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章 重遇丁香

第三章 重遇丁香

  这是条乌棒鱼,两尺多长,圆滚滚的有十多斤。这是舍不得自己吃的,放在水缸里养着,明天拿到街上能卖十来块钱。

  第二天是背集,包文春送到街上,卖给营业所食堂,正好今晚有人请客吃饭,换了八块钱。包文春没有讲价钱,放在以往,没有三二百块钱自己也买不来这条野生鱼。但此时,这是自己在这个时代起家的本钱,由不得讨价还价。

  昨天抱着鱼回家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包学伦夫妇连同邻居夫妇包自民夫妇领着四个孩子,各拎个竹篮子,上门来感谢包文春救命来了。大妹去喊包妈回家,临近下工了,包妈就回来准备做饭,不一会儿,收工的村民也围过来看热闹。

  包学伦的老婆叫周登芳,和邻居周家是本家,她是大队的妇联主任,又是本家媳妇,以前在村小学任教,是全大队村民基本都认识的公众人物,平辈的就相互开起玩笑。他们也是趁着收工机会,知道包文春今天考试结束,肯定在家才过来当面表示感谢的。听了包学伦添油加醋的描述,本村人这才知道包文春也是从鬼门关转悠一趟才回来,对于四个孩子的遭遇,大家说笑庆幸一回,就散去了。

  包妈要做饭留客,周思芳死活不让,把竹篮里的东西捡出来,就匆匆离开了。包爸看着一堆鸡蛋,四只大公鸡老母鸡,还有一块猪肉,不知在想些什么。

  五月初八,包爸走了。村里现在是相对清闲的时间,土地里的豆苗还小,不能锄地,水田里的秧苗也还没有扎根成活,地里还有麦子没有割,地里还是泥泞,也不能下地。包文春就去大队转悠,顺便找大队会计本村的黄登科要些稿纸回来。

  大队办公室里有几个人正在核对统计三夏进度,见包文春来了,黄登科向几位介绍了包文春救人的事迹,大家热情起来。包文春索要两本稿纸,也立刻到手了。大队支书叫于登林,满脸笑容地夸奖说:“包文春,好名字,现在在上初几啊!”

  大队干部还有民兵营长叫刘登田,主任徐登良,加上妇联主任周登芳,被全乡人戏称为五子登科。

  “我前天才考试完,在家没事,就来随便看看。”包文春很谦卑地微笑回答。

  “你可是咱们大队英勇救人的模范典型,我们已经上报到乡里文化广播站去了,肯定会给你报道的,还会发旌旗表彰的!”

  “好啊!要是有什么实质的帮助就好了!”包文春顺杆而上。

  “嗬!你想要什么帮助?生活有困难吗?”

  “大家都有困难,我就不提了。我想问一下,如果我想到大队小学里教书,大队要不要?”包文春随便扯了个事由,借机拉拉关系,联络一下感情和熟悉程度。

  于支书看看周围几个支委,笑着说:“行啊!你灌酒请我们几个喝一顿就行啊!哎!你不是要上高中吗?怎么想到来咱们大队小学来任教呢?”

  “还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呢!先说好了啊!到时候一定请大家喝庆丰酒!”包文春笑着答应。

  一块四毛八一瓶的庆丰酒目前就是中档酒,比大酒坛装的五毛八一斤的红薯酒强多了。支书说的灌酒,就是自带瓶子来打的那种散酒。

  自己的记忆力被封印了,要解禁能力还不知道要到那年那月。想着自己空间里拥有的无限钱财、应有尽有的各种物资,包文春简直要崩溃了。包学伦带人来酬谢自己,自己的禁锢似乎有些松动,他迷迷蒙蒙的看见了急需的大堆各种版本各个国家的钱币,简直要抓狂挠心。

  看着爸爸还是那样,把工作当做挣钱渠道而不是一种职业,再看看家里的环境,没有蚊帐,每天晚上黑灯瞎火的还要和蚊子拼搏,为了尽快恢复能力,改善生活,还是得走上唱歌写字的道路。这条路以前走过,切入点比现在还晚一年多,原本把握得很好,自己急于求成,却把事情搞砸了。重新陷入新的轮回里。为了保证这次不出意外,自己严格要求一定不要离开家乡太远。

  好在自己的记忆犹存,那就不需要太费劲了。能从一些港台歌曲入手,是一个快速拢钱的捷径。另一个办法,还是从抄写小说入手,四处寄售,也能名利双收。当然,两本稿纸是不够的,他需要买些更便宜的大张白纸,回来裁开,四分钱一大张就能裁出十六张,更省钱一些。只是,这几块钱是不顶用的,要买笔芯白纸还要当做邮寄费,咳咳!难哪!

