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本龙王好害怕 > 第二十七章.战斗序幕

第二十七章.战斗序幕

  嘶嘶~

  黑色的蝮蛇藏在漆黑的夜色中灵活的扭动着身体,好像一条顺着海浪前进的海带,行动迅疾又毫不起眼。

  在抵达城堡那高耸厚实的城墙边时,它的步伐并没停滞,腹部那数十个细小的吸盘令它即便在高墙之上也如履平地。

  这面高墙上几乎所有的房间都是窗户紧闭,然而有一个房间是个例外。

  呼...呼......

  冰凉的晚风吹至,窗边的纱帘不安的摇曳着,从脖颈和四肢传来的凉意让睡梦中的少女下意识的将怀中的枕头抱得更紧些。

  而此时吐着蛇信,一路嗅着猎物的气味而来的黑蛇正从窗边探出头来。

  确定了猎物的位置后,黑蛇的蛇身慢慢攀上了窗沿,它没有发出能惹人警醒的嘶鸣,而是很安静的张开蛇口,口中挑起的那一对尖锐的毒牙在月光下显得更为惨白。

  洁白的月光从毒牙的间隙穿过,照亮了少女那白皙纤细的脖颈,而那片白玉质地的肌肤下的正是在苍青的血管中脉动的鲜血。

  “嗯...哼......?”

  熟睡的少女口中发出不安的哼声,她眉头紧锁,似乎感到了一些异样。

  事不宜迟。

  黑蛇的长尾盘在窗沿上如一张长弓,其三角状的蛇头如同架在弓弦上的箭矢,等它微着晃蛇头,用蛇信再次确定目标的位置后,这支带毒“利箭”猛地向少女的脖颈冲去,宛如一道黑色的闪电。

  城堡一层,“兽笼”房内。

  咕~

  我的晚饭呢?

  刚刚转醒的白龙用指节戳了戳自己那扁平的肚皮,胃里的胃酸大将正躺在肚皮岛上打哈欠,并开始无聊地吹着号角。

  克丽丝给的那两顿食物,其实也并不足以让白龙完全吃饱,这下居然缺了一顿自然是让白龙饿到两眼发花。

  现在明明应该是到了饭点......

  白龙转头看了一下铁窗外。

  好吧,天都黑了。

  怪不得自己这么饿。

  白龙现在可以在黑暗中视物,面前那两个空空如也的盘子是如此扎眼。

  那位少女呢?难道是因为上次我吓到了她,所以她不敢继续投食了?(其实某人只是忘了)

  啊!完了!完了!

  难道我以后都得饿着了吗?

  想到这里,白龙顿时眼泪汪汪。

  唔啊!咱就不该!

  白龙突然理解动物园里的狮子为啥那么温顺了,见体型比自己小一倍饲养员甚至会主动露出肚子,让人家想摸就摸。

  因为......

  一顿饱和顿顿饱要分清啊!

  怎么办?难道我得继续饿着肚子待在笼子里吗?

  白龙抬头看向笼子上的铁锁,这把铁锁看着黑漆漆的,表面上平平无奇,应该不难破坏,但中间有紧凑的铁杆和铁板阻碍,白龙无法碰到。

  然而白龙试过使用龙爪往障碍上全力一挥,却只能在上面留下浅浅的划痕,那只爪子也磕得生疼。

  如果龙爪之前斩金断石的表现不是幻觉,那么恐怕这些栏杆只是看着像是“铁”做的,其实是用了其他材料。

  而且不仅仅是这两根栏杆,整个笼子,白龙都无法破坏。

  毕竟整个笼子都是一种材质。

  那我该怎么办呢?

  白龙本来想近几天都乖乖待在笼子里静观其变,但现在看来机会靠等是行不通了。

  若是老天爷不照顾,那机会就得靠自己争取。

  嗯......

  白龙沉吟片刻,起身在笼子里来回走动。

  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笼子外的那把铁锁上。

  相比起那些粗壮的铁杆,这把铁锁显然要脆弱许多,要是自己有什么可以绕开铁杆的攻击去破坏铁锁,不必破坏笼子也能离开这个铁笼。

  可是这种攻击方式我有吗?

