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三章 杜英是谁

第三十三章 杜英是谁

  王志峰包大林和老张的车一道,跟着包文春去了县城,两辆车一趟就拉回来五十吨水泥。老任的工人负责卸车,用塑料薄膜铺底,包得密不透风,防止受潮结块。

  雨水节气以后,三天两头天气灰蒙蒙的要下雨。老任带人在林场内部道路上支模具,准备修路,路边来了一溜卡车,就有人领着往林场走,喊着要找包文春。

  一辆轻型卡车上装着台小松PC56-7挖掘机,金黄色的车体尤为显眼。两辆大卡车,拉的是三十吨几种型号的螺纹钢筋,还有八大捆盘圆,是建房必须的材料。最后一辆解放卡车,拉的是旋耕机和发电机组以及许多配套零部件,包括包文春特意购买的日本产蓄电池和充电设备,连东方红拖拉机的配件易损零部件也顺道捎过来了。

  卡车司机并不会开挖掘机,想找个坡道再开下来,包文春高兴起来,说:“不用!我来吧!”

  机器是加了油的,包文春找到钥匙,一把火启动,万众瞩目下,运用蓝翔技校操作心法,铁臂旋转支地,缓缓下车,待履带触地,再旋转挖斗,在车底轻点一下,履带转动,轻飘飘地就落地了。前来围观的村民连声呼喝起来,赞叹包文春无师自通,挣下这么大一份家业,当之无愧!

  有了挖掘机,卸车就简单多了,钢筋是九米长标准件,只能是拆捆一根根抬回去,盘圆是挖掘机一趟趟吊回去的。装旋耕机的卡车开到牛屋旁,用挖掘机吊臂吊下来,小点的箱子抬回屋里,大件木箱,只能放路边,盖上薄膜草苫,防止淋雨受潮。

  几个司机要求包文春在送货单上签字,拒绝留下吃饭,就要离开,包文春估计他们看不上这边的草屋,还是每人送上一条三五外烟,送到路边。

  蒙蒙细雨稠如丝,二叔和三爷在林场道路北端,堵上一堆梨树,防止践踏,筑路开始。那是另一个出入口,如果不是北边就是自家承包地,包文春连这个路口也会挖断的。

  老任原本是要用人力拌料的,包文春嫌拌得不够均匀,坚持要去使用搅拌机。老任出去跑一趟,果真拉回来一台很大的圆轱辘,接上自带的发电机,用拖拉机带动,也能使用。发电机的电力还要供应远处的震动泵,还要带动水塘里的潜水泵,拖拉机大油门运转,又没有消声器,就震耳欲聋,声震千里。

  手推小铁车斗有六七部吧!两人一个,前拉后推,从中心晒场向北部路基上倾倒。虽说效率不高,但搅拌机就那速度,时间够了,自然能完成。

  老任在化肥垛西边的预留空地上用石灰水撒上痕迹,包文春操作挖掘机,骑着标识线,稳稳地挖开第一铲土。这台小松,挖斗宽一米一五,最大挖深六米八,油耗低效能高,老任一看包文春操作行云流水,不用指点,就知道把土堆放在远处,也是很激动,一问价钱,需要十四五万,顿时就缄口不语了。

  底脚要挖完虚土,还要挖到原来的草根以下接近一米,根据土层才能决定深浅。虚土一米多深,这么多土方很费劲,人工来做,十几个人两天时间开挖也干不完。包文春的操作就快了,几乎没有多余动作,外圈堆起好高土堆,中间也是堆成一个个山尖,费了近三个小时,终于完成。

  看着几个人下沟里去清理,过水放线,包文春蹲在一边,对老任说:“一个人工一天三五块钱,这沟你得三四十个工,就是一百多块,以后你有活了,集中一下,我去给你搞一天,整点油钱。”

  老任笑着说:“拉倒吧!十几万的东西,还干这活儿?你说,买它干什么?”

  包文春说:“原来想着买来挖树的,结果他们送货晚了,我请人挖树花了一万多块呢!现在只好放那里了,没事时开出来玩玩。”

  老任指着包文春,好一阵没有说话,忽然就起身走了。

  22号,农历二十九,是包大林的老子包景梁选择的黄道吉日,早上六点,包文春下到地基槽子里,在四角挖好的小坑里撒上几枚硬币,放上两张黄裱纸,一块砖头放在纸上,正好落进那个小坑里,在中心位置放上供品,烧纸磕头放鞭炮,下砖仪式完成。三爷端着笸箩,撒了糖果瓜子,给等候在周围的工人每人一盒芒果烟,装一把瓜子糖果,进场干活。

  包文春看看筑路进度,往东往南往北的三条岔道已经浇筑完毕,正在养护,往西的主路暂时要进料,不能修。现在正在准备浇筑晒场,晒场太大,为了防止物理原因膨胀收缩断裂,没有切割机的情况下,只能分片浇筑,几个工人在测量划分面积,分片支模。包大林和王志峰不开车了,就在晴天里,挑水洒水,保持路面湿润几天。

  包文春嫌家里太吵,就去学校住几天。他现在风调雨顺的,心情愉快,在学校如鱼得水,写起一本新书来,得心应手,简直文不加点,奋笔如飞。

  下课时,也不独坐了,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妙语连珠,惹得男女生笑呵呵的,一片欢乐祥和。他简直就是个快乐中心,一些经典笑话出口成颂,叫他们追捧不已。往往一段笑话段子,一天时间就能传遍全镇,一个周末,就能扩散到几个乡镇。

