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八章.人性与兽性

第十八章.人性与兽性

  怎么回事?

  我怎么可能会把人当成食物的呢?

  看清楚香味的来源后,白龙饥饿的双眼瞬间恢复了理性,他十分震惊,万万没想到引起自己食欲的居然是这位昏迷的少女。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啊?!

  白龙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手”,上面是坚固的鳞片和五根刀锋般的利爪。

  难道、难道是因为我变成龙了吗?

  这双形似鹰爪的爪子能轻易的在地砖上划出一条长痕,这当然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事情,除了四肢以外,他身上其他部位也都和人类相去甚远。

  是的,现在他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人了,而是一头龙。

  都说龙是可怕的幻想种中的顶级掠食者,实际上也不过是头凶残的野兽罢了。

  野兽吃人当然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弱者就是食物,哪怕对象是人也一样,对于自然而言,人类并没有一点特殊。

  况且自誉文明的人类,又何尝真正脱离了野兽的身份呢?

  眼前的不过是只没毛的猴子,与别的猎物没有任何区别。

  咕噜

  白龙咽了咽口水,他的肚子一直在咕咕作响,要说自己已经有一百年没吃饭了,他都信。

  可是吃人,怎么可以

  就算白龙再怎么试图欺骗自己,心里一直有声音在告诉他:这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然而尽管心里想着不行,但白龙的四肢还是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他一步一步向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少女靠近。

  在白龙那双涣散的兽瞳中,满是饥饿和贪婪。

  饥饿可以让任何生命失去理性和判断力,为了维系自身的存活,为了满足那要命的食欲,它们会吃下一切可以吃的东西。

  被盖在少女白嫩的肌肤下的血肉究竟是怎样美味呢?

  在鲜美血肉的诱惑下,那张窄长的龙嘴张开了,两排惨白的龙牙上正滴溅着浑浊的唾液,落在地砖上便冒起了白烟。

  他越是靠近,食物的芬芳就越是浓烈,兽类的本能也就越发强大。

  只是一口而已,我会忍住的。

  就一口,就一口,我不会杀掉她的。

  残存的理性在面对强大的兽性本能的压迫,开始逐渐走向妥协,同时他的耳中好像有恶魔的低语。

  我就算真的吃掉这个少女又怎样呢?

  我是龙,龙吃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而且这个人类少女在之前恐怕想害我,这不过是她的报应罢了。

  很快白龙颤抖的利齿几乎靠在了少女的脖颈上,鼻尖也满是少女的体香。

  不!我不可以!

  然而白龙突然将脑袋缩了回来,并用右爪给了自己脸上一下。

  铛!

  龙爪和鳞片擦出了火花,给白龙脸上那片光洁的龙鳞上留下四道白痕。

  尽管这一爪是用了力的,但好像自己也没有真的受伤。不过痛感依然是有的,而在这一爪之后,白龙黄金色的双瞳恢复了清明。

  我是龙,但我也是人。

  既然为人,当然不能吃人。

  白龙抵住了诱惑,虽然艰难无比,甚至差点无法挽回,但他那个属于人类的灵魂终是没有屈服于这具身体中的兽性。

  哒、哒

  取回理性的白龙小心的迈着步子,从昏迷的少女身边走过,想要远离她。

  嗯?我爪子上的是?

  然而白龙的感觉自己刚才好像踩在了什么粘稠的液体里,他将那只前爪举到眼前,映入眼帘的是一抹鲜红。

  这不是番茄酱吧?

  爪上这鲜红的液体在散发着强烈的气味,本能告诉他,这些可比番茄酱要甜上百倍。

  只是稍微嗅了嗅,刚刚压下来的饥饿感又涌了上来。

  这是血啊!

  等白龙反应过来时,自己的舌头已经伸了出去,等着接取即将从爪尖落下的那滴可口诱人的“甘露”。

  但在这之前,白龙连忙收回了舌头,并甩掉了手里的鲜血,然后不断摇晃自己那颗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脑袋。

  如果刚刚自己尝了这滴血,脑中的天平又会倒向兽性吧?

  鲜血可以唤醒许多肉食野兽的攻击欲,哪怕不饿,一看到受伤的猎物,掠食者们也会本能的开始追击。

  克丽丝的右手还在流血,因为刀口很大的缘故,她的鲜血已经浸湿一整块地砖,而且还有继续蔓延的迹象。

  这是一个年幼的,鲜美的,处于昏睡中的,受伤的猎物,是绝佳的捕食对象。

  贪婪的口水又流出了出来,白龙咽了咽口水,并向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与少女的距离。

  我的老天,为啥要给我这么多考验啊!

