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风中的甜味儿 > 第318章?冷到极致就不冷

第318章?冷到极致就不冷

  渐渐地木一由的感觉,又冷变疼,又由疼变麻,到最后没有什么感觉了。只是眼睛的余光看到自己的眉毛上聚着鼻孔里呼出的热气,先是凌为小水珠,慢慢地居然结成了白霜,最后彻底结成冰了。

  路上哪里还有什么雪景哦?白茫茫一片,把眼睛刺得生痛。只好闭上眼睛。感觉身体是进入了睡眠状态,但是大脑却是时刻保持清醒保持警惕的。

  这一趟,木一吃了苦。他心里哭了,但是眼睛里却不敢流眼泪。他怕眼泪结成冰会把自己的眼睛弄瞎掉。

  等车终于平平安安地到达京北森工局招待所门外。木一身上的被套床单已经被冻硬了。木一的身体也被冻僵硬了,一点也不能够动弹。这可苦了老马师傅和马不棋、张刚他们三人。

  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木一小心翼翼地从车厢里抬下来,就那个姿势放到了路边。并把他的“帐篷”状的被套床单,还有小背篼和口袋,一并放到了路边。

  马不棋和张刚:“没得事吧?”

  木一心里苦笑了一下,但是脸已经被冻僵了,只能艰难地发出声音:“没得事。”

  老马蹲在木一面前,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木一知道他是想要车费。

  “马师傅,钱在我右边的裤兜里,你自己摸哈。”木一说到。

  老马从木一的裤兜里摸出一把钱,拿了两张十块的,其余的又给他塞回去了。然后说到:“不好意思了哈。我还要去结账,就不陪你了。这里温度比山上高,你在这里坐一下,等一会儿恢复了你再慢慢走。”

  木一:“好的。”

  马不棋和张刚背着自己的东西也望着木一。

  木一:“没得事的,你们先走,不用等我。过一会儿我就恢复了。”

  车走了,两人走了,就剩下木一一个人坐在湿冷的路边。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

  终于,木一的身体能够活动了。他艰难地爬了起来,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向着汽车站走去......

  走到汽车站,脚也暖和了,身体也热了。这种感觉实在是有些特别。就连脸和耳朵都热了起来,似乎还有些发烫。不过木一并没有意思到自己的脸和耳朵已经冻伤了。

  汽车站有些冷清,既没有看见什么赶车的人,也没有看见停在里面的面包车。天色也有些暗了。木一想了想,还是不要在车汽车站里傻等了。

  他来到车站外面,站在马路边。如果有去接火车回县城的面包车的话,就可以招手搭车。如果实在搭不到的话,那就只能去住旅馆了。反正,就算不是冬天,也不可能在这马路边过夜的。

  站了一会儿,木一就感觉到这中普冬风的厉害了。

  “中普冬风如刀”,果然名不虚传。

  木一赶紧找了个背风的墙角躲了起来。这一躲,果然风力小了许多。但是却有些看不好马路上的情况。其实不是木一自己看不好马路上的情况,是行驶中的面包车一晃就过了,根本看不到木一。

  因为刚才就有一辆车呼啸而过,木一连喊带跑地追了上去。但是面包车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木一想了想,觉得这样根本不是办法。只能咬牙坚持,还是站到马路上去拦车好了。毕竟自己对中普也是人生地不熟的。另外住旅馆又要额外开支旅馆费、吃饭钱。

  这木一的运气还不错。距前一辆车开过去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两束雪白刺眼的灯光快速地照射了过来。木一被晃的根本看不清楚开来的是什么车子,只能一个劲儿地挥手示意。

  “嘎”的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木一的面前。师傅把远光灯调成了近光灯。一下车灯就暗了许多下来。木一迅速地朝车靠了过去。

  “师傅,搭个车。”木一向师傅问到。

  师傅:“到哪里?”

  木一:“大塘。还坐得下吧?”

  这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乘客没有说话。后排的乘客极不耐烦地说:“师傅,快点走喂。挤不下了哦。你超载了哦。”

  木一听到乘客们这样说,心里很是担心。他怕这师傅不搭自己。赶紧说:“师傅,挤一下嘛。我又不胖。我就蹲着就可以了,不跟他们挤座位。”

  有个乘客尖着嗓子叫到:“你们看,他还背着一个背篼。这人都挤不下了,他还背着一个背篼。”

  其他人都“咦”地吼了起来。

  师傅:“算了嘛。你们看人家一个人可怜巴巴地站在这里等车。多冷啊。大家都是赶车的,理解一哈,理解一哈。”边说边下车来,打开面包车的侧门,让木一上车。

  师傅:“你看你的这个背篼怎么办?实在放不进去了。”

  说心里话,木一满舍不得他的小背篼的。但是在此情此景下,他必须做一个选择。要么背着小背篼继续等后面的车,但是结果也许等不到车,也许等到了情况也和现在大同小异;要么背着小背篼去住旅馆,等明天再去赶车。只是,理智告诉他应该舍弃这小背篼。

  木一做出了“艰难的选择”,他把口袋提了出来。把小背篼放到了马路边上。他希望,可以有人把他的小背篼捡去使用。

  挤上面包车的木一,把口袋垫在屁股下面当“板凳”。侧身蹲坐了下来。当车启动。木一的小背篼孤零零地留在马路边,转瞬之间就从木一的视线里消失了,仿佛被黑夜吞噬了一样。

  木一的眼泪此时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滚烫的泪珠从木一冰冷的脸颊上滑落。既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流泪,也没有人去注意到他流泪。

  呆望着车窗外的木一,觉得在这夜魔的笼罩下,这车就像一条在茫茫长河里洄游的小鱼,向着那个叫“家”的地方洄游,而自己就是这条小鱼肚子里的一粒沙。

  渐渐地,这夜色笼罩下的盘山公路上的车多了起来。远远的看着不知道是前面还是后面,只能以自己所在的车为参照物大概按上面或者下面来判断。一辆一辆的开着车灯的车,就像是一个一个移动的“萤火虫”。

  当木一的视线前方较矮的地方,突然出现大量不动的“萤火虫”的时候。木一知道,那其中的某个“萤火虫”就是自己的家。

  只是,自己的小背篼再也回不来了。是自己自私地抛弃了它。

看过《风中的甜味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