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十六章 气哭涂老师

第十六章 气哭涂老师

  在班级的时候,经常有人鼓动包文春再创作一首新歌,包文春笑笑说:“没有乐器。”

  这话被班主任刘旭容知道了,就叫包文春去他家谈话,包文春一听,戏码来了。

  当年还是他,也是这个剧情,自己带他玩音乐,闯出名声后,他做了一件叫包文春不能原谅的事,他把董胖妮肚子弄大了,又甩了去另攀高枝。有了这种先入为主的念头,他一直没有主动接近这个刘老师。现在刘老师相招,他只得去看看再说。

  和以前一样,单独走进刘旭容的宿舍兼办公室,还是那一间半的小房子,半间房就是在走廊上隔出个一米半见方的窄小空间,算是个小厨房。住室里还是那样的摆设,后窗处一张书桌,旁边是张小床,对面还有个书桌,上面堆着作业本。

  进门处放着架脚踏风琴,墙上挂着把二胡,都是属于学校的乐器,被他拿来装门面。董胖妮不在,刘旭容说:“包文春,你在中招时考得不错,以你的成绩,为什么不去二高读书呢?现在的课程对你没有丝毫压力,你也可以申请到二年级甚至毕业班就读,这样不是节省许多时间吗?”

  包文春笑笑说:“没事!我不也没有闲着吗?跳级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其实,现在一天天的忙碌就是生活的一种形式,何必急躁着去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呢?”

  刘旭容也笑了,说:“你说的有些哲理!最近在写些什么?你总是一直忙碌,功课却没有拉下,有什么诀窍吗?”

  “学习的诀窍在于抓住重点,用心揣摩其中的意义,别的都不重要。当然了,基础方面一定要坚固。我最近在写一部历史小说,已经寄出大约三四十万字了,这只是第一部分,总共三部分,按照提纲要求,全书大约两百万字多一些,到时也可能提前结束,也可能超标。”

  “寄到哪了?大约什么时候能看到?”

  “香港!咱这边现在不适合这种题材。”

  “哦!后面的部分我能先看看么?”

  “当然可以!有老师指点修改一下,求之不得!”

  刘旭容有些汗颜,自己这个中文系出身的老师确实有点那个,不仅文字没有发表一篇,连毛笔字也不敢出手。还怎么敢称当包文春的老师!就问:“听同学们说,你想再次创作些歌曲。却缺少些乐器,我这里有风琴和二胡,能给你些什么帮助吗?”

  包文春说:“好吧!我请朋友们寄来的乐器还在路上,能玩玩二胡也不错啊!我的乐器可能要用电,使用范围就小了。还有个问题,教室和宿舍里晚九点二十就熄灯了,我一般都是夜里思路更清晰些,有时正在兴致上突然就断线了,第二天的补写,韵味就差了许多。我想回家写吧!家里又没有电,油灯太伤眼。街上也租不到合适的房子,不知道学校能不能提供帮助?”

  “你想怎么做?我可以向校长提一下。”

  包文春想了一下,还是不能和刘旭容交集太多,就说:“等等再说吧!这把二胡我先试一下。”

  刘旭容看着包文春拎着二胡坐下,用一块帆布盖在腿上,拿着一块松香抹了几下,那姿势就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见他闭上眼睛,开始运弓,同样的乐器在他手里就被赋予了生命活力。

  包文春拉的是《赛马》,琴声时而悠扬时而急切激烈,完美的再现了原作的意境,只是乐器不太顺手,不然还会有更好的表现。一曲结束,刘旭容呆呆地坐着,沉浸在回味中,包文春估计他连跳弓手法都没有领会到,起身走了。

  外面有个共用压水井,涂善贞正在井边洗衣服,见包文春出来,问:“刚才是谁拉曲子?肯定不是刘老师,是不是你啊!”

  包文春笑笑说:“涂老师你听出来了?不简单啊!”

  清早起来,还是昏暗一片,学校还没有打起床铃,包文春夹着麻袋,背着书包,依旧翻墙而去,李文超看见了,喊叫几声,见包文春没有理他。赶快穿好衣服,在后面紧追。

  出了校园,见李文超追来,包文春站着等他,把麻袋交给他拿着,一路小跑来到那棵大柳树下。池塘边的三个钢丝套,套住了两只野兔,一公一母,一只公的套在脖子上,挣扎厉害,已经勒死了,母的在啃咬自己的腿,依旧挣不开死扣。包文春踢断木橛子,也不去掉套子,装进麻袋,依旧叫李文超背着。走了几里地,把路线走完,又收获九只野兔。五六十斤的猎物压得李文超龇牙咧嘴,依旧顽强的背着往回跑。

  包文春抓过来麻袋,轻松的负重前进,对他说,中午到丁香家吃兔肉。

  学校还没到上自习打铃时间,校园操场上正在早操喊号子,两人绕过围墙回到丁香家。丁老爹没有起床,丁三出来看看,淘米做饭去了,现在他家有三口人了,不再到食堂打饭了。

  黄毛闻到味道,一直撕咬麻袋。包文春叫李文超压水,自己拿出小刀,用铁丝把兔子挂在木头柱子上,从兔牙开始往上割,手指塞进去,就那么一翻,兔皮像脱帽一样背过去,再向下一拉,一个毛皮筒子完整的脱下来。割断四肢末端,扒下内脏扔给黄毛,完成一个。

  李文超压满两桶水,包文春剥完八只兔子,看着包文春手法娴熟,眼花缭乱的动作,李文超感叹不已,自己再学习三年,也只能做人家的小弟。

  十二只野兔清理完,漂洗一下,放盆子里腌着,丁老爹才起床,看了一眼地上的钢丝套,说:“哪弄的?好东西啊!”

