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八章 开学
  三个小时的大暴雨,令许多家庭的草顶房屋漏水,现在又不能上房子补漏,大脚丫上去,踩个脚窝,会增加新的漏雨点。只能盆盆罐罐拿出来,对准雨脚接着。

  外面雨小了,屋里还在下,包妈在家大呼小叫地喊着,包文春回去一看,家里地上一趟河,雨水横流,少有干处。外面池塘里大半塘水,还在持续增加水位,估计到半夜,就会漫出去。仰头看看低垂的乌云,还会有大雨,包文春就和二叔准备渔具。

  乡下的渔具很简单,一捆手指粗的细竹棍编织在一起,成为一个席状竹片就行,竹根那头较宽,放在流水上游处,另一端较窄,再用绳子系一下,束紧成个弧形孔,支个木棍,下面放个鱼篓,有鱼被冲下水,顺着竹棍席子,直接滑进鱼篓,只需隔段时间来看看就行。

  自家没有渔网,这也算是一种很先进的装备了。二叔很想要一张搭网,两根竹竿挑着,往水里一甩,就挑上或大或小的鱼来。那张网要八块多钱,还要自己买锡制网脚子,二叔真的舍不得买。

  雨水驱散暑气,带来寒意。这一夜,包文春顶着背风,瑟瑟发抖着守了上半夜,拎回来两篓鱼,有近二十斤鱼。背风是一种雨具,有一人高,双层竹丝编织而成,中间夹上竹叶,和个大号的河蚌壳相似,是当前很普遍的避雨工具,能避雨挡风,人们在雨天放水、栽红薯、打秧草时,使用最多。

  下半夜,东大沟上游来水的水势更大了,二叔回家送货三趟,还收获了几条大鲢鱼。

  这些鱼是吃不完的,二叔要挑到街上去卖,谁料到街上一看,赶集的竟然有一半都是卖鱼的。等了半晌午,一条也没卖掉,还是送到供销社食堂,便宜卖给了包文春的表舅祝崇尚。五十多斤鱼卖了三十块钱,兴高采烈得什么似的。

  西头的四姐叫包春凤,是老烟匠包景泰的的四女儿,经包妈介绍,前年嫁给祝家庄的祝从学,包文春叫他四表舅,差辈了。祝家庄有九户人家,一户姓金,其余的都姓祝。祝从学是老四,上面三个嫡亲哥哥,他们的娘就是包妈的娘家大姑。祝从学还有个大哥,叫祝从龙,是同一祖父的叔伯兄弟。昨天上午来的包春凤,给包文春介绍的对象,就是老大祝从龙的大女儿祝道绣。

  包文春对这个桥段很熟悉,脑子里浮现出她的音容笑貌,顿时心中暖暖的,这是曾经共同生活的伴侣,自己怎会忘记她呢?现在很忙,还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事儿,她比自己还小两岁,脸上寒毛还未褪去吧?以为和过去一样,得到几年后才开始这段感情的,现在竟然提前了。

  既然提起这个话题,那就不能拒绝了,要是转头许了别人,包文春真的找不到哭处了。这个女人并不是太适合自己的人,可多世的感情是不能放弃的。她文化程度不高,却聪慧异常,记忆力又好,脚踏实地地默契配合自己,生下三个女儿,算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四姐在娘家没回去,要亲自问包文春的意思。包文春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包妈做主说:他还在上学,这事儿还得几年,先见一面吧!合适满意的话就定下来放着。

  包文春知道,岳父家所在的这个村子,田地很多却很贫瘠,他们村地里种植茅草,无需肥料也能长得茂盛。秋天收割茅草卖,三分钱一斤,用于盖房子修缮房顶,茅草带油性,比麦草稻草修缮屋顶更能经雨水。茅草收走了,带茅草根的土壤用石磙碾压,用刀子划块,大铲子铲起来立着晒干,就是盖房子的土坯。多年过去,祝家庄很多土地就成了比排水沟还洼的洼田。这种土地全是黏黄土,不长庄稼的。当年岳父是在八三年底才开始说这门亲,那是分了土地后,是为了能拿些彩礼,好买化肥的,现在祝道绣才十五岁,这么早说亲,又是为了什么?

