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四章 起家一条鱼

第四章 起家一条鱼

  秘密非法捕捞七个晚上,换取了一百三十八块钱后,包文春果断终止了渔民生涯,池塘里的鱼儿不是无穷无尽的,邻居也有些起疑起来。村里人尤其是东邻西舍看到包家顿顿吃鱼,连早餐都是馒头夹鱼肉,包妈还很不恰当的显摆,说吃鱼费油。邻居们就眼热起来,想尽办法想套出包文春的捕捞方式,可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所以然。

  六月二十三号晚饭时,包文春若无其事地说:明天我去找武汉,胡乱逛几天!

  包妈诧异地看了儿子一眼,觉得他说得有板有眼很成熟的样子,就问:上天都可以,恐怕没有天梯吧!在家好好写作业不行吗?又想到哪里去闯祸?

  包文春有了一笔巨款,包妈不是不知道,只知道每天在家很有条理,饭做得及时可口,鸡猪什么的都不用管,菜园也不用拾掇,有时还窝在家里没有到处钻着乱跑,一切很满意!

  第二天早上,却没有人做饭了,下早工回来,大妹还睡目懵懂的在烧火,大怒,一问,才知道包文春已经跑出九天云外去了。

  现在的交易单位还是以分为基准的,从乡里汽车站乘坐汽车到县城,需要五毛五,每天一个往返的班车很紧俏,半路不让人上车外,还很准时,晚一点就坐不上,错过了就只有等明天了。

  从县城到明港火车站九毛,都是一公里二分钱,很准确也很精确。

  火车票是十三点四十的,到汉口三块八的普快,时刻表显示是下午四点半到站,包文春打量一下烟熏火燎变得灰黄的候车室,觉得这原本是雪白的墙壁,管道设施不完备,被取暖煤炉冒的烟气给化学反应了,连那带着时代特征的宣传招贴,也仿佛故意做旧的赝品古画。

  大厅一角围了一堆人,伸头看看,地上摆了个棋式,偏着头看看,是残局《霸王别姬》,很经典的残局。思忖一下推演变化步骤,包文春有信心赚取那十块钱,可又一想,摆棋式的也是为了赚钱,何必争这口气,就坐到进站口绿漆斑驳的长条凳上。

  那次自己只带了十块钱出门,到终点还剩四块多,旅游很省钱哟!以前的自己,确实参与了这场比赛,关键时刻,有人偷偷挪动了肘后的棋子,结局是肯定的。赔了人家一盒福星烟,两毛六分钱,还是车站红袖箍出面调解的。结论是,人家是有同伙的团队,配合协调默契,你搞不赢的!

  夏至刚过,天气炎热,列车在烈日下慢行,连车玻璃都发烫,不知道有没有空调,见别人打开车窗,包文春也掀开车窗,感受习习凉风。火车进入山区后,天色阴沉下来,不一会儿,就开始下雨,越往前走,雨势越大。

  汉口站位于大智路,往江边走就是粤汉码头。这里人流如织,是大汉口最繁华的地带之一。包文春下车后,没有急着去粤汉码头乘船过江,而是冒着细雨,瞅了个国营旅社,交了八毛钱,在三人大间里订了个床铺住下。

  出来到商店,花了二十多块,置办了一身新行头:一件短袖T恤三块八,一条长裤五块二,当然都是廉价货。一双合脚的凉鞋比较贵,十块零八毛,还是牛皮的。顺便吃了四两热干面加一碗馄饨,不收粮票的才四毛五分钱。回去洗洗衣服鞋子,晾在通风处,这才枕着长江风涛睡去。

  第二天星期四,是个晴天,包文春早早起来退房,背着书包沿着沿江大道晨跑。看着林立的灰色建筑物带着凝重的苏式风格,沐浴在初升的阳光中,心里暗暗发誓,这里就像上海外滩一样,将来一定要搞套房子。

  上午九点五十,包文春走进湖北艺术学院家属楼大院,按照记忆,直接来到作曲系黄茹娟教授的家里。他手里抱着个纸壳文件夹,人们还真的以为是个学院的学生。

  开门的是一个谢顶的男子,五十多岁,很和蔼地让包文春进屋坐下,看看墙上的钟表说:再有十分钟,她就下课回来了。小同学,你是哪个班的?