  包文春笑笑,说:“我去学校了!中午我俩来吃兔肉,焖辣些!”

  大课间操的时间有二十分钟,同学们在门前小广场做广播体操之后,喇叭里还在播放歌曲,现在最热门的歌曲有四五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牡丹之歌》,还有就是包文春的两首盗版歌曲。每逢听到这些歌曲,不只是同学们,就连老师和校长,心里也是有种骄傲情绪。包文春坐在后面和同学们谈笑,孟凡瑞就建议讲个笑话吧?

  每天夜里,一个笑话是必备课目,现在的人笑点低,包文春已经睡着了,依旧还有人在低声谈论轻笑着。这大白天里,要是来点猛料,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

  第一时间就想到宝岛的龙兄虎弟,张清和费玉清的开口秀,经典的段子脱口而出:一个老师叫小朋友学习英文,老师叫跟着念ABC,一个小朋友就不吭声,老师就问:“小朋友,你为什么不念呢?”小朋友说:“老师!我妈说了,B是个骂人的字眼,不好!”老师就说了:“不对!你妈说的那个B跟老师的B不一样,你妈说的那个是骂人的,老师的B是外国人用的!”

  这件事的后果是,包巳脑袋上挨了一小棍,罚站一节课。因为英语涂老师已经站在门口黑着脸听见了全部。

  同学们先是哄堂大笑,连女生们也红着脸趴在课桌上,肩头一耸一耸的,丁香还打了小姨王思楠一下。后来听见后面没动静了,才看见英语老师涂善贞黑着脸站在后面,包文春低着头不敢出声。同学们低头笑着,连丁香也侧着脸,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这种罚站方式还是没有持续到下课,胡校长过来了,喊包文春,说有人找。

  来人是县第二中学的教导主任,叫张清中,包文春认识他,他不认识包文春,他由初三的数学教师包红旗陪着,他俩以前是同学,包文春的超群表现,就是包红旗透露给他的。张清中过来的意思是还想叫包文春回县中学上学,学校了解到他的情况后,可以免除他的一切费用,还有一些伙食补助。

  包文春感激的说:谢谢老师厚爱,我还是留下吧!这里的环境也很轻松,我觉得很好的。

  张清中失望了,他打破脑袋、死活也想不到包文春不愿离开的原因,是因为丁香的问题。

  问起写稿方面的事情,包文春比回答刘旭容更简略一些。张清中见他心不在焉,只得悻悻离去。

  包文春没有回教室,转而去了丁香家做饭去了。丁三已经做熟米饭了,丁老爹正在指点他炒兔肉,又从营业所食堂老杨那儿要来的调料,添加这个那个的指挥着。包文春挽起袖子,说:“我来吧!”

  老爹摇摇头,说:“好吃也该等放学吧!”

  包文春说:“我提前回来,是想和你说件事情。”

  见老爹看着自己,就说:“你看三哥也到了结婚的年龄,咱家是不是该翻修房子了?”

  丁三进入丁香家,带来一份和包文春认干爹差不多的酒肉礼品,另一份更大些的礼物就是他爹央求大队分配给他的一块宅基地,一块类似烂泥塘的低洼后街荒地。那块地在医院后院对面,属于背街,现在看来,没有修通学校门前的直通道路,那里显得很偏僻。

  包文春说的盖房子,就是看中了那片地。只有他知道日后学校大门往南,经过卫生院后门开辟了一条新街道,那里就立刻地价上涨,想要都难。现在下手,凭着老爹的威望,占用多一些荒地是没有问题的,能提前搞个宅基证,丁三将来就发达了。

  老爹却以为包文春说的是旧房翻新,说:“是时候了,可这一摊家什,往哪倒腾啊!”

  包文春说:“我说的是三哥那片宅子,在那里先盖起来,完工以后再搞这边,就腾开地方了。”

  正在烧火的丁三先是高兴不已,终于要为自己建造房子了,听包文春一说是后面那洼地里盖房子,顿时就不乐意了,说:“那得多费功夫啊?地势那么低,下面都能养藕了。”

  包文春说:“这样吧三哥!那边房子盖起来,再盖这边,你要这边,丁香和老爹住那边。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丁三脱口而出:“不是砖墙瓦顶大瓦房么?”

  “两层楼行不行?”

  “那得多少钱啊?”

  丁老爹笑而不语,丁香和他父女连心,已经告诉他包文春的秘密,他在想:“这个包文春到底是一个什么想法呢?”

  黄毛起身向门外跑去,迎接着丁香回来了,后面跟着厚脸皮的李文超。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