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繁尘锦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书房寻画

第三百四十八章 书房寻画

  玉华冷着脸问道:“你跟你表姐有过节?”

  黎葭漫不经心地抚了抚头顶,悠悠道:“我只是不想看着侧夫人你的位置被夺了去。”

  玉华勾唇轻笑,她怎么可能会相信帷帽女子的话?

  素不相识,却全心全意为她考虑?

  所以她断定,此人绝对跟白素心有过节,不然也不会这样。

  因而问道:“我若是按照你说的做,你会给我提供什么帮助?”

  竟然想让她只身一人犯险,而此人坐收渔翁之利?

  想都不要想。

  黎葭嘴角一抽,她没想到玉华竟然会想这么多。

  那么她但是也要表达一下自己的诚意了。

  她从衣袖中取出一张房子的地契,推到玉华的面前。

  “这便是我的诚意。”

  “可我不确定,是否能做到。”

  “侧夫人尽力一试便可,即便是没能成功,这张地契也是侧夫人的。”

  玉华眯了眯眼,思索着帷帽女子的意思。

  以一张地契,来换取她挑拨将军和白素心之间的关系,大概也是值得的。

  即便是她未能挑拨成功,还能落得一处宅子。

  “好,我会想办法。”玉华下定决心道。

  就算是今日这位帷帽女子没有来找过她,恐怕她也会想法子挑拨,如此倒是平白得了处宅子。

  不过她要好好想一想,究竟如何挑拨二人之间的关系。

  想来也不难,女子最难接受的,想必就是所爱之人心中最挂念的是旁人吧。

  *

  身在白府的白素茹,得到永淳伯病重的消息,倍感伤怀。

  毕竟她在凉州永淳伯府之时,也只有永淳伯一人是真心待她的。

  白素茹握了握手中的信纸,看向一旁已经神情恍惚的夫君赵武。

  “打算何时动身回去?”白素茹故作镇静地问道。

  赵武回过神,摇了摇头,“父亲为何会突然病重,可是大哥和母亲他们?”

  他不敢细想,可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白素茹拍了拍夫君的手背,安慰道:“不管真相如何,此时都要尽快的回去。父亲既然派心腹传信过来,恐怕就是因为凉州那边的局势有异。或许父亲正是因为不希望家财被谋夺,所以才暗中派人传信过来。”

  赵武眼眸中噙着泪水,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大哥是父亲所生,大夫人又是待在父亲身边多年的结发夫妻。他们真的会为了家财,而谋害父亲吗?”

  白素茹深吸一口气,对夫君的询问不置可否。

  这么些年,她已经看清楚,这世间最不靠谱的便是感情。

  或许原本最为亲近的人,会在不经意间对着你捅刀子。

  白家人她自然是不担心,毕竟从小朝夕相对的家人她还是相信的。

  可外人就不一定了。

  比如,她的那位表姐夫不就是这样,猝不及防的夺走徐家的财产。

  正如她这样性子看起来冷淡的,反而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出来人心的险恶。

  不过好在她的夫君虽然是庶子,却也是重情重义之人。

  “所以我们才要尽快回去,保护父亲。”白素茹一脸肯定道。

  *

  白素心从云逸那里得知永淳伯府的事情后,托云逸派人在暗中保护二姐。

  毕竟她不难猜出来,二姐与二姐夫在这种情况下定然会去往凉州。

  虽说她此时无法抽空同去,可如今凉州的局势并不好说,所以她必须要派人暗中保护二姐与二姐夫才能安心。

  云逸对于老大安排的任务,更是欣喜不已。

  又觉得既然是老大的二姐,那么他便随着一同去往凉州吧。

  不管怎么说他也在凉州生活了数年,对那里他还算是熟悉。

  只要有他在,定能护着白素茹他们无虞。

  白素心知道有云逸暗中保护,也算是安心了不少。

  *

  玉华自从私下见过黎葭之后,便始终想着该如何挑拨白素心与拓跋忆之间的关系。

  可是她思前想后,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来。

  正当她愁思之际,突然觉得白素心似乎有一些眼熟。

  思绪涌过,玉华的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是夜,趁着月色,玉华换上了婢女的衣裳,偷偷溜出了院子。

  她那处院子这些时日把守愈发的不严了,大概是因为府中人少事多,所以暂时无人顾及她。

  恐怕就连白素心这个当家主母,都要将她给忘了。

  想到这儿,玉华更是觉得一阵恨意涌上心头。

  越是忽视她,她便越是觉得恨。

  这大概就是白素心待她最大的轻蔑。

  成婚以前,拓跋忆的书房是在所住的院子里的。

  但因为担心成婚之后,在院子里处理公务有诸多不便,拓跋忆便将书房搬到了前厅内。

  因拓跋忆一向不喜欢旁人接近书房,所以书房附近一般不会有什么人的出现。

  再加上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书房那处便也是无人值守了。

  玉华避开守卫,来到了书房前。

  书房这处,不过也就是门上一把简单的锁而已。

  玉华的生父是一位开锁匠,因此这样的锁对她来说,显然是毫无难度的。

  不过片刻,玉华便在没有损坏锁的前提下,将书房的门给打开了。

  她轻手轻脚地推开书房的门,走进去后,又小心翼翼地合上。

  书房内一片昏暗,玉华从衣袖中取出火折子,透着微弱的火光寻找着什么。

  她虽然只是多年前的匆匆一瞥,但是此时她确定,那副画定然是在将军这里的。

  毕竟先前在西北的时候,她曾在府中仔仔细细地寻找了一番,都没有找到此物。

  玉华细致认真的翻找着,每样东西看完,还会恢复原样。

  她知道将军不喜欢旁人动他的东西,所以才不想在此时留下什么痕迹。

  翻找许久,玉华都没有找到那个她想要找的东西。

  不过她并没有觉得气馁,毕竟她也知道,那副画可能没那么容易被找到。

  虽说已经做好了找不到的心理准备,可她还是希望今日能够有所收获。

  若是今日无功而返,明日再来书房,难保不会被人察觉。

  正当玉华觉得今日就要一无所获得时候,一副画卷从书架上落了下来。

  她担心这样的动静在惊动了守卫,直到等了片刻,确认屋外毫无反应之后,她才走过去将那副画打开。

看过《繁尘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