  包文春见客厅里有架钢琴,旁边还有一大堆曲谱练习册之类,看来这里经常有学生来练琴。就说:“我不是本学院的学生,仰慕黄教授的名声,才带着自己创作的曲子来求教的,先生是?——”

  以前的剧情里可没有这个老头的戏份,黄教授退休后是独自一人生活的,是市宣传部王部长的委托,这才收下刘晴芳和刘娟两个校外弟子。这到底是几年的差别,包文春真的搞不清了。

  听着小同学满口普通话很流利,中间还夹杂着本地话音,老头认为这小子是本市其他学校的学生,微笑着说:“我是你黄老师的爱人,姓李,在长江文艺出版社工作。”

  啊!包文春惊诧莫名,这个老李是不是认识以前的王石明呢?刚要进一步说话,黄教授回来了。一如以往的容貌,令包文春倍感亲切。说明来意后,她并没有问包文春来自哪里,而是很热情的问:曲谱在哪里?我看看。

  包文春的曲谱很简略,只有四张纸,两首歌都是各写两张纸,一张五线谱和一份简谱,对黄教授说:黄阿姨!这架钢琴我可以试试吗?

  黄教授微笑着伸手示意,粗略打量一遍题目和曲谱,就感觉这是一份佳作。

  包文春坐在琴凳上,身上焕发出一种气场,仿佛走进神圣的宫殿,带着虔诚的心情,敲了下琴键。接着,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来,正是《十五的月亮》那优美的旋律。

  黄茹娟教授正在翻看第二份五线谱,对于简谱,她认为就是简谱,那种数字化的曲谱对旋律的表现很不直观。

  听见琴声,表情惊讶起来,这熟练程度应该是在七八级之间,这个学生以前肯定练过啊!就倾耳细细聆听起来。包文春一遍过后,愈发熟练起来,第二遍就很装逼地自弹自唱起来。在黄茹娟心目中的分数值达到了顶峰。

  一曲奏完,老两口还在品咂,包文春腼腆的说:“我的嗓子还在变声期,有些不稳定,要是个女声来演唱就更好了。”

  黄教授非常爱才,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着包文春,笑着说:“不错!已经很好了,你能知道自己的优缺点,很好!这钢琴,你练了多少年?”

  “黄阿姨!我还是把第二首曲子演奏完再细谈吧!”

  “好好好!你试弹一遍,我听听。”

  第二首是《我的未来不是梦》,很励志的歌曲,包文春用钢琴伴奏,自己一遍而过。

  黄茹娟是个苛刻严厉的教师,假如她的学生听见她今天评价,连续说了百十个好很好很不错的的词语,肯定会感到震惊。假如知道包文春是第一次摸钢琴,那就会一头撞死在豆腐上的。

  这次,连老李也激动起来,说:走!小黄,今天咱们带着小同学下馆子去。对了,小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在哪所学校读书?

  三人来到户部巷的国营饭馆,点了四个菜,老李还要喝二两。得知包文春来自河南乡下乡镇中学,又是第一次单独出远门,两人相视一眼震惊了许久。包文春借机询问长江文艺编辑部里有没有一个叫王石明的主编?

  轮到老李再次惊讶了,说:“你认识老王?我和他是十几年的老伙计了,他就在我办公桌对面。”

  故事情节正在慢慢走到真正的原有轨迹上来,有了老王就好办了,包文春有点兴奋,说:“正想给出版社投稿呢?没想到竟然送到家里来了,原来准备寄给王石明老师的!这下好了,直接给老师您吧!”

  “你认识老王吗?”

  “不!我都不认识,我的父亲是武钢的普通工人,现在和家人两地分居。家里很普通平凡,我今年才参加中招考试,爱好音乐和写作,想向长江文艺寄出稿件,收稿人是从杂志上找到的主编名字。只是还没敢寄出去。”

  “哈!我以为你们认识呢!你的书名叫什么?书稿带来了吗?”老李得到解释,这一打岔,就没有再追问包文春练了几年琴。

  见老李接过一摞书稿,摊在饭桌上翻看起来,黄茹娟对包文春的情况也有了个大致的了解,就逐渐冷静下来,问:“你来找我又是什么意图?”

  包文春知道,扬子江音像社在八三年才成立,湖北音像更是在八七年才成立,要指望现在从磁带发行上捞钱,是不现实的。国内两大音像公司,一个是中国唱片社一个是广州太平洋影音公司,只是,他们离自己太远。于是,就说:“我认为,一切声音都可成为乐曲,关键是人的认识角度或者说是敏感度问题。我有些不成熟的想法,想通过老师你把我的一些乐曲传播出去,给人们带来娱乐和欢笑。当然能有金钱方面的回报更好,会改善我的生活条件。没有的话也无所谓,但我想出来唱歌。”

  黄茹娟笑着说:“发现推荐提携新人,就是当老师的责任,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学生,我都乐意为你争取最大的利益,这两首歌都非常成熟,有你的演唱在前面,就是他们选歌手时,也要考虑一下的。这样吧!下午我就安排,把这两首歌安排刊登在学院刊物上,我再向省音协推荐一下,你这两天也不要离开,等候学校安排排练乐器合奏,我们给你录音。三十号学院举行毕业汇演,到时你来演唱这两首歌。凭此一曲,别说改善生活了,就是走遍天下,也是可行的。”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