  像那个脚趾头变蓝是袜子掉色的桥段,就分为男女两个版本,近视眼吃红烧肉错给姜块拔毛的典故,就被指责是影射戴眼镜的周老师。其实女生也知道蛋蛋变蓝被割掉是内裤掉色的笑话,版本差异根本不存在的。

  有时兴致高涨,还很妖冶的来段舞蹈动作,成为同学们的模仿对象。就连初中部的周小粒,李道虎几个铁杆粉丝,也经常过来班级门口扭扭腰肢就走。

  现在的班长是毛忠民,就过来问:“杜英是谁?”

  包文春一看丁香耳朵在动,知道误会了,自己说过抖音这个词,可现在哪有什么抖音?就装疯卖傻问:“杜英?不认识!初中的吧?”

  李文超过来问:“什么事儿这么高兴?连跳带唱的!”

  “哈!还能什么事儿,家里在盖房子,又买了个新玩具车。”肖晓燕和于飞王思楠同路上学,总要经过农场远远看看那里的变化。

  “什么车?”

  “好几台呢!星期天去看看就知道了。”

  过了农历二月二,梨树开始绽开花蕾,一场春雨之后,一夜南风,雪白的梨花就挂满树枝。

  周六带着一群小伙伴回家,见三爷和二叔还在和那堆山高的梨树较劲,爷俩拉着手锯正在肢解梨树,把树身树兜分开,把树枝用稻草捆成一捆捆,堆垛得很高。包文春说留着以后烤火,他却坚持要卖掉,说街上卖包子的,磨豆腐的,杀猪的,食堂伙房都会用得上。包文春只得由他。

  同学们围着盖房子的看热闹,又去看新水泥路,看机械。包文春想起自己买回来的东西,就撬开木箱,找出两台光头强那种油锯。加了些汽油机油,一拉启动,撕拉拉就截掉一棵树身,引来同学们观看。

  还没怎么玩呢!北面村子里来了一队人,有五六个,都拎着鸡鸭竹篮礼物,三爷就出来迎接,一班人说笑着就来喊春子。包文春出来一看,连声恭喜,是周家二姐回来了。

  在病房里住了两个月,二姐休养得白净起来,脸色也没有了原来的浮肿,变得眼睛很大,面目也清秀许多。见包文春问话,她脚步轻盈地跳了几下,说:“全好啦!再也不怕了!”

  看着这边如同一个建筑工地,脚下是青色的道路,再看看池塘沟渠整齐如划,周二姐就说:“春子,等你种上地了,我来帮你锄地!你的钱,我会慢慢还你的。”

  包文春听她说全好啦!再也不怕了!心里一阵难受,这种感受,没有经历过死亡的恐惧,是无法体会的。见她还惦记着手术费的事,就说:“算了!二姐,那钱不要了,以后的日子长着呢!那点钱不算什么的。”

  水泥大晒场全部浇筑完成了,工人把剩余的砂石堆拢成一堆,那边的仓库开始打底脚,用不上这种带石子的废料。

  一班同学在水泥场上玩耍,肖晓燕和王思楠在这边转了一圈,骑着包文春的自行车回家了。

  连路边的围墙算上,三个工地同时开始建设,老任又招来许多新人,把丁三那边的工地也全部停了。

  按照设计规划,包文春要在林场西边靠近公路的地方修建一道围墙,南边是大水塘,不用砌墙,栽了一排刺槐虾米槐树苗。北边是大片高地,都是用挖塘的泥土堆起来的,暂时需要自然沉积,不能盖房子,拉个围墙,修建个棚子还是可以的。三爷和二叔说,这几夜,总有人在路边转悠,是不是想来偷东西,那些钢筋水泥的摆放一大片,夜里工人都睡得沉,谁给你看着?

  任所长就要先建围墙和大门,带人就在这边忙活起来。

  这座住宅小楼并不小,从外面看,路南侧是水塘,北侧就是预留的小果树园、苗圃和菜地,东边紧挨着梨树围着的化肥堆旧牛棚院子。新房屋是一座占地东西十六米,南北二十米的长方形房屋,里面的设计简单又复杂。大客厅占据底层中心位置,有六乘八米的面积,两侧是厨房卫生间设备室,餐厅茶室小会客室之类,后面有四个大小不一的房间,两个客卧存储室杂物室等等。包文春的书房卧房以及其他设施都在二楼,有一个楼梯,二楼还有封闭式阳台。

  整座房子,除了楼下客厅兼起居室是中心之外,西边还延伸一排平房,顶部是二楼的露天阳台,还要搭建隔热棚。因为上层要突出些屋檐走廊,整个二楼面积比一楼更大,隔断成两部分,一部分准备留给大妹小妹住,由一座大阳台相连,包文春这部分占据东南侧三分之一,窗外楼下就是晒场西边小池塘,是位置最好的地方。

  房子最特殊的不是内部规划,而是建筑形式,底层是规规矩矩的砖墙水泥柱,上层全部采用框架结构,大量使用双层钢化有机玻璃和保温隔热隔音板材,内墙才使用砖混结构,这就是老任的技术难点。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