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五章 失踪的儿子

第五章 失踪的儿子

  爱才的黄茹娟给包文春安排到学校招待所住宿,还自费为他交了伙食费,叫他到学院教师食堂吃饭,包文春感激不已。当年她就是这样无私的帮助刘晴芳,最终走进国家最高音乐圣堂的。

  给老李的是一份只有两百多页十万字左右的书稿,是改编一部经典获奖名著的一小部分,他千年积淀的心智近妖,考虑很成熟,这本类似于《平凡的世界》的新作《槐树湾的春天》,沿用它现实主义风格和白描语言,修改了原著情节、人物和环境,这是盗版剽窃的最高境界,偷取意境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即便原作者王卫国意境拿出初稿了,见到这本《槐树湾的春天》,也不能说和自己有关系。

  包文春住了两天,继续完成《槐树湾的春天》后续部分的书稿。二十七号傍晚,他还是搭乘公交来到包爸的住处,青山区红钢城十四街的单身宿舍。见到儿子来了,刚下班的包爸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还是很高兴地说:吃饭了没有?出去吃饭吧!

  包文春一阵心酸,若无其事地笑着和周围的叔叔伯伯打招呼,说:“这都什么时候了,早吃过了!我就是来看看你,过几天就回去。”

  包爸住在四楼,四个室友来自不同的单位,但他们基本都是同一家乡的。邻县的戚伯伯就问:小子!今年的考试怎么样啊!有把握进县高中吗?

  包文春笑着说:“戚伯伯!正是觉得考得不错,才敢出来放放风,见见世面哪!”

  “那得好好转转,看看黄鹤楼、归元寺、动物园、就怕你腿疼跑不动了!”

  “不怕!明天就去看看景点。”

  包文春不知道谢宏忠有没有把《淡淡幽情》专辑里的十二首曲子搞出来,但他知道,那些曲目名字确实已经选出来了。记忆中的资料显示,那八位被邀请的作曲家当中,在今年秋天到来之前,至少有七位还没有把配曲做出来。

  据后世的没事干的人做的投票统计,中华五千年文化史里,古诗词的浩瀚星海当中,最明亮的最受人追捧的那颗明珠,当是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能不要脸的为它编曲,把经典盗版到自己名下,给自己脸上贴金,足以奠定自己在乐坛的地位了。

  第二天上午,包文春独自坐在单身宿舍里,快速的抄写二套寄给宝丽金的曲谱,第一套十二首是选择性地盗版八三八四八五年香港中文歌曲金榜榜单曲目,第二套十二首中,就有《淡淡幽情》中的经典曲目六首,加上后来的另外古典诗词配曲六首,凑够一个专辑的数目,写完后,附信指名为邓丽君定制曲目,匆匆送到附近邮局挂号寄出。然后跑到附近公园里,趴在长凳上继续写字。

  包文春每晚都是天黑看不见人才回来,叫嚷腿疼,那是石凳上坐着蜷缩的原因。和包爸同住两夜,就说要回家。包爸给了十块钱,他没有客气,背着书包就走了。

  他当然不会马上回去的,今天是六月二十九号星期六,学院在明天举办汇演,他要住进黄教授安排的招待所,继续自己的抄袭大业。

  递给李老师的书稿只是这次带来的两部书稿中的一部分,《槐树湾的春天》描述在改革开放春风中,农村面临改革机遇大潮,主角的精神面貌改变的历程。这只是书的开头一部分,大约十多万字,书稿中写有故事梗概和大纲以及人物关系表,计划全本一百万字,分两部完成,只要审核通过,他有信心在暑假里完成这本小说的前半部分。

  另一部小说也是乡村题材,名字是《春秋岁月》,是描写家庭亲情关系的,摹写对象是电视剧《咱爸咱妈》的农村版。老李和老王看到那份手稿,觉得不错,就过来看看,还带来一捆的稿纸和两盒圆珠笔芯,保证包文春不会断炊。

  这两本书以前自己都改写过,还获了大奖,这次拿出来,除了写字累手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压力。

  老李真的带着王石明找到音乐学院招待所,却扑了个空,包文春被黄茹娟带到排练厅,与乐队合练彩排明天的汇演节目去了。

  今天的彩排也搞得很正式,黄教授要亲自监督录音,准备向北京同行推荐这两首佳作。

  包文春对配器却不满意,几十个人又吹又拉的搞得怪热闹,就是不能表现自己的意图,或者说,和自己记忆中的编器有差距。

  黄教授也是精明人,从包文春能熟练玩琴的手法断定,他也是一个素养极高的音乐人,见他面色和情绪不太高涨,就拍拍手,对乐队的十几个人说:“大家静一下,我来介绍下,刚才演唱的这位小同学就是这两首歌的词曲作者,我们听听他的建议。”

  包文春毫不客气,该张扬的时候一定得张扬,说:“这两首歌,一首是表现少年努力奋斗的励志精神的,一首是描写军人夫妻之间月下对话的,咱们先说第一首...  ...”

