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修仙不如种树 > 第223章 黑洞
  小黑蛇最后还是没向口腹之欲屈服。

  它虽然性子懵懂天真,不晓得冥灵们都叫它灾星,但它也能隐约感觉到自己有点倒霉。

  比如说,当年幽池城那事。

  它无意间来到幽池城附近,被冥鸦自带的特殊气息吸引了过去,偷偷摸摸潜入幽池城,只是想觅个食罢了。

  可偏偏,当时那只老冥鸦正好在修行突破的重要关头,泡在血池里正不省人事。

  它一个从天而降,在血池里扑腾了一顿,老冥鸦差点被摔出血池,还被它砸伤了肉身。

  半个池子的血肉精华全被它呼哧呼哧喝掉了,害得老冥鸦只差了那么一点点,最后突破失败,还神魂受损,实力大减!

  它对此全然不知,把血池喝空后,见老冥鸦趴在池子边缘吐血,还有点同情愧疚,爬上前去想帮忙。

  不料,老冥鸦早已醒来,心生恨意,直接催动血池下的魔祭阵法,将还在血池里的它当作祭品,直接传送到了魔界。

  当然,它对老冥鸦的心理活动完全不了解,晕乎乎地就去了个新地界,在那里被强悍的魔族欺负得很惨,还差点被捉去当坐骑。

  也不知过了多久,它才迷迷糊糊地找到了回小幽冥界的路。那时,幽池城做主的已经不是老冥鸦,后者成了新城主的傀儡。只是,新城主的真容至今无人得见,就连它也没机会见过。

  它不怕彼岸城或其他城池的城主,也不怎么怕老冥鸦,可幽池自从换了新城主,整座城就笼上了一层古怪的气息,它不大喜欢,所以再也不肯进城,只勉强在城外打打野食。

  口腹之欲什么的,还是没有活着重要啊!大黑蛇很有智慧地想。

  它开始跟罗明德做无声沟通:“那只虫子好厉害啊,居然连混沌天雷都不怕。上次我不小心掉进这里,被雷劈了几下,痛了整整两个月才好呢。对了,你说这个混沌天雷和上次的橙红色大闪电,谁更厉害?”

  罗明德冷静道:“你可以让它留点混沌天雷,不要消化,回头去幽池城找那家伙打架,不就知道了?”

  “有道理!可是,我说的话它听不懂啊,你师父能帮我转达吗?”

  “我想想……唔,好像有办法了,不过,回头你得把尾巴借我用一用。”

  “行吧!”

  这对人蛇小伙伴以某种超乎神识之上的隐秘方式对话之时,血灵虫却是累得够呛。

  它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无情的吃饭机器!

  要是由着它的性子来,哪里顾得上保护那些素不相识的冥灵哦,吃跑马上跑路就好啦。结果,现在它都快吃撑了,雷海深处的云团还在不断酝酿着新生天雷!

  简直没完没了了!

  虽然提前预料到了,也让魏姝做了准备,通过小黑蛇让雷煞鳄们分散开去帮它解决部分天雷,却还是杯水车薪!

  “那个,我怀疑这混沌天雷有神志!它肯定是不忿被我吃了,现在铆足劲要弄死我。我丑话可说在前头,要是真撑不住了,我可不会管你们死活。至于你我之间的誓约,就当做已经达成。你可以随时离开这里,不受契约限制。”

  血灵虫有气无力地传来这么一道神念。

  魏姝暗道不妙。

  这次的雷海规模比先前大了起码十倍,增长幅度远超第三、四道闪电之间的差距,这本就很不寻常。

  若血灵虫的感应没错,混沌天厄物自有神志,不只是普通的自然灾害考验,那么,即便有半个时辰的时间上限在,它也很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在这段时间内尽可能弄死敢挑衅它的这群生灵!

  惹恼混沌天的是她和血灵虫,离开后或许青雀它们能平安无事?

  可云非烟还没找到,也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她走了混沌天不会继续发威,甚至是恼羞成怒威力加倍!

  魏姝垂眼看向腰带上的两枚玉佩。

  其中,那枚圆形玉佩安安静静,在漫天的电光中反射着微弱的光芒;而那枚灯形玉佩却在持续不断地发光发亮,时弱时强,看得叫人揪心。

  她想了想,伸手摸向圆形玉佩。

  “老头儿,我记得你说过,冷幽草、三生花不仅对龙箜的恢复有帮助,对你自身也有大裨益,对吧?”

  虚老头警惕万分:“你想干嘛?”

  魏姝露出个和善的笑。

  “也没什么……你看,这铺天盖地的混沌天雷之光,美不美?”

  虚老头:……反正没你想的美。

  “一饮一啄,自有因果轮回。我们修道的生灵对这个格外看重,最不能欠别人的恩情,更不能欠债。所以,凡俗界才会出现一大堆妖灵们上赶着报恩的话本子……”

  虚老头更警惕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魏姝摸摸灯形玉佩,漫不经心道:“哦,我就是想说,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你拿了我的东西,自然要帮我办事的。怎么,有问题吗?”

