家我就撑着墙壁呕吐起来,人也好像生病了一样,站都站不稳,一路颤巍巍的扶着墙才回到家中。

  一到家就关掉了手机,屏蔽了所有事物,倒床就睡。

  而在这一天汝嫣没有回家,今后也再没有回来过。

  就是为了离婚这件事,我们又单独见了几面,这时的我们和往常一样默契,我们都选择了私下进行,冷处理。

  不通知任何人,包括彼此的父母,等各自做好准备再说。

  按照流程,办完手续,交完资料,然后她再安排搬家公司的人按单子上将家里我们商量好的属于她的东西一搬,什么就都结束了。

  家里一下子空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愧疚,她其实就搬走了自己的衣柜、自己的日用品、梳妆台等一些我不会用上的东西。

  而这房子依然是我的,当然贷款也是。

  就算如此,这个房里还是充满我们的回忆,有时我在床上一觉醒来,还以为她仍像只猫儿一样紧抱着我的胳膊,等着我将她喊醒。

  结果我回头一看,发现只是旁边的被子缠的有点紧而已。

  她的存在,对我而言,曾如空气或者水那般自然,而她不在了,我立刻感觉到了窒息和干渴。

  关于我失去她的原因,我思来想去的,最后将错误归咎于自己,归咎于自己的不够成功。

  是我不够成功,我这里就像鸡笼、草窝,而她是凤凰、天鹅。

  鸡笼关不住凤凰,草窝也留不住天鹅。

  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作为一名被夺去妻子的丈夫,我却只能缩在厕所哭泣。

  我真心爱她,真心希望她幸福。

  既然跟我在一起只会感到劳累和疲倦的话,那我就算有千般不甘,也只能选择放手。

  但是身为男人,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失败。

  我既无能又窝囊,既无力又卑微,除了撞击墙壁,让自己头破血流外,什么都做不到。

  原本不曾拥有,我可以不在乎,而我现在确实拥有过她,一旦失去之后,心头就有了宛如刀割般的痛楚。

  她确实好,好得不得了。

  正是因为她是我的挚爱,所以她能伤我最深,能一刀捅到底部,让刀尖贯穿我的身躯。

  可是我还不至于被击垮,我很清楚生活仍要继续。

  因此我开始比以往更为拼命的工作,我经常加班加到最晚,甚至直接睡在办公室里。而那个所谓的“家”,在失去了本该在那儿的人之后,也就是一个由冰冷的钢筋混凝土组成的人造有机物而已。

  除了必须的要回去洗漱更衣外,我基本不怎么回去。

  毕竟回去没有意义,那里只会让我越发清晰的想起有关她的一切,然后再一次让心脏承受仿佛被戳穿的痛苦。

  由于害怕被提及此事,我在通讯录里屏蔽了除自己父母外所有的亲友,然后继续每月转钱回家,继续承担每月房贷的费用,一切如常,只是再不曾见她。

  我进入了疯狂工作的节奏中,用繁重的工作让自己没有闲暇思考,我目光只有闪烁的屏幕、跳动的代码与漆黑的键盘,此外什么都不愿多看,也不愿多想。

  当然工资还是要谈的,我虽然加班比以前更多,工资和奖金却不见涨,所以我借着我要转去新项目的功夫,去老板办公室和他谈起了这事。

  我到了老板装饰古朴典雅的办公室,看到坐在挂着“诚实守信”四个大字的牌匾下的老板正在用手机看股市。

  见我拿着文件夹进来,老板立刻收了手机,双手交叉端坐在软皮座椅上。

  眼前这个长相富态又秃顶的老男人,就是我的老板。当然我虽叫他老板,但其实他也只是总公司下属子公司的技术部的部长而已,公司的规定他也得遵守,至少表面工作要做好。

  在完成汇报和盖章后,我向老板问道:

  “老板,关于我的加班费”

  “哈哈,我听说了小吕你的工作业绩。”

  老板微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似乎对我很满意的样子。

  “所以我的工资?”

  “唉”

  面对我的问题,老板突然长叹了口气。

  “公司最近资金周转有些困难,你们年轻人要多打拼,多干出些业绩来,工资当然会长的。”

  “当然小吕你吃苦耐劳的,我很看好你。现在的年轻人都像什么话嘛!九九六都受不了,年轻不拼,岂不都是咸鱼?”

  “嗯,您说得是,那我的工资”

  “你们组的组长就要撤去别的单位了,而这位置嘛哈哈!”

  “哦?”

  我很想提醒他,下任组长的位置人选已经公开了,而其中最得力的人选貌似是他的侄子。

  但是我清楚就算我提醒,他也会选择另一个理由继续敷衍下去,毕竟这招他也不是第一次用了。

  反正加薪是不可能加薪的,也就是敷衍敷衍,打打太极来维持一下生活的样子。

  所以我还是别自讨没趣了。

  “老板您好像买了新车?还是大奔?”

  我想换个话题,结果我注意到了他放在办公桌一堆文件上的一把崭新的车钥匙,上面的车标恰好是我认识的。

  “哈哈!是新款梅赛德斯ag  c  ,忍不住入手的。”

  老板得意的笑了起来,突然意识到我在看他,就略有点紧张的补充道:

  “啊!当然!你要是加油干,这种车你迟早也能开上的。”

  “老板。”

  我平淡说道:

  “我不会开车的。”

  “不、不会开车可以学嘛!”

