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一章.男人的抉择

第十一章.男人的抉择

  “话说回来,朱颖你没有男朋友吗?”

  我喊着实习妹的名字,试着用谈话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啊?没有啊”

  我的问题有点敏感,实习妹一听到就红了脸。

  “你应该在学校里挺受欢迎的吧?没有人追过你吗?”

  “还好吧,主要是我有点奇怪啦”

  “是吗?怎么个奇怪法?”

  “我的朋友们要么爱学习要么爱打游戏,当然更多的人是两个都喜欢。”

  “嗯,很正常,那你呢?”

  “我原来和她们是一样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很好奇那些流行的游戏是怎么做出来的。”

  “所以你学了编程?然后来了我们这里?”

  确实很难得,难怪一个妹子好好的来我们这里。

  “嗯。”

  “可我们现在的工作组是进行社交软件的功能开发的,你进来岂不是有点失望?”

  “起初是有点,但后来不这样了。”

  “哦?为什么?”

  “呃,嗯因为大家对我都很好啊,很照顾我,而且我还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遇见了”

  实习妹的声音越说越小,当然我也不需要探索对方的情感隐私。

  “哈,你以后要找对象的话那个人除了感觉上你喜欢外,一定要确定你们俩是合适的。”

  说到感情问题,我自己也是过来人,而实习妹这一副极容易被欺负的模样,我也打算说说自己的认识和见解。

  “尤其是要考虑结婚问题的对象,这是关系到后半生的大事,必须慎重。夫妻俩之间就像精密的齿轮,一旦对不上还强组在一起,可是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呃嗯!我会记住的。”

  实习妹很认真的听完,然后她注意到我旁边一直空置的酒杯。

  “吕哥,这里有酒,你不喝吗?”

  说罢,她拿着启瓶器和酒瓶,一下将瓶口撬开了。

  “呃?我一般不算了!我喝点吧。”

  难得被妹子请客,我也稍微放开点吧

  酒并不是什么好喝的饮料,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许多酒又苦又涩,喝多了头疼,而且想呕吐。

  只是酒究竟是一种标榜“成熟”的饮料,我在实习妹面前说自己其实更想要橙汁好像会让我在她心中的形象颠覆。

  再说酒都开了,不能浪费啊!

  我持家多年,早就知道平淡的柴米油盐里的艰辛,看到好酒好菜被浪费就觉得心疼。

  所以我将杯子递给实习妹,让她为我倒酒。

  “对了,吕哥,我还有一样东西要送你。”

  在我皱着眉头将苦涩辛辣的白酒咽下肚时,实习妹突然从布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礼盒,上面还系着缎带。

  “嗯?什么东西?可别太破费了哦。”

  这孩子好像比我想的要执拗,她想送的礼物,我拒绝应该是没用的,倒不如大方的接受。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

  说罢,她将礼盒递了过来,我伸手接过,按照她的意思直接拆开。

  “呃?”

  咖啡杯?

  我有点懵。

  “咳,我注意到你好久没喝咖啡了。”实习妹红着脸轻咳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感冒了。

  我挠了挠头说:“额,换了杯子不太习惯而已。”

  “所以我给你买了个同款的咖啡杯,由于你的那款好像停产了,我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的一个存货,应该就是花纹不太一样。虽然我也不确定款式是不是也真的一样就是了。”

  实习妹一口气说完,有点岔气。她小心地打量着我的表情,显然除了不确定款式外,她同样也不确定我是否喜欢。

  我拿着杯子在灯光下端详了一会儿,最终笑道:

  “嗯是很像,我挺需要的,谢了。”

  几十块的咖啡杯,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我就将之放回礼盒,收进衣服口袋里。

  接下来我和实习妹一边吃饭一边又聊了一些琐事,饭菜和酒水都消化了不少。

  在气氛渐佳,而我也红光满面的再喝完一杯酒,准备帮我倒酒的实习妹突然问了一句:“吕哥,你是不是和嫂子离婚了?”

  “呃?!”

  这话如晴天霹雳,一下让我酒醒了大半,身体也不由得一颤,放在碗边的筷子就被我碰掉在地上。

  “先等一下哈”

  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弯腰去捡地上的筷子。

  这时我偏头看了一眼桌布下那双叠着的小腿,实习妹今天穿了双红色高跟皮鞋,再搭一条白色过膝丝袜。

  那双被纯白丝袜紧包着的小腿有着十足的肉感,确实很适合她。

  但如果是汝嫣约我的话,她应该会穿着能透出漂亮的肉色的黑丝。

  啪!

  我到底在想什么?!

  我将手里的筷子在自己的脸敲了一下,唤回自己的意识。

  “这个消息,你从哪儿知道的?”

  我的语气很温和,但鼻腔里的吐息低得像是消失了一般,心脏也在十分缓慢的跳动着。

  “一些前辈议论过你,我听到的。”

  实习妹感受到了我身上的异样,她的语调也分外小心,就像我们初见时那样细声细气。

  “他们说了什么?”我略有些好奇,毕竟我从未和别人说起过这事。

  “他们说你是因为离婚,受了打击才这样拼命”

  实习妹垂下头,声音越来越小,就像反了错的孩子那样抬眼偷瞄着我,观察我的脸色。

  “嘛他们说的也没什么错。”

  这是事实,而且我表现也确实很反常。

  怪异的人,总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就算他不想,但只要他身在人群中就不可避免的被打上聚光灯。

  一个一直赖在公司不回去,没日没夜只知道工作的男人,很容易就让人猜测到他的家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产生这方面的流言和议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而且我相信我就算不给出答案,实习妹也一定看出来了,她虽然乖巧内向,看着也很单纯,但一点也不傻。

  如果我真是个已婚人士,稍了解我那死板的个性,就知道我不会同意与女性后辈单独吃饭的事情。

  而且从她送我的咖啡杯就可以看出,她其实知道当时帮了她一把的人是我。

  挺聪明,挺细心的,这孩子

  “我和她离婚了,一年前就离了,我们都没有声张这事。”

  我回想着那段过去,同时努力的保持平静,但是我的声音仍在小幅度的颤抖。

  “抱、抱歉”

  实习妹向我道歉。

  “为什么要道歉?”

