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二十二章 你家有电吗

第二十二章 你家有电吗

  这盘专辑是人家太平洋音像公司的样带,和母带有着同样价值,包文春带回来的复制带,依旧和原版一样音色清澈剔透。专辑有三个,内容却相似,各有十六首歌,这次在太平洋公司制作四十八首歌曲,就制作了三盘全新曲目的磁带。一盘是《小芳》、一盘《我的未来不是梦》,还有这盘《中华民谣》。

  校长过来了,说:“明天就要考试了,大家回去复习吧!包文春这个磁带还有没?给我一盘,以后在广播里播放,让同学们课后轻松一下。”

  见包文春拿出三盘磁带,还有带着他头像照片的封面,笑着说:“可以啊!搞了三个专辑。”

  现在还没有普及电视宣传,大家就见不到包文春的荧幕形象。包文春从背包里掏出一张折叠的大幅海报,嘚瑟的贴在讲台旁边,说:“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我啊!以后带你出去闯江湖。”

  三天考试结束了,再过三天,同学们还要回校来拿成绩单。包文春收拾被褥准备回家拆洗,丁香说:“放这里吧!我来洗。”

  包文春收拾书桌,低声说:“我可舍不得让你做家务,冻坏了手怎么办?”

  张璇忽然伸头过来说:“包文春,你说的都是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包文春回头看她一眼,见她笑容很美妍,心里一阵涟漪,问:“听小庆说你爸爸是县供销社主任,能不能给我搞辆不要票的便宜自行车?”

  张璇低声说:“你都有摩托车了,还要自行车干什么?我回家问问。我是说,你能给我写首歌吗?就像丁香那首《摇太阳》一样好听的?”

  “咳!那玩意不是烧油吗?街上搞点汽油太难了。还不如自行车呢!行啊!写歌的事都是毛毛雨的啦!过几天我去县城找你,求你爸给搞点化肥,我在家承包二百多亩地你也知道吧!需要很多的,高价也行。”

  李德勤凑过来说:“包文春,给我写首歌,我没有什么本事,以后干活了,喊我去帮你锄地!”

  “行啊!要不?明天先到我的林场看看?那里有工人在干活,吃的住的都有,就是条件暂时差点。”

  李文超在包文春不在家时,对丁香喊了声干妹妹!只是那第一个字用了第四声,惹得很多人大笑,后果是,丁香路过座位过道时,在他脚趾头上狠狠踩了一下,疼得哇哇大叫,肿了十几天才下去。这是这学期第二次受伤丢人了,此刻躲着丁香,过来说:“春子!还去地里撵兔子吗?我跟你一起去。”

  包文春说:“好!只是你的脚能跑吗?”

  这话再次惹得众人大笑,连前排的女生也低头轻笑。

  天气晴朗起来,路面也干燥了。公路上,大小同学背着铺盖和大书包,步履蹒跚地回家,很像电影上部队行军的样子。李文超几个从伙房借来架子车,帮着包文春拉回来他的东西,包括存放在丁香家的乐器电器,叫丁香很恼火。包文春哄她说:“这可不是娱乐品,这是挣钱的机器,你要没事,也过来看看,我们录音你的歌声,寄给太平洋公司,审查更直观一些。”

  丁香这才缓和脸色,问了关键问题:“你家有电吗?”

  和包文春一起回家的不止是顺路的王思楠肖晓燕等男女同学,潘小雷骑着自行车也是慢慢陪着走,一起赶过来的还有李文超毛忠民孟凡瑞李德勤等家在北边的同学,他们也要来看看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林场到底有多大。

  包文春一伙还是直接回到林场,向公路东边一看,小伙伴们顿时就惊呆了。那片远离村庄的林场里,站了几百上千人,倒不是来砍树挖树的,都是来帮忙做水利的。

  周围的排水沟要扩修加深,这是初步计划,一个是加强排涝泄水速度,主要还是防止回民村放牛孩翻过来糟害庄稼,没有这道屏障,种植庄稼,都是笑话。自己和三爷二叔周大哥商量过,说挖一米沟给五块钱,东边360米,南北两边东段各200米,总共大约七八百米,准备不管饭,出四千块钱。没想到,周大哥到村里一宣传,就有人来分段抢占,邻村的人也赶来帮忙。冬闲的人呐!还真的没有太多挣钱门路,随便清理一下大沟,就有一米五块钱,男男女女就蜂拥而来。

  有一道拖拉机犁过的新便道,道路从公路直通林场中心,只是向中间翻犁一下的大致路基形象,很低洼。包文春解释说:“这路要加高加宽,从南边这一片挖塘取土,东往那一片计划全部改成水田。”

  林场中心,靠道路南侧,正对草房门口,是一片晒场,三爷和二叔几个,紧张的守着几台机器,不让淘气孩子摸一下。

  小姨她们很矜持,远远地看了一眼就回家了,潘小雷也回去了。见到包文春回来,监督挖沟的周大哥走回来,要他过去看看质量问题。

  包文春说:“大家情绪很高涨哈!等会我去看看。”

  队长包子福走过来,问:“小叔!听说还要做大塘,这么大的工程,不用咱们自己人帮忙吗?”

