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章 花钱的学问

第三十章 花钱的学问

  凡事都不能有先例,丁三和丁香骑车过来带走两袋尿素以后,加上包景美等人背回去几袋子尿素,借化肥的事就起了头,林场这边就不断有人来,有的还扛着半袋子大米麦子来交换,有的就直接张嘴,什么也没有带,说家里口粮不够吃,有这个那个困难,麦收后一定首先送来。二叔不是个合格的管理员,就放行了许多。三爷知道这事后,对包文春说:“好孩哟!这样搞可不行啊!你就是有金山也经不住别人搬啊!拿粮食换也是对的,可他们连粮食都不背来,你还能麦收后一家家去收啊?你搞这么大家业,没一个规矩可不行啊!”

  来的人不限于本村人了,邻村也有溜光锤过来打抽丰,觉得自己是个人物,想来耍耍嘴皮子,弄点化肥回去。

  包文春统统拒绝,对包大林说:“这世上还有强借的东西?这样!这化肥由你来管理,以后不搞物资交换了,一律拿钱购买,和供销社价格一样,三毛三一斤,不赊欠,背粮食来的告诉他以后不要背了,我们有粮食。不服就找我!”

  包文春的盗写复制来的新书《唐朝好医生》在香港掀起追捧热潮,令《明报》的销量剧增,比当年连载《射雕英雄传》还要热销。卖报人在发行部门前等着,印刷厂的车一到,很快就被抢完了。金大侠就给包文春涨价润笔,出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千字百元高价。

  包文春对原著进行大幅度删改,模仿金大侠那种古朴若拙的文字风格,借鉴使用白描写法,很有冯梦龙明清话本的韵味。把故事情节安排得更加曲折婉转,人物刻画丰满传神,更重要的是书中引用的历史史实却都是有据可查的,包文春还在章节后面,注释一些人和事的出处,显摆自己的历史和医学知识,更叫金大侠刮目相看。

  这书是摹写也是再创作,添加许多时代因素,就写得艰难,每天一万字左右。还在稿子上修修改改。这本书原稿近两百万字,已经写出并寄出上半部六十万字了,包文春计划再写一百二十万字,计划今年麦收时完本。他的另一本书已经有了想法,也需要尽快形成文字。

  指望凭着写字赚钱是行不通的,这只是几年的中学生生涯成长过程中的小插曲罢了。至于写歌,更是休息时间的消遣而已。

  丁香翻看香港寄来的单行本第一部,就对包文春横加指责起来。认为其中的思想意识带着封建糟粕,是极不健康的心态表现。包文春只得说:“我也觉得确实如此,所以不能在国内发表,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有它生存的土壤。咱想要的是他们的金钱,别的什么思想意识之类,不要想它了,你就当是娱乐罢了。”

  俗话说春风不误路,是说春季地气上升,蒸腾作用强烈,地面干得很快。初五立春下了冻雨,随后就转晴,连续几个晴天,刮起春风,到了初十早上,路面已经干爽起来。包文春燃起一挂大鞭,在拖拉机前烧纸烧香,然后启动机器,开始春耕。

  他自己犁田,把旱地交给包大林翻犁,过两天,包爸回武汉,他要跟着过去,还要采购一些机械。

  土地没有冻好,翻上来的都是硬黄泥,里面没有有机肥,很死板贫瘠的样子。这种土壤,没有腐殖层,通透性太差,撒化肥也不会有多高大作用。

  履带车的性能确实不错,动力强劲有力,拉起五张32步犁,毫不费力,这机器除了油耗高点外,没有消声器,噪音很提神,喷油时间有点提前,稍一加油门,就冒黑烟,其它还真的没毛病。两天时间,包文春把水田翻犁过来,又把旱地翻犁几趟,交给包大林加班翻地,自己收拾一下,跟着包爸坐车去武汉。

  全家的户口包括包文春的都已经办好了迁出手续,就是那边在市区暂时解决不了住房,北湖农场下田劳动是不能去的,去那里还不如在老家呢!包文春此行,就是来给厂里加压来的。他的另一个事情,就是梹棋电报告知,他要到车子和采购物资报价单到了。

  傍晚的时候,父子俩来到单身宿舍,包文春热情和爸爸室友打招呼说些拜年的吉祥话,然后洗洗脸,带父亲去和平大道斜对面的和平饭店吃饭,他对爸爸说:“你不用管我,我带的有钱,可能会在这边停留几天,临回时再来看你!这些钱你拿着,和工友老乡之间,花钱不要那么拘束,新年底下,和他们出去喝点酒,以后不要吸游泳烟了,就吸绿炮台。明天我和田书记见面,要求她在一招对面,五街坊那里给找套房子,这边热闹些,我妈的工作就让她在招待所干后勤吧!保洁服务员也行!”

  包爸看看周围稀少的食客,低声问:“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践啊!你到底干了什么?哪来的那么多钱?”

  包文春笑了下,递过来一叠大团结,有几百块,说:“这个你放心!违法的事我不会干的!这是卖给人家几项技术,赚了点小零花钱,以后会更多的,你只管花。”

  包爸看着他的斜挎包里露出更多成捆钞票,没有说话。

  现在住宿旅社不需要身份证,也没有实行身份证制度,但住宿登记时要介绍信,包文春没有,只得拉着包爸带工作证来证明,订了三天的单间,每天一块八。

  第二天一早,田敏接到电话,就叫包文春到厂部办公室去,包文春就坐上公交,赶往厂前。

  客套一番,送了一摞四种自己的新书,田敏问:“这是来报到上班吗?”