  老板可能有点被我的发言给呛住了,愣了一会儿才继续亲切的说道:

  “你们年轻人有时间有精力,多学点技能,没准能用得上。”

  “抱歉,我没有。”

  我退到门外,向面容有点僵硬的老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缓缓将门带上。

  “告辞。”

  既然现在我没日没夜的加班时间不被承认,那么企业方面就可以不给我加班费,这样一来我加班其实都是在打白工。

  这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也不用那么拼命,摸鱼同样也是挺开心的。

  按时完成我份内的任务就行了,主动去做我工资范围以外的活,我也只是在给老板打白工罢了。

  我真的一直那么拼命干下去,指不定某天我的老板会开上兰博基尼,当然更大的可能是在之前我就先进了医院。

  所以我放慢了工作效率,和工作节奏,网购了个小仙人掌盆栽放办公桌上,让自己也能看看绿色。

  在没有老板监督,工作也不紧张时,我会看看有趣的新闻资讯,甚至还有了喝咖啡的闲暇。

  而这时我注意到我们部门好像来了个实习生。

  其实已经和我打过招呼了,只是那时的我不怎么注意,甚至没看过对方的名字。

  那是一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女孩,在我们这个男性荷尔蒙爆棚的部门里,当然罕见。

  实习生其实也就是一种特别的廉价劳动力。而且人家是求着过来的,通常还是一些高素质肯吃苦的大学生,遇到资历稍老一点的正式工直接姿态低到地底下去。

  当然一来就以为自己是大爷的实习生应该是也有的,但至少我还没见过。

  部门基本大部分人都会到点下班,只有少数人才会留下来加班,而我当然属于那批少数人。

  一般加班到最后,基本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会负责关灯锁门,然后就这么回去或者索性在这里睡觉。

  而为了应付在办公室过夜的情况,我甚至准备了毯子、牙刷、牙膏、杯子、毛巾、睡帽、小枕头等留宿套装。

  不知道缘由的同事还问我是不是和老婆吵架了。

  “哈,那当然没有。”

  怎会吵架呢?我们可从未争吵过。

  我在回家的路上时,总会幻想她会偷偷回到家里,有一次我的打开家门发现卫生间的水在流,而且里面的灯还开着,当时我立刻丢下公文包,脚上还穿着一只皮鞋就跑了过去,结果发现那不过是我昨晚洗澡时忘记把水龙头和照明灯关好而已。

  嘛,话题该扯回来了。

  我发现自己日常独自加班的夜生活有了个伴,就是那位实习生妹子,这里简称实习妹吧。

  她一般会被丢给她的工作内容弄得手忙脚乱,我们老手一小时的工作量,她得做两三个小时才能勉强做完,而且由于是编程,这东西很看天赋和经验,两者都不可或缺,只是懂了点c语言在这行还只是个毛都没长齐的雏鸟。

  所以一个负责领进门的师傅是必要的,而负责带她的指导人则是刚上任的咱们的组长,老板的侄子。

  他一开始是挺耐心的教导,而实习妹一直细声细气的问着问题,按照他的指示顺利操作,可一旦他不管了,这小姑娘自己做就总是bug频出。

  嘛,这都是正常的事情。

  很多事都是入门难,走到正路上才能顺其自然。

  看着实习妹不断手忙脚乱的敲击键盘以及旁边的组长大人逐渐暴躁的表情,早做完手头工作的我靠在靠背上悠哉地喝起了手磨咖啡。

  啊!我(摸鱼)的小日子还是挺不错的。

  “你看这些教程慢慢学着做,给你的这些项目很基础的。”

  “呃,前辈,可、可是”

  “唉,加油吧!想在这个公司留下来,别什么都依赖前辈。”

  组长大人放弃了,翻译一下他的话就是‘你自力更生,劳资不管了’,然后他看了下表就拍拍屁股到点下班了。

  实习生得在实习期内有一定表现才有可能转正,这家公司技术部的待遇和环境确实还不错,但公司项目难度最简单的也需要一定经验的人才能从容应付。

  看这实习妹的表现,好像熬过实习期挺够呛的。

  不过对于那个一脸懊恼的盯着屏幕发呆的实习妹,我到是没什么想法,别人的事情就是别人的事情,我自己的事都一团糟,当然没空也没必要管。

  所以我继续像往常一样埋头在自己的工作里,除了完成自己手头的工作之外,剩下的时间我会找点别的事情做,比如接点外快,或者看看小说、漫画总之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反正我想开了:人生啊!不需要什么成就不成就的,只需要开心就好。

  等我打了个哈欠,从自己的世界里回过神来时,发现实习妹还坐在位置上看着屏幕,通过她镜片上的反光,我意识到她在看着那些教学视频,然后她还认真的拿着有根粉色吊坠的笔在一本子上记着笔记。

  我看了看表,又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剩下我和她了。

  这么拼的吗?

  还真有点魄力啊?

  我开始对实习妹的印象有所改观了,本以为她除了求人什么都不会,现在看来她确实还有点干劲。

  而且编程可是个苦活,想来技术部享福的人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恐怕她也是因为什么缘由才要来这里的吧?

  但看这妹子这么认真,应该很快就会解决她手头的问题吧?

  我也不打算多管闲事,继续将视线转到我自己的电脑屏幕上。

  但当我从小说的世界里神游出来后,我发现她还在自己的位置上,极其缓慢的敲着键盘。

  呃,不是她究竟遇到了什么工作啊?怎么忙到这么晚?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