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二十一章 城里人的样子

第二十一章 城里人的样子

  和梹棋先生的谈判更加艰苦,包文春把价格细分到具体项目,逐项讨价还价,合计总价出来,他最后还是咬定答应合并支付一千六百万美元,说这是公司的底线。包文春只好勉为其难地在合同上签字,转让了四项专利的所有权。但附加条款上要求铃木赠送自己一辆吉姆尼P40或者丰田越野车,外加一辆铃木摩托车。

  这个要求被梹棋从内心里大大的鄙视了一把,亿万身家的大富翁了,还斤斤计较这点几万块钱的小利益,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其实,他心里也是乐开了花,公司允诺他出的底线是两千二百万,他硬是又压下了六百万美元,所以愉快地答应了包文春的特别要求,同意支付四十亿日元。

  现在的美元对日元汇率是一比二百五,人民币对日元汇率一比三十上下,包文春拿到四十亿日元,再按汇率比计算,就可以换回一点四亿左右的人民币。直接拿美元换人民币,那是傻子,现在的美元对人民币是一比一点五六的样子,包文春至多能拿两千万就不错了。两人到武汉中国银行办理了转账手续,包文春办理个人账户时,被一个经理审视了好久,才问:“就是那个《我的未来不是梦》的作者?”

  包文春点点头,对经理说:“你给我按牌价兑换成人民币,大额存款的利率我们是不是商定一下,我会不定期来结算利息的,也可能会提前转出全部款项的,没有什么问题吧?”

  经理拿出计算器,按了一阵,笑着说:“我叫黄金善,是你的专属经理,您的担心没有必要,我们是国有四大银行之一,执行相同国内利率,遵守存取自由原则。我会按要求按时完成客户要求的。这是四十亿日元转账,按照今日牌价一比二十八点二兑换,可以兑换一亿四千一百八十四万三千九百多元人民币,按照规定,需要扣除手续费千分之一,也就是十四万多些的手续费。你这是存入我们银行的第一笔个人款项,有规定可以免除这笔钱。”

  包文春松口气,说:“真要收这笔钱的话,我还真的不存了呢!那就存个整数,把零头一百八十万给转到这个账号上,剩下几万块钱我要现金。”

  黄金善就去办理手续,现在没有高科技的指纹视网膜等防伪功能,只能留下个亲笔签字印鉴。

  回到商社,包文春选了一辆火红色的125摩托车。吉姆尼是没有货的,需要订购,那是主打欧美市场的四驱越野车,适合各种复杂路面,一般用于野外找矿地质勘察的工具车,梹棋赞赏的说,你的选择很正确,我会尽快从国外协调过来的。只是你有驾照吗?

  包文春一阵无语,这茬给忘记了。说:“搞回来了,电报通知我来提车。那个谁!去找些工具来,这辆摩托车我得改装一下,后面挂架要换个大点的,还得加装大油箱,我骑回去可别路上没油了。还有,火花塞之类的小部件多给几个,回去不好买哈!”

  天气寒冷,包文春要在汉口采购一些物资,衣物鞋子食品点心之类都要有。他的部分能力被血光之灾激活后,也只是体能体质有些变化而已,原本想着自己拥有的空间戒指里,是有这些物资储备的,而且比这个时代的物资更加丰富高级,只是,那种能力被封制,谁知道什么时候才会解禁?

  比如这钱,能让满世界都知道吗?他决定,不到必须的时候,还是不能使用异能,但自己的农场建设,还是需要先进机械设备来开发的,不为别的,自己舒适点就不说了,就算为周围乡亲们做个致富示范榜样吧!要求梹棋帮助购买一些机电设备,包括农业机械,小型发电机组之类机电产品,还给了梹棋一份清单,梹棋答应帮忙咨询,等报价出来,再谈交易的事。

  带着一种复杂的喜悦郁闷心情,包文春骑行在107国道上,他戴着橘黄色的头盔,皮夹克上满是灰尘,身后货架上绑着三个大大的编织袋,明显就是个长途进货的服装贩子。

  107国道上车流不息,繁忙无比,基本都是货车为主,现在还没有流行旅游,长途大巴很少。包文春摩托车相对体型小,机动灵活,在车河里游来游去,费了五个小时,才从明港镇下了国道,剩下的路程就轻便多了,大冬天的,县乡公路上没有几个行人,他停下来把备用油桶加进去,看看天色到了下午三点,就一路以飙车速度,于五点半左右,包妈开始做晚饭时,进村了!

  村里土路一片泥泞,他费了九牛之力,才在看热闹的邻居前拉后推帮助下,把摩托车弄回家,只是那上面的泥巴,已经把新车搞得面目全非了。

  回到家里,第一时间跑到南坡去看林场地整理得怎么样了?

  三爷住在林场这边,已经吃了晚饭,正在烤火,对包文春说:“那些地已经全部深翻了一遍,又下了场大雪,估计明年真要种庄稼,也不会太差。只是这边一大片没有犁地,你准备怎么干呐?”

