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二章.人生之虚无

第十二章.人生之虚无

  回家后,感觉肚子不太舒服的我大吐了一场,顺带开始了阵阵头疼。

  果然自己不适合喝酒,下一次再不要喝了。

  第二天继续上班,一切如常,但变化是我用上了新的咖啡杯,回到了喝手磨咖啡,天天快乐摸鱼的日子。

  我和实习妹相处的时间变短,她不再怎么加班了,而我也不再在办公室呆那么久,开始频繁回家休息。

  见面也就是很普通的打招呼,没有什么多余的事情。

  又过了几日,工作组进入了集体加班的状态,新开发的软件在检测阶段出现了致命的崩溃问题,必须大修大改,当然其崩坏的项目部分与我负责的部分无关。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抢险救灾”,一款全新的面向年轻用户,带短视频功能的社交软件按时登陆了各大平台,下载量和好评度双高。

  接下来就是年底评选公司内部各个部门的“十佳优秀员工”的时候了。

  “下面是本公司技术部的十佳优秀员工,他年轻、诚实、可靠、善待工友,乐于助人,耐心教导后辈,培养人才,工作辛劳,工作能力优秀,促成组内团结为公司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让我们掌声有请技术部社交开发组组长仁隆添!”

  我在自己座位上打了哈欠,如果不是要求所有员工必须到场,会场出口还有保安,我早溜走了。

  这个在集体加班的那一周里依然到点下班,平时更是天天看表,动不动就迟到早退的家伙居然是十佳员工吗?

  而且那次最糟糕的bug段落,全是那家伙该负责的部分,全组加班改起来时颇有小学老师加班加点改作文的架势,可真是让人头疼。

  “不公平!”

  “嗯?”

  我居然听到有人在抱怨,而且声音还挺大的,所以立刻看向那人,发现居然是平时很安静的实习妹。

  我马上发消息提醒她:“声音太大了”。

  实习妹一看手机上的消息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这慌慌张张的样子,让我差点笑出声来,不得不承认这小姑娘确实很可爱。

  终于在我打出鼾声前,年底员工表彰大会结束了。

  “你干嘛这么大声说‘不公平’?”

  会后,我在人群里找到了实习妹,和她一起走在出公司的路上。

  “就这么看咱们的‘十佳’组长不爽吗?”

  嗯,虽然我也不爽就是了。

  实习妹愤懑不满的说道:“明明明明这个奖应该给吕哥你的。”

  “哈?这我咋受得起?”

  我被实习妹的发言给弄得一激灵,我听着那一堆评价,好像和咱沾边的也就几个啊?

  实习妹抬头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吕哥,你的经验技术是最好的,工作也是最努力的,我们小组核心项目都是你出手才完成的了。”

  “而且吕哥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人了。如果吕哥你都没得这个奖,组里也没谁有资格了。”

  “呃你这是那啥眼里出那啥,我哪有这么厉害。”

  我有些困扰的挠了挠头,实习妹对我的评价太高了,而且她要是因为这事和咱们的组长不对头的话,她那即将结束的实习期的最终评价就糟糕了。

  “可就是这样啊凭什么不让你上去啊”

  从大会结束开始实习妹就一直为我打抱不平,我想恐怕她是因为听了我与汝嫣的故事,认为我能在公司升职的话就能挽回悲剧,才如此激动吧?

  所以我也收敛了轻佻的态度,认真的回答道:“我们人本来就是分三五六等的,越高阶级的人就有更多的机会和资源,想要做到什么甚至不需要什么努力,随随便便就能达到下级人努力一辈子都达不到的地步。”

  “为什么?就不能平等吗?下阶级的人为什么要听话啊?”

  实习妹很不解的模样。

  “人人平等是假的。”

  我叹了口气,这个问题很复杂,但现在好像也没什么事情,所以我就开始了我的长篇大论。

  “哪有什么人人平等?平民和权贵永远是两个概念。平民挑战权贵,戏耍权贵,那是小说,那是童话。在资源不对等的情况下,人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那吕哥,什么情况阶级才会被废除啊?人人平等的时代,难道还要等很久吗?”

