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夜太太眼里只有钱 > 136:如何抢回
  南宫黎不想再和蓝雪废话,没有搭理她。

  蓝雪见南宫黎执意要走,赶忙说道:“战医生是为了白洛才接受你们这门婚事的。”

  南宫黎停下脚步看向蓝雪,讥嘲道:“蓝雪,别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话。”

  “你可知战仲羽接受那两味稀有的药材是为何用的?是因为白洛让他寻的,擎权的奶奶当时生病,急需那两味药材救治,白洛为了得到擎权的信任和喜欢,所以让战医生给寻来了那两味药。

  接受那两味药,也就意味着接受了你们的婚事,其实他并不是真心要接受,只是为了白洛。

  一旦他们再寻到那两味药材,一定会还给你,退了你们的婚事。”蓝雪平静的说着,视线却一直打量着南宫黎的反应。

  南宫黎的情绪被影响到了,那怕事看到蓝雪拿来的照片,她都依旧相信白洛和仲羽,可是那两味草药如果真的如蓝雪所言,真的是仲羽拿去给白洛救夜总的奶奶,那么是不是就证明了蓝雪今天说的所有话都是真的。

  白洛嫁给夜总,只是为了报复蓝家,报复蓝雪,她真正爱的人是仲羽。

  可她亲口告诉自己,只把仲羽当哥哥的,难道是骗我的?

  不,我不信,蓝雪的话不能信,她主动来找自己聊,目的就是为了拆散白洛和夜总,我不能被她骗了。

  自己接触过洛洛,她是个很直率又光明磊落的人,不可能像蓝雪说的那样,有一天报复了蓝家之后,会和夜总离婚,和仲羽走到一起,不会的。

  蓝雪站起身道:“若是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大可亲自去问问战医生,看看那两位草药还在不在,不就一切都明白了。”

  “我自然会去证实,不需要你在这里教我怎么做。”南宫黎看向蓝雪,眼神冷冽。

  蓝雪嘴角勾着得意的笑道:“等南宫小姐证实了我说的话,欢迎南宫小姐来找我合作,我随时欢迎。”

  “哼!”南宫黎瞪了蓝雪一眼离开了。

  “做的不错。”一道声音从蓝雪身后传来。

  “南宫黎会相信吗?”蓝雪看向来人问。

  “如果她真的深爱战仲羽,一定会去找战仲羽问的,而战仲羽不是那种会撒谎的男人,因为他也撒不了谎,南宫黎即便没有完全相信你的话,也已半信半疑,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要求看那两位草药的,到时战仲羽拿不出来,南宫黎便会信你说的话。

  南宫黎不会等战仲羽回来再问的,按照她风风火火的大小姐脾气,一定会今天就赶去海城的,你也过去一趟,利用她,达到目的,到时夜太太的位子就是你的了。”

  蓝雪嘴角勾起开心的笑容,却又不解的问:“你为何要帮我?”

  “你想多了,我不是帮你,只是看不惯白洛和他在一起。这个给你,成败在此一举,若是不能成功,你的下场可想而知,你可想清楚了。”来人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给蓝雪。

  蓝雪接过来道:“让我嫁给又老又丑的李总,我情愿死,既然连死都不怕,为何不敢放手一搏。”

  来人赞赏的点点头。

  蓝雪不解的问:“你为何会帮我?又为何会知道那么多事情?”

  “不要打听我的事,你只要知道,我能帮你坐上夜太太的位子便可。”瞪了蓝雪一眼,离开了。

  蓝雪看着手中的东西,眸中闪着阴狠的寒光道:“白洛,这一次,我一定让你身败名裂,永远也无法再回到擎权身边。夜太太的位子,只能是我的,你霸占了这么久,也该让出来了。”

  海城

  南宫黎的确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她心里装不了事,虽然知道战仲羽来海城是做手术的,可她实在等不到他回去再问。

  到海城之后,南宫黎给战仲羽打了电话,说明自己也来了海城,有事情要问他,二人约在餐厅见面,正好到了晚餐的时间。

  “怎么突然来海城了?”战仲羽看向南宫黎问,之前没听说她要来海城。

  南宫黎笑着打趣:“想你了,所以就来了。”

