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二章 中招考试

第二章 中招考试

  包文春的家乡在淮河北岸,属于豫南大平原。这里的土地平坦如砥,一年两熟,传统耕作方式就是交替种植小麦和黄豆。二叔在夜里要和其他人一起加班出工犁地,天亮时再交给下一班撒上豆种耙地,等太阳出来后,就完成了耕作,这样可以减少高温情况下水分挥发、损失墒情。今天是五月初一,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野外没有月亮,田野里要烧上几堆篝火,为加班的人们照明。

  看了一会儿田园景色,回来独自睡在二叔的床上,看着漆黑贫陋的房间,夏虫的鸣叫令夜间显得更加寂静,包文春在思考着该怎样改善着生存环境,又该走一个什么样的道路,还不时的拍打萦绕在耳边零星的蚊子。

  小学生要放十天麦忙假,说的是在家帮着夏收,实际上,村里学校的教师全部是农民,他们也要夏收夏种,指望一个月五块钱工资补助,喝西北风都不够,再说了,十来岁的孩子回家能干什么?

  包文春要去参加中招考试,第二天也就是星期天的傍晚,包文春见周二姐在菜园外路边择韭菜,就再次钻到她家菜园,摘了两条黄瓜,在她尖叫声中,捂着背后的书包跑了。两家门挨门,菜地也挨着,对这样的偷菜贼防不胜防。

  搜遍家里的衣服,也没有一件像样点的,包文春穿了件半旧的海军蓝的确良裤子,膝盖处还带着补丁,一件灰色长袖涤良上衣,脚下是洗得发白的解放鞋,书包里还有一身更旧的衣服,一双薄尼龙袜子、五块钱菜金和十多斤饭票。这次包妈给五块钱有点多,以前都是两块钱,这是下周要中招考试了,可能周六回不来才给的。平时两块钱就是一个星期的生活必需了,至于洗衣服?那就只能等下周末回来再换洗了。

  这已是比邻村的包修家好得多的水平了,他住不起校,每天要早晚奔跑这四公里半的路程,更辛苦,中午只在学校吃一顿饭,书包里还要背着个小罐头瓶子,那是带的盐豆子酱。

  乡中学今年要扩建,这是第二波出生高峰带来的效应,众多的学生不可能一起挤到县中学里去的,本县两所高中只是在应届毕业生中择优录取一部分,其余的分散安置在六个中心乡镇,其中一处就在包文春所在的学校。

  铜钟中学原来就有高中部,只是以前是两年制高中,从今年起,教育制度改革,变成三年制高中。今年扩招,计划要从附近七个乡镇三四千名初中毕业学生中招收两个班一百人,竞争力很大的。不只是乡镇中学有初中部,一些大点的村办学校,也有初中部。不过,因为管理上和师资力量的原因,良莠不齐,今年以后,村级就要全面取消初中部了,原有学生就近转入乡镇中学。

  包文春当然不担心自己的成绩,今天凌晨初醒时突然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并没有消退,对以前的记忆如铭刻般清晰,一些人和事,甚至一些文章的标点符号都历历在目。难道这是睡梦中恢复了某种能力?其它能力在哪里?这都是包文春迫切要探索的。

  初中部的功课早已结束,现在就是各种测试模拟试题。教师们也很忙,很敬业地忙着刻蜡纸,油印资料和试卷,帮学生提高水平,挖掘最后一点潜能。学校也是投入很大,每个科目的试卷不要钱的发放,努力争取提高本校的升学率。

  包文春以前是个性格内向的人,不爱说话,如今依旧迷迷糊糊地坐在座位上,看着这个那个同学、这个那个老师出出进进,一副毫不挂己的样子。但有时,比如晚饭后上自习之前,他一反常态地到校园走走,观察其他班级的学生。

  邻村的伙伴除了个包修外,还有个死党叫张健兴,三人都是从原始社会一起玩大的伙伴。张键兴的妈妈姓杨,娘家也是一个大队的,侄子杨文林在农行营业所食堂做饭,张键兴就搭伙在老表那个食堂。而包文春因为学校伙房吃饭的人太多,学生们又不排队,挤不上打饭,也在街上供销社食堂吃饭。供销社食堂做饭的,叫祝崇尚,是包妈的娘家姑表弟。这也是常例,凡是沾点亲戚朋友关系的家长,都会安排子女在乡属单位食堂吃饭的,不愿在又脏又乱的学校伙房抢那没有油水的伙食的。  

  一般情况下,早晚的饭菜都是四两一个馒头外加五分或一毛钱的菜,豆芽萝卜白菜之类的很便宜。中午有肉的菜都是要一毛五到两毛,这一星期要搭伙十八顿,两块钱伙食费就紧紧巴巴,有时不够了,就得跑路回家一晚,节约两顿饭菜钱。

  张键兴陪着包文春在校园转悠着,两人是小学二年级开始交往的伙伴,包文春和他家所在的小张庄相距五百米,还和另一个表舅,包妈的舅表弟刘闻北家有亲戚。从八岁开始,两个小伙伴就你来我往的到处跑,真正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连续散步四个傍晚,包文春有时欣喜有时沮丧,连张键兴关切的询问也没有回答。