  白龙清楚自己这具身体有着极强的攻击性,自己拥有着坚硬的麟甲,锐利的爪牙和强健的身躯,毫无疑问是个天生的杀手。

  杀戮,才是龙的本性。

  然而他是人。

  再怎么样,他都不能越过这条底线,他不能吃人,也不该对人产生食欲。

  这是为人的底线,他究竟是条拥有人类灵魂的龙,本质上依旧是个人,他绝不能向身体的本能低头。

  然而……

  他的忍耐力究竟是有极限的。

  这里没有出口吗?

  白龙想要离开这位少女,最好直接离开这个房间,但是他环视了圈,并没有看到任何出口。

  这个女孩还在流血

  沮丧的白龙转头注意到少女身边的血泊在越来越大,血不止住的话,恐怕会出现什么问题。

  而且按道理只是手掌受伤的话,血不该流这么多才对,这是怎么回事?

  白龙很是疑惑。一般人的身体只要不伤到动脉,伤口不要过大,血应该会自然止住。

  一只手掌上的伤再怎么严重,流这么多血也太奇怪了。

  而这其实是克丽丝的法术。

  为了让伤口流出足够仪式使用的鲜血,克丽丝特意在那柄小刀上加了效果,所以伤口会血流不止。

  完成仪式后,她只要再对伤处施加低级治愈术,伤口便会恢复正常,血也会止住。

  但这场意外让克丽丝精神受创陷入了昏迷状态,自然无法对自己进行治疗。

  糟了!我要是放着不管好像会出事的样子。

  白龙扇了扇翅膀,在克丽丝附近落下,远远地用尾巴挑动她的右手,观察上面的伤口,确定伤口里面还是在慢慢流出鲜血来,丝毫没有愈合的迹象。

  我得做点什么。

  尽管这情况很奇怪,但在毫无头绪时,就得尝试最可靠最稳妥的办法。

  白龙思索了一番,想到了自己以前看过的野外生存的纪录片里关于紧急处理大伤口的办法。

  有了!

  想到主意的白龙,立刻扇动翅膀飞去了神龛旁。

  当然他找这尊神像并没有啥事,他要的是神龛下压着的桌布。

  不过白龙也没把桌布直接扯下来,因为在他正想这么做的时候,他的牙齿已经将桌布撕下了一大块。

  这么多已经够了。

  自己牙齿的锋利度有点惊人,白龙也没想到这块看着厚实的桌布对于自己而言居然如此脆弱。

  接下来白龙用爪子将桌布划成细长的一条条,不得不说自己的爪子确实锋利,本来作为人类需要工具的活,现在的他可以直接毫不费力的完成。

  再吹口气清掉布条上的灰尘后,一些可以使用的绷带算是做好了,现在就该包扎了。

  我的爪子会伤到她的吧?

