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六章.错误的仪式

第十六章.错误的仪式

  “欧耶!!成功了!”

  克丽丝热切地注视着这头脑袋上还顶着一块蛋壳的幼龙,那双黄金色的龙瞳正一眨一眨,十分好奇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这条幼龙的龙鳞是白色的,虽说巨龙中有银龙这个种类,但是像这头幼龙这般如铂金般的色彩的,克丽丝从未在书上见过。

  这些光洁的鳞片的确很美,现在它的身上还有一些蛋液,这让鳞片的色彩有些暗淡,但仅一点光线照去,幼龙全身便像绚烂的骄阳般闪烁着。

  克丽丝差点忍不住上前触摸这些鳞片,但她很快制止了自己的行动。

  龙作为高等魔兽,哪怕只是幼体也是极为危险的,这条刚出生的幼龙体型已经超过了成年的牧羊犬,比小牛犊还要大些。

  由于一般正常孵化的幼龙,其麟甲与牙爪都已经健全,它所具备的攻击性已经比一头成年魔狼要高了。

  而且这头还是传说中的上古龙,在各方面的能力在未经测试的情况下,都得默认为危险。

  “聚!”

  在白龙试图爬出蛋壳时,克丽丝驱动了法阵的第二层阵式,这层阵式的功能可就不是产生温热的雾气了,而是强效的束缚阵。

  以龙蛋为中心,一个正三角的法阵里长出了数十条红色的链锁,缠在了幼龙的脖颈以及它探出的龙爪上。

  这条幼龙现在还沉浸在感受温暖的雾气以及外面奇异陌生的环境中,起初只是东张西望但未察觉到异常。

  等它身上缠上这些锁链时,这条白龙才感觉到不对。

  只是脖颈和爪子都已经被锁住的它再试图张开背上那对还有些萎缩的双翼以挣脱束缚,已经为时已晚,刚刚展开的双翼也很快被缠上。

  这些法术锁链的强度毫不亚于钢铁,作为幼龙的白龙现在才刚刚孵化,力量不足,无法挣脱这些锁链。

  维持法阵的法力来源是控制法阵的克丽丝,除了克丽丝主动解除法阵外,只要克丽丝法力枯竭,这法阵也会不攻自破。

  白龙的挣扎其实并非毫无意义,它挣扎的力道越大,克丽丝就需要对法阵输入更多的法力来维持束缚,这样一来克丽丝法力枯竭,白龙挣脱束缚的局面迟早还是会来的。

  当然克丽丝可不会让这个情况发生。

  就在白龙依旧在试图挣扎时,克丽丝从空间袋里掏出一小袋粉末,然后将这些粉末全撒向了阵中的白龙。

  “吼?”

  白龙在将这些白色粉末吸入口鼻中后,神情就开始恍惚起来,挣扎的动静也小了不少。

  呵,还以为不会奏效。果然就算是龙种,幼龙对异常状态的抗性也并不高,至少并不离谱。

  克丽丝见吸入了足以麻倒六头野猪的白迷香的白龙已经恍惚,嗓子眼里悬着的那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现在白龙中了迷幻效果,精神力正处于涣散状态,正是她下手的绝好时机。

  克丽丝从空间袋里拿出一把小刀,接着她银牙一咬,将锋利的刀刃摁在右手掌心,再用力划上一刀。

  “唔!”

  肌肤被割裂的疼痛感慢慢涌上来,克丽丝就算心里有所准备还是眉头一皱。

  温热殷红的鲜血正从伤口处不断流出,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她那半张手掌都变得血红。

  “我以女巫克丽丝·兰叶尔之名,以我体内流淌的女巫之血起誓,我与你在此立下契约。”

  克丽丝将小刀收起,左手食指沾上自己的鲜血,一边用庄重喑哑的嗓音吟唱着《血之誓约》,一边在法阵前凭空画着契约咒文。

  就好像空中真有一张无形的纸页一般,一个又一个古老的血色咒文随着克丽丝的指尖移动不断成型。

  “我将成为你的饲主,与你共进退,共荣辱!而你将追随我的脚步,遵从我的指令,成为我的仆从,我唤你的名字,你必以我之言语为号令。”

  “在此,我命名你为”

  这里克丽丝顿了顿,她在思索一番后,便继续在空中用鲜血划出一串字符。

  “巴哈姆特!”

  这个名字在诺亚古语中象征希望与光明。

  是承载着世界灰暗之时,那代表唯一希望的火烛。

  此刻也正对应了克丽丝孤注一掷的情景,这条年幼的白龙将是她扭转这一切的希望!

  所以克丽丝以“巴哈姆特”来命名这条白龙。等双方的名字都呈现在契约中后,契约便能发挥出其约束力,一旦契约成立,双方都无法违抗“血契”的效果。

  “成为我的使魔吧!巴哈姆特!”

  克丽丝举起正流淌着热血的右手,空中的血契咒文纷纷像鱼儿般朝这只手上涌去,不一会儿便汇成了一颗血球。

  接着克丽丝将掌心的血球对准了白龙的额头,血球变作一条锁链,其中一端弹射到白龙的额头之中。

  同时克丽丝也闭上眼睛,接受了另一端弹入自己额头中的血契之链。

  等自己与白龙的意识相连,再让白龙的意识屈服于自己,承认并接受血契,血契就算是真正完成了。

  虽然这个环节可以算是血契中最为危险的一环,毕竟这是两个灵魂之间精神力的直接对抗,稍有不慎就会造成严重后果。

  但是克丽丝很有自信,她不相信一头刚出世不到半刻钟,还中了白迷香的幼龙,此刻的精神力会比自己这个修行近十年的天才女巫还要强。

  “呃?”

  然而等克丽丝将自己的精神力化作一根凝实的长矛向白龙的精神之海撞去时,她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本以为会涣散而脆弱的白龙意识的精神壁障,居然凝练无比,好似一堵能抵御重炮轰击的城墙。

  这是应该是错觉

  白龙作为一头刚出世的魔兽不可能存在如此强大的精神力,这应该只是个虚有其表的外壳而已。

  实际上它只是一层一戳即破,不堪一击的薄纸。

  如此笃定的克丽丝继续发起攻势,为了确保成功,她将裹挟着自我意识的精神之矛全力撞向了白龙那看似坚不可摧的精神壁垒。

  结果这墙

  还真是坚不可摧。

  “唔!”

  在矛与盾的交战中,作为防守方的盾以其绝对的硬度挡住了攻击方的长矛,而长矛攻击无果便遭反噬。

  于是克丽丝的精神之矛就……断了。

  剧烈的钝痛感袭来,就好像有人往自己头上挥了一记闷棍,克丽丝向后退了一步,她与白龙之间的血契之链也消失了。

  克丽丝痛苦的捂着额头,勉强睁开双眼,结果她看到整个天花板仿佛地震般剧烈的晃动,左右的一切也都在拼命旋转着。

  “可这怎么会”

  这天旋地转的情景毫无疑问是意识之海错乱的结果。

  全身都在摇晃的克丽丝在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后,终于双腿一软,向后倒去。

  在失去意识前,克丽丝发现那条白龙正在失效的法阵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自己,那双黄金色的龙瞳就好像两团金色火焰在燃烧。

  它微张着龙口,两排惨白而尖锐的龙牙之间滴溅着丝状的唾液。

  接着这头可怕的魔兽开始不急不缓的迈着步子,一步一步地向着动弹不得的自己走来。

  完…完了

  克丽丝闭上了眼睛,彻底失去了意识。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