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二章 不喜欢毛毛

第三十二章 不喜欢毛毛

  正月十六,包文春骑着摩托车到校,和同学们一样缴费报名领书,在班级坐了一上午,给见面的同学发了一叠红包,每人十块,连过来给大哥拜年的李道虎潘小庆田小田周小粒包安伦都有红包,足够他们交这期学费的了。

  同学们还是很清闲自在的过着慢悠悠生活校园生活,至少包文春看来,没有生活激情和时间紧迫性。他趴在书桌前忙着划拉这个那个草图,忙着写一些文字设计,那些新课本,根本就没有掏出来的意思。他在学校是个奇葩,老师根本就没有过问他的意思,只要不影响别的同学学习,就听之任之。

  课间操过后,同学们在教室后面谈笑生风,李文超就凑过来,问:“又在忙什么?”

  包文春推开纸笔,伸伸懒腰,说:“没钱花了啊!这学校看来也坐不成了。不行!我得请假去!”

  “干什么?不好好上学,又去折腾什么?”

  丁香转头看看包文春,冷漠的问。在人前,她总能显得一副我和你没关系的样子。

  包文春低声说:“我去找老任!”

  丁香自然知道老任是房管所所长,就继续看向无字的黑板,没有说话。张璇急了,问:“要去多长时间?”

  包文春说:“尽量吧!有空就回来。”

  第三节课的时候,包文春钻进校长屋里,嘀咕了半天,然后又和李文超毛忠民几个伙伴嘀咕一阵,骑上摩托车走了,连丁香家也没有进,到后街工地找老任去了。

  丁三的房子在正月十六开工后,包文春到那边看看,老任的施工队实在简单,十来个大工,六七个小工,连个专业手脚架都没有,带来一堆水杉树木棍子埋在地里,充当钢管,麻绳绑着,上面铺设些竹筢就算手脚架。搅拌灰沙的程序没有搅拌机,全用人工拌灰砂浆,五六个小工拿着耙子,使劲扒动灰浆,让人更惊讶的是,灰浆的主要黏合剂竟然是石灰,没有掺加水泥。这样的楼房还没有准备钢筋地梁和立柱,算什么砖混结构?有安全保障吗?

  包文春叫老任停工了,说:“这不行,底脚深度不够,这都是年里垫的虚土,你就挖这么点儿深度,不行!用石灰拌沙砌墙,也不行!必须用水泥。这房子暂时不盖了,先去我那边吧!”

  老任给丁三盖房,是包工包料,一平方一百四,当然要省钱省工时了。闻言就问:“这么大面积,整体下沉是肯定的,但是不会有事的。那!——”见包文春一直摇头,老任想说咱们说好的工钱怎么算?

  包文春明白他的意思,说:“就你们这水平,等学习好了以后,去我那林场拉个围墙还可以,盖这楼房?啧啧!这么浅的根基?我可不敢住!你在这边的投入,到时候接着算吧!”

  雨水节气已过,春风吹拂,地面变得发白,硬实起来。包文春开着85东方红,拉着大拖斗,跟着房管所的拖拉机,到确山石料厂来拉石料。这是旧拖拉机第一次出远门,又不熟悉路,也不懂行情,就带包大林坐在身后,跟着房管所司机老张过来探探路。

  山皮石料很便宜,一方才四块钱,就是个装车费,拖车装平车只有八方左右,拉到乡下建筑工地,就能卖十五块一方,这是铺路补路的基础材料,不值钱,要是买建筑用石子,就得八块钱一方。

  这拖斗是单轮胎,二十多吨载重,已经算超负荷了。老张来的次数多,根熟练一些,直接装了十方,他的车斗和包文春的一样,就是车厢加了帮板,更高些。

  两辆车都是给包文春拉货,中午管老张一顿饭,老张想喝酒,包文春说下午回家了,咱们随便喝,开车不行!

  两辆拖拉机就一前一后回家了。这活儿很轻松,就是路上问题,一百多里远的路,要时刻保持谨慎,注意行驶安全。

  拖拉机直接开到晒场上倾倒一大半,然后把剩余部分拉到生产路上,慢慢卸车散开。这是修筑水泥路的基层,还要用推土机铺开碾压,以后上面要支模浇筑混凝土。

  老张后退着倒下石子,就坐在一边,等候潘青莲做饭拿酒,老任所长说了,要在这边帮忙拉十来趟,然后还要拉石子拉沙,老张就干脆住下了,反正包家要管吃喝的。

  包文春却不能这样磨时间,看看才半下午,就喊老张一起去下河拉沙,沙河只有十八里路,沿着县乡公路走到尽头就是淮河,主要是人工装车耽误时间。

  淮河上没有桥,下到河滩,就有村民拿着铁锨围上来,这样一大车河砂装车费二十五,河砂不要钱,他们认为这是老天爷的赏赐,发一场大水就能抹平,不能收河砂钱。

  包文春却要查看沙粒颗粒大小,选取比较粗大的颗粒装车。

  两车沙拉回去,卸在路边的高地上,天色才黑下来,潘青莲喊吃饭。

  这样的程序重复两天,包文春就把拖拉机交给包大林。这时,另一个人就找上门来,想来帮忙开车。

  有人帮忙是好事啊!来人是王思楠的哥哥,包文春叫舅舅的王志峰,是六姥爷家长子,今年二十六岁,还没有成家,以前有过短暂开拖拉机经验。六姥爷还健在,是包文春姥爷的叔伯兄弟,这个要求得给面子,包文春就留下他来,每月一百块钱工钱,管吃住,另外每出车一趟再给三块钱。就把他交给包大林带着,两人上上下下都一路,省却了包文春操心。

  拖拉机每天两趟,一趟长途一趟河砂,连续拉了山皮石子砂子十二天,几十大车建筑材料堆出几座小山,就开始到轮窑拉砖头。房管所的任王椿带着几个人找上门来了,来和包文春谈建设细节问题。

  包文春直接拿出设计图纸,说:“我这房子道路仓库机器库房,还有猪圈晒场,工程量很大,但要求也高,你们没有相关设备工具,就凭这几把瓦刀干活,两个手脚架都没有,恐怕不行!”

