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都市管道工 > 270.夜探
  /

  谋划的事情不用太具体,尤其是不确定因素太多的事情,制定了方向和方法就足够了,其它的只能靠随机应变,临场发挥了。毕竟再缜密的计划也会有纰漏,既然有纰漏,又何必想的太多。

  有了大概的思路计划,两人的心里多少轻快些了。这个地方半天也看不见一个人影,如果有人路过,他们这个车就格外的显眼。为了不引起别人的主意,叶舒将车开到到了一处河边。现在已经过了冬至,郊区这边温度更是比燕京城区里低了不少,此时的河面上已经结了一层冰,冰层有点厚度,已经有不少人拖家带口的在冰面上玩耍了,路边还停着几辆车有卖吃喝和出租爬犁的,俨然是一处“野生”的冰上游乐场。他们的车的车停在这里一点也没有违和感。

  玩心大起的谭笑下车跑到冰面上傻疯了起来,而且不仅她玩,更要拉着叶舒陪她一起玩。在她眼里,不管是独乐乐还是众乐乐,都不如自己的老公陪着一起乐。既然她想玩,叶舒当然不会扫兴,熟悉冰雪环境的他,换着法的教她怎么在冰上玩。

  以前谭笑总听叶舒说什么老家那边有狗拉爬犁,现在有爬犁,但没有狗。不过这都不是事儿,因为她有叶舒。狗能干的,叶舒就能干,狗不能干的,叶舒还是能干。于是冰面上就出现了两个疯子,一个撒开腿在前面猛跑,一个坐在爬犁上尖叫连连,羡慕坏了不少小孩子。

  玩闹够了,两个人满头大汗的回到了车上。叶舒弄了两份自热式的小火锅。既然是为公家办事,那都是有经费的,既然不是花自己的钱,叶舒当然不会买四五块钱的桶装方便面了,既然是帮人办事,总不能亏待了自己,叶舒打算回去以后这些花销都找秦川报了。

  秦川弄的这个车确实不错,为了方便后排的人监视方便,还配了些适合休息的设备,铺展开就是小一点的床铺,正适合叶舒和谭笑休息,虽然短了点,但两个人搂在一起倒也不受影响。

  休息过来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叶舒又开车去了附近一条还算繁华的街里,在商店里买了两件棉大衣,两床被子,还有一些可能晚上用得着的东西。等再回到车里后,他便拿着他那扫雷器鼓捣了半天,没有说明书,一切都考自己摸索,而谭笑帮不上忙便在一旁收拾她那一套装备。虽然叶舒没有明说,但她也清楚,晚上可能真的会用到这些东西。

  太阳渐渐西斜,叶舒再次发动了车子,按照手机地图里自己规划的路线绕向草铺镇坐落的那座山的后方。车子下了大路,穿过小路,不惧坎坷的又爬了一段很长崎岖山里路,一辆面包车竟然被他开出了越野车的架势,至于一会儿这车还能不能开,则完全不在叶舒的考虑范围内。七拐八拐,最后终于在距离山顶没有多远的一处相对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根据手机定位,山头的另一边就是草铺镇。

  “你先在车里等会儿,我去前面看看。”叶舒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和你一起去。”谭笑紧跟了上去,一手拿着望远镜,一手拿着配枪。这个时候,她不敢有丝毫大意。

  站在山顶往下望去,前面不出百米的地方就是草铺镇,叶舒一眼就看到了李家的那处房子。只是山顶靠近村子这面的山坡很陡,上午从对面看还没这么直观,现在站在山顶往下看去,有一处的坡度更是接近直角,落差差不多有四五米高,跟一处悬崖似的。远处的坡度倒是有所缓和,但也不适于行走。

  “山顶上太显眼,我们回车里去吧,再准备准备,等天黑了再过来。”看了一会儿,叶舒觉得看的差不多了,便带着谭笑回去了。

  回到车里,叶舒再次拿出他的那个扫雷器,在山坡上试验了一会儿,感觉用的熟练了才将它收回去,然后借着落日的余晖在山坡稀疏的林子里捡了些树枝。

  看着叶舒来来回回捡了不少树枝,谭笑不解的问道:“你拿这些树枝干嘛呀?不会是打算点火取暖吧?”

  “你以为我疯了啊?”叶舒笑嘻嘻的看着谭笑,“你就别管了,一会儿你就知道干什么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去车里呆着,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再行动。”

  太阳彻底落山了,山里凉了起来,但车里的二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借着朦胧的月光,谭笑望着身边睡熟的叶舒,她睡不着,无法做到叶舒这样的心大,心里有些慌乱,她既有些紧张一会儿的行动,又担心在车里时间久了会一氧化碳中毒。

  “哈……”将近九点钟,叶舒挣开了眼睛,伸着懒腰坐了起来。

  昏暗中,看到谭笑眼睛瞪得溜圆,叶舒心疼的问道:“你没休息一会儿?”