  我本以为很枯燥的长篇大论,身为好学生的实习妹居然听下去了,而且看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好像就差拿出自己的小本本记笔记了。

  “无限资源吧拥有无限的资源和生存空间,大家就没必要依附谁去形成阶级了。”

  我轻咳一声,为自己的长篇大论抛下一个结尾。

  “有些人一辈子努力,不如别人投个好胎。现实就是这么简单。”

  对,我其实是不爽,但我不爽有什么用?

  我在公司那些有权有势有背景的家伙眼里,只是个好用的社畜罢了。

  安心在规则内当好自己的角色才不会出什么问题。

  否则枪打出头鸟,我敢挑战那些人,他们动动指头,说句话,我就再没有机会了。

  与其让自己烦心,倒不如想想别的。

  我们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到了地铁站入口,而实习妹好像不打算坐地铁的样子。

  她在离开前问道:“吕哥,你明天参加‘天堂’聚会吗?”

  “哈?不,我还想活。”

  我一脸懵逼的眨了眨眼。

  “呃,是叫作‘天堂’的ktv啦!没德地图上能找到。”

  “哦?聚什么会啊?”

  “庆功会啊?组里的人应该都会去的,你没接到通知吗?”

  “呃,我看看,好吧,我没看消息。”

  我拿出兜里的手机看了看,发现群公告里确实有这个。

  “那你去不去啊?”

  “去吧,反正暂时还没新任务。”

  “好,那我也去。”

  实习妹笑了笑,在她蹦跳着离开时,又回头向我招了招手。

  “再见!吕哥!”

  “嗯,路上小心。”

  我点了点头也招手和她分别。

  但是第二天一来地方我就后悔了,这个天堂ktv的档次是高,但ktv的特点就是热闹。

  而我不是个爱热闹的人,更何况ktv热闹的核心是围着那些会唱歌的。

  我有自知之明,别人唱歌要钱,我唱歌要命啊

  我唱歌的音最准的也就是国歌了,其他的歌跑调能跑到天上去,原唱一听死了都能从棺材里惊坐起,磕着棺材板又躺回去。

  “不过这丫头到还真是行”

  不起眼的我和同事们随便打了个招呼就找个安静的角落坐着,然后看着实习妹这个组里唯一年轻的女孩像小公主一样被男人们一次次捧上台,一开口唱出一个音就引起掌声和欢呼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歌星在这里献唱。

  当然实习妹的歌声确实也很好听,声音软酥酥的,听着不由得让人想起了甜甜的糯米糍。

  而她好像往我这里看了几眼,但我的身影马上被人群挡住了,我也没怎么刻意看她。

  顺带一提这次的聚会好像也有给我们的十佳组长庆功的意思,连他的部长叔叔都来了,那个老色鬼一直盯着台上的实习妹看,动不动就盯着人家的胸脯和裙下的小腿。

  而不断被请上台的实习妹也挺苦恼的样子,但我不想多管闲事,况且这里也没我说话的份。

  所以我一把一把的吃着桌上的零食,然后我发现桌上有一瓶瓶彩色的饮料,感觉挺好喝的样子,就开盖来喝。

  结果我一尝味道不对,这不是果汁,而是鸡尾酒。

  当然里面可能掺入了一些果汁,或者是果汁里掺了酒,总之这玩意儿的味道意外的带感。

  反正这个活动没我的事情,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我就开始大喝了起来。

  而实习妹继续在台上唱歌,她的声音和相貌在随着我消灭一瓶又一瓶鸡尾酒后,越来越接近某个人。

  越来越像、越来越像她

  “汝嫣?”

  我眯着眼睛,发现林汝嫣站在台上,面带着疲惫的笑容,为那些男人唱歌。

  终于这首歌唱完了,她的疲惫已经难以掩饰,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走上台,亲昵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下去。

  别碰她好吗?

  我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而那个男人就是汝嫣的前男友,那个惹人厌烦的富二代。

  你现在和她没关系了,她不喜欢你。

  我在口中低语着。

  然后汝嫣走下台,台下只有一个位置空着,而她也只能往那里坐去。

  而那座位边的正是那个看着儒雅的台长。

  我抿着嘴,牙齿咬在嘴唇上,咬出一个血洞来。

  不、不要求你

  然而汝嫣没有听到我内心的声音,她坐了下去,坐在了她的台长身旁。

  台长笑着将手架在她肩上,一双大手试图在她身上摸索。

  汝嫣伸手挡住了他的手,然而这个男人依然嬉皮笑脸的朝她凑了过去,汝嫣显然没法将他推开,她向我投来了求助的目光。

  “该死的”

  我咬牙切齿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手里捏着酒瓶的瓶颈,身躯摇摇晃晃的朝这家伙走去。

  “小、小吕,你、你想干什么?”

