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十九章.日常的开端

第十九章.日常的开端

  克丽丝的记忆仍停留在精神反噬的最后一刻,她很清楚自己犯了个大错:

  明明要与一头未驯服的魔兽单独相处,却不做进一步的防护。

  任何魔兽都是危险的,莫说是其中最顶级的龙类。

  这一点克丽丝当然清楚,但是她并未考虑过自己在精心准备后还会失算的情况。

  原本她应该再拖延一些时间,至少让卓玛恢复后再进行孵化仪式,有卓玛陪同,一旦她在仪式中出了什么偏差也能挽回。

  然而她的高傲和自负,以及急于求成的心态,导致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事故,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这下我也该好好反省了呢?

  一脸疲倦的克丽丝将上身抬起,白龙的龙翼还盖在她的身上,轻薄的龙翼上散发的热量很温暖,或许这就是自己能睡得香甜的原因。

  我没有死?

  克丽丝伸手触摸自己的身体,想确定自己身上是不是少了什么,以及自己是不是还沉浸在荒诞的梦境里。

  “唔!疼!”

  结果右手刚一动就碰到了掌心的伤口,痛得克丽丝龇牙咧嘴的同时,也让克丽丝确定自己现在并非在梦里。

  “巴哈姆特,他居然没有吃我?”

  而且还对我进行了治疗。

  克丽丝看向右手上缠着的布条,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而且还结出一层薄薄的血痂。但这种细致的处理方式不太像是魔兽会做出来的。

  可是卓玛也不在这里。

  克丽丝左右看了看,周围除了还在酣睡的白龙外,并无其他活物。

  在这间密室里,要说能救治自己的也只有白龙巴哈姆特。

  还是说,那个神秘人又救了我一次?

  克丽丝想起了那个灰袍神秘人,会不会是他又救了自己呢?

  “这是...传说中的龙涎香?”

  克丽丝解开绷带查看自己的伤口,发现伤口上并无涂抹药膏,也没有法术残留,靠近轻嗅会发现掌心的肌肤表面有着独特的气味。

  不同于任何膏药,这是来自纯血古龙的唾液,也被称之为龙涎香,是极佳的天然金疮药,还可清除包括中毒效果在内的多种异常状态。

  毕竟人造的治疗药膏,都是用多种草药搭配而成,颜色可以很淡但不可能透明。

  想要无色且有奇香的也只有传说中的龙涎香了。

  如此看来,治疗自己也只有身边这头上古白龙巴哈姆特。

  越是高等的魔兽,智慧就越高,而且魔兽还可以将自己知识技能刻印在血脉中传承给下一代。

  巴哈姆特是上古龙,他的智慧再算上血脉传承,应该不亚于一个人类,会包扎伤口,应该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大概......

  其实克丽丝也弄不清楚,但是巴哈姆特拥有相当强悍的精神力的事,克丽丝可是切身体会了一番。

  精神力强悍的生命也意味着智慧不低,所以巴哈姆特通人性,高智慧,会给自己包扎伤口,清除【流血】效果的情况,也是可能存在的。

  虽然克丽丝心里对此还是有些疑虑,但总归算是能勉强解释过去。

  难道仪式其实成功了吗?我已经拥有一条龙作为自己的使魔了吗?

