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六章 菩提树

第三十六章 菩提树

  过了春分,麦子起身拔节了。包文春看着大晒场旁边的库房就要完工了,这是十二间房子,包括九间仓库,三间农机库,本地很少见的卷闸门也送过来装上了。下个节气是清明,清明后就该育秧了,觉得种子也该弄回来了。

  坐上班车去县城,包文春在想,不知道徐洪亮  能不能办下来驾驶证?那台吉姆尼空间太小,说它是皮卡吧,又不能拉货,实在是个鸡肋!还不如要个面包车。唉呀!要是自己能力恢复,什么样的车子没有?还用挤公交?

  找到徐晴,约她带着去找徐洪亮,说要买种子农药。徐晴看着包文春,莫名其妙的笑了一下,包文春连忙看看自己衣服,没有发现有露点啊!这套春季休闲装是邓立筠寄来的,很有都市感,运动鞋是美国名牌耐克,就笑着说:“晴姐,做我女朋友吧!”

  徐晴拎着包文春耳朵,问:“你说什么?多大点小孩,就想女朋友啦?”

  包文春装作很疼,哎哟哎哟转了两圈,故意撞在徐晴身上,借机抱了她的腰肢,立刻松手,看着她眼睛,说:“我是认真的!”

  徐晴伸手要打,包文春举起一本书,说:“我的幻想理想和梦想,都在这里头。”

  旁边有人看过来,徐晴罢手,接过书一看,封面是菩提树三个字,配着简略却很温馨生动的图画。

  徐洪亮在市报社工作,家也住市里边。

  两人坐上客车去找他,徐晴就埋头看书,包文春对着车窗外看着遍地麦苗青青,不知道想些什么。

  有徐洪亮开着吉普车带着,事情就好办多了,在风光路上的市农技局下面的推广服务公司,包文春选择玉米种,现在的杂交玉米品种很少,总共才三个品种,对比一番,选了郑州农科院监制的丹玉三号,这是目前最稳定高产的品种,要一块八毛钱一斤,还是大麻袋散装的。包文春说我要二百亩的种子要配上相应的拌种剂!营业员吓了一跳,问,是回去卖吗?

  徐洪亮说:“这是包文春,报纸上广播里说的那个承包林场的家伙,还是唱歌的,路边上的音乐磁带歌曲,就是他鼓捣出来的。”

  于是,几个部门的青年男女围上来,热情地端水递茶,鼓动说唱一段!

  包文春说:唱一段新歌没问题,我要买很多东西,还是先办事吧!

  说着,拿出一张清单。杂交水稻种子,汕优六三,袁隆平早期品种,一斤三块钱,一亩三斤,包文春要一百亩地的。豆种叫什么天鹅蛋的,还有牛毛黄的,都是一块钱一斤左右,要三十亩地的。

  农药柜台上,再次令包文春大开眼界,什么稗除、丁西、莠去津、盖草能、拿扑净、喹禾灵都有,品种有进口的有国产的还有分装的。他竟然看见乙草胺了,一直以为是九十年代才有的东西,没想到现在就很齐全啊!细想一下就明白了,国家对农技推广确实下了很大力气,引进技术加工生产,再加上直接进口原药,不遗余力地推广科技产品。可人们限于生活条件,没有钱享受科技带来的福利,现在才刚刚承包土地,农民没有资金积累,工分值没有提高,辛苦一天工钱,抵不上一袋农药价钱,谁舍得这样大手大脚?

  包文春要的品种就多了。营业员介绍,乙草胺一瓶500克六块钱,可以苗前封闭四亩地。包文春觉得好像不对,想一下就明白了,现在的杂草没有耐药性,对除草剂很敏感,就说:“要四箱吧!”

  一箱二十四瓶,能打九十六亩地,四箱能打接近四百亩了,徐晴就看看包文春。他说:“给一些亲戚朋友送点,也算帮你们推广宣传了。哎!我说!要不我从你们这里进货,在乡里街上开个服务站怎么样?”