  包文春笑着说:“这原本都是准备承包出去的,都是苦力活儿,谁来干都一样!现在咱家有拖拉机、推土机,自然要用机器搞了,有需要用劳力的时候,肯定通知你。你在这吃饭吧!帮我看着赖孩子别摸坏了机器,二叔回去做饭,今晚有几个同学过来玩。我得去地里看看。”

  沟渠扩建很简单,就是把沟里的淤泥杂草甩上来,全部要扔到内侧,内外沿上下口要笔直一条线,沟深三米宽四米,工程量不大不小,临近村子都有人来帮忙,今天基本结束,人们就等着验工领钱呢!

  只是,这条排水沟被疏浚加深一下,黑黑的淤泥翻上来,乍一看,又深又长,异常宽大,整块林地也显得太大了。

  包文春带着几个同学,沿着大沟走了一圈,对一些还在忙活的村民表示感谢,也要求把活儿做漂亮些,开春还请他们来帮忙干活。就把四千块钱交给周大哥,由他来分发出去。  

  天色慢慢黑下来,劳动的看热闹的人慢慢散去,包子福和周大哥真的留下来了。二叔来看看正在做饭的包文春,说:“这可不行,得给机器弄个棚子,天要下雪了,机器会上冻,冻裂水箱的,坏孩子也到处乱拧,搞不好就弄坏了。”

  包文春说:“明天开始,我们围个院子。”

  李文超几个留在外面看机器,包文春就喊吃饭。晚饭是羊肉面条,还炒了四个菜,猪肉炖萝卜,凉拌蒜泥羊肉,胡萝卜白菜炖羊肉,凉拌萝卜块,三爷二叔和包子福周大哥四个喝了一瓶半白酒,包子福临走时,把剩下半瓶揣走了。二叔和三爷依旧住在原来的牛屋。

  包文春和几个同学不喝酒,早早吃完面条,来到西头仓库里,空荡荡的库房里,两扇门还漏风,包文春点上煤油灯,就叫人跟自己去牛屋抱被褥。自己被子放在丁香家没有带回来,家里没有多余的被子,几个人在地上铺上稻草,盖上三爷的老棉布薄被子,兴致很高,并不觉得简陋委屈。

  李文超看见牛屋旁的库房里那辆摩托车,叫起来:啊!这个明天一定得玩玩!不会没有油吧?

  “放心!没有油就到车上油箱里去放。”

  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李文超问:包子!柴油能加摩托车吗?

  包文春低笑一声,没有回答。

  二叔说,周二姐还是跟他爹还有大姐三个一起去郑州了,他们拿到钱,怕耽误病情,今年过年肯定回不来了。

  包文春没有说话,能早一天痊愈,是每个病人的希望,有了机会,他们不会等待的。

  年轻人火力大,即便是二九天里,一伙小同学依旧脱得光脊梁睡,包文春说:“今晚咱们好好说说话,明年我可能会在家休学种地,只在中考和期终考试时才会到校。你们星期天了,可以不用回家,直接来这里,赶上有活干了,工钱足够你们一星期伙食费。”

  自从听了三爷喊声包子后,几个人觉得有趣,就跟着包子包子的叫起来。李德勤说:“包子!有了这么大一片地,你干得过来吗?还顾得上写稿子唱歌吗?”

  包文春说:“咱本身就是农民,分地到户后,农民更加自由轻松了,农忙只是季节性的,闲余时间更多了,写字唱歌只是玩乐形式,要真的把它当职业来做,我是不会干的。现在咱还年轻,你们能多掌握一些知识还是好的,至于我,已经在申办湖北省作协会员,又是太平洋的签约歌手,我只是按时交些作业就行,平时就在家陪陪三爷和二叔好了。你们不一样,可以有更远大的志向和抱负,也需要努力争取一个稳定的地位和荣耀的身份。”

  少年版的孟凡瑞不太爱说话,但学习成绩很好,班级里,除掉包文春和丁香,就数他了。他慢腾腾地问:“包子!你到底赚了多少钱?”

  包文春笑笑说:“现在说这个,我还真的不清楚,这次去广州,又交了两部书稿,那边的价格和香港接轨,能一千字卖四十块,比长江文艺的价格高四百倍。和你们说实话,不要张扬,我卖给宝丽金十二首歌曲,卖了六万港币一首,折合四万人民币,他们总共给了五十万。我这才有底气买些机械车辆,以后你们几个谁考上大学,学费生活费都算我的。”

  李文超说:“那辆推土机多少钱?”

  “那是原来拖拉机带的大铲子,一直没用,我是特意加上去的,明天我就开始推土,你们在这帮忙,我给你们开工钱,一天十块钱干不干?”

  包修问:“你还参加考大学吗?”

  “肯定得考啊!不然怎么证明咱是天才,但我上不上这个大学,那就不一定了。不只是我要考上,就是你们,只要听我安排,想上哪所大学也是易如反掌。问题是,你们相信我吗?”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