  深感怀疑的克丽丝将左手放在仍在呼呼大睡的白龙身上,然后闭目感知了一番。

  不对,没有精神烙印,我的血脉限制也没有解开。

  克丽丝为何一定要得到白龙?其实这也是她无奈的选择。

  兰叶尔家族与其他仅仅依赖天赋巫术的女巫家族不同,兰叶尔家族的女巫之血十分依靠使魔的力量。

  有一头强力的使魔可以加速兰叶尔女巫魔力的增长,然而没有使魔的兰叶尔女巫则将在升达第三阶后无法继续进阶,这也是克里斯的魔力没有半点成长的真正原因。

  然而使魔的成长值也会反向限制兰叶尔女巫的成长,因此获得一个高成长潜力的使魔是兰叶尔女巫变强的关键所在。

  在《克洛山协定》达成后,无法获得高等魔兽幼崽充当初级使魔的兰叶尔家族也开始快速走向衰败。

  当时的兰叶尔家族就算拥有强大第五代兰叶尔女巫——风龙女巫安迪拉坐镇,也不敢破坏当时人类与魔兽进行残酷的百年战争换来的和平协定。

  所以孕育白龙的上古龙蛋乃是克丽丝母亲诺雅·兰叶尔口中的“千年不遇之机”,是错过便再不能有的至宝。

  机会是要把握的,天上掉馅饼的事情不是没有,但会一味地等待的只有无可救药的愚者。

  克丽丝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上古龙,是人类从未驱使过的上古魔兽,与上古龙缔结契约也意味着克丽丝有着突破历代女巫成就之巅的可能。

  在她选择了不凡之后,这位志气高昂的少女就有着向兰叶尔家族从未达到的那片天空望去的勇气。

  可是...眼下她与白龙并未签下血契,彼此并无从属关系,那白龙究竟是为何没有伤害自己呢?

  克丽丝小心地抬起龙翼,然后慢慢从白龙身旁爬了出去。

  沉睡的白龙将头颅夹在翼下,就像一只湖中埋头睡去的天鹅,纯白的麟片在昏暗的灯光下依旧烨烨生辉。

  这头美丽的野兽身上没有一点可以让少女感到恐惧,她在白龙身边蹲下,伸手抚摸这些光洁温润的麟片。

  而且如果仪式中制造的伤口不被处理的话,昏迷许久的自己恐怕已经去见兰叶尔家的列祖列宗了。

  白龙救了自己,可是它又是为何要救自己呢?

  这时克丽丝心中跳出了一种解释,而这种解释是如此荒谬,却又是极为合理。

  难道...

  难道是因为它把我......

  克丽丝的俏脸染上红晕,她娇羞地看着这条明明才刚出生不久的白龙。

  “吼..?”

  而克丽丝这边的动静也成功让白龙从梦乡中脱身,一双金色龙瞳中满是迷茫与困惑。

  显然白龙还处于懵逼的状态,眼前的这个脸色像红透了的苹果的少女,真是刚才自己救的那个吗?

  克丽丝意识到白龙已经醒来,心里十分激动,而且它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充满眷恋(自认),她想自己的猜测应该没错。

  是的,白龙巴哈姆特它第一眼看到我后,把我......

  认作了妈妈!

  白龙:“嗷?”

  “乖孩子!乖孩子!妈妈抱抱!”

  “吼!唔!?”

  出于心中感动以及突然迸发的母性,克丽丝一把将白龙刚刚抬起的龙首抱在怀里,慌乱之中的白龙下意识地想要挣脱,结果却发现自己居然......

  挣脱不开!?

  原来白龙刚刚从梦中转醒,由于不适应身体,他在睡眠中脖子一直保持弯曲的姿势导致骨骼轻度错位,也就是俗称的“落枕”。脖颈酸痛,龙首又完全被抱住没有发力点,而克丽丝所觉醒的母爱之力所加持拥抱也不是寻常的力道。

  导致尽管他极不情愿,但白龙的反抗最终也只是在少女的胸口一通乱蹭。

  “哈哈,好痒,你是饿了吗?我还没有那个的啊...哈哈...别蹭啦!”

  白龙头上的犄角等尖锐处在克丽丝上身的敏感带乱碰,弄得克丽丝两颊通红,笑声不断。

  然而白龙的内心其实是:

  我**你个**

  这女人脑子烧坏了嘛!

  你个平胸心里有点数啊!

  不晓得肋骨硌得慌吗?

  放手!放手!

  咳咳!

  呃....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救、救命......

  要、要死龙了啊!

  ......

  然而不管是克丽丝还是白龙,都不知道:

  他们之间的故事(日常)这才刚刚开始。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