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 > 第三十七章 文春农场

第三十七章 文春农场

  院墙和池塘之间,修建起一座大栅栏门,门头上面还有个拱形牌子‘文春农场’,表明这是私人承包性质。

  两个池塘里放养了一万只鱼苗,确实有点多,包文春计划是等夏收后,再把家里承包地中间那口大塘清理一下,再从这里调剂过去一些鱼苗。猪圈里只有六头小猪仔,是从三处买来的,一头仔猪只需二十块钱左右,人家照顾邻居亲友,要多也不卖。这六只猪崽都是预留的没有阉割的母猪,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成功,只能广种薄收了。

  包文春想买小鸡,可家里没有太多粮食,街上根本没有卖玉米的,三黄杂交鸡长得快,本乡也没有。土鸡生长太慢,还不易控制,搞不好就养成野鸡了,只能等等再说了。即便如此,包妈还是用自家母鸡孵化三窝小鸡,现在还没有出壳。

  种子农药车送货来了,送货的司机拿着一式几份的清单,卸一样货,做个标记,比包文春还认真。核对无误后,让包文春签字,他看了一下农场的情况,就调头回去了。  

  带着老舅王志峰去县农机公司,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开票买了辆东方红170小四轮,一万零五百二,还在大院子里挑了个四个轱辘的车斗,四千六。这是运输款车斗,地里拉庄稼不太灵活。现在的农村经济较差,没有几家人能够置办这套农机具的。其实,两轮车斗并不比这个小,转弯倒车什么的更灵便一些。

  买了犁子耙,还有个打场用的镇压器,就是一个角钢焊制的三角架里面带一串铸铁轱辘,三样都是三二百块钱的东西,抬上车,又买了四个油轱辘,就是三百六十斤一个的铁皮油桶,三毛钱一斤的柴油必须得储备啊!王志峰就开着回家了。

  包文春开着吉姆尼,到街上晃悠一圈,到钟鼓楼市场,在一个服装店旁边,就看到小鸡小鸭市场,这里还有卖宠物的,就过来寻找需要。

  一个土鸡蛋,现在只卖八分一毛钱,一只刚出壳土小鸡,卖一毛九,很较真的不让钱。一只三黄鸡或者郑州红鸡苗,要贵一倍,四毛一只,不过已经有盈握一把,翅尖扎老毛了。

  转了一圈看到一窝小狗,是黑背,包文春不喜欢。再转一圈,就见到小金毛,不知道从那里贩来的,只有两只,小狗才满月,要价二十块钱一只,包文春离开时,那人说:“两只三十!”

  包文春说:“人家择剩下的,太小了,怕喂不活!”

  那人说:“十块一只,不要就走!”

  包文春看看他身后,说:“这两只二十块,你身后纸箱里的也给我,一只二十,要卖一起算,不卖算了。”

  卖狗仔的说:“你眼睛真厉害!那是别人定的,就都给你吧!六只小狗一百块钱。”

  兽医站现在没有细小病毒疫苗,养不养得大,还得看天意。包文春买上两袋子肉鸡饲料,还是江苏产的。买了八十只小鸡,开车回家了。

  家里有丁香送来的四只小狗,不过两个月大,还是眼泪吧擦的小不点,白天见到生人也会叫两声,晚上比谁都怕黑,老早就藏在三爷床下了,还指望它瞧门,实在太夸张。

  现在一下子搞了一堆鸡仔狗崽子,到处乱跑,二叔摇摇头,放下饭碗,就准备铺盖睡到大门料场那边去。

  包文春用细钢筋连夜焊制鸡笼子,觉得这样也不行啊!漫天坡里养鸡,野猫黄鼠狼成群结队,防不胜防。长大了有的防备偷鸡摸狗小毛贼,这就是给三爷找麻烦啊!现在咱又不能装监控仪,也不能安装照明路灯,这苦日子还得坚持啊!

  楼房一层浇顶,还在养护,三十吨钢材用完了。仓库的房梁跨度太大,十五米半的跨幅加上连接横筋,消耗太多,而且,房顶需要使用大片石棉瓦,普通红瓦更容易坏。

  包文春统计数字,制作清单,给老王打电话叫他再安排送三十吨货,还问他有没有一种彩色钢瓦?就是盖厂棚的大块塑钢瓦,上面带水槽的那种。

  老王想了一下,说:“我们的建筑公司还没有这种产品,不过汉阳那边可能有!我问问吧!明天这个时候你再打电话来!”

  乡派出所里,包文春找到所长曾现朝,他老婆姓包,是北边许庄的,包文春喊他大姑夫。包文春要求修改年龄,曾现朝笑着说:“你的户口已经迁出了,还来捣什么乱!”

  包文春说:“那就再上一个户口吧!重新取个名字不就是了!我要真的随迁走了,那才是咱们乡的损失!”