  老任笑着说:“我们修建乡政府大院、粮所仓库,乡电影院,都能很好完成任务,你的民居能有多高级?还能修不了?”

  包文春说:“我的住房,是一座两层小楼,钢混结构,砌墙黏合剂是水泥拌料,不用石灰,还要打地梁圈梁,都要加钢筋。屋顶整浇,不能漏水。过两天十九号,农历二十六,钢筋钢管就送回来了。墙体要符合国标,内外粉刷涂料,部分房间处所厨房要贴墙砖地板砖,预埋电线和上下水管道,你们有相关机械吗?”

  老任想了下,说:“这可比县委招待所还要高级啊!你放心,我们房管所是县建筑公司下属单位,一些工具设备可以借调过来,技术人员也可以调动的。”

  “那就好,下面我们来谈谈工钱问题。”

  工程分为许多小项目。建筑材料全部由包文春提供,其它不用负责,老任出人工和工具,工钱按具体工程量的平方算。还有道路要修宽三米半,长八百一十五米,厚度二十公分,每米工价一块二,还要保证三年内不会开裂。包文春需要支付工钱一千块。

  水泥晒场是边长四十的正方形,也是二十公分厚,只需六百块钱工钱。旁边的九间仓库和三间机器房,只有一道隔墙,占地六百三十余平方,墙体加厚,还需要过梁,难度较大,上面要缮瓦,工价比一般民房要高些,每平方要六十块。现在包工包料的瓦房才一百五十块,这个价有点贵,包文春也答应下来。

  二层楼房就比较难计算了,本县也没有参考建筑啊!包文春要求这样高,还要用刮杆检查粉刷,几个人有些为难。包文春说:“这个面积按两层分别计算,楼梯难度大些,双倍计算,没有异议吧?”

  众人点头,老任说:“理当如此!”

  包文春说:“手工钱按照每平米九十、一百都行!这是一线大城市的标准,没问题吧!咱们有言在先,工钱不满意可以提,但质量一定要做得亮堂堂的!中途不能图省事偷工减料,检查出来让你们返工就不好看了。”

  老任喜笑颜开,说:“哪能呢!这工期呢?”

  包文春说:“工期问题你们自己安排,麦收前,仓库晒场肯定得完成,道路也要优先,不然这么多砂石占地,你们也腾不开地方啊!住房最迟国庆节要完成,这个没问题吧!如果人手够用,前面靠路要修建围墙,搞一排仓库那样的房子。你们在水泥养护的时候,可以错开时间搞。”

  老任笑着说:“你还挺内行啊!明天进货拉水泥吧!我们马上就开工。”

  包文春笑着说:“可以先搭建工棚,这两天我的挖掘机就回来了,用来挖地脚,速度更快。”

  几个人惊讶起来,问:“你买这个干什么?那得多少钱啊?”

  二月十四号情人节,是农历正月二十一。包文春先去学校,也没什么意思,就是情人节看看丁香,坐在座位上点名应个卯,然后给丁香画了朵3D玫瑰花图画,写上两句甜言蜜语,趁着课间操时,低声对她说:“我去买些树苗哈!”

  臭桃树苗产自淮河以南山区,包文春就去找本家小叔包景友,也就是现在的郭世友,由他带着,在大别山窝里联系购买。那是种不值钱的杂树,山坡上都是当做杂草处理的,包文春找到一个叫周洼的大队,这里到处都是这种东西,山坡路边蔓延疯长,当地人简直搞不断根,包文春只要小苗,一尺到二尺高的树苗出价二分钱一棵,更大点的也不能超过二尺,再大了,不好运输,而且只要一万棵。

  这个过程很快,没事的人拿着锄头铁锹,一会就收集一捆子。包文春没想到这么好买,就充当检验员,查看树苗根系,要求用稻草捆扎,每百棵捆一捆,然后付款,到了傍晚,树苗就收齐了,包文春看着还有人挑来一捆捆小苗,也勉为其难付款留下。叫小叔看着,自己骑摩托车去罗山县城找辆车子,连夜帮着运回去。

  车子需要从息县绕道,那里有座淮河大桥,运费八十块。包文春答应下来,带路装车,搞到半夜,在小叔陪同下,回到林场。  

  天亮的时候,包大林到村里召集二十名青壮劳力,说找人栽树,愿意来的自带铁锹水桶。这树是论米栽的,尺把高的臭桃苗子很细小,每米地段要栽十棵,因为数量太多,一万五六千棵,要栽相距一米的两排,一米要栽六七棵的密度,栽到林场周围的大渠道内侧,周大哥和二叔包妈包大林潘青莲几个都上去监督,还不知道成活率怎样。

  包文春讲述栽培要点,说今天上午集中栽东边的南北沟埂,那里有370米长,给二百块去钱,希望大家栽认真些。一定要浇底水,提高成活率。下午栽南边的430米,给二百五十块,明天栽北边,也是250块,西边公路边的就不栽臭桃了,栽虾米槐树和刺槐。

  二叔问:“为什么不栽杨树?长得快啊!”

  包文春说:“不喜欢那些树毛毛!”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