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小说 > 我成了龙妈 > 第944章 悟能
  “她预定了陌客属神的位置?”提利昂又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临冬城之战的前夕,布兰主动带着她向我投效。”丹妮淡淡道。

  “为什么?”提利昂疑惑不解,“成为陌客属神,艾莉亚就失去超脱的机会,和悟空一样,活得像一条被人同情的狗,有什么好?”

  “其实,悟空的故事还有前篇。”丹妮缓缓道:“我的天赋够强吧?

  可没得到瓦雷利亚大巫师传承时,连小小的魁尔斯男巫都敢谋划我。

  天赋需要师门传承来兑现为真正的实力。

  悟空能成为斗战天神,是因为从他出生起,就有主神如来庇护。

  从一个无名无姓的妖精,到学会‘如来冥想法’的悟空,他从如来那得到多少好处?”

  提利昂看向森林中的艾莉亚,喃喃道:“她现在的确得到很多陌客的好处。”

  “悟空还有个兄弟,与他天赋一样好,似乎运气更好,没有被如来谋划。

  可世间并非只有如来一个主神,如来总算是个正义之神。天下还有多如牛毛的邪神,他们甚至没给悟空兄弟出生的机会,就占据他的胎儿肉身。”

  “占他肉身做什么?”提利昂疑惑道。

  “你知道拉赫洛与羊蛋为何针对我吗?”丹妮问。

  “祂们想抢夺你的血脉与天赋。”提利昂若有所悟。

  “方法不同,目的一样。”丹妮点点头,继续道:“邪神通过灵魂占据肉身的方式,夺取悟空兄弟的身体、血脉与超凡资质。”

  “啊,太惨了。”侏儒惊呼,脸色变得煞白,“他比你还惨,悟空的兄弟都没出生,还是胎儿,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啊!”

  “邪神可怖,命运不公啊!”他感慨道。

  丹妮道:“命运还算有一点公平,邪神刚占据了那具天赋异禀的肉身,报应就来了。

  一个名叫洪易·梦神机的伪君子杀过来,干掉邪神,自个占了悟空兄弟的身体。

  最后凭借那具资质卓绝的肉身,洪易还真的超越主神如来,晋升为创世神。”

  “这......”侏儒面色扭曲,“这算什么公平?悟空的兄弟死的冤啊!”

  “不冤,洪易帮他报仇了,然后得到他的肉身作为回报。”

  “洪易是伪君子。”

  “伪君子也是君子,比邪神好太多。”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侏儒拧眉苦思,“悟空从出生就被如来算计,活得不自由,像条狗。

  悟空兄弟得到完全的自由,却连出生的机会也失去了。

  这样的世界,是不是太冷酷了些?”

  “你可知道我跟你说这些的目的?”丹妮反问道。

  “咱们不就在聊天,有什么目的?”提利昂不明所以。

  “你要去夷地斩妖除魔,我希望你对超凡界的规则有所了解,从而改变过去的思维方式。”丹妮道。

  提利昂愣了一会儿神,似有所悟,感慨道:“我差不多明白超凡界的生态环境了,阶层分明,弱肉强食,善恶模糊,唯利益永恒。

  这比国王与贵族间的权力游戏更残酷,更令人绝望。”

  “很有觉悟,选你做圣马修的‘悟空徒儿’还真没错。”丹妮佛祖欣慰微笑。

  “我是悟空?我够资格吗?”侏儒苦笑。

  “你的智慧加上艾莉亚的武功,勉强凑成一个山寨悟空。夷地的妖魔鬼怪也不如取经小队遇到的邪神,山寨悟空够用啦。”丹妮笑着安慰道。

  “我要与提利昂合作?”

  艾莉亚这会儿也清理干净亡灵,背着巨大镰刀走了过来,冷漠的灰眼睛用审视的目光打量侏儒。

  提利昂也盯着二丫细细观察,14岁的少女,一米五出头,与那些丰腴的贵族少女相比,她有些瘦小,也许不足八十斤。胸脯微不可查,因为紧身皮甲才略显形状,但四肢修长,身体比例非常匀称,给人一种力量与灵敏的美感。

  侏儒觉得史塔克家的二小姐与自己老妹儿有一分神似。

  属于强大且美丽女性的那种独特魅力与自信气质。

  的确,艾莉亚不是传统意思上的美人,与她姐姐珊莎相比,甚至有些普通,长长的马脸,皮肤粗糙,但随着年纪增长,她的容貌有种花苞绽开的艳色,有点像......

  提利昂心里一惊,他忽然发现,艾莉亚与莱安娜非常像,容貌只其一,更关键的是女性的气质。

  对了,是史塔克的“奔狼之血”。

  “你盯着我做什么?”艾莉亚皱眉问。

  “我发现你与你姑姑莱安娜有点像。”提利昂摸摸鼻子,讪笑道。

  艾莉亚木然。

  丹妮道:“除了你和提利昂,还有两位伙伴,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

  ......

