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四章 新东方红

第三十四章 新东方红

  包家从拉沙拉砖盖房子开始,每天就有人来围观,不只是青老年人来打听什么东西什么价钱,比较自己什么时候能盖新房,他们还有个目的,就是等候包家招人干活,像卸车撒化肥那样,能挣上几块钱。就连一些妇女老太太也来看机器,还有人跟着包大林的拖拉机,在翻过来的土地里拣树枝,背回家晒干烧火。

  现在的农户盖新房,已经不能使用土坯了,也没有谁舍得在自家土地里托土坯。三间土坯房造价几乎没有,主要是请人干活出力气,邻居帮忙不能要工钱,管饭招待烟酒是必须的,二百块钱左右就能盖起来。三间砖墙瓦顶大堂屋,那就贵多了,砖头和红瓦,要从很远的轮窑买回来,砖头二三分钱一块,红瓦拉到家和两毛一块,请机器运费就不少,还有门窗户扇,木檩八字梁,加上手工钱二百块左右,全部盖起来就得一千三四百块。

  林场的水泥路修筑起来,就叫人激动不已,放眼全乡,也就粮所大院里有片水泥晒场,乡政府院子,也只是铺了红砖。本大队大刘庄,有一年交售公粮,一个生产队交售了一万六千斤,轰动全乡,上级政府奖励大刘庄一块水泥稻场,只是,那片水泥场太小,底层用碎砖代替石子,水泥比例太低,还掺有石灰,当时很好看,一年下来,铺料太薄加上膨胀冷缩,就变得破烂不堪,晒粮食会混进砂子,成为笑话。

  包家的道路是有许多人看着修起来的,水泥不要钱一样搅拌进去,还有一拃多厚,有人妇女爱占便宜,就兜一些水泥料回家,说是抹个锅台面。

  二叔好说话,就让人随便拿,包大林就不行了,眼一瞪,就有人害怕,不敢拿了,却叫男人来讨要。

  于是,西边水泥料场就发生吵嘴斗殴事件。回民村的赖皮,以前经常来这边放牛的青年有许多,其中有个外号叫叉牙的,以前还和包文春包大林在一起上小学,现在还想和以前一样,来欺负一下包文春,从工人手里抢了铁锨,划开一袋水泥,倒了一半,拎着就走。满袋子的他也想要,就是拿不动。

  包文春还在玩油锯,指导王志峰操作,周二姐跑过来喊:“春子!快过去,打起来了!”

  扔下油锯,包文春就往路边跑,老远就看见包大林以一抵四,和几个年轻小伙子正在厮打。什么也不用说了,先打吧!打了再说!

  对于打架,包文春有种莫名的兴奋。他现在每天早上沿着林场内侧跑一圈,运动中运转自己的某种无名心法,内力壮大很快,这一加入战团,就显示出效果来。身法速度快不说,拳拳到肉也不说,就是力气过度,几秒钟之间,对方四个人就被打飞在几米开外,倒在地上哀嚎不止。叉牙的另几个伙伴见包文春跑来,也想参与进来,只是还没有靠近,前锋几个人就丧失战力了,他们见包文春如此生猛,就止步不前,观望一下再说。

  都是熟人,一个学校玩大的伙伴,就没有再打斗了。回头看看包大林眼角青肿,原本梳得很精致的长发被搞乱,很是狼狈。

  包文春对着哀叫得较轻的一个赖皮,猛踢一脚,他疼得立刻蹦了起来,包文春问:“怎么回事?为什么来我工地打架?”

  那家伙和包文春相识,叫小中,以前也是同学。小中说:“叉牙訇要半袋水泥,大林不让,就打起来了,我是帮架的。”

  想到这个名字,包文春有些想笑。他本名叫闫新利,以前和自己在村小上学,这家伙并没有见到过阿达訇,他们这边回民村根本就没有訇子管理,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顶小白布帽子,戴在头顶盖一小片头发,自称阿达訇,又因为门牙突出厉害,近乎平直朝前,叫龅牙肯定不符合情况,被伙伴戏称为牙叉訇。

  “想要东西,为什么不先问问,你以为这里没有主人吗?这片地盘,都是我的承包地,以后你们放牛割草,给我离远点!不然,来一次打一次!”

  一个赖皮捂着大腿,不能动弹,一直大叫不停,他的腿向后扭曲,围观的男女老少很多,就有人大喊:“老米的腿打断了!包文春真狠啊!”

  有人往村里跑,喊着要回去搬援兵。

  包文春站在路边,思忖自己的火候掌握不到位啊!怎么会打断腿呢!走近一看,不用摸也明白,那是胯骨脱臼了。就站着不动,让他再多叫唤一会儿,加深记忆,说:“我等着你们的援兵过来。”

  包大林一听还要打,激动起来,和包文春并肩作战,那才风光呢!就跑到工棚那边,找了两根截下来的钢筋头,递给包文春一根,说:“拿着!他们这是明抢,打死不犯法!”

  牙叉訇害怕了,切肤之痛很深刻,喊道:“包文春!别打了!是我不对!以后不来了!你还是骑摩托车带老米去接腿吧!”