  白龙抓住一堆布条飞到克丽丝身边,然而他看着自己那对冒着寒光的龙爪,立刻犯了难。

  普通人类的身体对于身为龙的自己而言应该是十分脆弱的,他要是不小心就会加重这个少女的伤势。

  在思索一番后,白龙决定用牙齿和尾巴来完成包扎的工作,免得龙爪将女孩划伤。

  当然这样难度也会加大,且不提他要事先将布条绑在尾巴上。

  用牙齿叼着另一端,也意味着他的鼻子会近距离的贴近甚至接触女孩的伤口。在这期间他必须克制住自己在咬布条时咬女孩一口的欲望,这绝对是个折磨。

  然而此时女孩身边的血泊正越来越大,她的脸色也越来越差,甚至连体温都在下降。

  他不能再犹豫了。

  白龙开始行动,首先他得用牙齿和爪子配合将布条的一段缠在尾巴上。

  这期间他已经尽可能的小心应对,还是弄断了两根布条,但在一番努力后白龙总算是弄对了力道。

  在控制住力量后,下面的操作就简单多了,白龙用爪背小心地抬起少女的手臂,然后低下头再慢慢摇动,让嘴里叼着的布条紧紧缠住少女的手臂,并开始绕圈。

  当然也不能太紧,他要做的是减少手臂的血液输送,并不是将手臂勒断。

  而松紧的程度,只能看白龙自己的判断了,但好歹他上辈子是做过人的,也干过类似的事,所以该绑成什么样子不会难受,白龙是清楚的。

  下面如果布条用完了就咬断尾巴上的结扣,然后再缠上下一根,继续上面的操作。

  就这样一直将布条从手臂缠到了手掌,从伤口中流出的鲜血明显减少了。

  但这样还是不行,得想办法把血彻底止住。

  本来到这一步就该上药了,但密室里并没有药品。

  况且就算找到了某个看着像是疗伤药的药瓶,在不清楚药性的情况下使用也是不明智的。

  只能这样了。

  白龙伸出舌头在这伤处舔舐,毕竟一般的唾液都是有一定止血效果的。

  只是龙的唾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白龙也不清楚,但现在他也没别的办法。

  在白龙用舌尖扫清伤口的血迹后,这条深可见骨的刀伤立即停止了流血。

  龙的唾液其实就是珍贵的疗伤以及炼金材料,本身就带有止血效果,甚至可以破除一些顽固的诅咒。

  当然白龙并不知道这一点。

  不过眼前的起了效果当然是好的,白龙将在剩下的布条缠在伤口上后,就立刻从女孩身边逃开了。

  没错,是逃开了。

  刚刚他品尝了少女的鲜血,鼻尖也满是少女的芬芳,这是相当的美味,在少女的鲜血里似乎有着让他疯狂的力量。

  他不能再待在少女身边了,至少现在不能。

  由于尝过少女的鲜血,白龙腹中的饥饿感又涌了出来,而且感觉比之前更为强烈。

  这让他想起在儿时,自己曾在山里迷路了三天,正饿到快不行,突然找到一颗野果充饥,结果吃下的这颗野果非但没有让他的状态有所缓解,反而让他越发渴望着食物。

  他又快失去理智了。

  我必须吃点什么

  白龙的双眼又开始浑浊起来,原始的本能开始侵蚀他的神志。

  他作为一头饥肠辘辘的野兽,与一位昏睡的少女一同关在这个密室里,只要他有所懈怠,他就会伤害这个少女。

  白龙不敢看向那个少女,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双眼里满是饥饿与贪婪,此时他的意志已经经不起考验了。

  而视线的另一边是蛋壳。

  可以吃!对!这个可以吃!

  白龙像是看到救命的稻草一般扑向了散落在地的蛋壳,在将一片片蛋壳上残留的蛋清连着灰尘一起舔干净之后,已经无法忍耐的白龙开始将这些蛋壳也嚼碎吃了下去。

  其实这些蛋壳味道并不糟糕,嘎嘣脆,还补钙,对于刚刚出世的自己而言可是很好的补品。

  就是略微有点硌牙。

  啊!卡着牙缝了!

  在白龙将一大片蛋壳像是吃大饼一样津津有味的咽下肚时,一小片蛋壳卡在牙缝中,让白龙用龙爪抠了好一会儿才弄掉。

  嗝!饱了!

  将这些蛋壳全吃下肚后,白龙的饥饿感消退了,甚至还打了个饱嗝。

  巨蛋的蛋壳分量很足,当然白龙感觉饥饿主要还是他刚刚从长眠中苏醒,缺少能量补充。

  而龙蛋的蛋壳也确实是一种能量物,甚至比一些同体积的高纯度能量矿石的含量还大。

  所以白龙吃完之后,甚至还觉得有点撑。

  吃饱饭后,白龙的理智也恢复了。

  他转头看向少女,见少女还在昏睡中,不过可能是因为失血较多的缘故,体温略微有点低,当然睡在地板上也很凉就是了。

  他没有思考什么多余的东西,只想着正好自己也有点困了。

  于是白龙爬到少女身边趴下,将龙翼盖在她的身上,尾巴环绕着她,再合上眼,在平稳的呼吸中进入了梦乡。

  “唔妈妈?”

  在一股温暖气息的簇拥下,昏睡了数个小时的克丽丝终于慢慢睁开了双眼。

  这一觉她睡得很香,总觉得自己正睡在母亲怀里,由一个可靠而温柔的力量保护着,她可以忘却一切的苦恼和忧愁,毫无忌惮的酣睡。

  然而等她的视线逐渐清晰起来。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竟是一张布满白色鳞片的龙脸。

  这

  什么情况?!

  ()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