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四章.转生当条小白龙

第十四章.转生当条小白龙

  “最近一直联系不上吕哥呢?”

  朱颖穿着粉色睡衣躺在床上,来回翻看手机里那些简短的聊天记录。

  但是她与吕如乔的联络在一个月前就彻底断了,这些通讯再没有增加过。

  “说‘祝我工作顺利’什么的,你自己怎么就走掉了啊?真的是”

  让人无奈的家伙。

  朱颖甜甜地笑了笑,她一想起那个青年,心头总是充满着安全感。她很清楚,这个男人总是为别人考虑着,是个极其可靠的人。

  “是不是我哪里让他讨厌了呢?”

  朱颖叹了口气,她看着外面柔和的月光,闭上了双眼,两行莫名的泪水从她的流出。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流泪,总觉得刚才自己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在梦境中,她再没有寻到这个男人的身影。

  在有一只布偶猫趴着的写字台上,摆着一份企业录取通知,上面写着游戏工作室,欢迎你的加入。

  朱颖没有在之前那家公司任职,她凭借着自己这些时间已经积累的经验和能力成功应聘了她真正心仪的工作室,相信她一定能在其中有所作为。

  重症病房外,一老妇人和一位年轻的职业女性坐在一起。

  老妇人问道:“汝嫣,你很久没和小吕联系过了吧?”

  “嗯,我相信他能照顾好自己。”

  林汝嫣低下头,神情有些没落。

  老妇人皱着眉头说道:“这样不好吧?你们究竟是夫妻,你父亲要是能说话,肯定骂你。”

  “和我在一起,他很累的。他总是把事藏心里头,我知道。”

  林汝嫣的指甲穿进了肉里,留下深深的凹痕。

  “我离开他的话,他会轻松很多,也会过得很好。”

  老妇人看着林汝嫣紧抓的双手,将自己的掌心放上去说:“你说过,你和他在一起很开心吧?”

  “他有很多理想,而我给了他太多压力,让他不能做回他自己。”

  林汝嫣依然戴着吕如乔给的婚戒,法理上的婚姻虽然取消了,但她并没有抛弃自己所爱的男人。

  老妇人叹息道:“唉你这样或许是在伤害他。”

  “可是”

  “过年之后,你找机会去见他一面,和他说说话,他要怪你你也别回嘴。”

  “好。”

  “况且你要是真想离开他,你就不会总看你和他的那些东西了。”

  自己女儿心思,老妇人是看穿了。

  “你父亲要手术,你知道他是很有担当的人,就大胆的让他知道,夫妻俩有什么不能合力做到?而且我们俩老也是有能力照顾自己的,不用太担心我们。”

  “嗯”

  林汝嫣在这段时间的冷静后,她清楚自己所做之事实在欠妥当。

  和吕如乔分手前,他们之间处于一个极为焦虑的状态。然而双方都没为弥补这份焦虑做出努力,而那位台长又对林汝嫣献殷勤,虽然林汝嫣对他并不感兴趣,但她认为自己与吕如乔的关系也走到尽头了。

  由于彼此之间仍存在着藕断丝连的感情,所以她用了这种方式和吕如乔摊牌,彼此好给对方一个自由。

  当然这或许是最糟糕的方式,她本想让吕如乔早日另寻良缘,但她看错了自己对吕如乔的影响,同样也看错了吕如乔对自己的重要性。

  和吕如乔分开后的林汝嫣并没有和那位台长在一起,她辞去了在电台工作,应了朋友公司的邀约在家乡附近做起了销售,除了工资更高外,还可以顺便照顾父母。

  至于父母的医疗费的问题,林汝嫣家庭的亲戚朋友并不少,所需款项很快就筹齐了。而在林父经历几次大手术,状态基本稳定下来之后,其所需的医药费也处于可以接受状态。

  然而出于对伤害吕如乔的愧疚,林汝嫣不敢直接面对他,而是在假期去看了吕如乔的父母,在得知吕如乔并没有将与自己离婚的消息告诉两老时,也认为自己或许与吕如乔还有和好的可能。

  林汝嫣便对吕如乔越发想念,可是她始终无法鼓起勇气去见他。

  在与林母的这番对话后,林汝嫣也终于下定了这个决心。

  以后不管他怎么对我,我都要好好和他说清楚一切,包括我的想法,我的心情。

  不能再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了。

  “呃?!”