  男人恐慌的放开了他手上的女人,而我则冷漠的看着他。

  周围欢闹的声音一下子停下了,时间好像定格了一般,一切都静止不动。

  而我的心脏仍在跳动,“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着。

  呵,我该做点什么了。

  我俯视着这个老男人,抓着酒瓶的右手动了起来。

  “拦住他!”

  有谁这么喊了一句,然而在他们行动之前,我已经将瓶底砸在了这老家伙的光头上。

  这“哐当”一声响,可真是悦耳无比。

  瓶底在滴着血,男人一头倒在玻璃茶几上不省人事。

  咚!

  我的脸上传来了一股剧烈的钝痛,有人从我身后打了我右脸一拳,巨大的力量让我的眼镜都飞了出去。

  我的身体晃了晃,最终仰倒在了地上,脑袋在嗡嗡作响,眼前整个世界都在旋转。

  而那个偷袭者不依不饶的坐在我的身上,两个拳头“呼呼”的往我脸上打来。

  沉重的拳头好像要把我的鼻子都给砸歪了,我的鼻腔和嘴角都有粘稠的液体流出。

  呦?这不是咱的十佳组长吗?

  我的脑袋非但没有被攻击砸晕,反而清醒起来,并渐渐看清了偷袭者的模样。

  我瞥了一眼中央的座位,发现那个被几个人照顾着的人正是我的老板,他现在头顶着一个大包,脑袋上满是血。

  而实习妹站在旁边慌张的叫喊着什么,但是组长的拳头依然在不断的往我身上招呼,弄得我现在的耳朵什么都听不清。

  这便弄得我烦躁无比,决定反击。

  “我t给你脸了?”

  我模糊不清的嘀咕着,抬起膝盖就往这货的生殖器那里撞了过去。

  “唔!!”

  果然那家伙浑身一僵,而借着这个空档,我抬起上身将手肘撞向他的心窝,迫使他吃痛后退,而已经重新站起来的我可完全不打算给家伙什么机会。

  在他重心不稳时,我立刻向他扑去,他想用双手格挡,我就用膝盖撞击他那不设防的腹部。

  虽然我很久没打架了,但以前究竟是学过自由搏击的。

  面对体魄强于自己的对手,那么哪里不能打,哪儿就偏要打,要以雷霆之势战胜对手,不能让对手有机会反击。

  所以这个高大英俊,平日也没少健身泡妹的组长,在我一套组合攻击下,完全没喘过气来,而我也成功用双手勒住了他的脖颈,然后一脚踹在他的脚后跟,失去平衡的他只能倒在地上,而我则死勒着他的喉咙,勒得他脸上从泛红到发青,不让他使出一分力来。

  “小吕,你冷静点,放手!”

  “对对,组长也是看你打了他叔叔才动手的,你有错在先啊!”

  “是啊!别干傻事!”

  这些家伙在我被揍的时候屁话不放,轮到我揍组长了,他们倒是积极起来。

  而且这些人还朝我靠了过来,有的似乎在打电话报警,ktv的保安也来了。

  但是我并不想陷入被动,所以我空出一只手让组长大人好歹可以喘口气,然后抓住地上酒瓶把底座敲碎,将尖锐的玻璃碎片对准他的咽喉。

  “你们别过来哈!我现在很激动,你们刺激我,搞不好他下辈子就得一直躺床上了。”

  被我这么一威胁,周围的人果然没谁敢动了。

  “吕哥,你”

  在我一步之外的实习妹似乎想要对我说什么,而我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向她表示自己其实很冷静。

  过不了多久,警察来了。

  在他们掏出手枪前,我就丢掉了“凶器”,放开这个已经被我吓得尿裤子的怂货,并举起双手,乖乖接受了那副“银手镯”。

  由于我的表现过于沉着冷静,紧急出警的两位警察都有点诧异,他们架着我走时,手上的力道都轻了些,毕竟我丝毫没有不配合的意思。

  在警局,我向他们叙述事情的经过,他们做了笔录,就让我在铁栏杆里待着。

  头一次被拘押在警局,这感觉确实有几分新鲜,我在一个冰冷的长椅上坐着,脑子里什么都没想,就这么数着地上爬着的蚂蚁。

  几个小时后,牢门被打开了,一名年轻的警察笑着进来对我说道:

  “你可以走了,记得带上自己的个人物品。”

  “哈?不是,我不应该关个几天吗?”