  每次面对南宫黎直白的表白,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只能转移话题道:“我忙完这边的事就回帝都,你没必要专程跑来。”

  “为了见你,专程跑来又如何,别说是海城,就是天涯海角,我也愿意追随。”南宫黎深情的看着他说。

  战仲羽没接话。

  看到他的冷淡疏离,南宫黎的心隐隐在痛。

  她那么卖力的接近他,讨好他,见缝插针的表明自己对他的心意,可是他每次却都没有任何回应。

  “吃东西吧!”战仲羽把话题放到了晚餐上。

  南宫黎现在哪有心情用晚餐,看向他问:“在海城的手术做完了吗?”虽然沉不住气,风风火火的赶来了,却也不想因为私事影响了他的心情,让他在做手术时分心,那可是人命关天的事。

  战仲羽点点头:“手术已经结束了。”

  “那为何迟迟没有回帝都?”南宫黎嘴角勾着笑,好奇的询问。

  其实心里在猜测,他是不是为了白洛,才没有回去?

  战仲羽平静道:“病人的手术虽然很成功,因为病情较重,怕出现术后不良反应,所以再观察两日,确定病人没事后再回去。”

  “是嘛!”南宫黎心里是不信的。

  “你不是说有事情要与我聊吗?什么事?”战仲羽问。

  南宫黎耸耸肩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想看看咱们二人订婚的药材,来内地这么久了,有些想家了,看看那两味药材,也算是睹物思家。

  那两味药材,你带来了吗?”

  战仲羽没想到她会突然问药材的事,有些心虚,摇摇头道:“我没带来海城,那么珍贵的药材,怎么能随身带着呢!”

  “你很在乎那两味药?”南宫黎扑扇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他问。在心中祈祷那两味药还在,这样便证明蓝雪说的都是假的。

  “那么珍贵难得的药材,自然会在乎。”战仲羽眼神躲闪道。

  南宫黎虽然与他接触的时间不久,可这段时间的相处对他也有了些了解,知道他是个不善说谎的人,他的眼神如此飘忽,都不敢看她,说明他在说谎,难道那两味药材真的不在了?

  “药材再珍贵,毕竟是药材,终究还是要拿来治病救人的。

  听说那两味药是很好的补品,我看你最近工作挺忙的,做手术一定很辛苦,不如拿出来熬汤补补身子吧!我知道你忙,没时间捣鼓那些汤汤水水的,你把药材给我,我亲自给你炖汤喝。”南宫黎继续试探他。

  “不用,那么难得的药材,只用来补身子太浪费了,我的身体很好,会注意劳逸结合的,不必担心。而且那两味药材虽然是难得的珍贵药材,可用的时候若是处理不当,是会散发出毒性的,所以不适合拿来煲汤。”战仲羽不自在道。

  “这样啊!我还真没了解过那两味药材。回去后,你拿给我看看,说真的,之前我都没有认真看过。”南宫黎笑着说。

  战仲羽的心里在要不要告诉她实情之间做着激烈的争斗。

  药材已经没有了,若是回去后,南宫黎执意要看,他该如何说?毕竟那是他们南宫家的东西,若是撒谎骗她,终归是不好,而且只要是谎言,便有被拆穿的一天。

  其实之前便想告诉她实情的,就是怕有一天她会询问,既然今天提到了这件事,他觉得还是如实相告的比较好。

  “其实那两味药草已经不在了,已经被入药救人了。”战仲羽决定实话实说。

  “救人了?仲羽,那可是我们二人定情的东西,什么人这么重要?”南宫黎的心被提了起来,难道蓝雪说的是真的?白洛问他药,他便向南宫家要了那两味药,只因白洛一句话,他情愿答应自己不赞同的婚事?