  贝勒大圣堂,由大钟楼改造的七座圣光塔每天准时点亮,虽然无法驱散笼罩君临的黑暗,却也把附近的维桑尼亚丘陵照耀得一片灰白。

  至少这里有光,有修士与圣母的庇护,君临百姓都开始往维桑尼亚聚集。

  也幸亏一次大迁移、一次异鬼攻城,让君临人口大幅度降低,才让街道不会被人挤满。

  人口最多时高达80万的君临,此时只剩20万人,其中本地人有15万,剩下的为商人、谷地将士、佣兵和红袍和尚。

  偌大的君临,空荡了一大片,但在维桑尼亚的鳗鱼巷,反而比长夜前更繁华。

  除了临近贝勒大圣堂,还因为丝绸街被野火烧毁,活着的小姐姐、小哥哥们都搬到这处位置稍偏僻的小巷。

  君临的街道规划也算规整有序,同样的商品铺子往往集中在一条街。

  比如,在丝绸街,一条街都是技院,又比如,面粉街,那条街上全是面包坊。

  鳗鱼巷也是如此。

  位于维桑尼亚丘陵的鳗鱼巷位置较偏僻,街道狭窄,少有车马路过,宁静整洁,是旅馆一条街。

  长夜降临的今天,君临商贸几乎崩溃,旅馆也就没了客人。

  而正好,丝绸街被烧毁,技院老-鸨们便接盘失去客人的旅馆,将其改建为新的丝绸街,也兼具旅馆的作用。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技院就不会没生意。

  ......

  这是一栋两层楼房,大门上挂着两盏外表华丽、以深红玻璃装饰的镀金球型灯笼。

  灯笼前,有一根旗杆横着延伸到街面,红色旗子上用金线绣一行字,莎塔雅的欢乐园。

  一楼是石材建筑,二楼则以木头建成。楼房为方形,四个角每一角拔起一座圆形塔楼,塔楼更高,共四层。

  每一层的房间里,都有男女调笑嬉闹的声音传出。

  奇特的是,这房子的窗户都镶了一层厚厚的红铜皮,还都关得严严实实。

  此时,二楼窗户推开,一个高个子炭黑皮肤的盛夏群岛女人爬在阳台上,双眼迷离地望着远方散发灿灿金黄光芒的圣光塔。

  “换在圣麻雀还活着时,咱们可不敢跑到大圣堂边上扯旗开馆。

  现在修士们都很好说话啦,不仅不再谴责技女渎神,还允许我们进圣堂祈祷。”

  “这算什么?在奴隶湾,七神寺庙自己都开技院呢!”她身后一个低沉粗嘎的男声。

  听声音,是个中年男人。

  接着,他抱怨道:“外面这么冷的天,你还打开窗户。”

  “每天看看圣光塔,感受阳光照在皮肤上的温暖,我心里踏实。”黑皮中年女人一边说,还一边扯开金色水獭皮皮裘的衣领,把自己黝黑细腻的肌肤露出大半。

  “你换个玻璃窗不就行了。”中年男人说。

  “你这些天去哪了,怎么说出这样的糊涂话?”黑皮女子奇怪道。

  “这异鬼到处跑的世道,我还能去哪?”中年男人叹道。

  “你既然晓得异鬼的厉害,为何还让我换玻璃窗?你去街上看看,现在谁家不是把门、窗弄得又厚又结实?

  有钱人甚至在橡木门上包裹几层铁皮呢!我没钱,只能包一层铜皮。”

  中年男人沉默。

  接着,就是皮靴在地板行走的声音。

  男人缓步来到窗前,露出个胖乎乎的长满络腮胡的脑袋。

  胖子左右看看,果然,没有一户人家的窗户是玻璃的。

  “这样有用吗?”胖子问。

  “当然有用,君临灾变那晚,还多人都用木门挡住活死人的进攻。如果门关严实了,那些鬼东西压根伤害不了你。”女人道。

  “这么容易挡住尸鬼,城堡为何还会沦陷?”胖子怀疑道。

  “君临不也沦陷了?可我还活着,君临这么多人都活了下来。”

  胖子无语。

  黑皮女人还在说:“前些天,有圣堂修士沿街发传单、贴告示,教导我们防御尸鬼的方法。

  比如,家里死了人立即捆住双手双脚,尽早火葬。

  比如,夜晚不要单独去偏僻巷子。

  比如,闲着没事干时,多多诵念《七星圣经》,信徒越虔诚,圣母的力量越强大,君临就越安全。

  比如,把玻璃窗拆掉,直接把窗户封死,或者换上厚实的橡木木头窗户。

  修士说的,肯定没错,你为何不知道?”

  “我最近在尝试接触北城区的红袍僧。”胖子道。

  黑皮女人闻言,立即了然。

  君临四四方方,从红堡画对角线,将君临一分为二,上部为蕾妮丝丘陵为主的北城区,下部为维桑尼亚丘陵为主的南城区。

  贝勒大圣堂就在维桑尼亚丘陵中心,故而红袍僧都集中在北城区。

  而修士不会去北城区发传单、贴告示的。

  “那群红和尚在做什么?”黑皮女人好奇道。

  “修建红神寺庙呗,还能干什么。”胖男人冷笑道:“洋葱首相把跳蚤窝里的人迁移到维桑尼亚丘陵,空出来的大片破烂房屋全被推倒,取走砖木就地修建宏伟的庙宇。”

  :。:

看过《我成了龙妈》的书友还喜欢