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十一章 立体画法

第十一章 立体画法

  周五的中午,路过丁香门前时,看见她挑着两只铁桶要出门挑水,包文春放开臂弯夹着的两个伙伴,就去接过来,问:“是到发馍井去挑水吗?我替你?”

  周小粒和包安伦就像在扛着老大走,但他们很享受这种虐待,这不仅是包文春依旧关爱自己,还向本班同学表明,我在高中班是有大哥罩着的。李道虎三个跟在他们身后,就有些委屈。他们在村里上小学时,可都是一起摸爬滚打成一块的好伙伴,现在老大只宠爱本村的,他们心里很不乐意。

  李道虎不是本乡人,他家在淮河边上的李家寨,家里兄弟姐妹多,放在姥姥家上学。今年才升上初中。他的姥爷就是本乡的信用社主任张荣虎,自然要在营业所吃饭。潘小庆是供销社主任潘献业的儿子;田小田是下面一个大队支书的儿子。潘小庆又和包文春班上的女生张璇是姑表姐弟,张璇家在县城,父亲是县供销社的主任。她长得眉目如画,却因为追求者太多,不好好学习,被父母转到舅舅这边上学,也在供销社食堂吃饭。姑父潘献业经常不在家,她经常欺负这个表弟,潘小庆就为了躲避她,跑到营业所食堂来就餐。

  丁香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去?为什么?”

  “我比你有劲,跑得更快啊!”包文春笑着说。

  这个小镇有着悠久的历史,从汉代建安时期就有铜钟镇,镇北大士阁有一口古铜钟,是用来警示周边乡邻兵乱的,被毁于抗战时期。直到现在,镇中心的地面挖下十米都还有砖瓦碎片,普通压水井汲水上来都是碱水,苦涩得不能做饭。镇西南的一角,有一口甘泉井,水质极好,常年不竭,井水有个特点,直接发面,不用酵母就能蒸出松软的馒头,故名发馍井。

  包文春感觉自己的身体还是不行,一挑水两铁桶,大约七十斤,临去还不觉得,跑得飞快,回来就慢了,后半程就一步步捱回来的,肩膀疼不说,嗓子眼直冒火。

  第一次走进丁香的家,黄毛上来嗅了嗅裤腿,竟然没有认生,还摇头摆尾的表示亲热。

  丁老爹看着包文春喝了一瓢凉水,说:“还没吃饭吧!丁香给你打回来了。快吃吧!”

  这趟路有两千米,来回费了四十分钟,现在伙房肯定洗锅了,至于丁香是不是给自己打的饭,包文春知道,这不是给自己的,是给丁老爹打的饭,反正丁老爹喝酒不吃饭,经常把饭喂黄毛了。

  黄毛肯定听懂了老爹的话,很不乐意地一直盯着包文春吃它的狗食。

  还是给黄毛留了点,很自然地洗碗。丁香出来了,说:“不要用挑的水洗碗,用压水井的水洗。”

  包文春笑笑说:“不要紧,明天再来挑。谢谢你的饭。”

  丁香却说:“我该谢谢你,那饭不用花饭票的。”

  包文春走了,他想象不出丁老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吃饭都不掏票。

  星期了,包文春回家,村里在忙着割豆子,孩子们也要参与,却是拿着耙子搂豆叶,捡回洒落的秸秆,路边的荒草。林地里的枯枝,储存着烧锅用。家里还是老样子,蒸一锅红薯吃一天,只是晚上吃顿面条,下的菜还是红薯叶。

  中秋节早上,包妈指使着包文春,杀了两只鸡,因为包爸前几天寄回来二十块钱,信中还说厂里和他谈了话,准备破格招收儿子进厂上班。

  昨晚和包文春一说,包文春跳了起来,说:“好啊!招工表拿来没有?至少得给两张。”

  包妈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激动,也不问原因,就说:“你自己给你爸写信说吧!”

  村里也在贯彻上级精神,要分地到户,可有些劳力少的家庭不赞成,说自家没有劳力使唤牲口,还是等种完麦子再说吧!到时分青苗不是更好?这批人里,就包括包妈、鲍富伦、黄登科等几户没有男劳力的家庭。其次的原因是现在分地还没有带头的先例,那些牲口农具种子粪肥之类的都在一起,等种肥下地了,也好分配一些。

  于是村里就天天夜晚开会,讨论如何分地,允许每个人发表不同意见。

  包文春也去听了一晚上,还发表了意见,他说:“我们村组分为两个小队,我没有意见,但我们东队,必须在公路边上有块地,以后盖房子都是往靠路边盖,不能西队有地我们没有。另一个意见是,不要把土地划分得过于零碎,这几分那几分的实在不方便耕作,根据水肥力标准,把土地划分等级,比如说咱们村每人可以均分三亩二分地,可以把一等地三等地增减一下,换成大块,比如说一等地每人一亩,谁家全要一等地就按七八分给,谁家全要三等地,就给一亩二一亩半,公粮依旧按人口平摊,这样的话,一家的土地在一起,自己也好管理也有信心投入。”

  队长包子福笑着说:“按你的说法,你家四口人,要是把南坡那二三十亩荒田给你,你能收到庄稼?”