  “夜总的奶奶,当时夜总的奶奶病危,小洛询问我能不能找到这两味药,于是我给了她。”战仲羽没有隐瞒。

  与其说谎将来被拆穿,倒不如现在实话实说。

  南宫黎听到这话,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是泪水却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看向他质问:“战仲羽,在你心里,白洛就那么重要吗?为了她,你情愿接受与我的婚事?搭上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也要帮她,对她有求必应,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我可以不在乎你之前爱她,甚至愿意和她做朋友,可是你为何要拿我们的定情信物给她,你这样置我于何地,让我在她眼中成了一个笑话。”

  “这件事小洛并不知情,我并未告诉过她这两味药是我们订婚的药材,后来——”

  “够了,不要再说了。”南宫黎觉得自己很悲哀,很可笑,得知他接受了这门婚事,激动兴奋的来内地找他,结果他并非真心接受这门婚事,而是因为别的女人。

  “南宫黎,我知道这样做不对,可是——”

  “可是白洛需要,她向你开口了,你就不忍心拒绝对吗?因为在你的心里,她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可以为她做任何事,包括牺牲自己的婚姻做代价。”南宫黎感觉自己的心被人用刀子在划。

  “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意思,小洛一开始并不知情,你放心,我一定会再找到这两味药的。”战仲羽承诺。

  南宫黎苦涩的笑了:“你觉得我在乎的是这两味药吗?人人都说你是温文儒雅的男人,可你为何对我如此狠心。”

  “对不起!”战仲羽真诚的道歉。

  南宫黎感觉自己心如刀绞,难过的说不出话来,起身跑走了。

  战仲羽心里很自责,这件事最无辜的的确是南宫黎。

  白洛并不知南宫黎来到海城的事,战仲羽并未告诉她,不想这件事打扰到她的工作,也不想她更加内疚。

  知道那两味药材有关他和南宫黎的婚事后,她已经很内疚了,若是被她知道南宫黎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会更自责的,这件事等南宫黎平复好心情,自己找她解决就好,不必再把她牵扯进来。

  因为这件事,白洛心中的确挺自责的,所以这些日子一直在让圣医门的人找这两味药,希望能找到还给战仲羽。

  而幸运的是,今天晚上,圣医门的人送来了这两味药,他们是从一位药材商手中花高价买到了这两味药。

  白洛拿到药之后,迫不及待的想拿去送给战仲羽。

  南宫黎跑出餐厅后,回头看了眼,战仲羽根本没有追出来,看来在他心中,自己还真是个可有可无的人,苦涩一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泪水不受控制的流着。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南宫黎来到了一个广场上,因为天气冷的原因,广场上没什么人。

  南宫黎走到一个长椅上坐下,希望能平复好自己的心情。

  她要再重新缕缕这件事的始末,不能被有心之人怂恿了。

  仲羽说这件事白洛并不知情,那么是不是便可说明他只是作为朋友在帮助她,白洛寻药救夜总的奶奶,只是想救夜老夫人,并不是奔着取得夜总的信任,报复蓝家,以最终扳倒蓝家为目的,然后离开夜总,和仲羽在一起?

  如果洛洛不知道这个药关系着他们二人的订婚,从朋友的角度出发,拜托在医学界很有名气的仲羽帮他寻这两味药也合情合理。

  仲羽哥一直喜欢洛洛,这件事自己是知道的,可洛洛说了,他只把仲羽当朋友,当哥哥,若是那样,便不是蓝雪说的他们二人以后会寻到药还给自己,然后取消这门婚事。

  自己不能被蓝雪左右了理智。

  可是第一次见白洛的时候,自己有与她说关于她和仲羽草药订亲的事,就算之前她不知道,自己与她说后,她却什么话都没说,如果她真的只把仲羽当哥哥,当朋友,大可直接告诉她,为何不说?

  “南宫小姐是不是已经证实了我所言属实?”蓝雪突然出现在了南宫黎面前。

  “怎么又是你,阴魂不散。”南宫黎对蓝雪其实没什么好印象。

  “因为我是真心想帮南宫小姐,让你看清她的真面目,别被她继续欺骗了。”蓝雪故作真诚道。

  南宫黎讥嘲道:“帮我?你当我傻吗?你喜欢夜总,一心想要抢回夜太太的位子,如何抢回?自然是把白洛赶走,若是白洛真的喜欢的人是仲羽,她离开了夜总,直接回到仲羽的身边,请问对我有什么好处?”

  :。:

看过《夜太太眼里只有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