  “我有点紧张,睡不着。”谭笑如实的说到,面对自己的老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紧张就是紧张。

  叶舒拢了拢谭笑的头发,轻轻的吻了谭笑一下,然后笑着安慰道:“没事的,凡事有老公呢,我一个百姓都不害怕,你一个久经战阵的警察有什么紧张的,干就完了。一会儿按照咱俩约定好的进行,我下去打探,你在后边接应,发现情况该开枪就开枪,先保证自己安全。”

  “嗯……”谭笑点了点头,虽然叶舒说的和规定不符,但此时谭笑只相信自己老公的话,为了自己和老公的安全,该开枪就开枪,鸣枪示警那就看情况吧,来不及就省略了。

  叶舒打开车门透了透气,一阵刺骨的凉风吹过来让他彻底的精神起来,然后当着谭笑的面,丝毫没有避讳的放起了水,完事以后再到山顶上打探了一番。

  此时,脚下的草铺镇没有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声响,别说有什么说话声,就连狗叫声都没有,村子里出奇的静,而且连一点的灯光都没有,仿佛真的就是一个已经荒废了的地方,感觉不到什么人气。

  叶舒回到车旁,谭笑马上探头问道:“怎么样?”

  “村里那几户人家都睡了,准备准备,我该行动了。”

  “哦!”谭笑打开车门从车里跳了下来,然后将各种装备往自己的身上穿戴。农村没有夜生活,这点她在叶舒家已经有过深刻的体会,这里虽然地处燕京,但比叶舒老家还落后呢,谁的早很正常。

  东西从车上都拿了下来,叶舒将下午买的那两床被子撤去被罩,用军绿色的里子将车蒙了起来,让这里在月光下看着和其它地方没有太大差别,然后又用捡来的树枝将车伪装了一下。

  车隐藏好了,叶舒又和谭笑来到了他们白天在山顶上找好的一处观察位置,这里既不引人注意,又能俯瞰全村,是一处绝佳的位置。军大衣铺一个盖一个,让谭笑隐藏其中,又用树枝杂草和石块伪装了一番,即便有人走到跟前也未必能发现这里藏着一个人。

  “一会儿有什么发现给我发信息,我们信息联系。”为了防止上午有人突然打电话的情况发生,叶舒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和谭笑再交代再三后,叶舒才背起他的扫雷器顺着陡坡滑了下去。

  山坡上的枯草比预想的还要滑,没等叶舒怎么调整,他便已经下去了十几米,好在他身手敏捷,手脚并用才很快控制住了下滑的趋势,然后就势直接站了起来,侧身朝着山坡下李家那院子跑去。

  猛然间,叶舒心生警觉,白天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再次出现,叶舒硬生生止住脚步,然后横向挪开脚步,改变了行进的路线,来到了李家宅子隔壁那一家房子的墙下,这时,他的心里才稍微平静了一些。

  叶舒口袋内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叶舒掏出手机,上面是谭笑发来的信息,“怎么了?”显然,她在山顶也发现了叶舒的异常。

  “我又感觉到有人在窥探我刚才要去的方向。”叶舒飞快的打字回复。

  “你别动,我先看看。”听到叶舒说他又有了那种感觉,谭笑马上拿着望远镜往叶舒刚才要去的方向望去,不让叶舒冒然去犯险。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发现了端倪,李家那后窗附近的房檐下有两处微弱的红光,谭笑立马就猜到那是什么东西了。事情紧急,她没有打字,而是直接给叶舒发语音提醒道:“李家宅子的房檐下有两个摄像头,应该是红外的,看来他们很有可能躲在这里。”

  “原来是摄像头。”没想到那个家伙准备的还挺足,叶舒对着手机小声问道:“摄像头的具体位置在哪?我从哪里进去不会被发觉?”

  “后窗外的屋檐下藏着,很隐蔽,根据摄像头角度,应该可覆盖东北和西北方向二十米内的区域,要想进去,除非从天而降,或者从别的方向进入。”谭笑回复着,还发来一张照片,是用手机对着望远镜拍的,很模糊,但已经标出了那两处摄像头的所在。

  “屋后都有摄像头,正门一定也有,能进屋子的就这两个地方……”

  在叶舒想办法的时候,谭笑又发来了信息,“我联系秦队吧,我怀疑那人一定在这里,叫来队伍,直接围捕他就好了,我们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不用,如果那人已经跑了,那咱们不丢人丢大了?而且黑熊都不是那人的对手,你那些同事也不是那人的对手,除非直接枪毙,我先进去看看。”

  “可是咱们不清楚里面的情况……”谭笑还是担心叶舒的安慰。

  “没事儿,他们想伤到我可不容易,你忘了你老公最能耐的就是跑了?何况我穿着防弹衣呢……”

  在安抚好谭笑后,叶舒收好手机,探头看了看李家宅子的位置,然后一躬身,往上一蹿,手搭在了他掩身的这家房子的檩子上,接着身子悬空一转,直接到了房上。地下走不通,那就不走寻常路,他决定走房顶。

  。

看过《都市管道工》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