  我有点懵逼的站了起来,看着警察同志为我打开手铐。

  “有人为你做了无罪辩护,我们这边在讨论后认为你这是属于正当防卫。”

  “呃,可是我好像还揍了自己老板。”

  我虽然后面揍那位十佳组长是被迫反击,但打领导那波确实是我先动的手,我还以为自己会被判个几个月。

  “他侵犯妇女个人权益在先,你帮忙属于见义勇为,一样在正当防卫里面。”

  警察同志不厌其烦的给我科普法律知识。

  “再加上那两人都属于轻微伤,这种事以后你们若有矛盾,我们一般建议私下调解。”

  “哦!好的,好的!谢谢警察同志。”

  我当然是大喜过望,这样今晚可算是爽了。

  “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外面那个妹子,她这个重要证人可是跟我们吵了很久,不然你恐怕没那么快出来。”

  警察同志笑了笑,挥手示意我快些离开。

  “吕哥!你还好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我刚出警局,实习妹就跳到我的面前来,将我的眼镜递给我,接着就在我身上四下打量,看着我脸上那些已经包扎的伤口心痛不已。

  “你”

  我不知道说什么,心头有着暖意,可是回想到当时的幻觉,我的心又冷却了下来。

  “早点回去吧。”

  说罢,我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实习妹担忧的问道:“吕哥,你明天还会来上班的吧?”

  “”

  我没有回答,直接进入车内,把门带上,也不再看她,直到车快开远了,才回头看了一眼她那即将在黑夜中消失的身影。

  第二日,我很早就来了公司。

  但我是来提交辞呈的,顺便整理一下自己的个人物品。

  出了这档事,我就算不辞职,上面辞退我也是迟早的事。

  当然更主要的是我充分认识到这是个垃圾公司,早走早开心。

  而且实习妹为我辩护,必然会因此招惹到那些家伙,我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越会影响到她。

  大公司的审批效率就是高,我这种可有可无又闹过事的社畜的辞呈,一提交就通过了。

  在我背着装满我个人物品的背包离开前,我在实习妹的位置旁停留了片刻。

  实习妹的实习期快过了,说些什么好呢?

  祝你工作顺利吧

  留下“祝你工作顺利!”的字条后,我离开了公司。

  然后我就回到了家里,失去工作的我,本来应该找份新工作来着。

  但是我的心很疲惫,非常疲惫。

  我不想工作,也不想干什么正事。

  我开始玩一款仙侠类的网络游戏,我心想虽然我的现实人生一事无成,但虚拟世界总有容得下我的地方吧?

  结果我错了,我发现这些个游戏看着比现实美好,其实充值系统里写满了“充钱才能变强”。

  起初我自以为自己手头还算阔绰,可以在游戏里呼风唤雨,享受一番美好的虚拟人生,

  然而我除了一开始感觉了一点快乐外,后期的心情便转为了无限的虚无,而且我将等级升上去后,马上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那些强劲的对手都有个共同点,他们充钱了,而且充了很多钱。

  好,我就陪你们玩玩。

  反正我的银行卡里还有不少存款,现在也不想做别的事情,就想在游戏里当当大佬玩。

  结果我刚充一百打过充首充的,就遇到冲几千的,充几千打过充几千的,又看到冲上万的弄得我又开始怀疑人生。

  原来这世上有很多人想在虚拟世界得到现实享受不到的体验啊?

  这样一来又是竞争,又是弱肉强食,不过是换个环境而已。

  我的心没有被虚幻世界里的快乐充满,反而更为虚幻,更加虚无。

  我就这么虚耗了一个月,然后我就去看了一眼我的银行存款。

  很好,只剩三位数了。

  再来一单648,我就连饭都吃不起了。

  虚拟世界的快乐,需要现实来支付成本。

  我努力工作了那么久,所有的积蓄居然只够让我这样过上一个月而已。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