  春凤也不知道其中原因,据说是老三给的指点。老三就是包文春的三表舅,在供销社做饭的祝崇尚。

  这事儿有点眉目了,就不咸不淡地搁置下来,等冬闲了才能谈具体细节。

  继续写他的‘作业’,等到十来天后的逢集,包文春再次独自来到中学,看到校园大门由向西开门改为大门朝南,门口正在修建一段五十米左右的水泥路面。一群工人把道路堵住,铲掉浮土,在竹筢框架内砸碎破砖头,上面灌上水泥砂灰,收拾平整就可以了。包文春从边上走过去,看了看那个带队的房管所所长老任,没有打招呼,就过去了。

  进入大门内往东,是学校伙房,往北一条法桐笼罩的甬道,东侧是校长住的小院,他的房子外墙,就是出黑板报的宣传栏。西边有个用冬青树围着的小广场,北侧就是修缮一新的教室,门楣上钉着新木牌,高一一班、高一二班。

  新生分班名单已经张贴出来了,一一班、一二班都是五十人。围观的学生有许多熟人,包文春和以前的初中同学打声招呼,就离开了。从告示上看,原定招收一百人的计划圆满完成。上面没有包文春的名字,也没有丁香的名字。包修和原来一样,还是分在三二班,一些熟悉的名字出现在上面,没有了丁香的名字,包文春还是黯然离去。

  路过丁家门口的时候,丁老爹依旧坐在竹椅上,似睡非睡的眯着眼,脚边卧着一条大黄狗,后院里晾着鲜艳的衣服,没有看到丁香的影子。

  走过邮局的时候,包文春问有没有自己的信件或者汇款单,那个邮递员逢集是不下乡送邮件的,守在邮电所等候领件人到来。他对着表格一查,还真有一封信和一张汇单。信是来自香港的航空挂号信,汇款单是来自湖北文艺杂志社的,只有十八块钱。

  站在邮电所门外,包文春迫不及待地打开信件。信是印刷体公函,署名宝丽金总经理郑东翰,信中说,承蒙关爱,收到前后三十六余首大作,叹服不已之类的客套话,后面说,不知先生是想出售给公司,还是想亲自演绎这些佳作。如果出售给公司,公司将以六万港元一首的高价买断所有版权。还可以亲自到公司来,细谈其它形式的合作。根据您在信中述说的情况,来港手续和护照及费用,可以由我公司全面负责,请速速来电告知。

  现在的港币很不值钱,汇率比例是人民币的三分之二。六万一首,就是四万人民币一首,也很不错了,只是以后那些歌曲就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了,有些心疼。

  想了一下,自己这次重生并不是为了名利来的,那些虚名并不真实,目前的情况,还是金钱来得实在,再说了,自己脑海里有着无数的经典曲目,何必在意这点利益呢!当场掏出纸笔,趴在柜台上写了封信:前后三十六首歌里,其中十二首歌按照郑总说的办,具体曲目是XXX,你转账过来等值的人民币就行。其余的二十四首歌,是我送给邓丽君小姐的,那是我为她量身打造的,只有她才能最完美的表现曲子的内涵。

  包文春写完信,松了口气,总算是物归原主了。忽地想起,自己衣兜里没有一分钱,也没有私章,连着张汇单也取不出来啊!还怎么寄信?

  问邮局工作人员,自己没有私章,签名行不行?邮递员笑着说:按照规定,不行!

  包文春苦着脸,拿着汇单跑到营业所,找本村的鲍富伦借了两块钱。在街头书店门口刻了个最便宜的软木私章,花了一块五,人家是按每个字五毛算账的,还要看笔划多少。

  取回十八块钱,再到营业所央求鲍富伦安排办理个私人账户,存入一块钱,还很搞笑地问人家是不是保密储户信息?

  那个小胖妞营业员每天都和包文春在一个食堂吃饭,当然认识他了,现在快中午了,所里没有顾客,知道他是包主任的同村老弟,就笑着开玩笑说:“包文春!不会是那首《我的未来不是梦》的作者吧?说不定,外面会有人给你转账汇款的。”自觉说得有点尖酸刻薄,连忙又说:“你放心,我们不会泄露储户信息的。”

  包文春却毫不在意,笑着说:“唐姐姐,天下的同名同姓人很多的,借你吉言,说不定那个人也就是我哟!”

  邮局快要关门了,包文春把自己的新账号写进去,寄出航空快件,花了六块四毛五分钱。那个四周带红蓝彩条镶边的信封要收五分钱。

  开学了!别人都陆续走了,连二妹也去了乡中学报到去了,包文春还在家不动。那份录取证包妈和二叔都看了,钱也凑够了,包文春就是不着急。

  终于,在九月二号上午,包妈二叔都上工去了,包文春这才拿上包妈准备的学费,加上自己的十多块钱,小跑着来到中学。

  校园里已经结束了报名缴费,走上正轨教学,正是上课时间,教室里静悄悄的,包文春从后门走进三二班,看见包修在向自己眨眼睛。包文春的目光焦点不是他,而是看向座位中间的第四排中间位置。

  讲台上的语文老师班主任刘旭容是熟人,只是自己认识他,他却不认识自己,见后门进来个学生,就问:你是哪班的?找谁?

  所有人向后看过来,包文春一眼就看见丁香坐在原来的位置,顿时觉得漫天的鲜花盛开,梵音袅袅不绝,就说:我是插班来的,还没有办好入学手续。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