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二十六章.月色的寒意

第二十六章.月色的寒意

  我......

  是不是过分了?

  露出两排尖牙假装凶狠的白龙看着少女落寞离去的背影,心中忽然有些内疚。

  其实白龙也不是非常生气。有过一段婚姻,而且包括从美满到破灭的经历的他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了。

  就算这个少女计了自己,而自己也确实对她抱有一些期待和幻想,但这位究竟是一个与自己本素不相识,甚至一句话都不曾好好说过的异界少女。

  也就是说,他们其实是陌生人。

  陌生人之间的“出卖”,本无关所谓信任,因为彼此许诺过的信任原就未曾存在过。

  所以这也不算什么可以让他惊讶到无法接受的事情。

  当然该生气还是要生气的,总不能被卖了,还乐呵呵的帮人家数钱吧?

  但是看少女刚刚的表现,似乎她有许些不忍和愧疚,或许她其实也有什么难言之隐?

  白龙不清楚,因为目前的他根本没法和这名少女好好交流。

  不过如果把自己代入到少女作为主人的立场,并为将自己视为一条凶悍的大型犬,那么白龙觉得自己似乎也能理解少女的做法。

  毕竟人类养宠物,哪怕是特别温顺的小动物,也会习惯性的将之关在笼子,免得它们在自己不注意时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当然自己现在也算是体会了一下被关笼子的感觉。笼中活动空间极其狭窄,自己一展开翅膀就不剩下什么多余的空间了。而且非常无聊,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或者说能干什么。

  好像自己除了吃和睡,也没有别的事可干。

  如果自己可以和那名少女交流的话,暂且不说能不能让自己直接重获自由吧?至少给自己搞个稍微宽敞点的“牢房”,或者讨到一些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可语言不通是一座横在他们俩面前的一座大山,想要翻过去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然而这也是自己必须迈过去的坎,不管怎样,只要他想在这个异世界寻找到回家的线索,那么和这个世界的人交流就是必要的。

  但是我究竟该怎样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呢?

  白龙伸出一只前爪摸着自己的龙角思索着。

  刚刚吃完了食物,白龙正处于吃饱了撑着,闲得慌的状态。然而在这个笼子里不做点什么事情消磨时间,而是瞪着眼睛数尾巴上的鳞片,直到自己有睡意为止,他感觉自己会疯掉。

  “吼......”

  先从讲普通话开始吧!

  白龙打算先试图说出自己以前的母语,可是自己的嗓子好像只能发出沉闷的吼叫声。

  但是白龙并不想就这么放弃,他决定集中精神,继续尝试。

  “嗷...呜...喔...我......”

  终于在经过不屑的努力之后,白龙发出了“我”字,而且腔调貌似还是“川籍普通话”。

  而这也是他目前所发出的最接近人类发音的字眼。

  白龙感觉自己现在就像学舌的鹦鹉,尽管不是不能说“人话”,但是想要发音标准,不带任何奇怪腔调,就像个普通人类一般轻松自如的与其他人类交谈,是极其困难甚至近乎不可能的。

  而这是因为两个物种在发声器官的结构上就有着难以弥补的差异,所以身为龙的自己想要正常的“人话”,估计是做不到的。

  但是讲到一般人类可以听得懂的水平,白龙认为还是有机会的。

  反正现在自己时间多到不行,就借这机会好好练习一下吧!

  约莫两个小时后......

  “泥...吼!我...系...小...败...隆......”

  呃,这...咱刚刚说了啥玩意儿?

  也没办法了。

  尽管成果并不算理想,但他已经尽力了。

  现在白龙感觉嗓子干得不行,之前瞎吼瞎叫了半天,却只能说出这么一句嘴瓢到姥姥家的话,而且字字都得酝酿半天才能吐出来。

  可如果让懂普通话的人来听,应该是勉强能懂的,至于他们会不会笑岔气那又是一回事。

  然而现在他也只是能说一种这个世界恐怕没人懂的异域语言而已,在这其中的意义也只是证明自己作为龙其实是可以“口吐人言”的。

  啊!喉咙干死了。

  白龙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里好像有团火在燃烧,显然之前的“练声”让自己有点用嗓过度了。

  赶紧喝口奶消消火。

  眼前的铁盆里还装着半盆牛奶,白龙连忙将嘴巴向洁白冰凉的牛奶靠去。

  然而在这时,白龙突然觉得鼻子一痒,身体也僵住了。

  难、难道?!