  曾现朝比包爸还要小些,他家是北边乡镇的,那里还有个妻侄骂姑父的习俗,老婆的娘家侄子,见到姑父,必须开些带荤的玩笑,相见时不对骂一阵,就是不尊重姑父。包文春不习惯这个,曾所长也有些不习惯这种周吴郑王的严肃说话方式。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他竟然没有拒绝。

  “那你可想好了!这户籍制度越来越严格,你不能因为搞个驾照把年龄改大,等高考时再改小。”

  包文春一想也是啊!自己还有高考的戏份,那就不能太突出。就说:“搞够年龄就行,还能弄个七老八十?要不就搞个不存在的人?”

  派出所只有三个人,一个所长一个副所长,一个办事员也是户籍警,两人轮流值班,什么业务都能做。

  体制改革,公社改乡之后,专政真空消失,牛鬼蛇神出笼,迫使警力一再追加,后来依然警力不足,招安许多流氓地痞以毒攻毒镇压场子,效果显著,也留下许多隐患。

  看着曾现朝把自己名字写在三爷名字下,包文春这才知道三爷大名叫包守宗,问自己新身份要取个什么名字,包文春想都没想,说叫包文生。老曾记录存档,给了包文春一张证明,盖上公章,这就算是落上户口了。

  从背包里掏出两瓶酒,说:“走吧!今天背集没人,咱爷俩去东街喝酒去!”

  曾现朝笑着说:“你小子啊!想贿赂我就明说,你不能喝酒谁不知道?你是忙人,把酒留下,去忙吧!”

  包文春有点疑惑,他为什么这样好说话,以前可是很坚持原则的呀!想不明白的事还是不要想了!到时间了,还不知道邮电局的长途好不好打!

  填好长途电话申请单,交了押金,小雷领着来到邮局后院电话机房。运气不是一般的好,拨打一遍,就听见老王的笑声:“包文春是吧!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你!你要的钢材今晚发货,现在正在装车。明天上午到。你叫我找的大块塑钢瓦找到厂家了,那是汉阳一家工厂生产的新产品,只是有点贵!一平方四块二,长度九米,宽度可以定制,一般一块瓦四十块左右,你最好来看样订货,他们可以送货,不行的话,我给你找车。他们厂的电话你记一下,来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

  老王看来在办公室,那是主场,说起话来很强势,包文春没有插嘴机会,记下一行号码,就挂断电话。现在的石棉瓦一点八平方一块,十几斤重才一块八毛钱,折合一平方一块钱,这个什么彩钢瓦确实有点贵,假如要和后世的那样高质量,也是值得的。老王是想叫自己亲自看看再订货,反正离清明节还有几天,包文春决定连夜赶去汉阳。

  独自旅行更随便一些,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包文春出现在琴台大道上的一家新型建筑材料公司里。

  销售科接待员带包文春去看样品,,大失所望。那就是一种双面刷漆的镀锌板,临时充当工棚,也能挡雨,永久使用,就不行了。

  听说是老王介绍来的客户,工作证还是武钢的,公司老板就出来了,带着包文春去看他们的加工生产线。那就是个薄板辊压冷轧弯机,所谓的新技术,就是一些新型防腐防水涂料。

  见包文春看不上货,老板问:“哪里不满意?能改进吗?”

  包文春看看他的冷轧机,问:“能搞到泡沫板吗?我不要这种单层压型板,它在下雨时叮叮当当乱响,这个平槽压型也不合适,不利于快速排水,我要大波纹的V字形,还要加复合夹层,夹层的最好填充材料,就是岩棉板。它保温隔热防水,可以充当活动板房墙体材料。”

  经理搓着手,说:“行家啊!这种彩钢瓦我们给你优惠,可以调整轧辊形状,给你定制,你说的那种复合板,材料不是问题,我们稍后也能做出来,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你就等等再订货?”

  包文春想了下,说:“这样吧!我也不让你优惠了,这种板材太薄,我主要是用在仓库屋顶上,你给用加厚板重新制作,最低得1.0镀锌板,先定五千平方吧!我回去铺上试试?夹层你们先搞着,以后有新产品我再来看看。哎!有特制钉帽没有?”

  “有有!”接待员从兜里掏出一把不锈钢钉,塑料钉帽,还带着个橡皮垫子。

  包文春就说:“这个不锈钢钉子不错,钉帽设计就不太理想,塑料帽不错,要大些,能盖住防水垫圈,橡胶垫就不行,两个夏天,连渣都找不到,要达到耐热标准,还是PPS好些,价格高不要紧,可以给用户选择购买啊!产品质量好了,配件就不能白送。”

  包文春以一个资深专家的口气指导工作,把经理弄得高山仰止,不知道来人多大多粗了。

  彩钢瓦最后还是买了,人家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定制加厚镀锌板,涂料搞得很用心,还是按成本价,四块二一平米,连夜加班制作两千五百张。送了一大麻袋钉子,只收六千块钱,还感谢不尽他的指导之情。

  包文春去青山看了爸爸,应老王之邀,到东湖边上吃了顿大餐,第二天早上老王派车到汉阳装车,到了午后,清点完毕,包文春和两个司机挤在驾驶室里,一路回家。

  :。:

看过《再入轮回之重生八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