  现在没有谁招暑期工,家里也不指望放暑假的孩子下地,包文春也不到处乱跑,就窝在家里,用一周时间,默写了十四首歌曲曲谱。十二首直接寄到香港宝丽金唱片公司,计划换点快钱。另两首留着,准备亲自送到武汉音乐学院黄老师家里,求她推荐一下,推广出来铺垫一下,给自己挣点名气。还有个难题是寄往香港的邮件花光了最后一分钱,另一个担忧是,这个时空里,黄老师是不是还在那里很难说。

  那两对公母鸡是喂不熟的,那块肉天热不能放,也被炼成油,放着慢慢吃。包爸走了后,包妈赶集带着鸡到街上卖了,换了二十二块钱,这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所以就没有追讨包文春卖鱼的几块钱。

  包文春开始筹钱,买回来一包两三分钱一个的鱼钩和细尼龙绳,花掉一块钱,回家就拎着铁锹满地挖蚯蚓,在傍晚去水塘里下滚钩。为了节约细尼龙绳,就剪断成一尺长左右,间隔些距离系死在粗绳上,蚯蚓用酒加面粉浸泡,掺杂维生素B混合点熟猪油混合成团,外面有油脂,不易松散,穿挂在鱼钩上。

  绳索横在水面上,半夜时起来看看,已经胡乱踢腾,水花一片。拉上来一看,二十五个鱼钩上有七八条鱼吃钩了,上斤的大鱼有四条,都是鲶鱼乌鱼,小些的全都是贪吃的鲫鱼。包文春激动了,二叔起床来看,见他脚边水桶里已经半水桶,睡意顿消,帮着安装诱饵,就坐在水塘边等候着。

  包文春也没有想到水里会有这么多的鱼,小队的水塘是公有的,每年村里会放养些鲢鱼苗,过年时打上来大家分吃。尽管鲶鱼草鱼都属于野鱼杂鱼,不算放养的鱼类范围,包文春的行为也是不能公开的。放了三遍诱饵,收获了可以卖的大鱼三十多斤,一水桶零一大盆的小点鲫鱼鲶鱼。

  天色微亮的时候,村里人还没有起来,二叔背着竹篓送包文春上路去赶集,今天逢集,他要趁着鲜活,去卖个好价钱。

  街上有专门的鱼市,还有专门给人过称的鱼经纪,有偿帮人称称算账,收取每一块钱三分钱的佣金。家里有宴客的人家会一大早赶来鱼市,采买需要的鱼种,他们一般都是购买鲢鱼,个大还便宜些。也有专门的鱼贩子,专门收购野鱼,送到县城餐馆去。这个时候来卖鱼的一般有问题,偷鱼的往往要赶早销赃,等正式开集了,鱼市就基本结束了。

  包文春的野鱼个头大,没有小的,被鱼贩子看中了,喊着高价,却只出八毛钱一斤,包文春当然不能答应。现在的猪肉价格是八毛五一斤,能够吃野鱼的当然不会在意价格,这点他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能力出了问题,恐怕想吃自己亲手逮的鱼,掰着指头数,全国也找不到五个人,价格?八百五一斤也不卖!

  凭着对本街市场消费能力的理解,乡镇机关单位食堂没有特殊活动时,自己的销售对象只能是这些鱼贩子,现在就是价格僵持阶段,自己肯定不能挑回去,他们也不会放过这些鲜活鱼类。

  九点钟,已经是很热了,有鱼贩子收购满载要走了,过来说:小伙子!一块钱一斤,卖就过称,我们几个走了你就不好卖了!

  包文春刚要答应,看见鱼行里走来两位姑娘,顿时就觉得天花乱坠,佛祖降临了。

  丁香!自己挂念不已的丁香出现了。碎花蓝底白上衣配上黑色长裤,稚嫩的面庞如同一支雏菊,又像出水莲花般圣洁,而且,她的相貌神态举止动作,和前世一模一样,那眉梢的洒脱,眼角的光彩,腮边的酒窝带着灵慧,无一处不牵动包文春的心怀。包文春简直要仰天大笑,上天待自己不薄啊!曾几何时,这个人从同桌同学慢慢成为自己的情人,至死不渝。现在他只想接近她保护她怜爱她,直到生儿育女,白头终老。

  “这鱼怎么卖?”丁香踢了下地上的竹篓,鱼儿受到惊吓,扑通起来,浑浊的泥浆溅到丁香裤腿上。

  “哦!你要买鱼?看着给吧!”包文春还是保持了清醒理智,没有直接送给人家,眼睛却一直盯着她。

  她的女伴在耳畔低语几句,咯咯笑了起来,丁香看了眼包文春,厌恶的看看裤腿上的泥痕,说:“我要这条草鱼,五毛钱一斤卖不卖?”

  “卖!”包文春用草绳穿住鱼鳃,递过去,说:“丁香妹子,这鱼新鲜着呐!拿回去给老爹红烧吧!”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丁香退后一步,警惕地说。

  鱼贩子收拾好鱼筐,喊道:“小伙子,我就要走了!到底卖不卖啊?”

  “卖!过来称称吧!”

  留下给丁香的一条六斤多大草鱼,剩下的一股脑过称,二十八斤,换了二十八块钱。包文春接过钱,却对丁香说:拿上吧!不要称了,过称还要给行佣的。

  丁香肯定迷糊了,自己可不记得有这样的亲戚,还对自家情况这么熟悉,自己很久都不在家,可别唐突了老爹熟人,就腼腆地说:“这鱼得有三斤吧!我不能占你便宜,给你三块钱,不称就不称了。”

  “好吧!”包文春擦擦手,拎着鱼篓,对丁香挥挥手,走了。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