  在吸了吸鼻子后,他终于憋不住了。

  “啊...啊...嚏!”

  在一个震天响的喷嚏声里,一股灼烫的热流从白龙干燥的嗓子眼里喷出。

  “吼?!”

  怎、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白龙懵了。

  只是眨眼的功夫,眼前原本洁净的铁盆已经焦黑一片,本该冰冷的牛奶正冒着沸腾的气泡,同时铁盆的边缘还有数朵火苗在摇曳。

  在愣了两秒之后,白龙反应了过来。

  原来......我还能喷火啊?

  “呼~终于好了。”

  克丽丝擦了擦额前的汗水,将手里的扳手放下。长时间的机体调试是很费精神和体力的事情,而那头被汗水浸湿的长发,为了方便,已经用头巾扎起。

  “卓玛,你现在动一动试试。”

  “小姐,您的意思是让我动,还是不准我动?”

  “呃?哈?”

  “在刚才的语言里,您的发言也可被判断为恐吓。”

  “唔...卓玛,你别挑刺了,快点试试看你的新胳膊。”

  “好的,小姐。”

  既然能和自己打岔,卓玛的情况显然是已经基本稳定了。

  克丽丝悬着的那颗心算是放了下来,她往后退了一步,看已经换过了一遍肢体的卓玛从平台上起身。

  跳到地面上后,卓玛便对着空气挥动新装的手臂,动作流畅,没有僵硬或者线路接触不良的情况。

  但在卓玛进行一次大幅度挥拳时,崭新的金属拳头居然飞了出去。

  “小姐,这是?”

  卓玛略显惊讶的看着自己陷在墙壁中的手掌,这似乎并不是哪个零件没有拧紧的问题。

  “咳咳!这是改装!改装!我将这招叫‘铁拳飞弹’,让你可以攻击远距离的敌人了。”

  克丽丝咳嗽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然后跑到墙中的铁拳旁将之拔出,再回到卓玛身边为她装上。

  “卓玛...你不会介意吧?”

  卓玛面无表情的回答道:“当然不....介意。”

  “呃,你这到底是介意还是不介意啊?”

  克丽丝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说道:

  “总之,这招一般只能用一次,可以给敌人一个出其不意,打中了一般人非死即伤。”

  “您还在担心之前我们遇到的刺客吗?”

  卓玛察觉到了克丽丝的用意,显然这个改装是为了对付特定的对手的。

  “是的。”

  克丽丝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名控蛇人,以及那个操纵飞轮的家伙。

  与这两名杀手的遭遇以及命悬一线的经历,着实给克丽丝带来了不小的震撼。

  “我不清楚他们会不会来这里,但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克丽丝本就谨慎,但凡她所重视的必然准备周全。

  “小姐,我的能量消耗有些迅速。”

  卓玛低头打量着自己的躯体,显然除了更换损坏的那些部件外,克丽丝好像还对她的其他部分进行了不小的改装。

  “嗯,我将部分武装傀儡的部件装在你的身上,行动消耗确实会比原来要大不少。”

  克丽丝现在让卓玛从综合型的管家傀儡,改装成了战斗型的护卫傀儡,令卓玛的战力有了显著的提升。

  “那么卓玛,你就先留在这里,将法力水晶完全充满,明天我们再将城堡的防御工事启动。”

  “好的,小姐。”

  卓玛点了点头,继续恭敬地说道:

  “那么小姐,时候不早了,您去休息吧,也请您注意安全。”

  “哈,没事的。”

  克丽丝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

  “那帮外来的杀手再怎么样想找到这里也得两天以后,我先去睡了,卓玛。”

  “好的,晚安,小姐。”

  等克丽丝回到自己的房间,再换上一套真丝睡衣,爬上柔软的床铺,抱着鹅毛枕头沉沉睡去时,外面的月色也已经分外明亮了。

  在清冷的月色下,那毫无遮蔽的城堡大门口,两个一直悄无声息的藏在黑暗中的身影才终于现身。

  “呵呵......”

  两名站在月色下的杀手身上仿佛打着冰冷的寒霜,蛇虫的嘶鸣在他们的周身不断响起。

  就和它们的主人一样,这些剧毒的畜生们在期待着、渴求着一场饕餮盛宴。

  “好戏......该开场了。”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