  包文春走到他身边,问:“不来了?晚上有人在林场四圈乱转什么?是想偷什么?”

  “不来了!以后放牛割草也不来了!晚上我可没有来过,没想来偷东西!”他说着,身子往后退,腹部的大网膜疼痛区依旧叫他直冒冷汗。

  包文春把手里的十四圆螺纹钢扬起来,双臂较劲,顿时就变成一个U型弯,令周围一班人惊叫起来。包文春往回走,走在老米身边,对着他的大胯踢了两脚,老米再次尖叫起来,那声音,异常刺耳。包文春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包大林一脸茫然。

  牙叉訇见求救无望,喊几个伙伴来抬老米,只是他一摸一叫唤,几个人架着走几步,老米就没有吭声了,忽然就推开伙伴,自己走了两步,然后就蹦蹦跳跳起来。

  “啊!包文春会点穴啊!那不是会功夫么?”“能折弯那么粗的钢筋,不会功夫你试试?”几个人说着说着,如同议论一场武打片电影,很快就变了味道,语气里对包文春充满崇拜,好像刚才打架的不是他们。

  打地梁要管饭的,地梁要连续浇筑,中间不能停的,几十个工人要加餐,包妈就和周二姐来帮忙做饭。老任得知包文春出钱,给邻居二姐治好了心脏病,很是感慨,随口就发了个好人卡:“真是好人啊!”

  发放口头好人卡的后果是,周二姐成了建筑队一员,工种是炊事员,老任出每天四块钱,管吃不管住,她家不远,也可以住林场里。周二姐来帮忙,工地有了女性,就有更多女性来看热闹,有大胆的还主动来做义务工,帮忙洗菜蒸馒头。

  包大林一说,包文春就知道二叔的春天来了,不让二叔当光头强截木头了,干脆把王志峰也喊过来,在工地帮忙。

  地梁钢筋笼子是包文春主导着扎制的,五十厘米的高度,叫老任觉得浪费,说这都能盖五层楼了,你打个三十的就可以盖两层。很多工人不会扎丝工作,包文春用盘圆制作扎丝钩,给工人做示范,全程监督。还和老任开玩笑说:“任叔!我在你这工地做钢筋工、技术员,你给开多少钱啊?”

  老任回答说:“放心!我心里有数。”

  周日的上午,一辆崭新的东方红拖拉机驶下公路,径直来到林场里,停在牛屋门口,包文春还在外面截树呢,就回来看看。

  来人介绍说:“我们没有耽误春耕生产吧?这是一款新式拖拉机,采用很多新技术,是出口品种,你很有眼光,选择我们的产品。”

  包文春说:“你看看,我这里已经用坏了两台东方红了,这链轨车用了十多年,这老八零,轮胎都没有牙了,还在跑车,国有品牌,咱肯定得支持啊!”

  送货员看看包文春,心说,你才多大年纪,还开了十多年?捡的破烂吧!很热情地说:“考虑到农村用户有耕地需要,这是我们赠送的悬挂,这是动力输出连接件,还有维修工具和易损零部件,你在这张送货单上签字就行了,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打这个电话,我们派人就近上门维修。”

  这就送了两套附属套餐啊!悬挂和动力输出传动轴已经有了,是武汉那边送的,信阳这边又给一套?那就装作不知道吧!包文春签字,来人谢绝留饭,路边搭车走了。

  这车多少钱?就连干活的工人也过来问问,包文春说连旋耕机一起,十二万左右。

  人们啧啧有声,夸奖一番,走了。包文春试车,连接旋耕机,就到田里刨地打土。

  那里已经翻犁过了,撒过复合肥,日晒雨淋之后,黄土变得松散,新机器新旋刀,马力充足,又加压到底,那虚土就像发酵过一样,起塇膨胀起来。

  三爷到地里看看,说:“还是缺少粪土啊!撒点红花种子吧!”

  转眼到了月底,天气转暖,红花草籽出苗后。大队会计黄登科过来说:“那些砖头已经送到家了,你这土地也该第二次翻犁了吧!我叫大队机耕队驾驶员老李来帮忙吧!”

  他来的意思是借着感谢包文春送砖头的事由,再好心地提示春耕的事情,想叫包文春支援一些水泥。包文春猜测他的来意,现在脾气不太好,给你的你拿着,不想给你的,要也没有。就说:“不用了,我又买了新机器,前两天就送来了,再说了,我也学会开车了。”

  老黄还是说出来意,想买二十袋子水泥,自己没有车子拉,去县城不划算,本县供销社里太贵,要五块钱一袋。

  包文春说:“昨天你来还可以,今天就不行了,我今天把回民村的叉牙打了,你该知道了吧!这工地的物资谁也不能拿走,要不我给你些钱,你另外想办法吧!”

  黄登科是不敢再要包文春一毛钱的,他和于登林两个人一手遮天,已经得到每人三四千块的好处了,包文春不只是街头霸王的克星不说,和县里徐书记有关系,还是县里点名表彰的模范人物,他要是把这事说出去,自家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从他那不耐烦的表情看,今天自己的愿望是落空了,但他不敢说其他,嘿嘿嘿佯笑着离开了。

  他的性格,欺软怕硬。包文春了如指掌。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