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一章 徐晴到访

第三十一章 徐晴到访

  接下来,老王就殷勤多了,包文春觉得那就是他的私人账户,不然哪有怎么大动力?两人打出租车去武昌中南机电设备总公司,找到熟人牛经理,一起来到展示中心,包文春就开了眼啦!

  面前简直就是机械机电设备博览会啊!各种大小型号轮式装载机叉车挖掘机铲车拖拉机都有,配套农机具也有,只是和后世的产品外观相比,显得粗犷豪放。

  问明情况,现在没有国产的履带式收割机,洋马久保田相关进口产品,全是金属履带,还统统需要预定,过程十分漫长,时间上等不及。包文春只得选了一台国产轮式收割机,四平市生产的东风四型,前脸样子和后世的差不多,后尾部分就过于突出,很大很长很难看。牛经理叫来厂家销售处的人,包文春就和驻站销售技术员谈了自己的看法,从割台到传输通道,一直到后面的秸秆粉碎器,把人家的国优部优明星产品褒贬得一无是处。最后,指着标价牌说:“这车还要十六万?如果加进我的改造思路,重新设计升级一下,岂不是更值钱。哎!我说的那些地方你记录了没有啊!反馈回厂家,估计技术员要登门请我去帮忙的,这车白送我也有可能。”

  牛经理有点恼火,哪来的野小子在这里大放厥词?买你的东西吧!他看向老王,老王苦笑着没有说话。那个销售部维修技术员确是一脸崇拜,说:“我一定把你的建议回馈回去的,你说的都是我们正在想办法克服的关键问题。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包文春个子比他高,就拍拍他肩膀,说:“我设计一辆电动摩托车,图纸卖给了铃木公司,他们经销部就在循礼门那边,总经理梹棋先生回馈给日本总部,帮忙注册了专利,立刻给我打款一千六百万美元,我刚刚给王经理转账,就是花小日本的钱!这台收割机我要了,国产货材料问题,虽然容易损坏,但这是鼓励咱们的民族企业发展不是?不能让钱再返回日本。你把配件陪齐,易损件多带一些,我照价付款,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得送车上门,时间不急,咱是五月底割麦子,五月中旬以前,什么时候送过去都行,到时我请你喝酒哈!我们等会儿去给你转账吧!”

  拖拉机只能选购一台东方红八十五马力轮式拖拉机,外加一台哈尔滨生产的两米二幅宽旋耕机,连带悬挂装置和动力输出连接轴,加上一桶机油和一堆易损件和维修工具箱,连黄油枪老虎钳都带了,总价十一万六,和后世相比,很便宜。销售员说:“咱也可以送货上门,只是从这里开回去太麻烦了,可以直接从河南就近发货,这台旋耕机和零部件可以另外找车送过去,但需要另外支付运费。”

  包文春问:“没问题!多少钱?可不能耽误春耕啊!”

  销售员说:“我们派人从信阳或驻马店送过去,十天八天就能到。这运费是全国统一标准每吨公里两毛!”

  “哦!那我在买些其它东西吧!一起送过去行不行!”

  再次在仓库寻找,找到一套三十千瓦发电机组,它就是一台柴油机和发电机安装在同一块槽钢上,多了一个控制电路盒子。这个要价一万五千八,还是批发价。买了!小型切割机加上一堆锯片,买了!小型电焊机和一堆焊条,买了!台钳、台式冲钻一体机,也有用电220伏的,只要不到三千块钱,买了!统一注明送货上门,由牛经理安排车辆送过去。

  工程机械区,这里的样车有很多,有进口的小松挖掘机,也有国产的,泸州长江机械厂生产的,都是履带全液压,至于什么卡特三一徐工中联,统统没有影子。更多的是机械式挖机,不在包文春考虑之列。

  比较一番,还是买了小松PC56-7,虽说贵了些,要十四万多,但密封驾驶室舒适性更接近后世,反观长江厂的产品,车架子大点,方头方脑的也很有个性,但车架不够紧凑,连个消声器都没装,动力噪声太大,便宜三万也不要。这车也能包送货,还主动送了机油液压油,易损部件零配件,许诺出了故障问题,直接拨打24小时报修电话,会有人及时上门维修的。

  下午四点,包文春和老王在前,后面跟着一溜销售员,去中国银行转账。包文春支付百多万,换回来一叠收据票据凭证。

  又向乡营业所账户转账七百万,包文春给老王叫了辆出租车,送他回家,自己转身去了解放大道。  

  第二天早上,他从汉口直接坐火车回家,没有返回去看看包爸。吉姆尼到了,梹棋却不让开,说是必须拿驾照才能开走,这是对客户安全负责。另外,他拿出的物资报价单价格也明显超出包文春的预期,还说许多大型机电车辆设备不能直接进货,要通过商务部门也就是国有进出口公司来运作,包文春有点恼火,拿回来一叠公司产品宣传介绍折页,就悻悻离开了。看来,铃木对购买自己专利有点后悔啊!

  元宵节前的正月十四,中午的时候,一辆吉普车来到林场,下来两个人,站在大塘边上看看半池塘清水,先照了几张照片,这才往里走。二叔以为又是谁要来检查,就喊侄子出来。包文春一看,连忙笑脸相迎:“徐晴姐!你怎么来了?”

  徐晴介绍说:“这位是市报的摄影记者徐洪亮,我们来看看你对林场进行了什么样的农田水利改造,你是积极响应党的农村政策的典型代表,是农村承包责任制的典型,这是县里指示要跟踪报导的。请你谈谈对后续工作的规划。”

  包文春眨眨眼,说:“这还要报导?”

