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伊庇鲁斯的鹰旗 > 第二十三章 皇女之音

第二十三章 皇女之音

  “看样子我来的很是时候啊,至少也能知道在座诸位的真实想法,不过刚才的那位的话着实让我想笑——让我心虚就凭你们恐怕还没有这个资格。”贵族大厅的门外传来了一声讥笑,随之而来的是清晨的阳光,驱散开阴沉的黑暗。一时间,不适应的贵族们下意识地抬起了手挡在眼前,而当他们定下神来循声望去,这才看见不远处的台阶下正站着那个最让他们不想看见的男人。

  他们正要弹劾的市政官——巴蒂斯特!

  他的突然到场一下子让塞萨洛尼卡的贵族们猝不及防,而这一幕也让双方一如既往的敌意在这一刻一触即发。

  正当贵族们因为巴蒂斯特的桀骜准备作色的时候,约安尼斯伯爵深沉地目光却示意在座的其他人平息下心中的怒焰。

  望着下方,约安尼斯说道:“巴蒂斯特阁下,今天我们邀请的是皇女殿下,您这样突然到访,似乎不太合适啊!”

  巴蒂斯特满脸堆着冷笑,反驳道:“可是在座的诸位议论的却不还是关于我的事情?我想不管怎样我也应该亲自来一趟听一听在座各位对我的看法。”

  约安尼斯神情一冷,“那么我和阁下的看法恰恰相反。既然您知道我们在商议什么事情,那么这个时候您应该避嫌才是。我们和皇女殿下要商议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巴蒂斯特阁下,我想您应该打道回府了。”

  约安尼斯话一说完,贵族们的侍卫便已经出现在了巴蒂斯特的左右想要强行带他离开——可是紧接着便被闯进来的瓦达瑞泰人用手中的马刀逼了回去。不知何时,这些勇猛的武士已经突破了外面的守卫冲了进来。

  目睹这一幕,塞萨洛尼卡的贵族们纷纷变色,他们看这些异族人的眼神不啻洪水猛兽,充满了不信任,眼看着双方就要爆发冲突。

  而这时,一个声音阻止了在场的所有人。

  “巴蒂斯特阁下,约安尼斯伯爵,请你们住手,现在不是同室操戈的时候!”话音落下,欧朵希雅皇女的身影挡在了两拨剑拔弩张的人之间。

  看着挡在面前的女子,约安尼斯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身高高的惊人,犹如一座大山。“殿下,这件事情其实一直都和您没有关系。看在您的面子上我们在这几个月来已经仍然许久了。但是显然,巴蒂斯特阁下并没有领您的情——既然这样的话,那我看这件事就按照他愿意的方式来解决吧!我和在座的诸公一致认为,这个拉丁人不适合继续作为塞萨洛尼卡的市政官了。”

  而在欧朵希雅身后的拉丁男人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揶揄道:“你该不会真的认为你还有你身边那些蠢材的意见是有用的吧,约安尼斯?”

  巴蒂斯特讥讽的话语顿时点燃贵族们心中的怒焰,声讨声犹如潮水一般从台上涌了下来。

  “可恶的混蛋!你胆敢——”

  “伯爵大人,不必再跟这个该死的拉丁人啰嗦了!他的存在只会给塞萨洛尼卡带来麻烦,趁早解决了他!”

  此起彼伏的咒骂眼看着随时便要演变成一场政变,大厅之中,本来还站在中立一方的贵族们也渐渐有人被调动起了情绪。本身他们就有不少人是从君士坦丁堡逃出来的,对拉丁人早已经是恨之入骨,现在对一个拉丁人高高在上骑在他们的头顶上更是忍无可忍。

  台上,站起来的贵族们越来越多,犹如元老院中围堵凯撒,局势也愈发变得危险起来,谁也无法预测得了愤怒的人们下一刻会做什么。

  但那位皇女的声音却再一次响起在众人的耳边,话音中气虽然不足,但足以让贵族们下意识地安静下来。

  “坐在那边角落阁下,”在刚才的一段时间里,欧朵希雅已经用目光快速扫过了在场的所有贵族,发现了几个先前她没注意到的人。“您可是加夫拉斯家的人?”

  那人连忙起身答道:“是的,殿下。”

  不同于其他贵族,这位贵族已经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一直都十分安静。当欧朵希雅认出他的时候,他连忙诚惶诚恐站起来。

  “我的父皇阿历克塞三世,赦免了您家族的族长,并将查尔迪亚的封地重新赐给你们的家族,敢问康斯坦丁阁下还是不是他忠实安杰利斯的臣子?”

  “他一直都是。”那人坚定地回答。“即便您的父亲前往色萨利的时候,康斯坦丁大人也派人前去勤王。”

  看着这一幕,约安尼斯静静地站着,而身边其他的贵族们一脸茫然,眼睛里闪着迷惑。

  “达尼埃尔的三位,”欧朵希雅说道,望着墙一侧的三人说,“待我向达尼埃尔贵人问好,你们三位我记得是在圣宫之中当值的,既然你们安全在这里,想必那位大人也应该安康。”

  三位小贵族面面相觑,他们的确曾经是圣宫的侍卫,也是君士坦丁堡中的小贵族逃到塞萨洛尼卡的。他们一直没有说话,却不曾想会被这位皇女认出来,犹豫再三,还是起身道:“我们家大人一切安好,殿下。”

  “那么想必他对安杰列斯的效忠依旧没有变。”女人点了点头,径自转向角落中那群全副武装的贵族们,这些人显然和塞萨洛尼卡本地的贵族明显不一样。而欧朵希雅清楚他们才是接下来谈判的关键所在。“这位大人,您身上的盔甲我也很熟悉,虽然我没有亲自见过,但想来你们是塔贝尔大人麾下的人吧,我想没有说错吧?”

  只见他们的领队站起来。“殿下,您说的不错,我就是塔贝尔。这幅盔甲便是穆兹菲乌斯陛下赐给我的。阿历克塞陛下之名,我们永不敢望,皇后殿下!”

  与其他贵族们对欧朵希雅的称谓不同,眼前这些阿公托普莱们对其称呼是帝国的皇后,显然他们是君士坦丁堡被围困时登基的阿历克塞五世的人。

  望着这么多贵族们向欧朵希雅行礼,此时的约安尼斯脸色微微一变,原来这些人一直都在暗处静观其变从头到尾都没有表态,而他竟然没有发现。

  塞萨洛尼卡的贵族们这时候也发现,原本那位柔弱的皇女此时的眼神也和刚才既然不同,“以安杰列斯和穆兹菲乌斯陛下之名,塞萨洛尼卡绝不允许出现私斗。”她手中拿出了一枚戒指和诏书,正是阿历克塞五世的金玺诏书和私章。“在座的诸位,若你们依旧是紫衣的臣子,那么我请求你们协助镇压一切违背帝国律法之人。”

  话音落下,欧朵希雅的耳边随即传来了十数支长剑齐声出鞘的声音,仿佛和应着她,十分悦耳。

看过《伊庇鲁斯的鹰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