  包文春苦着脸,说:“我还在上学啊!还忙着犁地,你闻闻,我身上还有一股机油味道啊!”

  “就你忙!要在家种地,那还办理户迁干什么?”

  包文春嬉皮笑脸说:“田阿姨!我多要个户迁指标你都不给,我在学校谈了个女朋友,怎么能抛下她独自进城呢?”

  田阿姨讶然,想了下,问:“能被你看中的,肯定是才艺双绝的美女了,希望你不要忘记自己的任务啊!”

  “哪能呢!我就是来交作业的。”

  田敏翻看面前的一摞稿子,说:“听说你有些小发明,卖给了日本铃木公司,赚了很多钱?”

  “你怎么知道?银行不是为储户保密么?”

  “是你的老乡传出来的,这是你的工作证,以后你就是武钢宣传部的文艺创作员,每年要上交三十万字的文字,编辑审核后刊登在内部文艺刊物上,这是一般的工作标准,不达标会扣奖金的。”

  包文春看看面前的文稿,说:“那我这次就算上交全年任务了吧?”

  田敏笑了起来,说:“想得美,不算!这是补交去年作业,今年还得努力啊!哎!你到底拿了多少钱?”

  “个人存款不宜公开!不过,我想从公司购买些钢材,如果能同意的话,就能稍微透露一线消息。”

  “需要什么样的钢材?干什么用?”

  包文春立刻顺杆而上,说:“型材线材板材螺纹钢盘圆都要,我准备在县里机械厂投资一些钱,做些农机具和机电产品销售,还要在家盖房子,具体需要什么型号,以后再说。”

  、  “那可以介绍你认识销售部王经理,咱们不做那些产品的,你那点东西他能给你找到、、的。你要投资多少钱?县里机械厂有多大?生产什么机械?”

  包文春说:“大概就是播种机,犁子耙之类,球铁厂和机械厂各投五百万吧?”

  她们惊讶地问:“你有这么多钱?到底卖了什么机密图纸?”

  包文春笑着说:“都是些机械制作和电路图啦!瞎蒙的,不值钱的,他们很稀罕,就给了钱。咱现在怎么也是个亿万身家了,这次来,准备找铃木公司代买一些农机和工程机械,不知道田阿姨能不能帮忙,这钱就不能让外国人赚了!”

  “买什么?”

  包文春就势拿起纸张,在上面写画着,“第一很重要,收割机,镰刀割麦太热太累,我想买个自走式联合谷物收割机,履带式最好,可以下水田。第二,一台挖掘机,不要太大,主要用于建筑和农田水利建设。第三,柴油发电机组,十五千瓦到三十千瓦之间,旧的也行。还要买台拖拉机带旋耕机,家里买了大队两台破机械,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

  田敏看着他胡乱写着,这价钱就要一百多万了,连忙打断他的话,说:“不好办!你这是个人行为,大型机械都是对单位销售的,个人有钱也买不到的!这要干什么?”

  包文春笑着说:“这不是来找你帮忙吗?公司开个介绍信,什么都解决了,起码这里面公司的钢材,不需要那么多手续吧?”

  田敏思忖一下,说:“我打电话给采销部老王,这事儿交给他来办,更合适些。提醒你一下,就是咱们公司内部,销售手续也很多,价格方面,你是内部员工,优惠价是必然的,但是,数量越大,价格越低,你要只是买三五吨,肯定跟市场价没有区别,如果要想长期供货,就一次下订单几百吨。”

  包文春答应下来,还想把自己的吉姆尼挂靠在单位名下,再办个驾驶证,想了一下,自己弄个异地牌照车子回家,肯定要受到本地警察过度盘问查询的,还不如回家找人上户办手续。

  包文春又说到另一件事,那就是包妈的工作安排和住房分配,请田书记帮忙解决。田敏问:“什么要求?”

  包文春笑着说:“进城住不就是想来趁热闹么!安排到农场有什么意思?我家就有农场,何必到这里来喂武汉的蚊子?我妈的工作不挑活儿,安排在一招当个保洁,扫地扫厕所就行!住处嘛,最看好对面的五街坊,够我们几个人安身就行!”

  田敏笑了下说:“你倒是会挑地方,我给你问问吧!”

  中午,包文春邀请田敏和采销部老王到户部巷的酒楼吃饭,一番盛情招待,达成一系列合作协议。由老王出面,去中南机电设备总公司仓库转转,他们搞采购的,都是关系户,一些没有的设备和物资,也能调剂过来。至于公司内部的钢材,包文春现场拿出一份清单,老王拿出个很时髦的卡西欧电子计算器,点点捣捣,给出最终价格,包文春采购各种钢材三千吨,按市价支付五百四十万。他们回家了,两人去汉口中国银行转账,老王还要返回折扣五十多万,包文春笑着说:“这应该是百十卡车的物资,我们一时没有地方放,只能慢慢拉回去,可以的话,请你安排车辆送货,这些折扣什么的,就算提前支付运费和保管费吧!多余的,算是王师傅的辛苦费了。”

  老王说:“你是我们公司的人,又是田书记的侄子,怎么能收你的钱呢?我们是免费送货的!”

  包文春说:“不要推辞了,采购那些机械设备,也需要你多多帮忙的,有的物资,还需要你安排车辆运回去呢!以后有需要,还会找你帮忙的。”

  老王笑了笑,吸溜着嘴,开票四百九十六万,另外五十四万,转到另一个账户上去了。这小子还是个小孩子,花起钱来,还真的有点魄力。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