  包文春掏出一堆衣服食品,对三爷说:“来!三爷!这是保暖绒衣,你换上,外面换上这棉袄棉裤。这是毛毯,夜里铺着不凉,我明天去村里交钱,把拖拉机开回来,以后就用机械来干活。我还要去上学,马上就要考试放假了。请人干活时,你想看着就看看,不想看不用管。”

  第二天一早,包文春要去大队部接车回来,早起回家,煮了红薯稀饭,准备到菜窖,扒了两颗萝卜,准备回来切凉拌萝卜菜,正在外面洗着。周家大姐正注意着他呢!见包文春在草地上蹭着鞋底的泥巴,就凑到跟前,想问问拿到钱没?二姐的事该怎么办?

  包文春一看她就知道来意,说:“年里也没几天了,我的考试不能中断,还是等过了十五元宵节再说吧!要不?我把钱给你,你们自己去?”

  包文春从屋里拿出背包,这已经不是原来的书包了,是一款从广州找到的进口货牛皮双肩大背包。掏出一捆两万大团结递过去,又从屁股后面衣兜里掏出一叠零钱,也有两千块钱,说:“如果你自己去,这些是手术费,另外这两千块钱做路费伙食费应该够了。你们直接找周骏的爸爸安排住院。不够了打电报回来,我给再送些。”

  周大姐满脸感激,说:“我回去问问再说。林场那边用不用帮忙?我叫大哥过去。”

  中午的时候,公路上几乎没有人,只有两边的杨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树枝在寒风中发出凄厉地呜呜声。村口突然就出现两辆大型机械,一辆是推土机,前面装着铁铲,后面还拉着五张大犁子。轮式拖拉机后面拉着圆盘耙,就那么轰隆隆的经过村子,绕道送到村南坡的林场里。

  两辆车一直行驶到林场中心的晒场上,来到三爷住的牛屋前面。就卸下圆盘耙,拖拉机还要回村部,把播种机和拖斗带过来,他们要跑好几趟。

  村里人惊动了,此时的农村人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哪里有场电影,都能跑十余里夜路去赶场,现在包文春把村部的一片家当都搬回来,到底花了多少钱,大家很好奇,就都不怕冷了,成群结队地来看热闹。这一天是腊月十三。

  原本说好的是,85马力东方红履带拖拉机连带五张犁子圆盘耙播种机,一起作价一万块,打包出售给包文春的,没想到,包文春拿两千五百块小费起了作用,大队的那台破80拖拉机,连带五六个油桶和拖车,作价八千五,也要卖给包文春。

  包文春仔细看了这堆破烂,拖拉机发动机铭牌上是八十马力,却是七九年二月的新家伙,司机老李偷偷介绍说,别看外面发动机罩子破烂不堪,那是雨淋日晒锈蚀的,原来的发动机连续两季拉缸,修理不住了,这是换了的新机器,刚刚使用几季,除了种地那个月使用,平时也不跑运输,还没有大修过,连轮胎花纹都没有磨坏,六千多块钱,连辆新车斗都买不回来。

  他犁地时连续在包文春家吃饭,和三爷很熟,包家招待又好,还送了烟和礼物,年后还要请他抄犁林场,他自然向着包文春说话,示意他压价还价。

  于登林就在旁边,包文春摸摸木板车斗挡板,说:“你们看这还能装什么?公家的东西,没有管理好,这车斗上大窟窿小眼的,连红薯南瓜也装不了吧!这拖拉机车头大修一次,比买下更花钱,要是真想卖,给你们五千块,立马交钱开走。”

  于登林立刻说:“拿去拿去!也就只有你那林场能用,咱们小家小户,转弯都转不过来。”

  包文春心里笑哈哈的,那机器别说操作了,自己就能拆修清洗,别看外表风吹雨淋日头晒,有点落漆,他试了操纵杆,档位齿合还是很有力的,操作很灵便。至于车斗,那都是小问题,重新铺层铁皮车底板,换个木头挡板,花不了几个钱。这车新买时候十多万,如果不是赶着出手,二手车也得值个五万左右。现在一万五买两辆拖拉机,外加一堆农具和配件,别说还能用,就是用两年再转手,也是赚大发了。

  包文春正坐在教室里,观看丁香的课堂笔记呢!明天就要期终考试了,他必须保证自己的神话,缺课一个多月了,就是做做样子也是必须的。

  骑着崭新的摩托车来上学,在学校引起轰动,所有同学都很想知道包文春这一个月的经历,想象着他又创造了什么奇迹,但此时说什么都不合适,明天自己的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而包文春很郁闷的发现,自己上学放学来回跑,嘚瑟没几天,摩托车油箱里没油了!只得扔进林场那边放着,继续步行上学。

  这天放学了!大家一个个往伙房跑,包文春坐着没动。他不动,丁香也不走。见教室里没人了,丁香才说:“走!回家吃饭!”

  包文春连忙说:“顺便汇报工作!”