  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走过来,笑着说:“那太好了!你一次买这么多东西,我们肯定给你批发价!”

  苗后除草剂就更多品种了,玉米地,豆地,水稻田,尽量要进口药,还要买十个背负式喷雾器,这乱七八糟一合计,批发价还竟然两万多块。

  包文春眼睛都不眨的付款,要求送货,自己出车费。领导说:“别说徐大记者带你来啊,就是你自己单独来,我们也免费送货上门的。”

  徐晴问:“这么多?”

  包文春说:“这是三百亩地的种子农药,一亩还没有折合八十块钱,很便宜了。”

  拿到付款物资清单,一复写二份,等后天送货到家再核对,三人就要告辞离开,营业员不乐意了,喊着:唱首歌吧!

  拿起一瓶农药,是广西生产的除草剂,包文春开始咧着嘴装逼:春风吹着咱家的麦地,我在锄草时又想起你,你却不告诉我一声,偷偷嫁到了广西...  ...

  这种曲调和配词就叫众人笑得前仰后合,看似想念女朋友来家锄地,又像是期盼除草剂帮忙。

  徐晴拉着他走,说:别丢人了!这是唱歌吗?

  那你说唱歌的目的是什么?

  包文春要去农机公司,徐晴问:“我从你那里路过时,看见你不是又买了台新东方红吗?还要买什么机械?哎!你买一台挖掘机干什么?”

  “我就是想玩玩,以前看见一个类似的玩具,五六块钱,我爸舍不得给我买,咱现在有钱了,肯定得买个真的开着玩。”

  徐洪亮笑了起来,说:“你的驾照还是不行,不到十八岁啊,年龄不够办不下来!”

  包文春说:“看来我得改下年龄,徐晴姐帮下忙吧!改到二十岁,哎!晴姐,你有驾照吗?”

  徐晴想起他的求爱,笑着说:“没有!怎么?你要送我一辆车我就去学!”

  “好啊!吉姆尼开回来,就给你了!我再买辆大的。”

  “显摆!你到底搞了多少钱?”

  “你要帮我管家,我就告诉你!”

  徐洪亮听着他俩斗嘴,偷偷笑着,开车来到农机公司。

  三人转了一圈,包文春选了一辆17马力的东方红小四轮,这种机器他很熟悉,看着厚重的配重铁和金牛柴油机,就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叫销售师傅找来摇把,他连摇几圈,松开减压阀,机器就轻快的响了起来,上车转了一圈,升降一下悬挂起落臂,很灵便,对师傅说:“就它了!加满油,配上悬挂,明天派人帮我开回去!”

  销售人员笑着说:“加油另外付钱,送到哪里?”

  “送到我们铜钟乡!”

  “慎阳县农机公司也销售有同类产品啊!要不你在这边付款,县城提车?”

  徐晴笑得花枝乱颤,说:“显摆过头了吧!”

  包文春直想打自己脸,故作镇定地说:“哦!我以为是在县城呢!那算了吧!回去再买!”

  包文春要回家,徐洪亮不让,说明天送你们,今天我请你们吃饭。包文春说:“还不如我们坐火车去武汉,帮我提车,明天下午就能回来。”

  年轻人心性易变,说走就走,坐上过路火车,四个小时,就到了大智门火车站,天才刚刚黑下来。

  住宿的时候,徐晴徐洪亮拿出工作证,包文春也从背包里掏出个红皮本本。服务员看看本本,再看看包文春,笑着带他们去房间。

  三人出门吃饭,徐晴伸出手:“拿来!”

  “什么?”

  “你的本本是什么?”

  “我的工作证啊!”

  “啊!你真的有工作了,还是武钢宣传部,什么意思?”