  包文春笑着说:“真要给我家,我真的感谢你!”

  会计是东边隔壁邻居周旭欢,说:“你要真要,我们现在就能做主,你家不用参加抓阄了,大沟东西的那片三十多亩洼地算四个人份,都给你!村里还给你种好麦子,分牛时再照顾一个人的,给五个人份的。”

  村里那片田地是个难题,以前种植茅草,是村里人制取土坯的地方,连续放置几年了,村里一年翻犁两遍,就是没有信心投放种子。

  包妈没有参加会议,要是来了,恐怕脱下鞋子就要拍人。二叔急了,说:“搞那么大一块荒地,你还真有本事啊!”

  包文春梗着脖子说:“说定了啊!只能算我四个人的公粮,出河工修路什么的都不能加量,我就回来种地。但南坡那口浅塘得搭配给我用水,我栽水稻。”

  包子福笑了下说:“现在说这个还早,等你们开个家庭会商定以后再说。那片地没人会要的,你真要的话,种完麦子也是你的。”

  回家以后,包妈数落一番不说,就连周家二姐也说:“这不是傻子吗!北坡那旱涝保收的好地不要,却要那养不活蛤蟆的荒田,几十亩地,累死你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打着粮食。”

  包文春也不辩解,却劝着二叔和包妈同意自己的决定。

  生产队的秋季作物收获过半了,除了红薯和水稻,其它大豆高粱和少量玉米属于油料作物和牲口饲料,统统不分给农户。包家分了八百多斤稻谷,和往年相比,今年算是个丰收年份。

  包文春继续他的学校生活,每天傍晚给丁家挑一担水,渐渐地,他觉得这七八十斤的份量在逐渐减轻。

  终于,包文春在学校宣布丁香是他未来老婆的消息传到了丁香耳朵里,她责问包文春:“你说谁是你干爹?谁又是你的那个?”

  包文春笑着说:“每个人都是要有个奋斗目标的,我正在努力向那个目标努力,你还不要着急!”

  丁香一个爆栗袭过来,“谁着急了?叫你乱说!以后你不要来挑水了,再来,街坊邻居认为都是真的了!”

  “我不会让扁担压疼你的肩膀的,其实,将来你嫁给谁不是嫁,我觉得我能配上你!也只有我才能配上你的美丽!”

  “滚!再来我放狗咬你!”

  “姑娘饶命!黄毛不咬我的,老爹也不反对,他俩都已经同意了咱俩的事。”包文春笑着作揖后退,丁香怕惊动了老爹,圆睁着眼,挥动小拳头。

  能在丁香心里植入这颗种子就已经足够了,潜意识里,这个种子会不断膨胀发芽生根开花的,将来,她真的对谁情有独钟是也会拿自己来做比较的,只是,现在这颗种子还需要自己努力浇水灌溉,时时呵护。

  包文春依旧去挑水,还大声和丁老爹打招呼,“老爹!我来挑水了!天气凉快了,你可注意添衣服了!”

  丁香出来看,气得牙咬着,却不能怎么样。

  在教室里,右后座的李文超要求包文春给自己画幅画,包文春说,一张面部肖像画一斤饭票,全身像一斤半。人家立刻递来一张一斤的饭票,他又说,不要饭票,要大伙房里的锅巴。李文超说:“画吧!晚饭后给你。”

  大锅饭的锅巴实在好吃,两厘米的厚度,焦黄酥脆,是令人回味的耐饿零食,这也有好坏,锅底部分会有砂子还有焦糊味,锅沿部分不太焦黄,还可能有老鼠屎。女生们也喜欢吃这个,打饭时说要一两稀饭二两焦,有男生学舌得惟肖惟妙。

  包文春现在觉得一顿四两半斤饭有点不够吃,正是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的时间,随便活动一下,就饿了。能有点零食垫补一下最好。

  十分钟,一幅速写出来了,简笔的线条很神似的勾略出李文超的面部特征。李文超说:“我要丁香那种画,这个不行!”

  包文春笑了下,说:那是三维立体画法,太费笔墨功夫,最少得二斤锅巴一幅!

  右边的张璇听见了,立刻递来二斤饭票,却是供销社食堂的饭票。包文春笑着接过来说:“排队预定啊!这是明晚才有的,今天就一幅啊!我很忙的。”就继续书写他的文稿去了。

  其实,他的书稿就放在抽屉的书包里,可同学们就是没谁敢去翻动,前排的同村的同学包振东,和包修一样都是侄子辈的,就过来神神秘秘地问:“小叔叔,你整天不出去玩,总是写来写去,是什么啊!”

  “挣钱啊!我在写小说呢!”

  “我看看行不行?”

  “行是行!我怕你搞乱了。”

  “保证不搞乱,不丢失!”

  “那也不行!看书得有偿,你不买书,书店能让天天看?你看的可是手稿啊!更珍贵的!”见包振东满脸失望,又补了一句:“但可以免费阅读二十章!”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