  白龙的目光转向笼里那个焦黑的铁盆,不由得咧嘴一笑。

  答案很明显了,不是吗?

  “啊!噗!”

  白龙试图朝铁锁方向吐出之前的火焰,尽管他这个动作看着像是在吐痰,当然还有声音也是,但他真的是在摸索之前吐火的方法。

  然而在反复尝试后,白龙也只是在吐口水,弄得铁锁以及周围的铁杆都湿漉漉的。

  火呢?火呢?

  白龙不信邪的反复大口吸气再吐出,然而吐出的不是气就是水,完全和火焰沾不到半点关系。

  啊!!我的火呢?

  这是咋回事?

  白龙吐痰吐到口干舌燥,他感觉自己应该已经把上辈子曾做过次数的口部液体吐出的运动都做了个遍。

  明明之前成功了的。

  一定是有哪里出了问题。

  不打算继续徒劳的白龙一边低头舔着铁盆里剩下的牛奶,一边回忆当时自己喷出火焰的场景。

  不是动作,因为他已经将各种喷吐姿势都做了个遍。

  也不是状态,因为不管是在口干舌燥的吸气喷吐,以及假装打喷嚏,他都失败了。

  尽管失败了一次又一次,但他也算是排除了一种又一种可能,离正确的答案也就越近些。

  难道是......语言?

  准确的说,应该是发动【喷火】技能的口令。

  魔兽可以将种族天赋以及记忆留存在血脉中,龙族当然也不会例外。

  心中恢复宁静的白龙感知着自己的心灵深处,他依稀记起龙族的力量并不单纯在于肉体,他们能够真正凌驾于众生之上的其实是“语言”。

  龙语魔法是最早的魔法,同样也是迄今所有法术的雏形。

  尽管究其历史的确可谓原始,但龙语是一种可以扭曲法则,真正做到“言出法随”的魔法语言,其中蕴含的强大威能,同样是毋庸置疑的。

  每头巨龙无需任何导师就能掌握的龙语。因为龙语魔法就和他们的麟甲和利齿一样,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从种族血脉中继承的“宝物”。

  “啊!通!!(龙语:火来)”

  白龙记起来了自己误打误撞时吼出的话语,唤醒了血脉记忆的他已经能够理解其中的意义。

  龙口中喷出一股热浪,一团金色的火焰扑向了铁锁以及周围的铁栏。

  上古之龙的龙炎,可焚化万物。

  不需片刻,这些坚硬无比的金属就开始变得通红。

  “火来!(龙语)”

  眼见火势开始锐减,白龙便再一次吼叫,在掌握技巧后,一团比上一次更为剧烈的金色火焰从白龙口中喷出。

  在第三次喷火后,笼外的铁锁终于融化了,趁着温度还未下降,白龙在笼中后退一步,然后抬起龙角,后腿弯曲发力,奋力一撞。

  哐当!!

  在一声巨响中,以及一片迸溅的火花中,拴住铁门的铁锁断开了,铁门也重重的撞击在铁笼上。

  终于成功了!

  白龙稍微晃了晃有些晕沉的脑袋,便立刻欣喜的扇着翅膀朝房门飞去。

  外层的房门虽然也是同种的异铁铸造的,然而破解难度和之前困住自己的笼子相比,完全是小菜一碟。

  白龙故技重施,继续喷火将门锁烧化,然后再次助跑撞击。而且由于撞击力量太大,陈旧的铁门竟直接飞了出去。

  我出来了!!

  白龙从飞溅的尘埃中现身,外面的新鲜空气好像自己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闻过一般。

  好了!

  我得赶紧找找这个城堡里的厨房......哦不,直接找粮库。

  先大吃特吃一顿,再去找那丫头算账。

  白龙一边在饿到已经不太灵光的脑子里做着打算,一边得意洋洋的迈着四肢。

  而这时,眼前幽暗的通道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冰冷的气息,就好像有根钢针刺在了白龙的脊椎上,让他全身僵直。

  白龙意识到,这座城堡现在......

  好像和之前有所不同。

看过《本龙王好害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