  她笃定了虚老头不可能把东西还她,果然,对方沉默过后,语气转为无奈。

  “我需要做什么?”

  魏姝喜上眉梢道:“也不用做太多。你不是能划开虚空裂隙吗?这些混沌天雷实在太多了,血灵虫吞不完,你帮忙解决一点呗?”

  虚老头抬眼一看,好家伙,天上这滚滚雷海简直能吓死个人!

  他气得在镜子里跳脚:“这是一点吗?不行!我做不到,你另请高明吧!”

  魏姝立马掐诀结印,将他的本体牢牢困住,杜绝其狗急跳墙自己跑路的可能性。

  她沉着脸威胁:“你要是不肯,我就把你扔海里去!”

  虚老头:……冷酷无情的死丫头!

  他差点被气哭了。

  这天境海神秘莫测,远超他的见识和想象,一滴海水都重若千钧。若真被扔下去,他的本体就相当于被一整面海压着,恐怕到时打开了虚空通道,他的本体也很难在通道合并前挪动吧?

  他垂死挣扎:“我的能力不足以转移那么多的天雷……你也知道的,每次打开虚空通道都需要一定时间间隔,我现在最多能帮你一次。”

  魏姝摸了摸下巴。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冷却时间无法更改,难道你不能想办法改改其他方面?比如说,延长虚空通道存在的时间,扩大虚空通道的面积,诸如此类……”

  虚老头噎了噎。

  这法子倒也可行,就是有点不划算。

  来一次,他蛰伏许久恢复的灵力就要被压榨掉大半!

  然而,在魏姝的致命威胁之下,虚空镜只能委委屈屈答应了不平等条约。

  随着时间推移,青雀心腹也在掐算。

  “已经快到半个时辰了,怎么还不停啊?这道天雷也太久了吧?”

  它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说它们今天还是不该出海的,运气这么差,回头等混沌天离开,要不还是折返回去算了,就当出来长长见识。

  青雀已经懒得搭理它了,只紧盯着高空雷海动静不放。

  原本有数十倍莲盏大的雷海面积已经在缓慢收缩,如今约莫值剩下三四倍大,仍精准地悬在它们正上方。雷电交织而成的“灯罩”也跟着收缩,且变得稀疏。

  形势似乎一片大好。

  但,它眼角余光发现,魏姝神色肃穆,并不似冥灵战士们那般轻松愉悦。

  青雀暗道不妙。

  果不其然,雷海收缩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直至不再缩小,外围的“灯罩”也再次变得密集起来。

  “不好!那红虫子到了上限!混沌天雷很快就要劈下来了!”

  话音刚落,血灵虫的身影就咻地出现在魏姝身旁,转眼不见。

  漫天雷电如瓢泼大雨般倾斜而下,轰隆隆的雷声响彻天地,像是天神在怒吼,要将下方的生灵悉数毁灭!

  冥灵战士们被青雀提醒,急忙再次拍亮盔甲上的防护法阵,严阵以待。

  可,面对这样恐怖的天雷,它们似乎看不到半点胜算!

  青雀绝望地想,那法宝能承受三次堪比灵海期的攻击,可在这混沌天雷之下,总共能熬过几息呢?

  结果,下一秒,青雀就看到一幕更为恐怖的景象!

  它头顶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形黑洞,正好挡在混沌天雷和它们之间!

  黑洞面积比玉心莲盏略小一点,差不多就是它们所有幸存冥灵收缩在莲盏正中央的占地面积大小。像个硕大的圆盘,呈螺旋状,看不清内部具体情形,却散发着一种诡异的古老气息。

  青雀傻愣愣地张大嘴,看着混沌天雷似瀑布般垂落,将整片海面击打得劈啪作响。

  莲盏外围也被天雷击中,再加上海水的震动,冥灵战士们又开始了艰难的维持平衡日常,却始终安然无恙,没有被恐怖的天雷吞没!

  “这黑洞是什么东西?难道是新的厄物吗?典籍上好像没有过记载啊!”心腹都快暴风哭泣了。

  混沌天已经这么难对付,还没结束,又有新的厄物出现,它们干脆别挣扎了,直接躺平投降得啦!

  黑鹰突然惊喜吼道:“你们看,黑洞居然在吞噬天雷!”

  心腹转悲为喜:“真的?难道这厄物跟雷煞鳄一样,都喜欢吞噬混沌天雷?”

  “有可能,你瞧,大部分天雷都进了黑洞的口子,咱们头顶上居然没漏出一丝雷芒!”

  “太好了!我们坚持下去,等混沌天离开就安全了!”

  “不对,万一混沌天走了,这黑洞转头来吃我们,怎么办?”

  冥灵战士们议论纷纷,青雀却下意识再次扭头看向魏姝。

  它总觉得,这古怪黑洞的出现可能跟她有关。

  但,密集的雷芒隔绝了青雀的视线,它看不到魏姝了。

  :。:

看过《修仙不如种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