  包文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故事,等吃完饭,我们去江边,慢慢聊到天亮,还能省下旅社住宿费。”

  徐晴拧住包文春耳朵,引来周围吃饭的人注目,只好悻悻松开。徐洪亮转过脸去,不忍观看。

  梹棋先生引领着包文春三个来到公司车库,这里摆放着大量没拆开包装袋大木箱,从日文标识上可以看到,都是各种型号的摩托车散件。靠近后门处的地方,停着一辆火红色的轿车,包文春认识,这就是人家去年才推出的吉姆尼SJ40。梹棋介绍说:“这是一款新式四驱越野车,中国大陆暂时还没有几辆。这种车分硬顶软顶两种,给你选的是硬顶款,可以多两个座位,这种车在农村使用,拉人载货都很实用。”

  包文春看着随车的日文说明书介绍,撇撇嘴说:“四十五马力,动力还行,车架有点小,空间很挤,回头我给你设计个新式皮卡,你不用付钱了,送我一辆样车就行!”

  铃木的电动车已经全线上马,宣传广告在国内铺天盖地,此刻还没有得到效益,对于包文春的要求,他只能表示感谢,鞠躬九十度不断说:“谢谢厚爱!我们会认真对待每一个客人的建议的。”

  包文春想了下,说:“算了吧!你再给代我买一辆雪佛兰S-10或者五十铃Trooper吧!我要长轴款黑色或白色的,这是给你的相关费用,不够再说话。”说着,从背包里掏出一捆钱,推给梹棋。

  梹棋脸色精彩极了,他也不知道徐晴和徐洪亮是什么人,只是点头哈腰答应下来。

  徐洪亮想问问小日本为什么这样客气,徐晴扯了一下他衬衫袖子,他就硬是忍住了。

  交割一下手续,包文春在文件上签字,在后备箱装上两桶汽油,把两块临时牌照装在车前车后,由徐洪亮开车,扬长而去。

  徐晴坐在后座上,问:“这就走了?”

  “你还等着付钱么?”包文春说着。指挥徐洪亮左拐右转的,就来到长江文艺出版社,对徐晴和徐洪亮说:“你们到对面那边小公园转一下,我和王编辑谈稿子,一会儿就回来。”

  三个小时后,包文春才来车边找到两人,为了表示歉意,特地带二人逛了六渡桥百货大楼,给二人买了衣服礼物,自己也换了一身衣服,土特产买了一提包,随即踏上归程。

  徐晴还想去看黄鹤楼,说来一趟武汉,连长江都没去看。包文春说:“人家正在翻修,等下次吧!我带你乘游轮去三峡,到重庆去吃火锅。”

  徐晴不吭声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包文春的新车要到县交通局上牌照,人家不上班,不过有徐晴带路,找到一个副局长,直接在他家办了手续,事不大却很烦琐,还要去单位找人领车牌,直到天黑才开着新车回来。车子自己先开着,户主却是徐晴,挂靠单位是徐晴的广播电视局,徐晴却没有驾照。

  包文春不要脸的说:“我先玩玩,等突路霸到了,这车就给你了,要不我们先出去兜兜风?”

  徐晴昨夜被那本书吸引,几乎没睡,终于一目十行囫囵吞枣地看完了。这种缠绵的情感小说,每个读者都不由自主地会把自己代换成女主角的,她精神不济,心情却很好,说:“不去!好想回家睡一觉。”

  有了件新玩具,自然要到街上转一圈,到学校叫丁香看看。车子驶进学校,停在现在小院外,校长以为是上面领导来检查,慌忙出来迎接,却看见是包文春钻出来。还向学生们挥手致意,嘚瑟极了。同学们自然一片轰动,包文春就叫丁香坐进来,一溜烟回到农场。好在这辆车体型不算大,包文春直接开到晒场上。他对这辆车很不满意,坐人座位太少,拉货吧!体积又小,动力只有四十五马力,除了四驱配置适合农村使用,还真的没有别的优势。一张行车证吧!又是挂靠在广电局名下,名字还不是是自己的,可真要较起真来,这车是谁的还真不好说。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