  “我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你现在一定很讨厌我吧?”

  实习妹好像哭了,水灵的双眼里充满泪水。

  “你如果想要赔罪的话,那就安静的听我说完一切吧?”

  我叹了口气,我并不生气,如果因为这种事情就发火,那我也太无理取闹了。当然这件事也确实是一个我必须跨过的障碍,只要我跨过它,我才能正常生活。

  而我现在需要一个倾述对象,一个安静的、富有同情心的倾述对象。

  “我当然可以!但”

  实习妹的声调突然高了起来,但又马上落了下去,她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没问题吗?”

  “嗯。”

  我点了点头,然后将一直藏在心灵深处的记忆慢慢拾起。

  “我和她认识是在一次文艺汇演上”

  我侃侃而谈,述说着我与她的记忆,越是说着,我越能感觉到心头的沉闷感越来越小,身体也轻快起来。

  但是在讲到最后时,我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而且还是在有他人在场的情况下落泪。

  虽也不算痛哭流涕,但我的鼻涕眼泪都还是都流了出来,可以说是形象全无。

  “这个送你们。”

  店老板端着放有一包纸巾和一杯热水的盘子,来到实习妹旁边。

  “额,谢谢。”

  朱颖收下了,并向店老板点头道谢。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啊好好照顾你男友吧!”

  店老板仰头发出一声感慨后便端盘离开了,而朱颖则低头试图掩盖自己红透的脸颊,但对于店老板的话未有半句反驳。

  而此时我的思绪已经不太清晰了,我在进行回忆时就一直在痛饮着,喝完了实习妹自会给我倒上,而讲到伤心处时,我终于没忍住落下泪来,她立刻慌忙地向我递来纸巾。

  我在接过纸巾时,将空掉的酒杯向她推去,示意她添酒。

  “你喝的够多了。”

  但是一向乖巧的实习妹却拒绝了我。

  “再来一杯,就一杯。”我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好”

  实习妹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将酒杯换成了店老板给的那杯热水。

  而我虽知道她这么干了,但还是接过那杯热水,而我饮用时也没有察觉到这两种东西有什么不同,毕竟我的舌头已经麻木了。

  “咳咳!”

  一下喝得太快,我呛着了,被酒精弄得脆弱的喉咙立刻让我咳嗽不止。

  “慢点!”

  实习妹跑到我的身边,轻拍我的后背。

  稳住状态后,我苦笑着问道:“我果然很没用吧?”

  “才不是!吕哥,你很厉害的。”

  实习妹在我旁边坐下,我的身边立刻被柔软香甜的气味环绕,我感觉那像是糖果、香草所散发的味道,这让我不由得向着那个娇弱的躯体靠了靠。

  而她立刻抱住了我,尽管我的身躯可比娇小的她要庞大多了,但我能感觉她在试图包裹我,温暖我。

  我也承认,她做到了。

  胸膛里那颗在冰霜中颤栗且枯萎的心脏,在渐渐焕发活力。

  我看向她,她也看向我。

  “吕哥,我其实”

  女孩红透的脸颊在说着自己的羞涩,湿润的眼眸里有着一道独特的光,给我温暖的同时里面又暗含着几分期待。

  我开始看不清的她的脸,酒精的作用下意识变得迟钝而模糊。

  我好像想起了多年前,那个重要的夜晚,我与她,也是这般

  啧!

  我咬了一口舌尖,让疼痛唤醒自己的理性。

  意识清晰起来,我从这个温暖且极易沉溺的怀抱中脱身。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去了。”

  我偏过脸,没有看她那充满错愕和失落的脸庞。

  “你今天喝多了,让我送你回去吧?”

  她想要扶住我那已经不稳的身躯,而我反而加快了脚步。

  “不必,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扶着餐馆店门,转头继续说道:

  “天黑了,你一个女孩子,早点回去吧”

  坐在出租车上的我开始思考刚才的发生的事情。

  我当然不可能让她陪我回家,我的状态很不妙,意识也不是很清楚,指不定就会对这个可爱的后辈做出不可挽回的错事来。

  在我低头沉思时,上衣口袋里那个四四方方的礼盒戳着我的腹部有点小疼,我将之拿在手中,在月光下默默端详。

  其实我也并不是没有感觉到她的心意,但我明白我对她的感情仍只是前辈对后辈的关爱而已。

  我不否认自己确实有一瞬间出现了心动,可是我这样借着年上的优势对一位恋心懵懂的女孩行动,真的好吗?

  那孩子有着良好的性格和家教,而她身上常穿戴布挎包看似普通,其实是一个手工品牌,价值不菲,显然她的家庭条件也很是优越。

  但我却是一个被生活和事业打击到地底的男人,像我这样条件的人,世界上一抓一大把,她完全有更好的选择。

  而她对我的感情,应该也仅仅只是青春的冲动而已,或许她脑海里还幻想着什么勇者救公主的童话,然而她或许是公主,但我绝非勇者,况且现实也绝不是童话。

  她和我不会有什么好的未来,毕竟我几乎一无是处,一事无成。

  我不能做出错误的选择,这既会伤害我,更会伤害她。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我发出一声叹息,将礼盒重新放回口袋。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