  很快,他深入浅出的讲述了人物、乐器、旋律和内容之间的关系,形式是为主题服务的,阐明了配乐要点,结合现成的曲谱,比学院的教授讲的更加透彻,一些专有名词也不断顺口而出,叫围观的其他节目彩排的同学们惊叹不已。这还是个小学弟吗?看那音乐理论知识,讲得这么透彻,比一般教授还要高深啊!

  在他的指点下,新版的配乐就水到渠成了,又修改了几个细节,总算达到了包文春的要求,两首歌很神似后世的蒋大为版和张雨生版的原曲了。

  重新合奏,包文春再次演唱一遍《我的未来不是梦》。听了录音,自觉比较满意。那首女声歌曲,在学院里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毕业生来男女对唱。至于刘晴芳还在不在武大,包文春确实无从得知,只能寄希望于缘分了。

  黄老师推荐的演唱者周元红是本市人,个子中等,皮肤白腻紧致,单眼皮眼睛很大,嗓音出奇地好,配合着包文春模仿蒋大为那纯净明亮的嗓音,恰到好处,天衣无缝。然而,她的形象却不符合包文春心目中的美女标准,尤其是那一张大嘴,留给人一种质朴大姐感觉,令他没有丝毫的任何好逑想法。

  周姐很热情,知道这首歌的价值,很感激包文春为她创造了这个机会,坚持邀请明天演出后到家坐坐,说自己也有个这么大的弟弟,也是中招考试结束在家。包文春只是笑笑说:希望周姐出名后,不要忘记小弟这幕后的辛苦就好。

  武汉是个名符其实的大火炉,即使靠近长江的招待所还能享受点江风带来的凉爽,依旧不能抵御炎热的高温。汇演结束后,包文春进入高速写字模式。有了老李带来的纸笔工具,他没有了后顾之忧,用圆珠笔书写,行书体略草,字迹很有艺术观赏性,看着令人舒服。每分钟书写四十字左右,半小时四十分钟就起身洗把脸扭扭腰,思考下一节的内容。按照大纲和章节要求,每章三千多字,两三个小时写一章完全没有问题。现在是赶稿阶段。除了吃饭上厕所,一天写六章两万字左右,不算太紧张。

  七月十二号,紧赶慢赶,总算把《槐树湾的春天》的上部五十万字完稿了,他稍稍检查一遍,直接交给了李老师,请他审稿时注意一下错别字。接着就开始第二本书的写作。这本书就轻松多了,计划是六十万字,开头部分已经有十来万字了,余下的四十万多字,他计划用十五天完成,然后直接回家。

  然而,他忽略了给包爸或者家里写封信,二十多天的失踪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

  王石明是第二部书的责编,包文春凭着之前对他的了解,和他很快混熟了,说了自己的困惑,自己离开红钢城职工宿舍二十多天了,却没有回家,家里要是写信给爸爸,那就出漏子了。王石明说:“回头叫你田阿姨给你爸厂里打个电话,就解决了。”

  田阿姨就是王石明的老婆,叫田敏,是武钢宣传部的书记,她事情多,就把这事儿给忘记了。结果还是包爸收到家里来信,说春子怎么还不回来,在城市里不花钱吗?包爸一看邮戳,是七月七号的,包文春已经回去好几天了,这下就炸了锅,同宿舍的室友和老乡就胡乱推测着编造出各种剧情,还有人建议登报,搞个寻人启事。

  包爸紧张了,儿子第一次出远门,可别被谁拐卖了?这可得回家看看。包爸是五八年秋季招工进入武钢的,本大队一起出来的有七个人,同乡的邻乡的熟人有十四五个,大家闻讯而来,共同商议该怎么做。得知包师傅的儿子学名叫做包文春,有人就说:“最近广播里经常播放个歌曲,作词作曲名字就叫包文春,是不是你儿子?”

  包爸坚决否认,我老家祖坟里可没有那根青蒿子,还能跟人家扯上关系了?

  李继广是老乡里混得职位最高的,大型厂热轧车间的主任,说:“这样着急也不是办法啊!你就是回去又怎么样,打电报问问再说!也说不定他在寄信时候已经回家了呢?”

  于是包爸又向家里打了封加急电报,这边由李继广帮忙打电话给广播电台问情况。

  家里回电说小春还是没有回来,这边大家慌乱成一团糟,包文春却优哉游哉的赶到七月二十五号,终于把第二本书赶完了。他以前经常这样昼夜不分的工作,没有觉得什么特殊。书稿交给王石明的时候,突然问:“我出来一个多月了,田阿姨通知了我爸没有啊!要是没有通知到,那就可能两头误会了啊!”

  王石明也觉得事情大了,就立刻给老婆打电话,田敏那边立刻说:“忘记了,马上打到他们车间。你叫包文春再说一遍单位。”

  这下惨了!包文春立刻起身,说:“我得去红钢城一趟,最好你跟我一道去解释一下,不然我要挨揍!”

  王石明笑着说:“那好吧!我打电话叫你田阿姨一起去,更有说服力。”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