  突然林汝嫣心头一慌,泪水止不住的流下。

  “怎么了女儿?你怎么哭了?”

  林母用手帕擦拭她的泪水,但是怎么擦都擦不干。

  “我”

  林汝嫣捂着胸口,全身颤抖着。

  “不知道。”

  某淮南小镇吕氏小吃馆,一对五十岁夫妇准备收摊,他们一同擦拭一张张餐桌,在之擦得光滑如镜时,两人不约而同拍了拍酸痛的腰部。

  吕父:“儿子说他今年回来。”

  吕母:“那好啊!咱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

  吕父:“瞎说,你不天天看他的照片吗?”

  吕母:“真人假人能一样吗?”

  吕母:“话说那孩子也不说自己和汝嫣吵架的事情,就汝嫣来看过咱们。”

  吕父:“他脾气随你,又倔强又爱逞能,凡事都爱东想西想。”

  吕母:“他那臭脾气还不是你教的,总爱骂他打他,这下好了吧?长大老不回家了。”

  吕父:“我这是为他好,天天赖父母怀里,他能有出息吗?”

  吕父:“对了老伴,我记得小吕爱吃三鲜饺子,你明天多买点料。”

  吕母:“咋了?想下厨了?”

  吕父:“好久没包饺子了而已,想这段时间练个手。”

  吕母:“好啊哎呦!今天是不是风沙有点大?我咋想流泪呢?”

  吕父也擦了擦眼角的热泪,他看着外面的月色嘴里嘟囔道:“估计是那臭小子又跑远了吧?”

  我死了吗?

  我试图感受周围,发现自己身处于黑暗之中。

  在最后的记忆中,我感觉自己的身躯被寒冷吞没,意识也没入了无底的深渊中。

  这样是死了吗?

  对此我不知道,也无法回答。

  那我救到那个女孩了吗?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同样也不知道,因为我对最后一刻的记忆太过模糊。

  那我现在哪儿?

  “”

  耳边有着谁的声音,但是我听不懂,那好像是什么歌声。

  而且我的身体感觉也很奇怪,我觉得我应该是被谁折叠在一所小房子里,而且浑身又热又黏糊,感觉有些难受。

  所以我试图从这所“小房子”里出去,用头、用手、用脚,不断的撞击“墙壁”。

  “墙壁”比我想的要脆弱,我多撞了几次,我就感觉到“墙壁”出现缝隙,所以我就加大了力度。

  最终我的脑袋先一步破开了“墙壁”,而外面强烈的光线让顿时我闭上了眼睛,但是很奇怪的是,我感觉我的眼皮是双层的。

  而且不是单纯的双眼皮那么简单,而是我能控制两层眼皮覆盖在我的眼睛上。

  比如现在,我只是盖了一层眼皮,所以外面的景象虽然就跟铺了层宣纸一样,但我是可以看清的。

  “欧耶!!成功了!”

  旁边传来了女孩的欢呼声,我朝她看去,发现一个手持短木棒的黑发少女正用极其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茫然的眨了眨眼,周围的景物显然不是医院,更像是自己见过的化学实验室的古代版。

  而且我的视野似乎比以前广多了,也更为清晰,有点像是广角相机能看到的景物。

  同时我确定我刚刚逃出的“房子”其实是个巨大的椭圆物体,上面还有许多花纹。

  究竟是谁搞的鬼?把我塞到道具蛋里?

  我也只能这么想,因为现在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常识。

  最后我注意到这房间里有面镜子。

  当我怀揣着好奇朝镜子看去时,我便有了一个更为超出常识的发现:

  我

  变成龙了?!!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