  徐晴笑着说:“肯定的啊!我们也是来执行任务的,你就谈谈对承包林场的想法就行。”

  唱高调谁不会啊?包文春就从国际形势谈到国内的发展趋势,说农村有八亿农民,无粮不稳,有粮心不慌,农业农村农民这三农问题又是国家发展的根基所在,然后话题一转,接着说到自己出身农村,大锅饭制度里没有种植自主权,一年到头一家人累死累活,年终还得往外打钱。现在国家有了惠民政策,自己放弃外迁户口进城的机会,自家宁愿放弃一等二等地,只要低洼地,可以增加承包地的面积。听说大队发包林场,就立刻承包下来,利用贷款,对低洼的土地进行修整,争取早日有效益。

  徐晴飞笔走蛇,速写得很快,对包文春话里的新颖观点很欣赏,最后说:“你是一个中学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包文春刚才确实忘记表达自己的心灵闪光点了,就立刻说了一套甘洒汗水,奉献青春,改变家乡面貌的套词,那华丽的遣词造句一套套的说出来,不带丝毫脸红,一些语句的表述方式连徐晴也根本没有想到过,把徐洪亮都说的都笑了起来。

  说到规划,包文春拿出一叠图画,说这是西南部低洼地的画面,这里是多年的低洼草地,遍地水锈,树木都被淹死了,我把这里改为水田,更低洼的地方挖了口鱼塘,就是你们照相的地方。这里这里挖了排水沟,灌溉渠道等等,清理掉部分枯死树木,今年旱地全部种植春玉米,水田种植水稻,全部采用科学种植方法,包括机耕和化学除草等手段来科学种地,争取早日还上贷款。

  他的意思是借助媒体文件优势,提醒乡政府一些单位,不要找借口来吃拿卡要。有一次林管站敲榔头的事就算了,再来个土管所水利站什么的,那就更恶心了。

  徐晴写了十几页,叫包文春带路,去地里看看,还叫他站在沟渠边上照了许多照片,这才算结束采访。她还详细询这短短时间内,这样巨大的工程量是如何完成的,包文春当然更能白话了,把接收大队破烂机械,花钱维修,使它们焕发生机之类,请村民帮忙兴修水利设施,又是一套套高调说辞。

  徐晴说:“带我参观一下你的书房吧!”

  包文春看看外面的二叔和潘青莲,示意她们去做饭,只得打开自己的房门。

  看见包文春的小房间里塞满各种乐器磁带唱片书刊,墙上贴满他自己的巨幅海报招贴宣传画。徐晴打开录音机发现竟然有电,邓丽君的歌声在屋里荡漾开来,竟然是她没有听过的歌曲,开仓取出磁带,她没有见过这盘专辑,这叫自认为是音乐先锋的她觉得很失落。问:“这是哪里买的?”

  “切!我还需要买磁带么?这是邓丽君亲自寄来的,包括这些乐器?”

  “你就吹吧!”

  包文春笑着对徐洪亮说:“室内不习惯烟味,就没有香烟,你是第一个进我屋子的男性。”

  徐晴出来说:”我呢?“

  “你是第三个进来的女性!以后可以常来,我对美女没有免疫力。”

  徐晴想了一下,才笑了起来。说:“你真幽默!”

  包文春说:“对了!新书出来了,借你一本!”从书桌下找出一本大三十二开的图书《文春随笔》。

  徐洪亮接过来,说:“谢谢!”

  徐晴去看那些书稿,包文春说:“那是这本书的后半部分,不要搞乱了!国庆时我送你一套全本。”

  徐晴接过书,说:“香港出版的?还是繁体字。”

  包文春说:“国内的千字九分,就是巴金冰心姚雪垠也一样。香港贵些,我只想卖贵点。”

  “多少?”

  “去年是千字四十块,前天的电报说,涨到千字一百了。”

  徐洪亮笑着说:“快一字千金了啊!我能看看吗?”

  包文春笑着说:“去其糟粕取其精华,你可不要被封建糟粕毒蚀了思想。等徐晴看完你拿去吧,不要搞丢了,这是样书,就给我寄这一本。”

  徐晴说:“你不唱歌了吗?这琴键上都落了灰尘。”

  “顾不上啊!整天忙着赶稿还债,拜年都没有出去。”

  “那我们不耽误你了,我们走吧!”

  “我妈都做饭了,现在快十二点了,你走了,我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哈!看你说的!留个饭还有那么严重的后果?”

  “这是基本的待客之道呀!哪有饭点往外走的道理?”

  吃饭时,包文春提出要求,说:“你们都是神通广大的人物,能不能帮个忙?我想搞个驾照。”

  徐晴看看徐洪亮,笑着说:“你算找对人了,徐大记者的老爸,就是交通局局长,哎,你要驾照干什么?开拖拉机好像不需要驾照吧?”

  “我知道现在私人不允许买车,但人家赠送的该怎么搞?我有一辆车到了,没有驾照,也没有挂靠单位,你们能不能帮忙解决一下!”

  徐洪亮笑着问:“什么车?挂在我们报社行吗?”

  “铃木吉姆尼P40,一种四驱小蛤蟆,年前就到货了,前天我去开回来,那个小日本坚决不让,说我没驾照,气死我了!”

  徐洪亮笑着说:“那是!人家做得对!回头我问问,这是不需要找谁,等一阵子我们一起去开回来。”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