  街道上那间旧房子里,那个瘸腿的老汉依旧躺在摇椅上,打着蒲扇,旁边的矮桌上,放着个酒瓶子,就那么迷迷糊糊的品咂着。他的屋里,却没有那个人的身影。

  初中三年级的同学普遍认为,青少年应该有更远大的理想抱负,报考高中要比报考中专更有发展前途,只有对自己没信心的人,才会报考中专,然后提前分配个工作。包文春知道,张键兴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太好,却考上了豫南师范中专班学校。

  现在的师范或者其它中专班,毕业生基本都能分配工作,原因还是当前国家对人才的需求强烈,尤其是师范生,培训不到两年就开始上岗,实习期很短,以前包文春高中还没有毕业,张键兴已经在乡完全小学领工资了。

  现在的报考志愿早已经结束了,和以前一样,包文春报考高中,全县教学质量教学水平最高的地方。张键兴依旧还是很务实的报考了汝南师范。

  中招考试在端午节的后一天开始了,其他班级的学生照常星期回家了,只有包文春的三二班和包修的三一班留校考试,混合着下面村校涌进来的几百名学生,插花座位单人单桌,还抽屉朝外。这种考试对于包文春来说,没有丝毫难度。历史上,他担任过县高中毕业班班主任,一带就是十七年,而且那些记忆历历在目,他是省级教育战线的劳模,连历届高考各科题目都玩得滚瓜乱熟,哪里还在意这个中招考试?

  没有任何一个学生的家长对中招过分关心,考上考不上重点,不太重要。

  考场外,一如往日的平静。

  包文春每场考试都是率先交卷,检查一遍后,交卷走人,用时绝不过半,给同场的同学们带来巨大压力。

  轰轰烈烈的初中阶段结束了,包文春完成了再次重生的转变,却没有在学校找到那个叫他刻骨铭心的人,令他感到非常的遗憾。

  结伴回家的同学们背着铺盖和书籍,先把它转移到街上同学家,回头赶集再慢慢背回去。看看熟识的朋友,下学期开学,就该天各一方了,有的更是成为了社会人了。包文春对着几位街上的同学问候几句,就背着书包回去了。他的小蒲席和被子,早已和张键兴一起送到营业所老表那里去了。

  村里的夏种还在紧张进行,却都是在水田里忙着插秧。端午节前的一场夏汛如期而至,那是传统的雨期。以前的人们经常在五月初三四开始,在旱地里拔秧苗,等待初四的一场大水,总能如愿。后世里的人和龙王哪还有这种约定?需要水的时候又不下雨,收获的季节又连绵不绝,不知道是人与自然的不协调,还是人失去了对天地的敬畏之心,没有了应有的虔诚恭敬。

  塘沟里满是浑浊的流水,还有半截孩子光着腿杆子在沟里堵鱼,简陋的竹棍编成的渔具,安放在流水处,就会有鱼儿傻傻地顺水滑脚溜上去,引得一片喜悦地呼叫。

  回到家里,却看见包爸回来了,威严又带着和蔼地问:“考得怎么样?能上高中不?”

  包文春今年虚岁十六,再次看见父亲年轻的相貌,觉得异常亲切,就说:“应该没问题吧!就是二妹也要上初中了,我不想去县里读书,还在乡中学吧!能省点钱。”

  包爸叹口气说:“今年小麦长势好,家里分了四百六十斤小麦,前天又抓了头小猪,你们勤快点,我再节约点,到九月开学,应该能攒够你们的学费,只是以后的生活费可能还是要紧张一些。

  包爸今年三十九岁,是炼钢厂加热车间普通工人,月工资五十三块半,自己生活费压缩到最低水平也要二十块,再买些生活必需品和香烟,即使是很低档的两毛一包的游泳牌,两天一包,一个月也就剩下二十块左右。没有奖金的年代真的很无奈,死工资总是不够用。每月还要寄最低回来十五块,补贴家用,他连打牌喝酒的普通交际都不敢去接近。三十九岁的大青年搞得疲惫不堪的,马行无力只因瘦,人不风流只为贫呐!

  包文春不说话了,放下书包,向村外走去。

  泥泞的道路中间到处是水坑,沿着路边的草埂走到村东的水田区,那里的池塘还在向水田放水,水田里,牛拉着耙在水田里缓慢地来回转圈,打浆抹平泥土,准备插秧。另一块田里,一排几十个人在弯着腰往后退着走,手指不停的在水面点着,一片葱绿在面前延伸。

  耙田的忽然喊叫起来,水耙后面白光闪现,一条大鱼不堪泥浆的浑浊,出现在老烟匠身后。邻近的二叔也看见了,吁住耕牛,拿着竹竿在水里抽打起来。附近插秧的人蜂拥上来,水田里乱作一团。

  包文春看见一道水痕向着自己这边冲刺而来,这里是水田一角,水更深些,他顾不上脱鞋子,跳下水去。那鱼儿在泥浆里不辨东西,撞到田埂就转身回头,包文春双手齐下,一下把它掀到了路上。飞快地跳上路埂,踩住胡乱蹦跳的鱼头,伸手卡在鱼鳃部位,就向家跑去。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