  丁香笑了,见有人端着饭碗回来了,连忙抿着嘴前面走了。

  包文春倒是很不要脸,连忙赶上去,并着肩走路,仿佛怕谁不知道两人很亲密的关系。丁香看向别处,问:“怎么样?”

  “马到成功!你成了亿万富婆了。”

  “什么称呼?怎么难听!我可只是替你收到一百八十万块的转账啊!还把唐姐吓得不轻!”

  前面看见丁香的蜜友,邻家姑娘潘青莲站在门外街边和人说话。潘青莲就是潘合理的妹妹,夏天丁香第一次买自己的鱼,就是和她一起去的。她正在和包文春的族兄包大林热恋。那包大林在街上上初中时,整天躲在她家和一群混子赌博,两毛钱推一圈牌九,潘青莲和他爹父亲兄弟都来围着下钱,包大林不论输赢都只赔不收她父兄的钱,赢得好感,明年春天就应该就奉子成婚。

  潘父后来得知包大林的鱼饵下了这么远,把自己几十年的猴眼都玩瞎了,恼火不已,扬言再见到包大林,打断她的狗腿。包大林只是叫李宝国捎信说:包大林说他家没有养狗!打他的狗干什么?把潘父气个半死。

  此刻见到潘青莲,又想起他后来的谐音外号潘金莲,路过她身边时,就主动低声喊:“嫂子!吃饭呐!”

  “你!你这人怎么说话呢?谁是你嫂子?”潘青莲急了,自己的秘密被人发现了?但家人邻居在跟前,她也不敢高声。

  包文春根据她的声音变化,判断潘青莲应该已经怀孕了。一笑说:“包大林可是我大哥哟!”

  潘青莲立刻不说话了。

  丁香诧异地看了看包文春,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丁三在家已经做饭了,给丁老爹炒了个羊头肉,老爹就在慢慢喝着酒。见包文春回来,高兴地说:“下课了?我去下面条!”

  包文春说:“不慌,我去看看那边垫土怎么样了。”

  昨天骑车回家,就在街头碰到卖羊肉的李宝国,见他还有两条羊腿一个羊头没卖掉,已经傍晚了,站在寒风里直跺脚,就说:“这些多少钱?送丁香家吧!”

  羊肉比猪肉更便宜,只要七毛钱一斤,两个羊腿十四斤,羊头论个卖,五块钱。包文春给他二十块,说:“明天送到我家两只羊筒子,要煽羊不要母羊,头要收拾干净,交给我三爷,回来我给钱。”

  李宝国问:“这么多?”

  “还不够呢!我家有人干活,羊肉送到后,我看看质量,好的话我再要一扇猪肉过年,你可不能拿母猪肉来充数啊!”

  李宝国拍着胸口说:“放心,一定完成任务,有问题随时找我。”

  丁三穿着包文春带回来的短大衣,牛仔裤,深腰翻毛牛皮靴,还真是一个翩翩英俊少年。他正在和一个叫王芙玫的姑娘谈恋爱,包文春的礼物给他增色不少。

  丁老爹穿的也是包文春带回来的新衣,他原来从部队带回来的一件羊毛军大衣,早已磨掉毛成了光板,外面不见布色,油光发亮,包文春给他带回来新的,还从头到脚换了遍保暖服装。最重要的是还给他带回来一箱西凤酒。至于丁香,就更不用说了,从围巾围脖手套袖套,到全套的护肤品护发品,风衣外套内衣毛衣保暖衣更是直接寄回来一大包。

  说到邮寄品,丁香说:“邓立筠寄来了两包东西,你看看。”

  包文春看了一下,拿出一盘磁带塞进机器,说:“邓大姐还挺有心,我该向你汇报工作了。”

  丁三坐在堂屋听歌,包文春就跑去厨房下羊汤面条。

  那片土地垫起来了,地面比路面高出许多。包文春说:“就得这样!地梁打好了,室内还得垫土。老爹你和任所长说一下,咱们的工期是收麦子完工,他可不能耽误。”

  丁香家传出的铿锵音乐声,引来潘青莲过来串门,羡慕地说:“看人家包文春,出去一趟,什么都给你买回来了,连抹脸的雪花膏和小裤头都有,包大林那个死鬼只会玩嘴,哪有这个本事,丁香,你一定要嫁给包文春啊!将来咱俩在那队里也好有个伴。”

  丁香错愕不已,他们之间连关系都没有明确,就谈婚论嫁起来。包文春却听出话里的迫切含义,连忙笑着说:“那就跟我混吧?别的不说,叫大林给我家帮忙管理林场,喝酒吃肉穿衣服还是不用发愁的。”

  教室里早已没有潘小雷的大砖头录音机了,他听说邓立筠真的寄来许多东西,见到包文春的新设备后,自惭形秽,就不再显摆了。包文春把大三七拎到教室,很显摆地放到高音,播放的正是自己的新专辑《中华民谣》。

  全校的同学们沸腾了,围在一二班门前屋后,听着那朗朗上口的曲调,也不怕寒冷了,就在外面跟着学唱。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